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愛心到雲南
──記國際獅子會中華民國總會(三○○複合區)
「雲南震災愛心訪問團」濟助雲南震災經過

作者/石炳銘

一九八八年十一月六日雲南省瀾滄、耿馬等縣發生強烈地震,災情慘重,國際獅子會三○○複合區(亦即該組織中華民國總會)立即響應中國國民黨李主席登輝之號召,發起該會獅友自由樂捐,並以購買八輛豐田牌醫療車,二輛救護車為目標,估計約需新台幣一千二八七萬元,折合美金約五十萬元。此項義舉在獅子會國際總會現任秘書長蔡馨發先生、三○○複合區當屆理事長李金盛先生及執行長孫火木先生等之熱心推動下,很快獲致了具體的成果。設在美國的該會國際總會亦破例慨捐美金二十萬元,但該總部撥款的先決條件,是必需先取得大陸中央或省級階層官方歡迎捐款的書面文件方可。雖經該會透過各種管道協調,但大陸方面卻明白加以拒絕,他們認為由紅十字會出面就夠了。本來該會捐款購車是配合由蔣緯國將軍倡組的「台海愛心會」合作辦理的,但因始終無法取得大陸官方歡迎捐款的文件,致使整個捐車計畫受到了稽延,直到一九八九年八月,仍毫無轉寰餘地。該會負責推動本計畫的蔡、李諸先生莫不焦慮萬分,一片好心,換來一盆冷水,挫折感不難想像。不少捐款的該會獅友亦表不耐,主張立刻取消。在此期間大陸山西、四川等省亦陸續發生地震災害,兩省紅十字會籲請台胞及僑胞濟助,因此有人主張將全部捐款轉贈山西及四川。

一九八九年八月中旬,我與內子黃美蘭陪自泰北返國渡假之陳茂修先生至高雄市訪友,有人請陳先生晚餐,我夫婦兩人也沾光作陪。到飯店後始得與東道主李金盛先生見面認識。因在座者如高雄市雲南同鄉會理事長譚偉臣夫婦、救國團段家壽夫婦等,多係滇籍人士,席間主人李先生難免提及獅子會捐款濟助雲南震災一事,他以此事已進行十個月而未能順利完成捐贈而深感無奈,因為這次濟助震災,是在他任內由他主導推動,但卻遲遲不能完成捐贈,他自覺難以向各方交代。因獲悉小女安妮即將於短期內隨「八千里路雲和月」電視外景隊前往雲南錄製節目,乃即席託請安妮代攜該會致雲南抗震救災指揮部公函一件(如附錄),重申損款誠意,希望能獲肯定答復,以便該會據以向美國總會交涉撥發廿萬美元之捐款。在這種情形下,身為滇籍人士,實難推辭。但我知道代送此信,可能會招來一些誤會,所以我也請教了同鄉會的鄉長,他們認為並無理由推卻,而且時間也很匆促,信遂交由內子母女攜往昆明轉交當局。但信是送去了,得到的答覆仍不樂觀。其間昆明師範大學退休副校長王曉雲先生暨第一個到震災區訪問的台胞作家何偉康先生,都曾出面協調溝通,但直到十二月仍無具體結果。李金盛先生深感焦慮,乃毅然決定親跑一趟昆明,並於十二月十二日偕該會孫火木先生等獅友七人自高雄直飛昆明,以便當面與滇省當局溝通,俾可打開僵局。李先生等到昆明後,固然受到有關單位的熱忱接待,但問題並未能解決。原來北京方面曾有明白指示,不宜接受以獅子會為名的捐款,原因是該會係一國際性組織,在台灣的獅子會是以中華民國名義參加,如果接受該會捐款,有間接承認兩個中國之嫌。但他們又不肯說明,也不願以書面正式答復說明理由。本來只是一件單純的民間社團捐款,沾不上任何政治因素,他們卻把問題複雜化,在我們看來頗覺難以理解。這是共產主義制度下萬事萬物泛政治化的一例,了解後也不足為奇。難怪李先生等在昆明辛苦交涉了三、四天,仍難以打破僵局,只好打點行李,回台灣算了。不料奇蹟卻在李先生等一行離開昆明返回台北之前的最後一分鐘發生了;就在從昆明金龍飯店驅車赴機場的途中,雙方終於達成了諒解,捐車概以個人名義致贈,將所有捐款人姓名在車體上另外漆上該會無文字說明的標誌。

李金盛先生於回到台北向該會報告交涉結果後,立即隻身趕赴東京,向豐田汽車公司洽購車輛。公司高級主管人員多係日本獅子會會員,且事屬慈善義行,因此願以最優惠價格出售,較原先估價低百分之卅至四十。但因醫療及救護車,都是特種車輛,並無現貨供應,必須先行訂製,五個月後才能交貨。後經李金盛先生多次前往日本交涉,要求日方趕工製造,希望於一九九○年五月一日前交貨,因為據聞五月一日起,大陸將全面禁止汽車進口。幸獲該公司諒解配合,加工趕製較正常產造時間提前一個半月交貨。四月廿日所訂購之醫療車、救護車各三輛,合計六輛,就已運達廣州黃埔碼頭。該會獅友卅餘人,由李金盛先生擔任領隊,於五月九日自台北經香港轉機至廣州再轉赴昆明。雲南省政府各有關單位對此事也很重視,車子一到黃埔港,就由對台辦公室樊主任親往交涉提貨,並派遣十四人之接車小組前往接車。每車由駕駛兩人輪流駕駛,晝夜趕路,整整花了三天三夜才於五月十二日安全駛達昆明。交接儀式由趙副省長主持,省統戰部、對台辦公室、紅十字會及抗震救災指揮部等有關單位,均熱忱參與接待。地主難免要盡地主之誼盛宴招待,客人方面亦不能免俗回請,經多日接觸交往,彼此間已有較深的了解與互信,大家都體認唯有不斷增加交流互訪,才能快速拉近兩岸同胞的感情,也是最後實現中國統一的自然途徑。

獅子會這項購車濟助雲南震災,賴李金盛先生親自出馬交涉,得以最低價格承購,購車後尚剩餘美金約六萬元,該會亦全數用以濟助震災。此筆款計共兌成人民幣外匯卷約廿九萬元,其中以廿四萬元平均分配瀾滄縣竹塘鄉所屬之茨竹河、募乃及東主三所小學,作為重建所需,另以五萬元分配耿馬縣,供災區學校添購書籍文具所需,至六輛醫療救護車,則由抗震指揮部分配災區使用。有自災區探親歸來之同鄉曾在耿馬、瀾滄等地親自看到該等車輛,但醫療車因裝備較複雜,據說當地醫療單位尚不會操作使用。

雲南當局為感謝該會捐車義舉,特回贈鐫有「炎黃一系、碧海情深」字樣之紀念杯一百只,可惜其中一只裝有廿四只杯子的箱子在自昆明運來台北途中不見了,或許又要李金盛先生再掏腰包補購他物湊足。

這項獅子會「送愛心到雲南」,加上先前紅十字會及台海愛心會及雲南同鄉會的捐助,總計約在美金二百五十萬元以上。金額雖不算很大,但也具體的向我雲南省同胞傳達了此岸兩千萬同胞與彼岸同胞血脈相連之情。身為雲南人,對於所有曾經為此次震災出錢出力者,我們都應同加感謝。但救濟總是消極的,據探親返來者所見,雲南仍有不少地區生活極為艱苦,有些少數山地民族,每戶月平均收入不到人民幣五十元,以這樣低的收入,顯然無法維持溫飽。我們除寄望負責當局能予正視改善外,也希望此岸同胞或同鄉能設法給予他們更積極的協助,尤其在農業方面,相信有很多可以著力之處。


附錄一:國際獅子會三○○複合區辦事處致雲南抗震指揮部原函影本

國際獅子會三OO複合區辦事處   函       日期:民國七十八年八月廿一

                                      文號:(78)秘樹字第OO三一號

受文者:雲南省抗震救災指揮部

副 本:國際獅子會世界總會駐本區國際秘書長蔡馨發獅友

主 旨:國際獅子會世界總會國際基金暨本區全體獅友擬捐贈醫療車及救護車共計拾輛,敬請惠辦見復。

說 明:

一、本區全體獅友有鑒於雲南瀾槍、耿馬一帶發生七點六級的強烈地震,災情嚴重,特發起捐款賑災美金二十萬元,並請國際獅子會世界總會國際基金會撥捐美金二十萬元合計美金四十萬元,聯合捐贈醫療車捌輛、救護車貳輛,共計拾輛,提供受災地區各縣市使用。

二、上項捐贈之車輛拾輛,擬在廣州(或深圳)交車,有關細節,另行協商。

三、如蒙 貴部同意,國際獅子會世界總會將率同本區負責獅友於適當時機組團前往災區訪問,藉表關懷災胞之微忱。

監督會議主席  許 玉 樹


附錄二:中共對外經濟貿易部復國際獅子總會會長詹寧士函

發文者:中共對外經濟貿易部

受文者:國際獅子會御任總會長詹寧士

發文日期:一九八九年九月十一日

本人很遲才接到您八月一日來函因為那個月本人不在北平。感謝您和貴機構對於雲南地震災民的關懷及協助。

依據本人的了解,去年十一月發生的地震確實造成人民生命財產的重大損失。中央及地方政府對此事十分重視,並採取緊急措施,募集急救金及收集必需品以救災。

由於政府各階層和地方人民的共同努力,和國外友人的支助,該地區已重建家園,恢復工業及農業生產,日常生活及經濟活動已恢復正常。因此,不再需要進一步的外援。但是,本人依然要再度感謝您及貴機構的熱誠和好意。


附錄三:昆明師範大學離休副校長王雲(岫)函炳銘如晤:

託安堂所發函,諒已入覽。憶及與貴 昆仲結識,已歷四五十春秋,世事更易,炳麟諸兄相繼謝世,思之黯然!猶幸與台端通話通信,互致衷情,亦足以慰生平。

向故鄉捐贈賑款事,得悉之後,即遵囑與有關人士多方交談,轉達盛意,建言多方商量,冀促成其事,刻已多次詳商。

近悉有關方面誠懇表示,一則以獅子會名義捐贈,實難接受,尚祈諒鑑。再則如以許玉樹先生個人名義捐贈,即可接受。據聞最近李子弋、陳士元、許登寬諸先生捐贈救災車輛,即用此種方式。以李君為首的十九人慰問團,即將啓程來昆。

愚兄再三思考,此次瀾滄一帶震災,在政府關懷、災民自救、海向外救助下、恢復迅速。惟以災情嚴重,尚須繼續努力。而台胞關心故鄉重建,也屬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此次出現波折,蓋由接觸伊始,互知不足。說明亟需繼續疏通,以增進瞭解。甚望多方商量,善籌良策。為以海峽愛心會,或獅子會主席許玉樹先生個人名義或其他類似方式捐贈,即可辦成。實非單純拒絕,吾弟當可鑑諒。如有所囑,望隨時來信,兄當盡力到底。敬頌

台安、並祝閤府多福

愚兄王雲(王岫)敬復

一九八九、十一、十九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0期;民國79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