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邊區及台灣幾種蜂類的習性生態

作者/石安玲

蜂為能營社會生活的節枝昆蟲,尾部有刺能螫人畜,大至分蜜蜂、水蜂、土蜂三種。萬寶全書說:土蜂作房於地穴中,形大體黑;水蜂作房於樹上腰長而體黃;蜜蜂有人飼養及在野營生,身短而足長。中國大辭典說:蜂有蜜蜂、馬蜂等種。

筆者生長於氣候溫和雨量豐沛,森林遍佈適合各種蜂類生長地方──雲南邊區。從小喜歡爬山玩水,愛山中各種昆蟲動物。對蜂類有所接觸,亦有所瞭解。來台灣以後四十餘年興趣依然。近年見台灣部份人士,一提到蜂似就有過敏反應,認為除了蜜蜂,任何其他的蜂類都會主動攻擊人畜。統統都稱它為「虎頭蜂」。形成情緒上的緊張與不平衡。甚至到了夏天連爬山野營都擔心而減少。對蜂的認識太少,又未設專人研究,一味自陷緊張,誠屬不值。乃以個人平生所知擇要介紹小部份,希望引起關心人士注意:

一、蜜蜂類分為兩種,即家蜂與野蜂,所謂家蜂就是農民飼養釀蜜之蜂。它們以蜂王、雄蜂與雌蜂共同組成,蜂王是這一窠蜂的家長與領袖,體形較大較長,色如雌蜂(工蜂)呈暗黃色,肚腹間有隱隱的數條鮮黃橫行花紋。一窠之中只能有一隻,一旦出現兩隻就要分家,若不幸死亡,則全窠不數日就將散亡。本身只負責交尾排卵之事。雄蜂色黑體形稍大而短尾無刺,僅負交尾之責,不事生產工作,故一旦交尾之責完了,就會遭到雌蜂趕走或咬死。雌蜂又稱工蜂或職蜂,負責採花釀蜜作房餵食乳蜂,服侍及保護蜂王等工作,是為數最多工作最繁重的要角。

野蜜蜂特舉四種,一為岩蜂,二為大掛蜂,三為小掛蜂,四為酸蜂。這四種野蜂在台灣目前尚未發現。所謂岩蜂顧名思義是做窠在岩石之上的。但不是在岩洞之內,而是懸吊在稍可避風雨之岩石之下,築成一大半月餅形懸掛高空組織成員生活方式與家蜂相同,但其體形較大較長,它的職蜂就有家蜂的蜂王一樣大。一窠之蜜可重達一百市斤以上。因懸空過高不易採收,鄉人若欲採食多以竹桿連接起來,由下往上穿破蜜包,使蜜沿竹桿流下收之。毒性稍強,但被螫不多不致要命。另一種與岩蜂體形顏色大小幾乎相同習性不同的蜂,鄉人稱之為大掛蜂,這種蜂專作窠於高山森林中大樹橫枝之下。窠與岩蜂相同。蜜亦同樣多,不易採,鄉人多以火焰薰走羣蜂後再爬上樹採之。第三種蜂亦名掛蜂,身體很小,僅大掛蜂三分之一大。色稍黑,喜作窠在小河、小溝稻田邊矮樹枝上,下薄上厚,厚的部份為蜜包,薄的部份為乳蜂巢、半月形。若欲採摘用樹枝輕輕一撥,蜂羣就會慢慢散開,不使用強烈手段不致螫人。蜜不多最大不超過兩市斤。非常香甜很是難得。第四種是酸蜂,顧名思義其蜜確係酸的。喜作窠在大樹根部土穴之中。依理論應是土蜂之一種,但因它習性與蜜蜂相同且有蜜故列蜜蜂。體小而短色黑似蠅,羽呈灰白色半透明,蜜可達五六市斤,因味酸少人收採。

蜜蜂除了有相同的組成份子及生活方式外,因尾刺一經螫到人畜就會連帶屁股肉全部脫落,一二日即死亡,故很少主動攻擊人畜,縱然無意中驚擾到它,亦不必恐懼。非洲及美洲之殺人蜂,據聞亦是蜜蜂之一種,因筆者知之有限不敢論列。

二、土蜂類:這裏所指的土蜂是能在生土之中自行挖掘孔穴作窠者而言。以其形狀大小顏色鄉人分大黃土蜂:頭大圓腰細暗黑色、頸、肚各有數道金黃橫花紋,頭及肚之上半部較大,屁股小而尖,約一般男人小指粗故名。大黑土蜂,狀如大黃土蜂,全身呈紫黑色,肚之下部有數道隱隱紫黃花紋。比之大黃土蜂略大,約一般男人食指粗大。這兩種蜂作窠入土均不深,約十公分左右,其窠房之大小可從其洞口土堆判斷,其土堆愈寬廣,其窠房亦愈大。很劇毒,若被螫到要害之處,一針即可要人之命,但若不去驚擾它,很少主動攻擊人畜,故鄉間還有人以掘穴而養的。且百分之八九十均能成功。通常一窠可重達百市斤以上。營養豐富,價格亦高,真是利益豐厚。另一種名小黃土蜂,形狀像台灣的草蜂,體形略大,全身呈淡黃色,肚腹間有數條紫色花紋。作窠入土較深,約在二三十公分左右,窠一般均在五六市斤左右。上舉三種土蜂台灣筆者尚未發現,不過有一種形狀顏色與雲南邊區大黃土蜂相似,但體形略小之蜂,作窠在地表面上茅草根部,窠僅七八市斤大,亦不主動攻擊人畜,雖屬馬蜂,不是水蜂亦非土蜂,真使筆者惑疑了!

三、水蜂類:全部做窠在樹上,以其習性形狀鄉人命名如下:㈠花腳蜂,此蜂頭圓腰細肚上大下小成錐狀,呈暗紅色,肚之中央有數道金黃色橫行花紋。腳尖端為淡白色,長約一寸,喜作窠在丈餘高森林中樹枝上,日作夜宿,窠土灰色,多鴨蛋形,內部依大小分層,窠愈大層數愈多,大的可達五六十斤,不受到驚擾很少主動攻擊人畜。縱使誤擾遭到攻擊,迅速跑離一、二百公尺以後即應不再追擊了。毒性不很大,一般被螫七、八針尚不致要人之命。㈡七里蜂:即台灣所稱真正虎頭蜂,此蜂大小與花腳相等,但顏色較赤腰稍短頭呈三角形嘴大,全身大部份位置均覆有絨毛。喜作窠於高大樹尖稍部,並將其窠邊及通路中之樹葉小枝咬光以開擴視野。距數百公尺內見人畜即羣起而攻。若被其追趕一、二公里均不放過。毒性強烈被螫數針即可要人之命,是最具危險之一種毒蜂。發現以後最好趕速避開。窠很大可達一百市斤以上。㈢夜蜂,此蜂是夜間活動營生的一種,其體形大小與大黃土蜂略同,顏色灰暗無花紋。喜作窠在高丈餘森林中樹枝上,窠的形狀與花腳蜂相同,外表很難分辨清楚。重可達四、五十市斤。因日間看不清外物,不受強烈驚擾不易爬出窠來攻擊人畜。在台灣筆者亦尚未發現有此種夜蜂。

上舉這些蜂都有一個領袖──蜂王。其職務均是受精產卵延續後代,一般不事生產及輔育工作,備受其牠蜂羣保護擁戴。但除蜜蜂以外,其第一次生產者仍須靠蜂王輔育,連棲身的窠亦不能仰賴外力。因為水蜂、土蜂一年僅有七、八個月活動營生時間。即春末到秋末。到了冬天窠中大部份已無蜂羣了。森林中也僅飛行在老(病)死樹幹上尋覓穴室,準備過冬的少許了。週而復始,這就是大自然生態平衡景象!

雲南邊區自從中共實施「土法大煉鋼」之後,所有森林砍伐殆盡,不知何時,代之而長起了所謂「毛澤東或解放草」。這種草花小而嗅內不涵蜜,枝小而軟蜂不能做窠,滿山遍野,生畜不食。許多靠小昆蟲為生,花蜜為食,樹枝為棲身之蜂類,已不復多見了,令人有:「人類換朝代,大自然生態都得改變了。」的感嘆!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0期;民國79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