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悼故鄉長 楊兆麒將軍

作者/董光

國家忠良、鄉親道師精兆麒將軍生前人們稱他楊老將軍、楊老將副軍長、老將兄弟、楊先生等光榮稱號。在本文中筆者以鄉長、楊老將、楊先生稱呼他老人家。謹白。

楊公兆麒將軍,近年因宿疾復發加上年歲已高,邇來不但纏綿病床,經常到台北榮總醫治,多年沉疴,時好時愈。二月十三日,我特別打通電話到楊府探詢楊老將之病情,以明狀況,以表我對他老人家之系念。經與楊夫人電話連絡結果回答:楊先生已在三天前因心臟功能衰弱,住進榮民總醫院長青樓治療中;長青樓為將官病房,不論是設備醫療都比一般病房要好得多。在那裡接受治療者亦全是將官備役。

楊先生因年事已高加上多年宿疾之折磨,病情是否能有效控制不能預卜。因此我對他之此行住院內心感到極度關切,心裡盤算著趕快去榮總看看他老人家。

二月十五日早晨我由國際機場甫下班,即趕赴榮總長青樓去探視楊先生之貴恙,不料天有不測風雲,剛走到長青樓門口,就遇到令長女婿胡石中先生,正要下樓去處理事情,我詢問他楊老將之病情是否能沉疴頓愈,胡石中面容慼然的回答:「岳父昨晚已經走了。也就是二月十四日下午七時卅分藥石罔效,在其長公子楊夢駒君侍擁之中去世了」我聞噩耗,無異是晴天霹靂,楊老將遽然長逝,安居主懷,至深痛悼,真不敢相信是事實,當我走到楊老將軍生前病塌休息室,他的長子楊夢駒、長女楊玲正在悲傷哀痛之中,我抑住悲懷立刻勸慰渠等:「楊先生年高德劭,福壽全歸, 貴府雖然是辦喪事,亦等於是辦喜事,節盼節哀順變。」建言迅速處理治喪事宜,以期早安窀穸。

楊公兆麒老將軍,字國舉,籍隸雲南省劍川縣,出生於民國前十年,農曆十一月廿一日。身後遺妻王明坤女士及一子一女長媳孫子女等。長子楊夢駒雲南大學畢業,大陸淪陷留在昆明未及逃出,長媳李鳳珍大學畢業,夫妻倆刻分別在昆明市某公家機關上班,孫子女正在就學中,長女楊玲與女婿胡石中先生,同為文化大學同屆畢業。胡氏是軍訓教官,婚後一直與父母──楊老將軍夫婦同住,有兩個外孫,一方面可以含貽弄孫,另方面晨昏定省,常相左右。另外楊先生在大陸南京時認養了一位義女──乾女兒陳端芳女士,湖南人大學畢業,是位女中英豪,曾任台南虎尾台中市等多所省立中學之人事室主任。視義父母為父母,年年回來為老父祝壽,卅年不間斷,實在難能可貴。

楊先生六歲入學,十二歲進入雲南省立第二中學,畢業後先後考進雲南陸軍測量學校及雲南陸軍講武堂畢業,從此即步入戎馬征程的軍旅生涯。雲南旅居台灣之將領本來就廖若晨星,老一代楊兆麒將軍是碩果僅存者之一。筆者與楊老將同係滇籍,亦為昔日旅緬晚輩,特將楊先生生前畢生謀國待人之感觸,言簡意賅,謹述以後。

早年從軍,公忠體國

楊老將軍早年從軍,考入了雲南陸軍講武學校十六期,早期接受了嚴格和正規的日本式軍事教育,奠定日後帶兵作戰之武學深厚根基。民國十一年自雲南陸軍講武堂畢業後,分發到廣東國民革命軍第三軍廿一團任中尉排長,自始參與北閥、剿共、抗戰諸役,歷任連、營、團長等職。民國廿四年入中央軍官學校高等教育班研究,民國廿五年因功多績優,獲保送陸軍大學特四期,畢業後先後奉派新編第三軍少將參謀長及廿六軍參謀長。

民國廿九年卅年任陸軍十二師副師長、卅一年在江西任一八三師師長任內,與日軍發生多次慘烈戰鬥,戰爭期間已達數月之久。士疲馬乏,據楊老將軍昔日僚屬李少白先生告稱:「楊兆麒老將軍,當年在江西率一八三師官兵在野外陣地與日軍對峙戰爭多日,突然奉命撤退,步行路經污濁施肥水田,涉水而過褲管綁腿盡濕,休息處有警衛營長燒了一個「霸王火」取暖。楊師長坐在火爐旁邊烤火,因多日與日軍戰鬥身心疲憊而打盹小睡片刻,醒來褲管綁腿雖已烘乾,但是腿皮骨陣陣作癢,毒夜浸入膏盲,從此以後行動就很不方便,以騎騾馬代步。」因此使楊先生後半生,水遠無法治愈之痼疾。

民國卅四年對日抗戰勝利,楊先生調任第九戰區高參兼江西南潯區日俘官兵管理處主任,及後又調任桂東師管區副司令。楊先生擔任日俘官兵管理處主任時,在江西境內計接管投降日軍第三師團及第十三師團官兵數萬人,其中還包括兩位師團長在內。楊老將軍歷經北閥剿匪抗日、參與戰役無數,戰功彪炳,獲頒勳章,獎章多座。

滇緬邊區,榮膺要職

原任廣西桂東師管區副司令之楊兆麒將軍。於民國卅八年回滇省親,適逢雲南省主席盧漢叛變,將軍不願接受中共之奴役迫害,移孝作忠,冒九死一生之危險,突破層層封鎖,餐風飲露,跋涉長途進入煙瘴瀰漫之緬北山區,投效雲南反共救國軍總指揮官李彌將軍,並奉派擔任陸軍第廿六軍副軍長,於卅九年全軍反攻雲南,反共救國軍佔領了滇西滇南大部份地區,後因中共急調四川黔桂之共軍增援,雲南反共救國軍總部不得已由滇西之滄源縣轉進至猛撒整訓,各戰列部隊則沿滇緬邊區之瓦省及八莫密支那大孟養等地佈防。與共軍膠著。

楊老將軍因軍事學術造詣甚深,且國學素養更好,總部在猛撒成立雲南反共抗俄大學,整軍經武,楊老將奉派擔任反共救國軍總部軍政總教官,負責指導編訓師資教官,督導編成各軍政幹訓飪隊展開集訓。週日親率各學員生大隊數千人梯次參加猛撒軍用機場之修築,厥功至偉。

四十二年春緬軍在薩爾溫江下游偷渡成功,並空襲猛撒,企圖進犯雲南反共救國軍總部,楊老將軍臨危授命,統率各學員生大隊,機砲大隊袍澤,兼程馳赴拉牛沙拉等地前線增援作戰,激戰廿餘日,殲滅緬軍甚多緬軍潰退擄獲槍機彈藥戰利品甚多,騾馬三百多匹。楊將軍勇敢善戰,犧牲奉獻實足為反戰英雄、國家忠良。同年緬甸政令不斷向聯合國控訴:「中華民國國軍侵犯該國領土」。因此留緬國軍接受了中、美、泰、緬四國軍事委員會的議決案,於是楊老將軍於同年冬天撤退台灣。

撤台以後,熱心鄉務

楊老將軍率部眾撤退來台之後,甫抵台灣初期曾擔任忠貞部隊副指揮官,以及將校隊長,四十三年十月奉調國防部少將高參,定居中壢忠貞新村,四十八年解甲退役,轉任電信局顧問。從此有較多的時問接觸與服務鄉親,尤其他在桃園地區是德高望重的長者。熱心鄉務平易近人。有俠義之風範,凡我雲南旅台鄉親老少,有解決不了之難題都請教「老將」。同時在他老人家能行動時,年年參加同鄉會,會中對鄉親權益建言甚多,至於對鄉親服務事跡不勝枚舉,僅列舉一二略述而已。

民國五十年冬雲南旅台同鄉會常務理監事多人:考試委員陳玉科台大教授、台北市郵政局長簡爾康、立法委員楊家麟、羅衡等聯袂訪問忠貞新村並座談,楊先生提報由緬來台住在忠貞新村鄉親之生活疾苦建言甚多。當時我服務軍中碰巧探眷回家奉邀參加了前述座談會。同時他老人家常常鼓勵鄉親子弟投考軍事院校,獎掖後進。

楊先生伉儷對我夫妻愛護至篤,民國四十九年腊月內子被L君及K君控告:在民國卅年底曾任中共蚌渺村婦女主席,引起軒然大波。保安司令部等情治單位聯袂選人調查,並迫填被俘被難歸來書,晴天霹靂,天哪,十八九歲就離家而目不識丁的鄉下姑娘。嚇得含淚痛哭。幸虧楊先生仗義執言,鼓勵內人沉著應付,實情實說,否則後果堪虞。我深深感受到楊先生對雲南旅台鄉親之愛護指導猶如革命導師。有「傳道」「授業」「解惑」之能耐。更有「作之君」「作之師」「作之親」之高尚風範。筆者在公祭恭贈楊先生之輓聯,足證我對他老人家高風亮節之崇敬聯曰:

謀國以忠待人以誠年高德劭畢竟完人

仰之彌高鑽之彌堅盡瘁鄉親貺我多珍

另外楊老將軍之昔日僚屬,前澎湖防衛部司令官羅漢清將軍,函電弔唁並致贈:年高德劭輓額乙付。

將軍伉儷,鶼鰈情深

楊夫人王明坤女士,係龍陵縣象達鎮王氏望族。出身名門,與楊老將軍結縭數十年,始終相敬如賓形影不離,感情恩愛甜密久而彌堅,那種恩愛彌篤情懷,足為老少夫妻模仿學習之最好典型。

自從楊先生六十歲那年開始,楊夫人就替楊老將擴大舉行祝壽,每年席開多桌,舊雨新知昔日僚屬袍澤,參加祝嘏者眾,卅年如一日,夫人從無「倦勤」之意,本人有幸年年偕內子奉邀參加祝壽。不料心與願違,民國六十四年不慎跌一跤,腿部舊疾復發,但初期仍精神钁鑠,最近幾年,每況愈下。飲食起居不能自理。在飲食方面楊夫人為配合楊先生之高血壓及腿疾,每餐菜餚調理得清清淡淡,但每一道菜都很好吃,起居方面更是形影不離,全程照料。在楊先生身體健康之時,兩位老人家搶著做家事,楊夫人決定做什麼事,楊先生即予附從,在纏綿床第期間夫人照料偶有失誤,夫人有感內疚,但楊先生從不蠻怨生氣。真是恩愛無微不至,鶼鰈情深。

公子來台探病,將軍有福

卅多年來,楊老將軍伉儷與留在大陸之長子楊夢駒人隔兩地,徒乎奈何。直到政府開放探親,前年長仔楊夢駒才以探病名義,申請來台探視父親多年沉疴,在台停留期滿後就束裝返回昆明。今年(七十九年)春節前夕,楊夢駒又再度來台探視父疾,二月上旬其父病情突然惡化,隨即送榮總延醫,二月十四日下午七時卅分去世,當時是逝世在長子楊夢駒侍擁之中,也就是雲南人說的:兒子抱頭接氣,鄉親們都說:「老將有福,多年分離的兒子,臨終時竟然隨侍在側。」

楊公子夢駒君問我,國民政府對退除役將士之身後處理狀況如何?話中似乎影射其父出殯因以教會儀式進行。未見政府官員參與公祭,我回答他的問題後,他又暢談中共對其退除役官兵之勳舊處理,包涵出殯儀式及墓園規劃,除將校尉士兵四級外,又依功勳分成四類:第一類:最高參加井崗山及二萬五千里長征官兵。第二類:參加抗日官兵。第三類:參加淮海戰役(徐蚌會議)及渡過長江黃河之官兵。第四類:是民國卅八年國民政府遷台以後參加共軍之官兵。

楊兆麒將軍安葬在內湖五指山顛國軍將官墓園,鍾靈毓秀,青山綠水,鳥瞰台北平原。楊夢駒先生親見政府對其先父之身後勳舊,表示由衷感激。

德高望重,福壽全歸。楊老將軍去得安樂,我為了對你老人家之仰慕與追思,特略書梗概以慰楊先生在天之靈。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0期;民國79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