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唐鄉長菊生公文

作者/正義

先生諱發藻、號菊生,誕生於民前三年清宣統元年(已酉)夏曆八月廿六日,推算國曆為九月九日重陽節,時值秋菊怒放,取字菊生。據考族譜祖籍晉陽唐氏,原籍為江蘇省句容縣,繼遷湖南永州零陵縣,至太祖必達公七郎仕宦於廣西桂林府遂落籍市郊之馬房背,至尊翁鐘慶公時,奉清庭命隨提舉李和宣往滇,辦理鹽政,乃遷徙滇南思茅遂家居焉。

尊翁鐘慶公,卸仕從商,經營茶號,與藏印緬行商往來交易信譽卓著,因而鴻圖大展,除本號外,設總號於昆明市正義路北段之三牌坊與威遠街角隅,急公好義,素為省坦及坊聞人士敬重,母王氏太夫人,名毅貞,勤勞賢淑,助埋家政,是故家道興旺,生先生昆玉二人長兄名發文,早歲歿。先生行次,自幼聰穎,體健好動,五歲入私熟,能背唐詩,千字文,幼學,勤習描紅,下筆靈活,頗有書藝天才,至十一歲考入普洱道立中學,接受新學制習數理化英法語文教育,但興趣缺乏,惟對國學詩文,獨有所鐘,能詩能文能書,才華橫溢,尤以書法秀拔,先習王趙,後習顏體,均能顯其精髓,筆力蒼勁,瀟灑流利,具有大家風範,文思敏銳,機智伶俐,常賦詩抒抑懷感,少壯作品即受讚賞。

民初,正值英年,鑑及國勢積弱不振,民生凋敝,滇省地處邊陲,於英法兩列強環伺之下,內受軍閥割據,外受日寇橫行,內優外患,深刻印於腦際之中,促成立志報國宏願,誓雪國恥,年十九即考取雲南講武堂第十九期步科習軍事,訓練極其嚴格,當時之講武堂師承日德教範,非具堅強毅力者,難以接受,就先生之家境而論,商務經營順利,經濟厚裕,早年喪兄,又系孤丁獨子能接受訓練,難能可貴。民十六年畢業,榮獲陸軍少尉軍階,任部隊排長,為先生軍旅生涯之始。

民廿年九一八事變,日寇侵華,進佔東北,近逼平津,中央在安內攘外之政策下,忍辱負重,頒令各省積極備戰,加強整訓,時先生任息烽部隊中尉排長兼副連長,勤習戰技,對卸統士卒,一如手足,歷年校閱,皆獲最優之基本單位嘉譽。因此年僅廿五歲即擢升為孟津部隊上尉連長兼副營長,巡防三拖,剿匪綏靖,倍極辛勞,當年中央早已明察大勢,對日抗戰再所難避免,先生除練兵帶兵有勇知方明耻教戰外更具親和力,經常以親愛精誠,帶部隊故獲擁載,對兵棋推演實戰參謀作業,深受上級器重,乃調指揮中心五華山行營參謀本部任少校作戰參謀室組長,負責策劃戰備。民廿六年七七事變終於爆發,先生擢任參謀長室中校主任,咸認雪恥報國時機來臨,自請調六十軍隨隊出征抗日,以遂壯志。

民廿七年八月一日,不意尊翁鐘慶公突然辭世於思茅故里,急電昆明,噩耗傳來有如晴天霹靂,五內俱裂,一切抱負付諸東流,不得不告假急速歸里奔父喪,昆明至思茅相距數百里,山川阻梗,盜賊橫行,千里迢迢交通不便,僅收拾簡單行襄,單身獨行,不分晝夜直奔迤南驛道而歸,歷十八晝夜跋山涉水,不顧一切終於安抵家園,進得家門,正廳堂中央升著尊翁靈柩,忘記旅途勞頓,跪靈前淚泣,歷久伏地不起,經家人百般慰撫,攙扶起來不能站立,兩足底紅腫水泡連連,慘不忍觀,奔喪思孝之誠,孝憾慟天,忠孝兩全表現至極,在鄉守孝百日辦畢善後即返回參謀本部,愈加奮進。

民卅年日寇南侵日漸,滇邊防務空虛,應思普沿邊區長官公署之徵召呈請綏靖公署批準,調先生赴邊地協辦防務,集訓民防幹部,隨長官部視察邊防,旅次瀾滄縣,承縣長沈世通之請,專呈上級留先生於此練兵,加強地方保衛隊實力,與當地各土司官署協調綿密建立聯防關係良好,一面配合國軍邊防部隊,策劃車、佛、南、臨、瀾各縣局防務後動,與守軍相互呼應,組訓民兵,雖於地廣人稀之邊陲,使侵入緬泰日軍及奸宵,難越雷池一步,對鞏固國彊,盡其卓越責任,極具貢獻。

民卅四年秋,日軍已顯窮途末路,各戰區節節敗退,正式宣佈向我及盟國無條件投降,先生體認八年艱苦抗戰,榮獲勝利,個人已盡國民天職,乃告假歸里,解甲經商,由於尊翁生前多才善賈,經營茶號及滇區土產,商譽著著環境優裕,則養成先生世家子弟習性、疏財仗義、交遊廣泛,遇有流落討生活失業者,多所振濟,且久歷軍旅生涯,不識世味,自接商務,不善經營,因爾停滯。是年與泰籍小姐李平鳳相識甚,互締良緣。先生於逆境中,幸得如夫人鼓勵,雖在清平困難之中,亦能安之若素。

民卅六年相偕南下至車、佛、南(今之西雙版納)重創新天地,時國大代表李公拂一鄉長,為邊政專家滇省俊彥受省主席之賞識,奉接掌車里縣長,函聘先生輔弼邊政建設,次年調戛薩小學校長,培植邊彊子弟,正期弦歌不輟,桃李成蔭之際,不意地方派系傾軋,繼之部份分子藉清鄉綏靖為由,與戰時留籍之在鄉軍人,(多為粵省籍),形成對峙局面,竟而互動干戈,安靜而純樸之西雙版納,從此擾攘不安,紛亂難平。

民卅八年三公子祥椿於動亂中誕生於車里魯萊馬棧,因社會不靖,即率家小遷徙緬甸,以避亂世,先居景棟城繼遷大其力泰國腋柿,生計倍覺辛苦,已不若往昔之優裕矣!逃難避亂日漸窘困,以先生耿介個性,不尤不怨,幾乎身無居所,食無餘糧,從不求助予人,令之感慨。記述至此,特別一敍者,先生義字名祥科者,年僅十歲許,極其懂事,查顏觀色,善解人意,眼看著義父母及弟妹生計貧困,面色憂慮,為解決問題,自動找泰國農家打工,賺取微薄工資,貼補家用,更難能者以低微所得買些南瓜藻菜之類配合米飯煮粥裹服,其時大其力與泰國腋柿已因離境國軍到來,劃為戰備區,四圍戒備,為現實生活所逼,邀約同鄉難友朱正義君由其嫂夫人製作些醬菜豆鼓之類食品背負山區村寨兜售,賺點蠅頭小利糊口,其中艱苦,真不足外人道,先生不論在什麼樣的環境之下,不尤不怨,用志堅強,忍苦耐勞之崇高志節,誠非生活在今日安定的台灣社會中的後生晚輩者所能體認。

民四十年冬,國軍轉進滇緬邊區,進駐猛薩建立基地,在李彌將軍統率之下成立國軍總指揮部,振擘一呼,各方志士,風雲匯聚,僑領馬守一先生首先組成第十二縱隊,下屬之卅六支隊司令藍紹宣先生,徵聞先生為講武堂軍戌先輩,禮賢下士,登門造訪聘請擔任參謀主任襄助策劃軍勤,召訓幹部,未料復值中央當局突遭外交逆阻,迭次命本志願軍歸國,因而在壯志末酬時,忍辱負重,奉召率部及眷屬來台,韶光易逝,輾轉瞬屆卅餘載,屆齡退伍,解甲居鄉,時憂國事,由於時勢所趨,個人又能奈之何!

先生國學淵博,續應紅十字會徵召聘請擔任台中縣總幹事,辦理社會救濟,賑災濟貧,深獲社會好評;公餘之暇以詩書自誤,其書法能王趙體瀟灑流利,豪放自如,顏體平正莊重,習錢南園而得南園功力,晚近顏體越見剛勁,馳譽全省,台中各著名寺廟鄉誼友好墓碑慕名求書刊彫供永存紀念者,時有所見,民五十年日本東亞書道協會於東京展出先生作品,倍受書道同好重視,榮獲典藏,在國內亦獲台灣省教育廳主辦之全省書法展社會組顏書首獎,榮獲獎狀一幀獎一章乙枚,實至名歸得之不易,台中地方景仰先生書法素養,舉薦創辦書法教學斑研習社於潭子潭陽村潭水亭,指導有志青年研習書藝,雖以中小學生為主,中部各大專學生,欣聞先生指導,慕名求學者不乏碩彥之士,對倡導固有文化之投注,歷年研究心得,運筆奧妙之精髓頃囊相授,青出於藍者大有人在,有教無類無我無私之精神深獲各界崇敬。

除藝之外,詩詞文藻,常見於筆記中,晚近大陸開放遊覽,曾率三公子祥椿伴遊遍及古都北京、江南名勝蘇杭,懷感賦詩賜予留念,詩詞居壁迴文,既見其才華詩抄於后:

遊寒山寺

空山遠隱寒山寺 鴻雁獨歸飛渡浦

東林秀竹霜雪薄 紅樹滿園薇碧色

迴文

寺山寒隱遠山空 浦渡飛歸獨雁鴻

薄雪霜竹秀林東 色碧薇園滿樹紅

懷感

半生戎馬等閒過 空對征衫喚奈何

不怨年華空白老 但愁未復舊山河

夢憶

夜夢無端還故鄉 小園依舊桂飄香

梅庵不見桃花庵 一聽琴聲一斷腸

詩詞書藝為先生才華之寫照,與予結織歷四十餘年,朝夕相聚,彼此甘苦與共,瞭解至深,誠如其所書寫驢德頌:木訥無言貌自莊,一生服務為人忙,祇知負責無輕重,最恥言酬計短長,絕意人憐情耿介,獻身世用志堅強,不尤不怨行我素,力竭何妨死道旁。道盡先生率性,其道德文章,足資矜式,特選悼文以誌之。

民國七十九年七月一日於台中港述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0期;民國79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