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雲南重九起義

整理/胡以欽

一、辛亥雲南重九起義前的反反封建鬥爭

清朝末年內政腐敗,橫征暴斂置人民生死於不顧,對外妥協投降,喪權辱國,陷整個國家於帝國主義、封建專制的雙重壓迫中。雲南這個邊遠地區亦因英、法帝國主義不斷伸出魔爪,迫清庭訂立「滇越鐵路築路權和七府曠產採曠權」、「滇緬劃界」等不平等條約。激起了雲南人民的強烈反抗,暴發了多次反帝反封建的革命鬥爭。如回民運動以「驅除韃虜,剪除貪污」為號召,掀起聲勢浩大的起義鬥爭。清政府經二十年之久才將回民起義鎮壓下去;又如法國領事在昆明強索廣廈、侵佔廟宇、私運軍火入滇,清政府不敢過問。以團練總局陳榮昌為首的群眾憤而搗毀教堂,迫法頒事離滇;一八九一年黃子榮、華炳文等發動的武裝起義,佔頒了滇中的廣大地區;一九○三年建水的「保滇會」以周雲祥為首在箇舊起事,奮起參加者萬餘人,佔領了箇舊、建水、石屏等地。這些革命活動雖因缺乏正確的頒導而被清政府鎮壓下去。但卻推動了雲南人民反帝反封建運動不斷發展。

十九世紀末葉雲南有志青年東渡日本留學者達千人之多。一九○五年孫中山先生在日本東京聯合「興中會」、「光復會」等組織,成立了「同盟會」。提出推翻反動腐朽的清王朝的革命主張,得到留日學生的熱烈響應。雲南留日學生呂志伊、張朝甲、張華瀾、楊振鴻等首先參加。及至同盟會雲南支部成立,雲南留日學生大都先後加入。他們回國後或鼓吹革命、或組織武裝力量為辛亥革命起到極大的作用。一九○六年楊振鴻經同盟會推舉先回國整飾軍務。楊抵滇後,得清政府允准設立體操專科學校,入學者有董鴻勛、潘煒章、徐進等三百餘人。楊即以此為據點,宣傳:「非武不足以圖存,非革命不能挽回國運。」以激發學生的愛國思想,形成投筆從戎的風氣。李伯東加入同盟會組織革命機關後,又約李治、李鴻翔等二十餘人成立「興漢會」並向外購進《民報》《漢幟》等書刊,擴大宣傳革命,使大量學生加入革命行列。一九○六年在東京成立「雲南雜誌社」。趙伸任經理、張耀曾任紀編輯,於十月十五日創刊出版。針對時局揭露清朝的腐敗及帝國主義的侵略野心,雲南人民的覺悟日愈提高。一九○八年孫中山先生派黃興到河口發動武裝起義失敗。楊振鴻與杜鐘奇、居正等轉至新加坡再到仰光。六月,黃毓英、杜鐘奇運動土司刀安仁;喻華偉、李遐章、何畏入騰衝運動巡防隊,發動保山起義失敗,楊振鴻激憤嘔血,於十二月十一日病歿。辛亥革命成功後一九一二年李根源西巡時,為楊振鴻封碑表墓,孫中山先生贈『左將軍』諡號。滇人曾鑄銅像於金碧公園(現省第一人民醫院)內以表忠烈。

二、革命黨人以雲南講武堂為據點培養革命軍事人材

清政府為挽救清室,令陸軍部辦軍事學校,訓練新軍擬鞏固其政權。一九○九年護理雲貴總督沈秉堃電調留日士官畢業生李根源回滇,主辦陸軍講武堂。李任監督後,聘請教官、招收學生,於一九○九年八月十五日開學。所聘教官、幹部如李烈鈞、張開儒、李伯庚、趙康時、方聲濤、沈汪度、羅佩金、李鴻翔、唐繼堯、劉存厚、庾恩賜、謝汝翼、張子貞、顧品珍等均為日本士官畢業生又大都是同盟會員。他們在校建立同盟會組織,宣傳革命思想,使雲南講武堂成為革命的重要基地。

當時雲南的軍隊有雲貴總督錫良呈准建立的陸軍第十九鎮(師)。其中軍官多是錫良由四川帶來的北洋派軍人,革命黨人無法打入做宣傳工作。但當兵的參加哥老會的人極多。黃子和、詹秉忠等便從與哥老會頭子交朋友入手,結識了東南六城的頭目戴光、王海廷及雲南哥老會總頭目何升高等人,通過他們又結識在十九鎮當軍士的哥老會弟兄五、六十人。哥老會的組織紀律嚴格,對頭子絕對服從,且講義氣。革命黨人乘機宣傳革命思想及推翻封建統治的道理,效果頗佳。一九-○年唐繼堯調任十九鎮七十四標第三營管帶,黃子和為見習排長,鄧泰中為司務長,他們遂深入營隊做宣傳工作。此時講武堂特別班提前畢業,分到十九鎮營隊當見習官。這班畢業生一百人大多是知識份子,其中佼佼者如朱德、胡瑛、楊蓁、范石生、李雁賓、盧濤等人均為同盟會員。他們深入連隊對士兵進行革命教育,部隊中贊成革命的人逐日增多。

一九二年六月蔡鍔調滇任十九鎮第三十七協協統(旅長)。蔡雖非同盟會員,但思想進步、有才幹,深得李經羲總督的信任和賞識。但李鴻翔、劉存厚、雷颶等因蔡態度不明,不敢輕易活動。但均認為爭取蔡與同盟會合作至關重要。黃毓英便冒險去見蔡鍔,說明來意。蔡問黃:「你怎敢來見我?」黃答道:「不怕你我才來的,要是怕你我就不來了。」黃遂向蔡鍔講了雲南當時的情況。蔡對黃的膽識甚為欽佩,概然道:「請轉告同人,我自會運用時機,但要特別小心,不能稍有洩漏。」此後蔡鍔與同盟會員有了默契,對所屬軍官中的士官生及同盟會員均很重用。一九一一年十月十日武昌起義的消息傳來,蔡鍔與羅佩金、劉存厚、唐繼堯、雷飈、韓鳳樓等在沈汪度家開會,決定分配人員到各隊串聯。原擬於舊曆九月十四日舉義。但十九鎮的高級將領靳雲鵬、鐘麟同己得密報,擬將唐繼堯、李鴻翔、謝汝翼等調職並收繳士兵的槍機柄,形勢緊迫乃提前於九月九日重九節夜間起義。

三、重九起義攻佔昆明

武昌起義成功後,清廷對雲南的革命黨人更大加防範,將他們認為可靠的七十三標機槍營、憲兵營補足彈藥,加強戒備並擬捕殺大批革命黨人,總督衙門及軍械局派重兵防守,大門後門、碉堡均配以機槍。時講武堂丙班生已到十九鎮接受入伍生教育,與特別班畢業的見習軍官聯在一起,已掌握了部隊的基層力量。七十三標除標統丁錦、一營管帶成維錚、二營管帶齊世杰所率的三個隊忠于清庭外,七十四標、砲標、工兵營、機槍營均贊同革命,力量實已超過清軍。

十月廿八日革命黨將領在唐繼堯家開最後一次會議,推蔡鍔為革命軍臨時總司令,唐繼堯為七十四標管帶,李根源為七十三標第一營臨時管帶,劉祖武為七十三標第二營臨時管帶。於重九夜三時由七十三標佔領大東門至小西門以北地區,重點為軍械局和五華山;七十四標攻佔大東門至小西門以南地區,重點為駐財神廟的巡防第二、三營與總督衙門;砲兵在大、小東門,小西門至南門的城牆上佔領陣地,射擊軍械局、五華山;講武堂、陸軍小學、測繪學校、體專學生由城內打開東、南、西、北門,接應起義軍入城。起義軍一律在軍帽上罩上白布套及規定了口令。

重九日下午蔡鍔下令:李根源率七十三標由北較場攻西門、北門、軍械局、五華山;羅佩金率七十四標由巫家壩攻東、南門、總督署;韓國饒率砲標分三部份,在東、西、南城樓附近,以砲火支援攻五華山、軍械局及督署的步兵;張子貞率講武堂全體員生在城內接應;機槍營分別配屬各隊於拂曉前佔領四城及圓通山,攻擊五華山、軍械局及督署;七十四標第三營為總預備隊,位於北倉坡半坡上;蔡鍔率楊蓁、范石生入城後在江南會館,在北門街北倉坡下指揮各部隊。

原預訂起義時間為重九夜間三點鐘。但下午八點,排長黃毓英、王秉鈞、文鴻揆振兵去抬子彈,被隊官唐元良發現,一度發生爭執。後去開箱取手槍時;隊官安煥章出來制止,以指揮刀打士兵,被士兵擊斃,隨即又擊斃前來制止的督隊官徐樹江、唐元良二人,營內士兵高聲喊殺。李鴻翔見事已敗露,急令吹集合號,第二營隊官馬為麟,第三營排長楊秀林、王裕、沈得全、蔣光亮及第一營隊官胡庚先率全營相繼到來。只有第一營管帶成維錚、二營管帶齊世杰趁亂拖了三個隊逃往虹山。當李鴻翔正集合隊伍整頓,李根源被總督傳見後趕到北校場時,被丁錦發現,令其標部衛隊向正集合的義軍開槍,死傷義軍排長與士兵廿餘人。義軍即躍入戰壕中還擊。李根源令王秉鈞率隊直撲標本部。丁的衛隊在夾擊下敗逃,丁亦負傷逃走。李根源命整頓隊伍後,於八時三十分抵蓮花池,下令暫停前進,向全體官兵宣布起義宗旨後抵達北門。黃毓英、蔣光亮、盧濤、董鴻勛、楊秀林、王秉鈞等率先跳入城濠,由五十餘人搭成人梯爬上城牆,將哨兵二人擊斃,黃率隊擊散守兵,楊秀林以大斧砍開門鎖。起義軍一湧入城,尚早於原訂起義時間三小時。李根源派楊秀林趕赴巫家壩聯繫,促七十四標、砲標迅即行動;並派人守護銀圓局、機器局、糧餉局、布政司等地,保護財產、存款;派人截斷清軍的通信線路,把守小西門、北門堵截清軍入城,一部份守大、小東門迎巫家壩義軍入城;令馬為麟攻軍械局後門,劉祖武攻軍械局前門。

在巫家壩的義軍絡司令蔡鍔因尚不知北校場的義軍提前起義,仍按原計劃於十月三十日十九時召集主要軍官羅佩金、劉存厚、雷飈、庾恩賜、劉雲峰、謝汝翼、唐繼堯、李鳳樓等開會。二十點二十五分忽接鎮部來電:「七十三標某營兵變,七十四標戒嚴待命。」又據報城內起火,槍聲大作,知事已發。即集合部隊,號召全體官兵隨其起義。下令分發子彈整隊出發。行至南天台時蔡據報:「七十三標全軍入城,正圍攻軍械局、小東門、小西門已由七十三標及講武堂學生據守。」稍後即遇顧品珍、韓鳳樓率講武堂騎兵科學生來接應,行至吳井橋又據報財神廟巡防第二、四營決定守中立,並派人來迎。蔡命令炮一營由小西門入城,七十四標二營由小東門入城,七十四標二營佔領南城後助唐繼堯攻督署。當大部隊抵太和街時,馬標標統田書年率隊在當地戒嚴並與顧品珍的騎兵科學生發生衝突。田見蔡率大部隊來到,說是奉鐘統制令入城,要馬標在太和街警戒。田書年知蔡為總督親信,未敢阻擋,義軍乃順利入城。羅佩金入小東門後,知七十三標攻軍械局未下,即派第三營往助,自率第一營攻督署;炮一營在城埂鄉佔領陣地以火力助攻,炮二營見友軍攻擊受阻即轉至南城助攻。炮三營在東城腳以炮火攻五華山。至十月三十一日(舊曆重九)四時,各部隊已將昆明四城垣佔領。

軍械局為雙方必爭之地。馬為麟部攻後門,劉祖武部攻前門不下,排長文鴻揆奮勇架雲梯先上,被清軍機槍掃射,身中數十彈壯烈犧牲,為講武堂學生在辛亥革命時首先犧牲者①:(又究竟死於攻軍械局或五華山因均係前人所寫,實難核定。)李根源見清軍械彈充足,五華山清軍又從山上俯射,傷亡義軍甚眾。乃令人弄來破棉絮燃起大火,以期動搖清兵,均未奏效。至三十一日三時七十四標及炮標趕到,因軍械局(現螺峰街省水利廳及省府職工宿舍)內存有大量軍火,未敢用炮攻。李根順令學生運來黑火藥五桶,用鞭炮火藥線引爆,一連三次才將圍牆炸開一個五尺寬的大洞,謝汝翼先率兵衝入,用火燒燬大門。李根源率七十三標隨後衝入。清軍向後門逃竄,十一時將軍械局攻下。清點得各式步槍萬餘支、子彈數萬發、炮彈數百發。義軍得此補充,軍心大振。

十月三十一日(舊曆重九)三時半七十四標統帶羅佩金率第一營管帶唐繼堯進攻督署,雙方展開激戰,清軍火力甚猛,久攻未下。至七十四標分兩路入城,清憲兵排長謝汝弼在南門街頭巡防,見領兵前來的是四川同鄉劉存厚,遂率隊投降。劉佔領南城後,令隊官鄧泰中率隊佔頒壇庫,確保存款;派李植生率隊守大東門,自率主力與第一營合攻督署(現光華街勝利堂處)。上午六時義軍東、南、西城垣上的炮兵轟擊督署及五華山,清兵退入署內固守。羅佩金、唐繼堯率七十四標第一、二營、炮標一、二營與大部講武堂學生,在得到友軍攻下軍械局的彈藥補充,士氣倍增。庾恩賜、劉雲峰以炮將督署的桅杆擊斷,大堂、二堂的樑柱牆壁擊毀數十處。清兵傷亡甚眾。炮射停止後,二營隊官祿國藩及排長朱德率隊由西轅門首先衝入,大部隊亦隨後湧入督署。守軍全部繳械投降。清朝在滇的最高統治機關制台衙門被義軍佔領。

五華山是昆明的制高點,為兵家必爭之地。清參議靳雲鵬、鎮統制鐘麟同親自增調部隊防守。義軍原攻軍械局的馬為麟、董鴻勛兩部因清軍火力俯射率械局,乃各派一部份兵力,搶佔勞公祠、潘公祠、武侯祠、兩級師範等地,以破壞清軍的俯射。董鴻勛在攻兩級師範時負傷,仍堅持在陣地上擊退清軍的多次反僕。靳雲鵬下午三時被擊傷左手,臨陳磨逃。六時我炮兵轟擊五華山,七十三標攻下軍械局後,全力圍攻五華山。鐘麟同見大勢已去,率執事官及隨從突圍逃跑,行至四吉堆見義軍包圍,拔槍自殺。五華山於十三時與督署先後被義軍佔領。至十一月一日(舊曆九月十四日)城內外仍有槍聲,直至十一月二日查獲叛亂清兵及搶劫民財者十餘人槍決後才稍平靜。

四、省垣光復後的善後措施

⒈昆明攻下後,蔡鍔、李根源、殷承瓛、唐繼堯等義軍主要人物,到江南會館總司令部商議善後事宜:①整頓部隊劃分守區,李鴻翔、張開儒、劉祖武擔任北城警戒;七十四標擔任南城警備;炮標各隊分任東、西、南城垣的警備;講武堂學生巡查市區;謝汝翼、沈汪度率部守護軍械局、糧食局、銀圓局。各部密切聯繫以防清兵反撲。②嚴禁亂殺無辜、亂取民財。違者軍法從事。至十一月二日始各回原地駐紮。

⒉成立雲南軍都督府。十一月三日(舊曆九月十二日)起義軍將領及原諮議局的地方士紳在五華山司令部開會。經議定組織雲南軍都督府及所屬的機構、人事。大會推蔡鍔為雲南軍都督。

軍都督府都督蔡鍔(總理雲南軍政)、秘書處處長周鐘岳、秘書呂志伊、張一鵬、李曰垓、熊範輿。

參議院院長李根源(管軍政諮詢)、參議陳介、劉鈞、李文治、呂志伊、劉顯治等廿三人。

參謀部絡長殷承瓛、次長唐繼堯、謝汝翼、第一部部長劉存厚、第二部部長韓鳳樓、第三部部長顧品珍、第四部部長庾恩賜、第五部部長李鳳樓、第六部部長劉祖武、第七部部長唐爾琨、第八部部長李鐘平。

軍務部總長韓建鐸、次長沈汪度。

糧餉局長黃彝。軍醫局長吳有義(代)。

軍械局長沈汪度(兼)。機器局長張開儒(兼)。

軍政部總長李根源、次長唐繼堯、李曰垓。參事周鐘岳、孫志曾、鄭溱、李沛。並公佈大理、騰衝、保山、迤南的人事安排。

⒊清查傷亡及處理武器:起義官兵陣亡排長文鴻揆以下官兵一百五十餘人。昆明軍、商各界因文排長犧牲壯烈,為他開追悼會,送葬者達萬人,都督府諡「壯烈」;餘均具棺埋葬,撫卹親人,傷者送法國醫院治療;繳獲武器械彈,除補充各隊外,餘均儲軍械局;銀圓及存款五十餘萬兩,塩庫款六十萬兩俱封存備用。

⒋照會法、英領事嚴守中立,勿干涉我國內政。各國應報請本國承認雲南獨立,各國與清廷所訂條約仍暫有效。

⒌修復通訊聯絡,恢復交通。

⒍派謝汝翼、鄧泰中率七十四標二營防堵均南未降的巡防營及逃散清兵以維治安。

⒎出榜安民,宣布獨立政綱:定國名為中華國。國體為民主共和國。定國旗為紅黃藍白黑五色旗。改良政治,發展民權,漢、滿、蒙、回、藏、夷、苗各族視為一體。由軍政府進入約法時代,再進為民主憲政時代,俟全國統一再按中央政府統一規定辦理。

⒏通電各省宣告雲南獨立。

五、騰沖、大理先後起義

騰衝起義始於楊振鴻,成於張文光。楊振鴻雖在保山起義失敗病歿,但革命思想已深入邊彊各民族之心。繼而杜鍾奇、黃毓英由仰光入干崖,經劉弼臣介紹結識張文光,繼續進行革命活動。張文光為騰衝富戶,因經商赴緬時經劉弼臣介紹加入同盟會。一九一○年張文光與劉弼臣均毀家輸款購置武器。專門聯絡軍人陳天星、李學詩與有識之士彭蓂、陳雲龍、錢泰豐、李光斗等人,准備發動騰衝起義。十月二十一日武昌起義成功消息傳來,張文光等遂與同志們決定於十月二十七日舉事。十月二十七日張文光在騰衝南門外五皇殿召集會議,決定於二十一時起事。陳天星往說七十六標三營管帶張桐時,張拒絕起義被陳開槍擊斃後率隊赴南城攻撫西道署,道台宋聯奎逃走,士兵逃散。佔領了道署。錢泰豐、李光斗回到第四巡防營,已聯繫好的士兵士氣甚高,但管帶曹福祥反對起義,被李光斗擊斃後率隊赴南城攻軍裝局,但該局與鎮署互為犄角,火力密集,一時難以攻下。時張文光、李學詩率隊直攻鎮署,雙方配合,經十小時激戰將鎮署及軍裝局攻下,總兵張家釭自殺,餘眾投降;彭莫回第五巡防營時,管帶唐某得知第四營巡防營反正消息,先行逃走。彭蓂率第五營赴西城攻廳署,廳丞溫良彝逃走,未經戰鬥即將廳署佔頒。至十月二十四日義軍控制騰衝全城。騰衝城光復後眾舉張文光為滇西軍都督。以陳天星、錢泰豐二人任督副指揮,擴充並編組部隊,編為二十餘個營,相繼開赴滇西各縣,促各地反正。至十一月底先後策反了龍陵、保山、順寧、雲縣、緬寧、永平、蒙化、雲龍、麗江等地。駐大理陸軍第三十六協協統曲同豐在得到昆明重九義軍起義成功的消息後,率武裝入城,召集文武官紳在府督開會,當曲同豐徵詢意見時,軍需吳紹麟、巡防營管帶趙勛泰、學堂監督由雲龍等首先贊同起義,提督李一啗興也贊同。曲同豐即將「竭誠擁護起義」的電文發出。宣布大理起義。十一月四日投票選舉趙藩為總理,由雲龍李福興為協理,成立了自治總機關部。宣布起義宗旨,告慰軍民。十一月五日出示軍民等一律剪除髮辮。集會慶靦光復。

大理起義後由於騰衝軍郭昌齡(原保山教練官)背叛,破壞了通信及交通。大理騰衝消息不通,情況互不明瞭。騰義軍副都指揮陳天星驕橫自滿,不聽都督張文光約束,逕由保山分兵三路取大理,雙方發生衝突。直至省軍都督府脈李根源率第二師西巡,陳天星對騰檢衝突事無法自解隻身逃往緬甸,矛盾方得以解決。

六、李根源西巡

昆明重九起義後,全省雖均已反正,但社會秩序仍不穩定。至騰軍都指揮陳天星與大理起義軍發生衝突,省軍都督府派李根源為第二師師長兼國民軍絡司令率兵西巡。命楚雄以下的六郡、三直隸廳的三十五個縣均由李節制。李電令張文光等停止軍事行動。李根源到達大理,以原提督署為司令部,與趙藩二人保委由雲龍為保山知府、李福興為參議院參議。改機關部為陸軍餉械局。西路各軍由國民軍統一指揮,委任了鶴、麗、劍、順、雲協的官吏。十月二十日騰軍代表張文光和九人到大理。李召集有關官紳開會商討騰、楡衝突案。將肇事者交審查辨。大理事畢,李即出發赴騰衝,並帶趙藩任。李根源以騰軍張文光識大體無私心由里寫龍赴,乃與趙藩議定,保張為協都督兼總兵。鎮守騰衝,縮編軍隊。李根源將與匪勾通,縱火搶劫民勛的黃鑒豐、王太潛二人捕殺,以謝保山人民。將騰軍二十三個營裁併為七個營,褊成西防國民軍第十一至十七營。劃定防區,嚴加訓練整肅軍紀,使地方逐漸安定;對大理的部隊李則採取退伍法加以精減,對各地興革事均與趙落商議。如革陋習、正風化、表忠烈、恢復滇西模範中學、設立保山師範、資送騰、保學生外出留學、興棉業、發展農、林、牧、曠,聯合騰、保等地創設實業公司,設農墾、開商會、立銀行使地方經濟逐步繁榮,人民安居樂業。又團結少數民族,設立行政機構如殖邊隊,設治局加以管理。

滇西局勢平定後,趙藩辭職,李根順與趙同返大理,保准張文光為大理提督,李德詠署騰衝鎮,調孫紹賽為滇西國民軍統鎖駐防維西。不久李根源亦因病辭職返昆。

張文光就任大理提督係由原職協都督總兵官調任。知者認為是降職而為張不平。張文光則以推翻清朝統治、建立民國於願足矣,何計官職大小。任提督後,巡行邊境平盛匪,使百廢俱興,口碑載道,民國敘功時授中將銜,陸軍少將、授二等嘉禾章。民國二年張因建議遭忌,辭職返里。十二月九日張文光與舊部黃安在騰衝城南曠泉沐浴,突有軍官率兵闖入,向張等槍擊,張中數十彈身亡。時人以張功成身退,淡泊自甘,反遭慘殺。多為著述以伸正義。

七、滇南光復

建水有大族朱朝英素負眾望,曾奉清朝兩廣總督電,令朱為滇南人龍濟光招兵千人帶往廣東,朱遵電已招得四百餘人,駐四城樓上。駐建水新軍七十五標教練官趙復祥(又新)聞武昌起義即邀隊長何海清、盛榮超密議響應。十月二十六日講武堂特別班學生畢業,有楊體震、張懷信、甘澍等十九人分到七十五標見習。趙復祥傳見後,知講武堂學生多具革命思想,遂與密商,眾皆樂從。重九昆明光復電訊傳來,趙認為必須聯絡朱朝瑛方能成事。乃寫匿名信二封給朱陳說利害。朱閱後正委決不下時,當地素有革命思想的巡官徐維新來與其談革命,並有故人保致中自粵來,告知海防鴻安客棧為革命黨機關已派人來活動。朱將匿名信示保,保讀後代朱擬一不署名告示張貼,深示同情。趙復祥見後派李鏡明與朱面商,雙方共謀起義。決定以趙復祥為統領朱朝瑛副之,與七十五標第一、二兩營贊成革命的官兵聯繫。並派吳傳聲率講武堂畢業生擊殺第一、二營管帶,以何海清、盛榮超接任管帶,由南門入城,巡官徐維新負責開城。起義時間定為十一月一日二十二時,義軍入城後先到標本部領子彈,然後一營守南城,二營守東、北城。十一月一日二十二時義軍按時行動,第一營管帶張韜聞風先逃,二營管帶張榮魑被吳傳聲誘殺,何海清、盛榮超率第一、二營先後由南門入城(城門已由徐維新派人打開)圍攻府署。知縣吳昌祀逃走,巡防營管帶張鼎甲閉門不抵抗,義軍佔領府署後轉攻標本部,標統逃走,義軍入標本部補充彈藥,令號兵上城吹號招第三營歸隊。管帶趙瑞壽與一營逃走的管帶張韜均於十一月二日率三營出降,巡防營亦出降,建水全城光復。取消七十五標番號改稱南軍陸軍軍政府,推朱朝瑛、趙復祥為正副統領,保致中為參謀長。電呈省軍政府並電臨安八屬州縣反正。

吳傳聲、趙復祥率第一、三兩營於十一月七日入蒙自。南防各營管帶均率部來降。省軍政府委朱朝瑛署臨、元鎮,趙復祥為南防陸軍統領兼蒙自道。臨安八屬的其餘各縣與河西、通海、華寧、江川等亦傳檄而定。後因箇舊錫礦停產。砂丁失業者達十餘萬人。省軍府恐生事端,乃由庾恩賜率兵與朱朝瑛到箇舊。勸說各爐戶復工,安定了箇舊。其後普洱等地亦反正。迤南全部光復。

滇軍各縣絕大部份州縣雖已反正,但東部各地仍有散匪騷擾,軍政府令劉法坤為東路游擊司令,往迆東剿匪安民,張開儒率一支隊往滇中一帶巡遊。全省乃日趨安定②。


註釋

①辛亥攻昆明的歷史,均係據已發表的前人遺稿編寫而成,文鴻揆犧牲一說,有的寫為攻軍械局時犧牲,一說則為「向軍械局五華山一帶之敵猛烈攻擊,排長文鴻揆陣亡。」因無更多史料,且兩地相距不遠,故仍照祝鴻基遺稿編寫。

②為紀念辛亥重九起義,本文僅整理了重九起義前後的一段史實,餘皆未列入。且至今已無法找到親身經歷者,只能據前人所寫的史料加以整理編寫,其中難免有失誤之處,請至編稽員核實指正。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1期;民國80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