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懷念雲南

作者/盧偉林

雲南是在我國西南邊陲的一個省份,與緬甸、越南及寮國的邊界接壤,中緬兩國之間有所謂「中緬未定界」,雙方人民的交往也有千年以上的歷史。

抗戰期間雲南是西南的大後方,滇緬公路則是當年國際運輸大動脈,後來飛虎將軍陳納德麾下的美國第十四航空隊總部設在昆明以後,鞏固我大後方的領空也予佔領區的日軍致命的打擊,抗戰後期何應欽將軍的陸軍總部也設在昆明,作為策劃反攻的基地,於是雲南的地位益形重要了。

從軍遠征到達楚雄

民國三十二年春天,先總統 蔣公發出「一寸山河一寸血,十萬青年十萬軍」的號召,呼籲知識青年從軍,以三義告全國青年,第一、青年非從軍無從造成其人生偉大的志業;第二、青年非從軍無從湔雪其國家積弱的恥辱;第三、青年非從軍無從獲得其最後的勝利。自從這個書告發表以後,全國各地智識青年熱烈響應,有如風起雲湧,在廣東方面,首先由三民主義青年團韶關分團(筆者當時擔任書記)發起,在短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報名參加者有一百五十餘人,包括教師、學生、公務員、報館記者、團員佔四分之三,很多是區分隊長,編組後換上戎裝,由七戰區軍樂隊前導遊行市區一週,商店住戶紛紛燃放爆竹,接著又受韶關各界的歡宴。翌日,這批從軍壯士在詔關帽子峰舉行遠征宣誓:「不滅倭奴永不還」!

愛國行動,對當年激發民心士氣發生了極大的作用。

這批志願從軍的韶關智識青年,我和股長趙偉奇把他們帶到貴陽經過短期的訓練後,分發印度駐印遠征軍新一軍與新三軍的戰鬥行列,我和偉奇兄赴雲南雄楚遠征軍司令長官司令部報到,我奉派遠征軍政治大隊少校副大隊長,偉奇兄奉派遠征軍特務團連長。

青年群中緊張愉快

楚雄是滇緬公路上的一個交通據點,縣城的面積又大,袛有四、五條街道,仍然保留有幾個城門,中心有一間楚雄中學,校舍頗寬廣,中間的運動場,便成為當地集會的場所,政治大隊部就設在楚中對面的一座民房,全隊人員近百人,都是重慶昆明自動報名參加的男女青年,大學生佔三分之二,經常進行軍中政治教育,促進軍民合作,舉辦軍民聯歡會等活動外,也舉行過幾次大型話劇公演,如演出「杏花春雨江南」、「野玫瑰」、「雷雨」、「日出」等,都是轟動一時,工作具體而落實,也幹得有聲有色。

後來,三民主義青年團雲南支團部舉辦楚雄青年夏令營,請求遠征軍長官部全力支援,(包括人員、服裝、軍樂隊),由於我是團的幹部,曾參與韶關青年夏令營的工作,首先被考慮徵召的對象,被派任訓導組副組長(組長是楚中訓育主任王榮天),主辦全營的活動,支團也派出周爾新組長任指導員,加上長官部政治部人員的參與,全營男女學員三百餘人(未含滇西各縣),每天過著緊張而又愉快的生活,曾舉辦遠足旅行、演講比賽、營火晚會、實彈射擊、火炬遊行,把整個楚雄都哄動,據支團部事後考評,認為這是全省最成功的一次大規模的青年活動,雖不能說絕後,也算是空前的了。

昆明名勝古蹟特多

不久,駐印軍與雲南遠征軍兩路反攻,藉以打通滇緬公路,大軍雲集滇西,強渡怒江,攻松山,下龍陵,在騰衝城展開慘烈的爭奪戰,卒使滇西全面光復,與駐印軍會師芒友,從此滇緬公路窒息三年之後再度暢通,這是抗戰史上光輝燦爛的一頁,完成任務後,我離開政治大隊回到昆明。

承周爾新、曾鶯飛兩兄的推公,出任雲南支團組訓組副組長(曾鶯飛兄任組長現在印尼),為時很短暫,主要的工作是擔任青年軍一○九師的接待及聯絡工作,並參加所屬分團的活動,從前線下來,正好再過一段大後方的生活。

昆明四季如春,名勝古蹟特多,市區有風光明媚的翠湖,離市區不遠是滇池,又名昆明湖,本地人稱為「海子」,週徑號稱五百里,實際只有三百餘里,其範圍廣及昆明、呈貢、昆陽、普寧四縣,湖水深廣,可通舟楫、金馬、碧雞二山隔湖對峙,形勢雄壯,風景優美,大觀樓係明代建築,迭經修楫,樓分三層面臨滇池,有翠堤環繞,側後均闢為公園,佈置整潔,花木扶疏,頗具亭園之勝。

湖西碧雞山,又名羅山,山中多叢林古寺殿宇宏大,佛像莊嚴僧泉不俗,湖之濱有懸崖高可五百尺,下臨深淵狀極驚險,遠望煙波渺,帆影隱現滇池奇勝盡收眼底。

黑龍潭,亦為昆明的名勝之一,潭距市區十餘里,有馬車班次往返,潭不很大,水深而黑然清可見底,泉源目潭底噴出,永遠保持著一定的容量,故始終不虞乾涸,潭岸有古寺,佛堂陳舊,香火不盛,內有古梅一株,傳說是唐代所植,圍以木柵名曰「唐梅」,此外市郊還有三桂登基的殿宇,稱為「金殿」,全部建築自牆壁以至屋頂,均係以精銅所砌成,這由於雲南產銅最多,正足以顯示「土皇帝」之威風,惟規模並不大,沒有引起遊客的興趣。

大理特色風花雪月

雲南的大理有「東方瑞士」之稱,我曾逗留過一段短暫的時日,風景的優美令人心曠神怡。

大理最大的特色是:「下關風,上關花,蒼山雪,洱海月」。下關是滇緬公路的通道,經常風聲嘯號,每年八、九月至翌年二、三月為風季,無論南北風,都從谷口灌入,自下關一直吹到鳳儀縣境,但下面的洱海卻平靜無波,地面也沒有多大灰沙,蓋風經上空吹過高而不塞,疾而不暴。

下關也稱龍尾關,上關則稱龍首關,在城北七十里真是一座地道的花城,上關盛產荼花,大型重瓣,一樹千花特別艷麗,春天盛開的杜鵑花,顏色也多較他處產者為繁茂,所謂「上關三千戶,戶戶有雙花」,距離上關大約二、三里,有一個波蘿村,村中有蝴蝶泉,泉上有蝴蝶樹每年四月開花,花形如真的蝴蝶一樣,同時成千上萬的蝴蝶從四面八方飛集枝頭,堆成五色斑爛的花叢和樹上的蝴蝶聚為一體,花蝶不分,而且真的蝴蝶一隻接著一隻鬚腳相連結成一條條彩色長蠅,倒垂泉面吸水而飲,飲畢又飛回樹梢,循環不已蔚為奇觀。

點蒼山的雪,因為點蒼山屏障著整個大理地區,綿延七十餘里,冬天大雪滿山晶瑩一片,轟立如一座琉璃屏風,雪光閃耀,就是夏季最高的山顛也是白雪皚皚終年不化,山上勝地頗多,但氣候則「夏止於涼,冬止於涼」為其特色。

大理的月,是指映在洱海水底的滿月,清澈明亮,加上兩岸靜寂的倒影,襯托出一幅優美的畫圖,洱海也稱昆明湖,以其形似月洱,中間寬約十至二十里,長約百餘里,兩端較狹,蒼山的雪水由十八條溪洞傾流入海,上游有天然山岩,劃分為河海兩部,海中「有三島「、「四州」、「九曲」諸勝。

這就是大理所謂風花雪月。

滇緬公路工程浩大

在雲南我曾多次馳騁在滇緬公路,這是中外馳名之一條公路是指抗戰期間最偉大的工程之一。

滇緬公路由昆明往西,經楚雄、彌渡、鳳儀、下關、保山、龍陵、芒市而至緬甸的畹町貫通滇西,連接緬甸,全長九百五十九公里,它是抗戰時期在沒有築路機器各方面條件極為貧乏,環境極端險惡的情況之下,由雲南二十多萬民工憑簡單的工具和他們勞動的雙手築成的,這二十多萬名熱愛國家熱烈響應政府號召的民工,來自滇西各縣市、鄉鎮以及崇山峻嶺高山區的居民,其中包括傜族、苗族、擺夷、阿佧等少數民族,都是築路的無名英雄,他們每天自備糧食、飲料、工具、分散在長達九百五十多公里的高山,河畔、山谷、平原上,以雙手去從事築路與建橋櫛風沐雨,備嘗艱苦與辛酸,頁獻出心和力以至整個生命,在「人定勝天」的堅強信念下,終於完成工程浩大的滇緬公路。

滇緬公路大多繞行在崇山峻嶺之間,驚險的地段令人膽戰心驚,它發揮的功能是鉅大無比。

離開雲南瞬已四十年了,滇海蒼山不盡思,我對它永遠懷念,希望再能舊地重遊!

(七十九年十一月十二日於台北)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0期;民國79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