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文英烈士傳略

作者/董福海

董文英烈士字茂才,清光緒二十七年(一九○一)四月十日出生於雲南省雲縣城北新城填(今德勝)干溝村。父董福田是位忠厚樸實的農民,素為村人所敬重,母徐氏勤勞賢淑,共生四男一女,文英烈士居長,現除幼弟文光外餘均先後病歿。

文英烈士自幼健壯,體骼魁偉,在家讀過小學。民國六年(一九一七)應募在滇軍中服役,因為人忠厚、作戰英勇,深得上級嘉許,晉升為少尉排長後被保送入成都講武堂步兵科深造,畢業後在滇軍近衛五團朱旭部任連長,「六‧一四」政變後升為營長。民國十六年(一九二七),黔軍犯滇龍雲以胡瑛為三十八軍前敵總司令,率盧漢、朱旭、張衝等師在曲清廖角山將黔軍擊敗,文英均累立戰功。民國十九年(一九三○)龍雲奉蔣總司令,派盧漢出師廣西討伐李宗仁、白崇禧,先收回滇在羅里編整,文英以從軍十餘年,均在內戰中賣力,與自己投軍救國的初志有違,擬改行從政,經其師長朱旭推薦往面渴龍雲。龍雲以文英年富力強,不許他從政,派往大理補充第一大隊劉正富處任區隊長,民國二十二年(一九三三)再次回雲縣招兵,家鄉子弟慕名應征者有一百多人,回大理後改編為第十路軍第一旅第一團一營,任中校營長。民國二十五年(一九三六)調升為該旅第二團團長,文英感到責任重大,學識不足,乃加緊自學,曾苦讀《孫子兵法》、《軍事雜誌》等書刊,取得很大進步。

民國二十六年(一九三七),抗戰開始,龍雲赴南京參加軍事會議,答應蔣委員長雲南將出兵二十萬參加抗日,先編一個軍赴前線。回滇後即將所屬的幾個旅編為第六十軍,文英所在的第一旅改編為第五三九旅,文英任第一○七八團團長。改編待發時,文英高興異常,嘗對親友說:「當了半輩子軍人,這次能上前方去與日寇作戰,總算能真正為國家民族出力,於心無愧了。」

一九三七年中秋後一天,第五三九旅由大理出發到昆明巫家埧接受檢閱,受團旗誓師出發,踏上保衛國家民族的征程。文英滿懷激情,全體官兵也以能遂抵禦外侮的熱忱,一路上軍容整肅,紀律嚴明,途經貴州、湖南、江西、浙江、湖北諸省,秋毫無犯,深得各省官民的稱讚。

一九三八年一月,第六十軍由九江乘船到達武昌。先駐紙坊,後移駐孝感花園整訓,團以上軍官到武昌珞伽山軍官訓練團受訓,軍長盧漢任訓練團大隊長。身為團長的董文英,在四月初接到雲縣的家書,知其父董福田老人病逝,悲痛萬分,但忠孝不能兩全,也只得在駐地設靈悼念。

一九三八年四月十八日,六十軍奉令乘火車到河南歸德(今商丘)待命,當到達歸德時,第五戰區司令長官部已派參謀攜帶長官部命令在車站等候,令六十軍原車開往台棗支路的車輻山車站下車(該站距台兒莊僅一個小站),步行到運河東岸去接替湯恩伯、于學忠部的陣地。董文英所在的五三九旅被指定在隴海路的趙墩車站下車,連夜開過運河東岸,進入胡山、窩山、西黃石山陣地,暫為軍預備隊。四月二十一日,六十軍一八三師第五四二旅的一○八三團奉命為先遣團,開赴台兒莊東北的陳瓦房、邢家樓、五聖堂、小庄集結,接替第十九師的防地。不料第十九師得知第六十軍前來換防,未等六十軍開到,既未辦交接防地手續,也未向接防部隊介紹有關情況,即分左右兩路脫離了陣地。如此一來,當第六十軍先頭部隊才進入陳瓦房,即與日軍遭遇,展開了一場非常激烈的不預期遭遇戰,擔任先鋒兵營的尹國華營傷亡慘重,全營只生還士兵陳明元一人。在其後的三天內,六十軍第五四二旅旅長陳鐘書、團長莫肇衡、嚴家訓、龍雲階先後陣亡,旅長王秉章、團長楊炳麟、潘朔端等均負傷。四月二十四日,董文英在他的團指揮所寫下了一封信給他的妻子賀茂蓮。信的大意為:「……現奉令守衛台兒莊左翼的胡山、窩山陣地,雖尚未接敵,但連日來,我軍旅、團、營、連長已傷亡多人。國家興亡,匹夫有責,我身為抗日軍人,負有保衛我神聖領土重任。此為我與陣地共存亡以報國家,竟素志之時也。我如為國犧牲,身無長物,家中所遺什物悉歸茂蓮,盼善撫子女以繼吾志,勿過分悲戚,善自珍攝,砲火連天,不暇詳囑……」(註一)。

一九三八年四月二十七日,日寇主力深入我軍正面,六十軍奉第二集團軍總司令孫連仲命令,全軍出擊,還指定了出擊目標和攻占地點。文英團長已立下與日寇決一死戰的決心,親自帶領機槍連及返砲連的各一個排為第一線,去進攻日寇的右翼陣地,第二線由第三營長陳浩如指揮該營,在距第一線五百公尺後跟進。日寇步、騎、砲協同,向我軍左翼反撲,將第一線部隊包圍。文英發揚了滇軍的光榮傳統,在敵軍包圍中反覆衝殺,一時喊聲,槍砲聲震天動地。正相持間,第二線的陳營趕到,對日寇內外夾攻,全團終於突出了敵人的包圍圈。因攻擊未能得手,只能且戰且走,在撤退中得到一○七七團和西黃石山第一營的重武器支援,戰局才逐漸穩定。當董文英團與日寇鏖戰中,忽接旅長高振鴻命令:「敵人出動多輛坦克,有向我出擊部隊襲擊模樣,可速徹回原陣地固守。」這時雖敵我勝負未分,文英也只得服從命令撤回胡山。此時,奸狡的日寇命偽軍劉桂堂部,在夜色朦朧中尾隨董團並以少數偽軍穿上我犧牲士兵的軍服,混入我軍中。四月二十八日凌晨三時左右,文英率部到達胡山團指揮所正清點人數時,指揮所突然響起槍聲,文英迅即令部隊散開迎敵,日寇的後續部隊源源不斷湧來,在內外夾攻之下,文英的團指揮所被日寇佔領,且以此指揮所為據點,居高臨下攻擊董團,董文英幾次率第五連衝向指揮所,均被日寇的強大火力壓退。此時,第二營營長張言謹見董團長左手小指被子彈擊斷,流血不止,請他下陣地去包紮,文英說:「敏修(張言謹字),在這關鍵時刻,我如下陣地,軍心便會動搖,我決不能離開,如陣地拿不回來,我誓與陣地共存亡。」(註二)

在激烈緊張的衝殺中,張營長胸部中彈,董文英派人將張送往後方治療,自己又率部向日寇作最後一次衝鋒,直到全連官兵犧牲到只剩下幾個人時,文英仍振臂高呼:「弟兄們衝啊!」身先士卒衝向敵人。英勇的董文英團長終於頭部中彈,壯烈殉國於胡山陣地前,完成了他「為國爭光」的宿願,終年三十七歲。

董文英犧牲後,雲南省政府主席龍雲於民國二十八年(一九三九)在昆明舉行了隆重的追悼大會。在莊嚴肅穆的靈堂上,懸掛著董文英烈士的遺像,兩旁掛著省市各機關團體及社會名人的輓聯。六十軍軍長盧漢的聯云:「英靈足千古,義勇冠三軍。」會後,由董文英的遺孀及其弟董文光將董團長的衣冠葬於圓通山烈士墓地,後來又在昆明北郊蓮花池建立了一座紀念碑,雲縣家鄉也在縣長何學友主持下召開了一次追悼大會。

董文英的遣孀賀茂蓮女士是位深明大義,個性堅強的人,為了紀念亡夫,改姓董至今。她帶著九歲的女兒志霞,七歲的兒子志誠回到她的老家昭通,在生活極端困難的年月裏,為了讓兒女上學,全靠打零工度日,經歷了千辛萬苦才將兒女撫養成人。抗戰勝利後,女兒改名董潮,後畢業於美專,兒子改名董勤。董茂蓮現已年逾八十,仍健康,住昆明市東華小區秋實里。孫董亮現任教,已婚。

註釋:

(註一)董文英烈士的遺書寫好後交給他團部的軍需主任馬若湘,請馬轉交其妻賀茂蓮。筆者於該年五月十一日奉師長安恩溥命令,運送全師笨重行李和董團長遺物回後方到達花圓時,馬若湘將遺書交給筆者,託轉交董團長之妻。後來筆者與部隊失去聯絡,經過三十餘天的個人「徐州突圍」,途中三次遭「友軍」的洗劫,衣服均被剝光,經多方請求,僅將此信留下,徒步經蘇、皖、豫、鄂幾省到孝感花圓後,又將此信交給馬若湘寄回雲南。

(註二)這段話是董團二營營長張言謹在台兒莊負傷被轉送到後方治療時與筆者親自講的。

下附本文作者董福海在《雲縣文史資料選輯》第一期的幾首悼念董文英烈士的詩;

血淚洒胡山

一、瀘溝橋畔起烽煙,暴雨狂飈黯故園;

壯士滿懷報國志,痛揮碧血染杜鵑。

二、運河水碧胡山青,五次衝鋒功未成;

國土存亡死與共,應譏趙括不知兵。

三、燦火連天震亞東,請纓立志縛蒼龍;

未收失地身先死,血染胡山一片紅。

四、枕戈待旦幾經秋,報國誓拋項上頭;

留取美名傳不朽,丹心赤日兩悠悠。

五、聞頒發烈士證書有感:

飈急狂濤四十年,神州大地盡硝煙;

西南健兒請纓去,東北父兄兵禍連。

豪杰成仁風石(土幻),英雄埋骨運河邊;

如今政策光泉壤,烈士永垂青史篇。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十九期;民國78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