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機首次炸昆明

作者/有福

民國二十七年九月二十八日,昆明的早晨,風和日麗,秋高氣爽,藍天伯雲,舒適宜人,誰也未料,會生災禍。九點多鐘,突然發放空襲警報,繼而緊急,聲聲震耳,扣人心弦。我在北校場接受高中軍訓,正待補行開訓典禮,驚聞警報,隨隊向後山疏散,未幾,機聲隆隆,由遠而近,仰視天空,九機三個品字橫隊,由北向南進入,正掠過頭頂,距地航高約六七千呎,一瞬間投下反光圓形物,遠遠傳來連續轟轟的爆炸聲,這才意識到是殺我同胞的炸彈,遙望塵土團團,緩緩升起,似煙似霧,矇矓混沌,受難災區,日光暗淡,無辜同胞,猶陷地獄。正遐思中,說時遲,霎時快,兩架雙翼驅逐機在編隊右後上方接敵,格格的槍聲,向敵攻擊,對機群防禦火網,無所顧慮,追逐不捨,其中一架日機,漸次脫隊,顯已受創,其餘循進入方向,往南逸去了。

警報解除,典禮停止,午後放假,蜂擁進城,被炸地區是大小西門間城牆外潘家灣桑樹園,這是隱蔽掩蔽良好的地方,但見樹椏枝條懸吊著殘體碎肉毛髮,親人家屬,東奔西走,努力辨認,不聞發聲哭喊,只見哀傷隱泣,大家明白這是「國難」,雖然不約而同咬牙切齒,義奮填膺,沒奈其何,惟有化悲憤為力量,報國懲兇,激起了捐獻和從軍的願望與情緒,在徐校長繼祖激勵後,我隨眾從戎。

雲南日報傳出號外:「日本九六式轟炸機九架,二十八日晨自廣東圍州島起飛襲昆,市區被炸,死傷同胞約三百餘人,英勇空軍上尉教官周庭芳,帶領受訓中學生(第八期)黎宗彥,分駕美製霍克機,以半吋口徑機槍,擊落日機一架,擊中二架,周黎二人以寡擊眾,不畏火網,無慮安危,獲致戰果,殘骸墜落宜良,機員一名軍曹「池島」,跳傘生還,捕獲押昆,我機二架,安全降落,昆市各界迅即發動慰勞」。次日雙引擎九六式機殘骸置放文廟民眾教育館,池島關入錢局街模範監,再檢視我機機體,發現彈痕及卡入機內彈頭多枚,幸均未中人機要害。

為勞軍及仰慕空戰英雄,數日之間赴機場的人車絡繹於途,空軍官校餐廳幾天以來,每餐牛肉,這是龍主席禮品當中的一頭壯牛,牽到學校去宰殺的鮮肉,成隻的宣腿和美食自然不在話下。正義路新雅餐廳優待空軍,咸寧寺巷昆華女中同學垂青空軍,光華街逸樂,勸業場大眾影院後座專留空軍,近日公園的人力車等專拉空軍(交通車在此停),球類比賽邀請空軍。新雅是負責警備的楊夷齋將軍所經營,楊偏愛空軍,其千金為眾所追求的偶像,空戰英雄的同學某君,獨獲楊小姐青睞和將軍垂愛,終結百頭,名媛嫁空軍以此為例,吾滇姑娘美德,普遍傳頌,若干空軍人員成為雲南女婿。國防、空防、建空軍,獲致滇人共識,迄後呈貢、楊林、陸良、霑、羅平、昭通、蒙自、保山、祥雲、楚雄、賓川、彌度、瑞麗、思茅先後建築機場,為滇民奉獻國家之另一表現,與出軍、開路、設油管、抗共黨相輝映。上文所作,目擊記憶,逾半世紀,黎勇士之同學洽為余師,經其口述,是為之記。如蒙補充樂觀其文。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0期;民國79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