壯烈殉國的唐淮源將軍

作者/胡以欽

民國三十年五月初,日本侵略軍以中條山中央軍部隊他調,山中糧彈補給困難,即圖乘此機會割掉他腹中的這段盲腸,從華中華北抽調了八個師團、九個旅團、一個騎兵團、百餘架飛機及若干特種兵部隊,總數共達十餘萬人,大舉向中條山進攻。我第三軍軍長唐淮源,師長寸性奇及全軍將士與敵軍浴血苦戰,戰鬥極為慘烈。終因四面受敵,內無糧草,外無援兵,激戰十餘天後,中條山陷敵手。我滇軍軍長唐淮源、十二師師長寸性奇、二十二師副師長梁希賢、二十七師參謀長陳文紀等將士,先後英勇殉國者甚眾。當中條山戰事進行到最激烈的時候,戰區司令長官蔣鼎文曾有電令,命第三軍撤退。但唐淮源軍長以守土有責,明知事已不可為,仍因自己是中條山戰役的最高指揮官,不能將祖國的大好河山拱手讓人,乃激勵將士說:「現在的情況非常險惡,我們身為國家軍人,對守土之責及個人的出路,都應下最大的決心。在事有可為時,應各竭盡心力,以圖恢復原來的態勢,否則即應為國家民族保全人格,以存天地正氣。」隨即命令各師以團為單位,化整為零分散敵勢。自己則親率第十二師之一部,向縣山前進,被敵人阻擊後轉而向西,又被阻在東交口附近,經過多次衝殺,到五月十二日上午才到達縣山。此時,馬蹄溝、水泉溝、大寺坪等處之敵追踪而至,圍攻甚急。第十二師師長寸性奇,第三十四團團長張正書負了重傷,副團長潘爾伯及第三十六團團長黃仙谷,第七師二十一團副團長張永安,三十四師第一百團團長薛金吾相繼陣亡。唐淮源將軍以三次突圍受阻,官兵傷亡慘重,彈盡糧絕,恨自己未能完成保衛中條山的職責,有負於國家民族,遂在大雨滂沱中遣開左右,自戕殉國於縣山山頂。寸性奇師長在唐軍長被圍時,身先士卒,率部突圍,再次負傷,於五月十三日被敵彈射穿右股,壯烈犧牲於毛家灣。

當華北戰場打響後,日本侵略軍的氣焰非常囂張,不到一年時間,戰事即轉移到中條山麓。但是,以唐軍長為首的雲南健兒以寡敵眾,以弱敵強,與日寇苦戰達四年之久,敵人累犯累挫,一直未能得逞,這是我滇軍部隊發揚了辛一亥、護國以來的光榮傳統,為國家民族,為抗日戰爭所作出的偉大貢獻。

唐淮源將軍殉國後,監察院院長于右任先生親書了一幅對聯:「國土未復失壯士,碧血千載染中條。」表示沉痛悼念。國民政府於民國三十一年二月二日明令褒揚,追贈唐軍長為陸軍上將。褒揚令云:「陸軍第三軍軍長唐淮源,早列戎行,迭經戰陣,存擢軍長,益矢忠勤。比年弛驅冀魯,迭摧頑寇。去年中條山之役,躬率將士奮勇衝擊,卒以身殉。眷懷壯烈,軫悼實深,應予明令褒揚;並將生平事跡,存備宣付史館,用彰英烈而資矜式。此令。」

民國三十一年六月六日,雲南省主席龍雲也在昆明主持了唐淮源、寸性奇二位殉國烈士的追悼大會,他在悼詞中介紹了唐淮源將軍的生平。龍主席說:「我今天參加這個追悼大會,對唐故軍長、寸故師長生前為人的道德修養,從軍後對於國家的功勳,因為是從前講武堂的先後同學,略有所知,借此大會談一談。」唐故軍長號淮源,字佛川,本省江川縣人。他生於清光緒十二年,民國卅年五月犧牲於中條山,終年五十五歲。他是我講武堂同學中的前輩,民國前三年在講武堂丙班畢業後就一直在部隊中,至陣亡為止都沒有改變過工作,可以說是位終身軍人。在武校時即與他的同學楊蓁、盧濤、胡瑛等人加入了同盟會,參加了辛亥革命戰役。民國五年,袁世凱竊國稱帝,雲貴舉兵護國,隨蔡鍔率領的第一軍入川時任營長,打敗袁世凱後以軍功升任步兵第五團團長、第十五旅旅長。民國十一年到廣東參加護法,追隨先總理轉戰大江南北。後隨方聲濤援閩,與朱培德、王均等同學率老三軍入江西。民國十六年任南昌軍分校教育長,以後調任陸軍第十二師副師長兼第三十五旅旅長,民國二十一年升任第十二師師長。民國二十六年抗戰爆發,即參與冀北、晉西的多次戰役,升任第三軍軍長,奉令守御中條山。他在學校時,同學們都知道他沉默寡言,做事切實,學識、經驗都很豐富;帶兵以後,幾十年來表現了很大的才智,是位不可多得的將領。當軍長以後,統率大軍抗日尤為奮勇。民國二十九年,他因奔母喪回到雲南,多年不見,仍像當年那樣沉毅、果敢,令人敬佩。他返防之日曾對人說:已抱必死決心。其所以能在中條山堅守數年之久,非唐故軍長的毅力是很難以堅持的。去年五月,敵人對中條山志在必得,傾華北可調的部隊進犯。在彈盡援絕的情況下,唐故軍長視死如歸,卒以身殉。這種精神深為吾人崇敬。

「寸師長是我省騰衝人,與本席在講武堂是同期同學。滇軍援川時,我們同在輜重營服務,同學們對寸師長的工作能力、果敢堅毅,無不表示讚賞,譽為同學中不可多得的人。」

「兩公陣亡的噩耗傳來後,本應即時發起追悼。只因河山阻隔,交通不便,惟恐傳聞失實,早有此心而未遂此願,內心很抱愧。後國府頒贈榮典,最近第三軍又在防地舉行追悼,我們才發起這個追悼會。今天得來賓如此熱烈參加,特代表大會向各位來賓致謝。唐、寸兩公的家屬也有在座的,如何慰藉兩公家屬,這當然是我們的責任。兩公之榮,國家之榮,地方之榮,也就是唐、寸兩府之榮。我們應善撫之,同時更要學習兩公的戰鬥精神。

值此抗日戰爭勝利四十週年之際,謹就手邊僅有的資料撰此短文,略表對這位父輩先烈的崇高敬意與懷念。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九期;民國78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