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軍在越南投降──中央通訊社記者目睹典禮實況

作者/楊帝澤

 

一九四五年七月,我陪同何應欽將軍和麥克魯將軍在柳州郊外與張奎將軍舉行會議時,突然患了急性盲腸炎,必須立即由飛機送到昆明軍方醫院施行緊急手術。我後來因為發生了併發症,而被送到舊金山要塞的萊特曼總醫院。經過短期休養,醫生宣佈我適合再任職務,於是我便奉令取道大西洋返回中國。當我到達卡薩布蘭加,等候陸軍運輸機,繼續返回中國之行程時,忽然聽到麥克阿瑟將軍的廣播說:日皇已接受了盟軍的無條件投降。

我未能親自參加中國對抗日本侵略,爭取生存而獲得勝利的偉大最後典禮,是一個很大的失望。我參與中國的抗戰,從不感到遺憾;而為了參與抗戰,我自動獻出我寶貴的生命的一大部分。中國終於從日本的暴力中獲得解救。歷史學家們估計,兩百五十多萬戰鬥人員被殺;而在中國方面,有比此數更多的老百姓喪生,其中包括餓死者,被日本不分自白炸死者,及死於本可避免,但因戰爭引發的洪水者。官方指出中國方面平民死了一千萬,而無家可歸者多達四千萬。

受降典禮簡單隆重,係於一九四五年九月九日在南京舉行。這個典禮是冷欣將軍的卓越參謀作業安排。冷欣將軍擔任專使,把日軍駐華最高指揮官代表日皇簽字的無條件降書送呈在重慶的蔣委員長。

冷欣將軍退休後在台灣東吳大學擔任歷史學教授。他用中文寫的一本書,由傳記文學發行人出版,其中詳細記述接受日本投降的準備工作,和他對受降典禮現場的記述。這本書很有譯為英文的價值,以供不能閱讀中文的歷史研究人員參閱。

一九四五年九月十一日,中國國民政府宣布,由第一方面軍司令官盧漢將軍率領的軍隊已開進河內,並遵照杜魯門總統依據波茨坦協定,發給麥克阿瑟將軍的命令解除日軍武裝,並釋放囚犯。

一九四六年二月二十八日,中國同意在三月三十一日之前,從越南北部撤出佔領軍,但需:一、以從海防通中國之鐵路的特許權為交換。二、廢除法國在中國的治外法權。三、承認在越南的中國國民的特殊地位。

以下是中國中央通訊社記者目睹日軍在越南投降典禮現況之報導:

「……其他各地受降典禮,先後舉行,儀式之隆重、莊嚴,民眾情緒之熱烈,大致相同;而以越南、台灣二地之受降,意義尤為重大。越南法當局,顢頇畏葸,為日閥為挾持;維琪政府時期,越南遂為日軍南侵之基地……盟軍籌劃反攻,越南劃歸中國戰區,歸我最高統帥部指揮作戰。勝利之日,經盟國共同協定,越南北緯十六度以北,歸中國接受,北緯十六度以南,則歸英軍接受。我統帥一方面遣第一方面軍盧漢司令官,率六十軍、六十一軍及九十三軍人越,接受日軍投降;一方面則組織行政院越南顧問團,隨軍進駐河內,為軍事以外之最高行政機構。交州為我故土,秦漢以來,久屬版圖;中法之戰,清廷割土喪權,遂為法據。此次,我軍入越,安南父老,重見漢家官儀,故國之思,油然而生。九月二十八日,河內各進取街道,以及城內各重要交通孔道,皆已由我軍布置崗位,氣象頗為森嚴,府前廣場上矗立國旗,四角有斜綫向地面,綴以萬國國旗,總督府正面樓上,黨國旗交掛,西貢則每一柱上,遍懸中美英蘇國旗,大禮堂正中,黨國旗交叉間,懸 總理遺像。兩旁廳間遍懸中美英蘇國旗。上首為中國代表第一方面軍司令官盧漢席,左右坐正副參謀長(馬瑛及尹繼勛),外向下首為盟國代表席,右為高級將領席,後即為來賓席。是日到者五六百人,美英高級將領,皆有人參加(英方代表有第一集團軍司令官加里格少將等)。越盟黨政府派有高級官員觀禮。上午十時正,日軍司令土橋勇逸及海空軍代表(川國直服師團長,酒井干城參謀長及令井)至,面帶憂戚之色,北向立,盧司令官根據日軍在南京簽降書,宣讀條款,譯成日文,交土橋簽字,簽畢即行退席。盧司令官乃宣讀佈告,並譯成法文、越南文;至是禮成,攝影而散。是日華僑觀禮者特眾,有年已古稀由孫輩扶持而來者。」

中共採取破壞分子所用的典型方式,比英國的行為還惡劣,企圖破壞日本駐華佔領軍有秩序的投降,並將這一事件轉而對他們自己有利。當蔣委員長和中國的盟國商討有關日本正式提議投降的各種問題時,中共軍(第十八集團軍)總司令朱德採取單獨行動,在延安他們的總部廣播他自己的命令。他主要說:

㈠在解放區內的任何抗日武裝部隊,都可向敵軍提最後通牒……命令他們繳出武器。

㈡我軍有權進佔敵人或偽軍佔領的任何城市……反對或阻撓此種行動者,將被視為叛徒。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一日,蔣委員長以中國軍事委員會委員長的身分,向朱德及其副手彭德懷(第十八集團軍)發出以下命令:

「中國、美國、英國和蘇俄,正在協商有關日本正式提議投降之各項問題,以謀達成共同決定。本人已命令我們所有部隊,等待軍事委員會進一步之指示,並各自準備執行盟國將決定之日本投降條件。茲令第十八集團軍及其所屬部隊維持於原防地,等候進一步指令。目前在各戰區作戰之第十八集團軍各部隊,應服從戰區司令官命令。政府已作萬全準備,並已就解除敵軍武裝,照料戰俘,處理傀儡軍,收復失土,恢復秩序與政府管理等所需方法達成決定。為維持政府命令之尊嚴,及忠實遵守盟國之決定,特此警惕我們所有部隊切勿採取單獨行動。希照此指示你們所有部屬遵照。」

一如後來文件證明,中國政府的立場受到所有主要盟國的支持,中共卻對此一立場置之不顧,繼續單獨行動。因此,中共獲有日本武器,控制了日本佔領下的地區,最後導致與國民政府的公開戰鬥。中共預謀的背信行為,不久就使全國投入毀減之大火中。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九期;民國78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