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文秀大元師府與墓碑文

作者/王立志

清咸豐六年九月廿五日(即公元一八五六年),雲南各族同胞,反清起義,擁戴杜文秀就任「總統兵馬大元帥」在大理開元帥府,建立政權。同治十一年(公元一八七二年)十一月廿六日,革命失敗殉難,雲南巡撫岑毓英下令屠城,殺死全部降將,盡沒收各地回民田地房產,稱反清起義為「回亂」。這件歷史上與太平天國同時震驚中外的大事,現在中共正式平反被定位為「雲南農民反清起義革命運動」。並將大元帥府修築為博物館,闢建大元帥墓園,開放供海內外觀光瞻仰憑弔。

一九九○年十一月廿六日是文秀殉難一一八週年紀念日,雲南各族人民舉行盛大紀念協作大會,連續五天在大理下關市隆重舉行,除雲南各族代表外,另邀請到新彊、甘肅、青海、寧夏、陝西、河南、安徽、東北、北京、南京回民高級知識份子及從政高級官員一百廿位參加,與會人員事前均提出紀念論文,對文秀在大理建立政權前後達十六年之久的政治、軍事、經濟、內政,與英法之交往以及對待各民族與宗教等問題予以探討研究,蒐集到非常珍貴的許多資料,與會人員踴躍發言,盡情發抒感懷與見解,提出許多建議,對雲南各族革命先烈過去的事功予以肯定與發揚,會議非常成功,甚具歷史價值。此一紀念大會在文秀殉難地的大理舉行,對當年蒙受滅族損害的雲南同胞後代子孫,精神鼓舞是史無前例的。大會活動的最後議程是瞻仰大元帥府和憑弔大元帥墓園。

大元帥府位於大理城內西南隅,面對洱海,背負蒼山,整個建築佈局成一長方形,南北長一百四十七米,東西長二百五十三米,佔地二十五畝,碧瓦黃屋,清一色大理石建造,共分三進,為典型四合五天井,氣勢雄偉,一如王宮。

帥府正門稱轅門,正前方有照壁,兩側立石碑坊各一座,上懸「文武百官至此下轎馬」牌(現在兩石碑坊均已拆除)。進轅門有大理石花台,兩側築旗台二,上懸旗,右為四方型白族上書「革命滿清」,左為一三角型綠旗,上書「總統兵馬大元帥杜」。

第一進:「止仁殿,(議事廳)專為政權議事而設,兩旁大柱上的對聯:上聯「併吞六詔猶餘事」,下聯:「欲效三皇恐未能」。此十四字乃文秀親筆。現在室內陳列元帥寶座、帥旗、帥服、寶劍、寶命真經(古蘭經卅本為文秀每日所必誦),以及許多文物。南花廳內陳列許多完整或殘破的大理石碑,中文和阿拉伯文並列。此花廳內文秀曾飼養孔雀、大象及其他珍禽。

第二進:「三和殿」(白虎堂)為大司將軍商討軍戎重地,兩側大柱對聯:上聯:「提三尺劍以開基推心置腹重見漢高世業」,下聯:「著一戎衣而戡亂行仁講義儼然周武功勛」。

第三進:「平南宮」為文秀起居室,大柱門聯是:上聯:「天降英雄扭轉中原世界」,下聯:「地遣豪傑奪回胡兒乾坤」。豪氣干雲、壯懷激烈,杜大元帥真可謂千古英雄人物。

大元帥墓園在大理城南下兌回族村洱海濱,當年文秀殉難,首級被岑毓英呈獻北京,屍體草草埋葬,民國六年文秀幼女小六妹女婿張志勛為其修墓並立「杜文秀公墓」供人辨認。一九八五年,大理各族人民緬懷先烈,為文秀修墓樹碑,墓園三百平方公尺,四週以大理礎石砌牆,遍植松柏花卉,墓居中央,坐北朝南,高三點五公尺,建材全部白色大理石,南面刻:「總統兵馬大元帥杜文秀墓」,北面刻阿拉伯文,兩側刻白族文化圖案,墓前兩公尺處立石坊二座,上刻「杜大元帥墓」碑紀念文,為當代著名史學家白壽彝教授所親撰,文情並茂,為珍貴文獻。其文曰:

「同志十一年十一月廿六日,即公元一八七二年十二月廿六日,雲南人民反清起義的領袖杜文秀殉難,今年是他殉難的一百一十三週年。

文秀,字雲煥,號百香,雲南永昌府保山縣金雞村回族人。道光廿五年,永昌官紳屠殺回民,文秀赴京上控,沒有得到公正的處理。咸豐六年,昆明官紳屠殺回民,且盛傳當局有『滅回』之諭。各地回民心懷疑懼,聚眾自保。漢族及彝、白等族人民也都惶惶不安。於是,揭竿而起者,所在有之。文秀就是在這樣歷史背景下,舉起了反清的義旗。

咸豐六年九月廿五日,文秀被起義群眾推舉為總統兵馬大元帥,在大理建大元帥府,設文武官員,有大司、大將軍、將軍、都督、中郎將、指揮、統制,有大參軍、參軍、參議、參謀,有承審司,而大蒙宰為眾官之長。在起義初期,有揚威都督,總各路兵馬;晚期有大經略。他們的地位,都僅次於文秀。

文秀的軍紀嚴明。義軍所到的地方,公平交易,不得取百姓一草一本,農民工商各界各安所業,人心悅服。這是清朝管轄區所辦不到的。文秀先後奪取五十三城,佔全省的大半。還有表面上接受清朝管轄,而實際上接受義軍指揮的一些地方,貴州金萬照、馬凌翔、馬河圖領導的義軍,陝西、四川藍大順、藍二順、藍朝鼎所領導的義軍,都與文秀聲氣相通。文秀義軍在西南地區的聲威,是過去雲南地方政權所難以比擬的。

文秀的反清實踐,可以說,體現了一項英明的行動綱領,這就是以回漢聯合為基礎的各族人民聯合反清。在起義的官兵中,漢族居多數,同時還有其他兄弟民族。並專門設有處理兄弟民族事務的專職人員,他的重要謀士,大司寇李芳園和堅守最後一個戰鬥崗位的大司空李國綸,都是傑出的漢族將領。

文秀建立帥府不久,清軍來攻,趙州失而復得,清軍潰退。咸豐十年,清軍再次來攻,清提督褚克昌戰死,清軍覆沒。同治二年,清軍二次來攻,侵佔羅州等城,別部進攻上下兩關。文秀奮戰,擊敗了來攻之敵,收復了失去的各城。同治五年,清軍第四次來攻,次年三、四月間,爭奪姚州、鎮南等地,清軍潰敗。清官方於同治元年曾倡為和議,並振遣專員西來。文秀未予採納。

同治六年十月,文秀任命蔡廷棟為大經略,率十八大司,二十餘萬大軍東進,擬先肅清全滇,再圖川黔。他傳檄三迤,指出:「滇南-省,回漢彝二一教雜處,至千百年頭,出入相友,守望相助,何嘗有疇域之分?」只是自清統治以來,虐我人民二百年於茲,挑撥民族關係,以至民不聊生。他以三事誓師:一是推翻清朝,二則恢復漢族的傳統地位,三則鏟除奸人。他主張恢復漢族的傳統地位,表明他對漢族在全國各民族中的地位和作用特別重視。

東征一開始,形勢發展得很快,不久就把昆明包圍起來。但廷棟不能督率各軍乘勝攻下昆明,反而屯兵城下,將近兩年之久,以致坐失戎機,使清軍有整頓佈署的機會。同治八年八月,因將帥不和,大司彊段成功率所部降清,廷棟所部潰散,形勢急轉直下,義軍由優勢轉為劣勢,清軍轉守為攻。

同治十一年,清軍破上,下兩關,進逼大理。十一月二十五日,文秀集文武官員會議。大司衡楊榮提出了所謂「歸順」。文秀最後決定,犧牲自己換取全城百姓的生命安全,第二天,他和全家服毒自盡。但他的善良願望不能指望反動派來實現。清雲南巡撫岑毓英到大理後的作為,是殺死了全部降將,血洗了大理城,各族男女老少,很難倖免,這時,大理以外的一些義軍還在繼續戰鬥。大司空李國綸在騰越一帶堅持到光緒二年,直至被俘,不屈而死。這去大理失守已五年了。

文秀死了,他倡導的事業遭到了挫折,卻並沒有死,歷史在踏著先烈的血跡前進。文秀死後不到四十年,全國各族人民實現了文秀的願望,推翻了清皇朝的封建統治。

一九八五年,大理各族人民緬懷先烈,為文秀修墓樹碑,表揚了文秀的歷史功績。杜大元帥的英偶將彪炳千古,永垂不朽。」

文秀是一位熱愛國家的回族傑出領袖,他的中文造詣甚深,體認中華文化與伊斯蘭同樣博大精深,尤其對儒家學術思想與伊斯蘭教義深切理解,融會貫通,相互運用,而且實踐力行,他每天禮拜唸古蘭經,遵守回教之規,不抽菸,不喝酒,私生活非常嚴謹,在教胞心目中他是一位虔誠的模範穆士林。所以他在民族問題上和宗教問題上,表達出前無古人的胸襟,做出前人所沒有做過的出色措施。

文秀歸真己一百一十九年,英烈千秋名垂青史,功業與天地日月永久並存。我們後代子孫以無限哀思和感懷紀念一代偉人,雲南各族人民為謀共同福祉,而更團結,要更堅定求進步求生存發展,以告慰文秀於泉下。祈求

真主賞賜文秀永享天國。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1期;民國80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