跛腳翰林 毛健

作者/王希天

順寧猛璞靈岩,為蒲門十景之一,地當黑穗江東岸,怪岩峭壁,綿亙數十里,距江二十里大山,村名猛璞寨,猛璞靈岩之茶房寺,形如掛在石壁之樓閣,峭壁中有「龔尚書讀書」五個斗大行書字,筆走龍蛇,須拂帽仰視,若竚立一分鐘盯著看,字會奔來眼前,此種奇觀,真屬未曾再見之奇蹟。

毛健為清光緒翰林,才氣縱橫,授官不做而甘老林泉,隱居於猛璞靈岩,之所以跛,即因書寫「龔尚書讀書處」未寫完最後一字墮岩跌跛,眾稱他「跛腳翰林」。

明戶部尚書龔和梅,吳三桂封官,恥不作二臣,在昆明與永曆帝同時被逼死,為此高風亮節,後人自然尊敬,保山順寧均爭為本縣之人,兩縣接官亭,都豎立「明戶部尚書龔和梅之故里」,毛健則磨墨持筆,自繩其腰,繫岩頂大樹,慢慢放下書寫,不料寫至龔尚書讀書,大繩驟斷跌落,幸岩腰有仙人掌叢,將他釘住,否則萬丈懸岩,難免粉身碎骨,其長子毛之元,打柴歸來,仰視壁間有字,俯視壁腰,乃父釘在仙人掌叢,急奔家中聚人,繩人放下,慢慢吊起,濟湯救醒,而左足竟殘。

余弱冠赴湘就讀,先嚴命必須計算行程,到茶房寺毛翰林故居住一夜,看看其後輩為何?由家出發之第五天,本應至蒙化交界之西鼠街,乃遵嚴命,取小路至毛翰林故居投宿。

翰林隱居之家,建於岩邊,瓦房石墻,門有二進,需轉彎進二門,門墻書「悟空盧」三個大字,蛉看尋思,然何此公竟以悟空二字名居?山豆非不祥之兆?或因這裏雲輝羅帳,有騰雲駕霧之勢,而自己比做齊天大聖?

翰林在第一道門墻寫詩:

門外梧桐屋後松 庭前一株石榴紅

若問居家名和姓 猛璞山人即是儂

翰林之字像何紹基體,在第二道門墻寫詩:

一出階庭見好山 外門雖設不常關

夾墻對直難通過 得轉彎處且轉彎

照壁中寫「女為二南」四個大字,這四個字,真不知翰林心中是何懷抱?二南除周北二南之外,有何解釋,是何用意,而寫於照壁之上,他有二子一女,子之元之亨已夭,女適張姓,孫輩兒媳,均目不識丁,翰林文房四寶蕩然無存,木牕板壁中寫著:

我本山中人 好說山中話

五月賣松風 人間恐無價

堂內天地牌已剝落,但見左壁有:「丹經慵讀,道不在書,慵聞世子,內有蓬壺」小樓閣中有「呼龍耕煙」匾一塊是翰林親筆所寫於墻壁中字,獲見之外,別無所見其生前字畫矣!

順寧城內趙公祠:「(雲南起義時的靖國第二路軍軍長趙鳳階又新公祠堂)其中聯對數十,有毛翰林題聯云『滇軍盡碎連城壁,蜀地何多落鳳坡』,趙雲死於蜀,鳳芻死於落鳳坡,趙軍長名鳳階,死於四川瀘州,以此典故成聯,可鑒毛翰林之才華,先嚴當年命我到毛翰林故居,叮囑若見有其點滴遺作,必須背得,而今改朝換代,共匪竊據大陸,不少文物破壞無痕,猛璞靈岩之茶房寺,諒無幸存,不禁不感慨萬千。

民國七十八年蒲月寫於台灣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九期;民國78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