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異域」

作者/段邦穀

「異域」一書,自出版三十年來,深受讀者推崇,一致認為是報導文學中最佳作品。究其原因一是作者鄧克保(筆名柏楊,本名郭衣洞)先生,學養深厚,著筆實而不華;一是世人對滇緬邊區游擊隊之好奇心,歷久而不衰。筆者在該部服務數年,大致了解全般狀況,總以為「異域」美中不足的是在敍事方面,過於狹窄,僅將前國軍部隊第八軍二三七師七○九團李國輝先生部浴血苦戰,詳實記載。而對前國軍廿六軍九三師二七八團譚忠先生部,及若干反共團隊毀家紆難,愈挫愈堅之奮鬥犧牲只概略帶過,我想鄧先生不及細述,係對李團知道較多,其他游擊部隊較為陌生之故。

滇緬邊區游擊隊之建立,沿起李彌將軍所部第八軍李國輝團,廿六軍譚忠團,於民國三十九年二月撤退至緬境,三月奠基於大其力開始。當時國軍部隊抵達大其力己身經百戰,僅倖存一千七百多人,糧彈缺乏,人馬疲憊,但官兵皆有高度的愛國心,與堅忍不移的戰鬥毅志。更得滇籍馬幫首領馬守一等諸先生及時損獻金錢、槍彈、醫藥以及日用必需品,所以以後與緬軍大戰(史稱第一次與緬軍大戰)能以寡擊眾,以弱擊強;雖然歸功於李、譚兩部官兵於「去此一步,即無死所」的決心,但華僑之後勤支援亦功不可沒。此一戰役逐使孤軍名聞中外,李彌將軍亦函電慰勉。

戰後,緬甸政府深恐孤軍乘勝深入緬甸腹地,特托友邦人士從中幹旋,雙方達成協議,孤軍移師猛撒。旋即組成復興部隊,李任指揮官,譚任副指揮官。不久部隊奉國府命令改編為雲南反共救國軍,派李彌將軍為兼總指揮(李彌已於三十八年十二月奉派為雲南省政府主席)坐鎮猛撒指揮策劃。此時在將軍號召下雲南地方團隊、各縣、市紳耆,紛紛籌組反共游擊隊,以及前抗日時留緬之國軍官兵、華僑青年,風起雲湧;有率部前來投效者,有邀約三五好友結伴從軍者,盛及一時。因此,將軍指揮之部隊、各軍、師、縱隊、支隊番號不下數十。並於猛撒創辦反共抗俄大學,培訓軍政人才。四月至七月親率大部所屬反攻雲南(史稱第一次反攻雲南,致於第二次反攻雲南係柳元麟將軍率軍、非本文範圍,恕不敘。),收復四縣局十六鄉鎮。因後援不繼,共軍增援迅速,迫不得已,再度退回基地。此役將軍以主力李國輝團為指揮所,並隨李團最後撤離國境。雖未達收復雲南目標,但繼部隊撤退後,來歸之義軍義民更多,使雲南反共救國軍再次壯大。據統計:在撤台前官兵人數為一六○六四人,眷屬、義民一五○○○餘人。另外緬北正籌組即將形成之單位未計算在內。(第一次撤軍於四十二年十一月八日至四十三年五月七日,分五二批,共撤台官兵眷屬七千二百八十人。第二次撤軍自五十年三月十七日至四月三十日,共撤台官兵四千四百零六人。)

最近「學者電影公司」拍攝之「異域」一片,劇中斷章取意原著「異域」一書;同時對雲南反共救國軍與滇緬邊區實際情況,未作深入了解,以致部份情節錯誤荒誕。本軍組成經過及第一次反攻雲南已概述如上,茲再舉例說明:

一、第八軍經元江撤退滇南,當時李彌將軍奉命回台,後又轉飛西昌與胡宗南將軍商討西南軍政大計。係廿六軍、第八軍之主事者,在建水「雞街會議」決定。(註一)」

二、民國四十二年三月,緬甸傾全國之軍力,大舉進攻我軍(史稱第二次與緬軍大戰),此時李國輝師(李已升任師長)大部開赴緬北,萬山阻隔、抽調不易,以致猛布失守,緬軍直逼拉牛,猛撤總部汲汲不保。後得杜顯信將軍親率保一師、反共大學學生軍增援李國輝部之鄒浩修營,學生軍中有三分之一無武器裝備,僅憑訓練用之竹槍大刀與緬軍肉搏,結果因本軍指揮有方,且士氣高昂,官兵(生)視死如歸,獲得大勝。不幸保一師大隊長高林在此役中陣亡,學生軍機砲大隊中隊長陳義身受重傷,其他尚有戰士多人傷亡。

三、劇中李彌將軍與李國輝對話一節,地點在堂皇之西式餐廳,如在游擊區無此種豪華設備之公共場所,如在泰國李彌將軍不可能公然著戒裝配上將官階(當時李彌之官階為中將)參加應酬,而將軍在軍中從未有穿馬靴之習慣。有關對話內容,劇中描寫李彌將軍狀似「獻媚」討好李國輝將軍勿作撤軍措舉,更違反軍中倫埋。撤軍與不撤軍乃仁智互見,非投降叛變,李國輝是李彌直隸部屬,得李彌之多次拔擢,三年之內由團長升任至軍長,對其部隊亦核發一等待遇,不論以公以私自然聽命於李彌將軍。再說撤軍以前,李彌將軍奉命返台述職,下機謁先總統蔣公後,始知受國際壓力,本軍必須撤回台灣。將軍多次向 蔣公陳述不撤理由和在滇緬邊區可以生存的條件。俟後又與美國駐華大使藍欽舌戰,(註二)結果不歡而散。所以李彌離開猛撒基地時並不知悉政府已決定將所屬部隊撤台,更未向任何將領作某種交待。雖然將軍不在任所,但雲南總部仍以將軍之頭銜,下達撤台命令。李國輝主導撤台,是在執行政府命令,執行總指揮命令。那時部隊駐於崇山峻嶺,榛莽荒鄉,傳播媒體缺乏,官兵均誤為撤台係李彌將軍之決定,如得知其中真象,以官兵對將軍之向心,第一次撤軍,不會逾七千人數。

總之,李彌將軍是溫文儒雅,有所為有所不為的將領,對國家,對雲南有其高瞻遠矚的抱負,他發揮了雲南人天性與風格的許多優點,而不為人所諒解處,也是來自雲南人「固執」之「弱點」,凡雲南人應以有這樣的雲南人為榮。

註一:見丁作韶博士著「滇邊游擊史話」。

註二:見丁中江教授著「濁世心聲」,李彌將軍與藍欽大使一文。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0期;民國79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