撒尼民歌選

本刊資料室

 

撒尼族有一首口頭流傳的長篇敍事詩,楊智勇先生及黃鐵、劉綺、公劉諸先生,曾譯為國語,承楊智勇先生寄贈一冊,首有楊智勇先生執筆的「阿詩瑪」第二次整理本序,首云:「阿詩瑪」是彛族支系撒尼人民口頭流傳的長篇敍事詩。

這部長詩歌頌了勞動、勇敢、自由和反抗精神,體現了撒尼人民反抗強暴、追求自由幸福的堅強意志,塑造了兩個不向封建統治階級低頭的撒尼人民的代表人物││聰明、美麗、勤勞、堅強的阿詩瑪和她的機智勇敢的哥哥阿黑。為了反抗熱布巴拉對阿詩瑪的婚姻掠奪,反抗熱布巴拉家的殘暴專橫,兄妹倆作了一場堅貞不屈而又頗富機智的斗爭。在封建勢力還相當強大的歷史條件下,阿詩瑪兄妹的斗爭只能以悲劇結束。阿詩瑪犧牲了,但她的精神不死,她的形象永存,她化為撒尼人民生活中最親切的回聲,永遠在撒尼人民所聚居的山巒,重疊的圭山地區回響,在人民心中激蕩。」這詩對撒尼的重要性可知。原詩共有十三段,茲摘載其第十一、十二兩段。

一、打虎

阿黑裝起三顆米,轉身奔向熱布巴拉家,

哥哥要見獨妹子,阿黑要救阿詩瑪。

不叫的黃蜂專叮人,熱布巴拉假殷勤,

嘴上抹蜜糖,舌尖藏毒針。

話未出口先假笑,「舅舅你家辛苦了,

今夜樓上睡一覺,明天你們好趕道。

熱布巴拉家夜里偷商量,阿詩瑪句句都聽到,

聰明的姑娘阿詩瑪,拿起口弦來吹三調。

「哥哥阿黑呀,你知道不知道?

他們比賽比不過,今晚要放虎害哥哥。

阿黑吹橫笛,回答阿詩瑪,

「妹妹別擔心,弓箭藏在身。

果然半夜老虎叫,叫得地動山也跳,

張開口來小鍋大,鬍鬚就像扇子搖。

山區人民常打獵,打獵能手要數阿黑哥,

豺狼虎豹死他手,少說也有九百九十九。

三只老虎沖上樓,阿黑閃過樓梯口,

搜搜三箭射過去,老虎立刻倒下地。

聰明的阿黑呀,腳踏虎身手撕皮,

虎皮剝一張,又照樣套在虎身上。

腳指夾著虎尾,靠在老虎身邊,

心裏盤算周全,假裝睡得香甜。

熱布巴拉父子倆,一夜不睡等天亮,

早起假意殷勤喊: 舅舅,請下來洗臉。

使勁喊一回,沒有人答應,

使勁喊兩回,還是沒動靜。

使勁喊三回,依然沒回答,

只見樓梯口,老虎搖尾巴。

熱布巴拉家,一家笑哈哈,

「人已經吃光了,老虎才搖尾巴。」

話還沒說完,撲隆一聲響,

三只老虎滾下樓,阿黑站在樓口上。

阿支嚇得臉發白,熱布巴拉臉發青,

阿支渾身不停地抖,熱布巴拉抖不停:

「舅舅,對不起,忘了告訴你,

趕快剝虎皮,虎肉做菜請你吃。

阿黑說:「你們剝大的,還是剝小的?」

熱布巴拉說:「舅舅為大剝大的,我們剝小的。」

熱布巴拉兩父子,用盡全身的憨力氣,

過了一頓飯的時間,還沒有剝下半張皮。

阿黑手提虎尾巴,左一甩,右一甩,

好像身上脫衣服,一下子就剝下一張整皮來。

老虎的毛算多了,你們的壞主意多過老虎毛,

老虎的肉我不吃了,救阿詩瑪比吃虎肉更重要。

熱布巴拉家兩父子,嚇得全身打哆嗦,

萬般毒計都用過,該讓妹妹見哥哥。

二、射箭

阿黑要見阿詩瑪,要帶妹妹轉回家,

阿黑備馬出大門,回頭還不見阿詩瑪。

熱布巴拉變了卦,還是不放阿詩瑪,

大門緊緊閉,內外不通話。

阿黑回頭射一箭,一箭射在大門上,

嚇壞熱布巴拉家,全家拔箭拔不下。

熱布巴拉說:「阿詩瑪呀阿詩瑪,

你家的金箭你能拔,拔下箭來你回家。」

阿詩瑪銀鐲戴手上,輕輕一拔就拔下,

熱布巴拉不甘心,還是不放阿詩瑪。

阿黑射出第二箭,二箭射在堂屋的柱子上,

嚇壞熱布巴拉家,全家拔箭拔不下。

熱布巴拉說:「阿詩瑪呀阿詩瑪,

你家的金箭你能拔,拔下箭來你回家。」

阿詩瑪耳環亮堂堂,輕輕一拔就拔下,

熱布巴拉不甘心,還是不放阿詩瑪。

阿黑射出第三箭,正中在堂屋的供桌上,

整個院子都震動,熱布巴拉著了慌。

全家來拔箭,箭像生了根,

五條牛來拖,也不見動半分。

所有的辦法都用盡,一箭更比一箭深,

還是請求阿詩瑪,求她快把金箭拔。

「阿詩瑪呀阿詩瑪,求你快把金箭拔,

我認輸來你家贏,一定讓你轉回家。」

阿詩瑪耳環亮堂堂,手上的銀鐲白花花:

「你有本事做壞事,就該有本事把箭拔。」

熱布巴拉說:「阿詩瑪呀阿詩瑪,

你家的金箭聽你的話,只要你拔出這支箭,

一定讓你轉回家。」

「哥哥射的箭,妹妹拔得下,

好人輕輕拿,壞人休想拔。」

阿詩瑪喊著哥哥的名字,拔箭就像摘下一朵花,熱布巴拉把大門打開,阿黑見到了阿詩瑪。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九期;民國78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