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公器重邱開基

國民大會國大代表 喬家才博士 作

民國十二年二月, 國父孫中山先生從上海回到廣州,設立大本營,任大元帥。十三年十月十三日以雲南唐繼堯任副元帥兼川滇黔建國聯軍總司令,唐繼堯久不就職,不願意接受這一項任命。十一月十日,國父接受北京方面邀請,發表北上宣言,主張召開國民會議及廢除不平等條約。十三日離粵北上,十七日抵上海,二十三日抵日本長崎,二十八日在神戶講大東亞主義。十二月四日抵天津,住張園,天寒病發,三十一日扶病至北京。民國十四年三月十二日病逝北京。

唐繼堯突然宣佈於民國十四年三月十八日在雲南就副元帥職,意圖乘國父病逝,奪取廣州。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識破其陰謀,於二十七日發表通電,不承認唐繼堯的副元帥地位。

建國桂軍總司令劉震寰和建國滇軍總司令楊希閔早就和唐繼堯有所勾結,民國十四年四月八日劉震寰發表宣言,反對討伐唐繼堯。五月十二日唐繼堯以副元帥名義任命劉震寰為廣西軍務督辦兼省長。六月四日楊希閔和劉震寰的滇桂軍在廣州附近正式叛亂,六月五日代大元帥胡漢民下令免楊、劉軍職,通電宣布楊、劉叛亂罪狀。邱開基投考黃埔軍校是周體仁介紹的,周係邱開基的表兄,也是雲南人,當時在黃埔軍校工作,後來任桂軍劉玉山的參謀長。劉玉山忠於國民政府,擁護國民黨,很不齒劉震寰的所作所為。滇軍第一軍軍長趙成樑實力最強,兼任滇軍前敵總指揮附屬有獨立旅長羅廷標,是滇軍的主力。邱開基黃埔畢業後,經周體仁介紹,到趙成樑的軍部見習偵察到很珍貴的情報資料。趙成樑的軍部駐在廣九路的石牌。

六月十日黨軍司令官校長 蔣公督率各軍向滇桂軍總攻,邱開基已將趙成樑在石牌的正確位置告知周體仁,周體仁用邱開基的名字迅速密報校本部。

攻擊開始,黃埔衛士隊和一部份留校學生協同海軍,由魚珠向石牌出擊,威脅敵軍側背。校長統率主力由沙河沿廣九路攻擊前進,根據邱開基的報告,砲轟石牌。

趙成樑非常自負,以為黃埔學生不是他的對手,根本沒有放在眼裏,坐鎮石牌,旁若無人,準備迎戰。黨軍的兩門砲,性能不佳,很難瞄準目標,當第一發砲彈落在趙成樑軍部附近,第一軍的官兵非常驚惶,紛紛逃避;趙成樑非常生氣,破口大罵:

「你們都是些稀屎狗(膽小鬼的意思)!」

趙成樑知道黨軍的兩砲不管用,毫不畏懼,所以坐在司令部動都不動。說也奇怪,第二發砲彈竟不偏不倚,正好落在趙成樑頭上,炸得他粉身碎骨,血肉橫飛。趙成樑一死,滇桂軍毫無鬧志,潰不成軍,楊希閔逃往香港,劉震寰潛赴上海。掃清盤據廣州附近的惡勢力,統一廣東的障礙,關係極為重要。所以校長對邱開基的印象極為深刻,也是對他偏愛的原因。

力行社特務處成立,校長非常重視,所以要邱開基幫助戴笠工作,才告訴他這段經過。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0期;民國79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