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童軍參加全國大檢閱

作者/有福

民國二十五年十月十日,首都南京舉行空前盛大的國慶紀念,值得嚮往追憶。全國童軍大檢閱、大露營假 國父陵園集合量軍代表萬餘人,展開了民國以來的大集會。

僻處邊陲的雲南,不甘落後,省教育廳促昆市各量軍團選男生代表參加甄試,錄取十二人,我為其中之一,由雲瑞中學童軍第一二二四團派出,同班錄取的尚有江宗祺,工校附中畢誨,農校附中馬俊,南菁何××、富春、昆華求實中學雲大附中等校同學,昆中老師張塋祥任領隊,南菁的郭老師為副領隊,組成了「雲南童子軍代表團」,全體集訓二週,教育廳長龔自知,在省教育會給我們餞行和訓示。

外交部駐滇辦事處發給護照,分由英、法領事館簽證,準備,舊滇幣、半開銀幣、安南幣、港幣、國幣供所經地區使用,然後製裝,携帶必需物品。

九月的早晨某日,雲南童軍代表團首途赴京,車站送行的人士到也不少,滇越鐵路四等硬座,十四小時抵開遠,大家年幼長程遠行都是頭次,進入旅館,身體尚感搖晃。次早繼續沿盤江南行,乘客漸少,長條硬座,躺臥自如,沿途小站,叫賣炒飯,山勢路況,逐漸險峻,車行緩慢K字鐵橋,連接隧道,架設困難,巧奪天工,再十餘時,抵達河口,檢查通關,進入老街,旅館附近,演安南戲,舉目觀賞,服飾樂具,與我無異,大漢文化,早入安南,可以明證。第三天由老街南行,遠離高原,車行加速,盡皆坦途,兩旁稻田,黃綠兼備,產米之鄉,黑色沃土,紅河水利,勤勞耕者,年可三穫。晚上安抵海防,潮濕悶熱,路上行人,木屐格格,多嚼檳榔,牙齒漆黑,男女統穿土色中式斜襟衣裳,長可及膝,婦女頭髮黑緞包捲成條盤於頭頂,兼作行路時置物平衡之用。由海防搭法輪「小廣東」號,三天抵港住于諾道旅館,候搭英國太古公司「怡和」輪途經汕頭,登岸遊中山公園,四天抵滬,泊黃浦江碼頭,下船後住法界朱葆三路旅館,由滬搭夜車入京,完畢全程住京市北極閣附近高樓門,雲南抵京學會,添購必需裝備。不數日赴 國父陵園報到,在指定地區紮營,十二個同學和老師,分宿二個帳蓬,營門懸掛著「雲南童子軍」的布招,營內左右分插國旗和隊旗,與我們相鄰的是陝西省和南京市隊,營區開放之日,萬民來觀,相互交談,對我雲南甚感陌生,駐足朗讀我布招,充滿新奇,在這全國盛會,竟有邊地代表,不遠千里而來,有的入我營地,詢問雲南政情、風土習俗、途徑路程,不免欽佩。設若雲南童軍不能一露頭角,京滇兩地,雲山遠隔,滇省且不成為化外之地,揆諸閡原因,乃是缺乏交通動脈,山川梗阻。

國慶日晨間,南京市天朗氣清,溫度宜人,萬餘童軍齊集中央體育場,旌旗鮮明,隊伍嚴整,環繞場週佇立,童軍總會長蔣公,著深藍色戎裝,精神奕奕,步入會場,樂聲起奏,全體恭立,升旗禮後,巡閱式開始,會長率員步下檢閱台,巡閱場週一童軍,歷半小時完畢,經遼吉黑三省代表前,蔣公停步注視,在場之人,共同感慨。繼而分列式開始,我隊到達檢閱台,人數雖少,步伐隨和樂聲起落,倒也精神,聞向右看口令,但見會長容光煥發,威儀凜然,瞻仰風采,不愧為偉人領袖,國父的繼承者,必須服從、擁護,而且愛戴他。

分列既畢,集中聽訓,會長期勉我們恢復固有道德,推行新生活,精誠團結,消除歧見,不分地域,一致奮起,抵禦外侮,收復失地,拯救同胞,不負國父締造民國之艱辛……會長的話堅定有力,掀起一致共鳴,持續掌聲與歡呼相交織,大家領悟未來責任,重整河山,使三民主義實行於全國,宏揚於世界。

蔣公治為五十大壽,全國獻機祝嘏已獲成果,當日下午數十架戰鬥機編成「中正」二字,由北向南通過國父陵園,雖非晴朗,雲層不低,每機間距保持良好,顯示空軍兵力,掀起獻機救國的高潮。

當驪歌初唱,近露營尾聲,拔營減跡,各省童軍,頻頻揮手,互道再見,神態黯然,流露無限依戀離情,數天相聚,為時短暫,但愛國青年大團結的洪流,增強我們對國家責任和信心。

我滇量軍赴京參加全國盛會,耗時二月,往返約六千公里,以當時幼稚之心靈,認識錦繡河山,接受蔣公感召,揭國父陵,參觀訪問,增廣見聞,茅塞初開,感受列強在我領土設租界,內河領海泊外艦,諸種刺激,導致青年效忠黨國的決心。筆者為文,盼當時參與同學讀後,予以補充,以求完整,拋磚引玉,不負文獻寶貴之篇幅。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0期;民國79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