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瑛生平

作者/詹開龍、羅用之

胡瑛,字蘊山,一八八九年農曆九月七日生於雲南省雲州茂蘭鎮大丙邊村。父名定邦,清末貢生,工詩文,曾設私塾於鄉。瑛自幼從父誦讀四書五經。後到順定府,隨名士趙蘭馨先生學習書法、詩文。當時清廷廢科舉,興學堂,胡瑛考入雲南省優級師範學堂,畢業後,見清廷腐敗,內憂外患,認為書生難挽狂瀾,遂與同學范石生、楊蓁、李雁賓等相邀考入雲南陸軍講武堂。與楊蓁、范石生、朱德、朱培德、盧濤、李雁賓等一同編入了特別班。他們在受訓期間均加入了同盟會。

胡瑛畢業後,分配到雲南新軍第十九鎮三十七協七十三標當見習官,積極參加了一九一一年十月三十日(即農曆重陽節),蔡鍔、唐繼堯等領導的雲南重九起義。

一九一三年,孫中山領導的討袁「二次革命」失敗後,王伯群潛入貴州,與王文華(伯群之弟,黔新軍第一團團長)、盧燾(黔東巡邊營管帶)等人「朝夕相聚,談及袁世凱終究要做皇帝,我等需預為防備,非練兵不足以御,乃組織模範營。惟斯時人材缺乏,乃函約滇中同學李雁賓、胡瑛、范石生、洪鶴年、朱澤民、楊復光等十餘人,來黔相助。」⑴當時雲南督軍唐繼堯,早想擴充實力,得此良機,概然允諾,即以協助貴州編練新軍為名,派胡瑛等攜帶槍械一批赴黔。到貴陽後,胡瑛被任為第一團第二營營長。不久,盧燾升任第二團團副,瑛繼盧任模範營營長,調集各團及巡防營基層軍官並招收優秀學生受訓。從此,黔軍基幹一新,後起的黔軍將領毛光翔、尤國才、王家烈等都出身於模範營。

一九一五年底,袁世凱悍然稱帝,雲南宣布起義,組織護國軍出師討袁。王文華、盧燾、胡瑛等,力促黔省護軍使劉顯世有以響應,於次年元月二十七日,宣告獨立。黔軍除熊其勛等部編為護國右翼軍,由戴戡統率入四川協助蔡鍔外,其餘編為東路支隊,由王文華任司令官。分三路從湘黔邊境之銅仁、天柱、晃縣一帶開進。以盧燾部為左翼攻麻陽;吳傳聲部為右翼攻黔陽,王文華率主力為中路攻晃縣,然後三路會師辰谿。胡瑛奉命為前衛司令,率部經玉屏入湘,向晃縣推進。

當時袁世凱脈往湘南的第六師師長馬繼增,主力駐辰谿。以汪學謙混成旅據晃縣城及大、小關、蜈蚣關為犄角;另以盧金山的第十八混成旅為預備隊;共有步、騎、炮各兵種三萬餘人。原計劃控制湖南後,增援四川,以圍殲川境的護國軍;而忽視當時僅有四○○○多人的黔軍。一九一六年元月二十六日,胡瑛部開抵晃縣郊外,汪學謙部即向胡瑛部猛烈進攻,胡瑛率部奮勇迎擊,斃敵百餘人,汪部受挫,退守縣城。但汪部自恃兵多糧足,槍械精良,城防鞏固,仍不以黔軍為意。二月二日,適值農曆除夕,當汪部官兵正狂歡度歲之際,胡瑛突發奇兵,夜襲縣城。汪部倉惶應戰,棄城退往蜈蚣關、大關等要地,胡瑛迅即占憤縣城,不日黔軍克服晃城縣全境。黔軍三路經過兩周激戰,先後攻克晃縣、芷江、麻陽、洪江、靖縣、通道、綏寧等要地,全殲北軍三個混成旅。馬繼增被袁世凱譴責,羞憤自戕。胡瑛在湘西戰役中,累建功勛,升任第三混成旅旅長;戰後敘功。授二等嘉禾章,敘陸軍少將。

一九一七年夏,川軍第二師師長劉存厚,因裁軍問題,與督軍羅佩金、省長戴戡發生矛盾,將羅逐出成都,戴戡陣亡。唐繼堯遂以「靖國」名義,將滇軍擴為六個軍,大舉入川。

王文華奉唐繼堯、劉顯世命,率黔軍主力入川,令盧燾和胡瑛兩混成旅占領湘西。胡瑛率部進攻辰州時,駐該地的原湘西鎮守使田應昭、副使周則範,辰沅道尹張學濟三個非北洋系的將領,宣布加入靖國軍,唐繼堯乃任胡瑛及田、張三人為靖國湘軍第一至三路司令⑶。一九一八年初,胡瑛部攻克常德,不久又與周則範部會攻臨澧。鎮守使王振亞向北洋政府告急,曹錕派張敬堯師及第十六混成旅馮玉祥部馳援。馮部進至津市時,胡瑛以周部配合不當,後援不濟、孤軍難以深入,因而退守常德。三月初,胡瑛部攻澧縣,北軍大舉反攻,胡瑛又退守辰州,適與馮玉祥對峙。北洋政府授馮兼署常德鎮守使,而馮玉祥本不願內戰,曾發表通電謂:「此次之戰爭,人以護法為口實,我以北派相號召,名義之間,已不若人,況乎民意機關已歸烏有」⑷,乃與胡瑛、盧燾達成「剿匪、保商、安境、息民」互不攻戰的默契,使人民休養生息。時人譽為「陸抗、羊祜再現今日」。所以馮玉祥在《我的生活》中回憶說:「六月下旬到達常德,那時胡瑛等部已退至辰州。打聽到胡瑛的老太太還在城裡,沒有來得及走掉。我就派副長官宋仲良拿四百元去買了些家庭必需用品,帶著我的名片去看她老人家,以表敬慰之意。後來胡瑛聽說,自己從辰州來看我。我們原是熟人,我笑著問他:『你大膽的到這裡來,到底帶了多少人?』他說:『把我的全軍都帶來了!』所謂全軍,只是四個手槍隊而已。兩下大笑了一回」從此結為深交。⑸

同年十月,段祺瑞去職,南北和議在上海召開,胡瑛與田應昭、張學濟聯名迭電唐繼堯,提出建議:「⒈湘西為聯軍門戶,戰時係鄂湘要害。為保障將來,應以張敬堯部撤出為第一條件;⒉請譚延闓主持湘政,收拾殘局;⒊請誓不調回盧燾部,以保證滇、黔門戶;……務請據情轉陳軍政府提出會議。」唐復電贊同⑹。

一九二○年夏,發生了滇、黔軍和川軍之間的內訌。唐繼堯、劉顯世、王文華調胡瑛等部攻取重慶,命胡瑛以第三混成旅長兼重慶衛戍司令。此時,吳佩孚表示要與南方聯合,以抗拒段祺瑞之皖系政權。三月四日,靖國豫軍總司令黎天才向唐繼堯建議:「酌拔驅渝黔軍,由胡瑛率領東下」,則可「大為展布」。但唐繼堯旨在「厚集精銳」,爭霸西南,無暇東顧,未予採納,胡瑛仍戍守重慶。此時,唐與川軍熊克武內訌加劇,胡瑛建議王文華勿陷入地方的紛爭,王表示同意,黔軍乃離渝回黔。

同年八月,劉顯世與王文華發生矛盾,王欲取代劉顯世的職位,又恐有「以甥逼舅」之嫌,遂托病赴上海醫治,命盧燾代理黔軍總司令,胡瑛為總指揮,整編黔軍為五個旅,由竇居仁、谷正倫、胡瑛、張春甫、何應欽分任一至五旅旅長;以「清君側」為名,驅逐劉顯世。劉顯世投奔雲南顧品珍。王文華到上海後被人刺死。於是谷正倫、何應欽都相排擠盧燾掌握黔省軍政大權,惟胡瑛擁護盧燾,形成「五旅爭權」的局面。直至孫中山任命盧燾為黔軍紀司令兼省長後,內訌始息。

一九二一年六月二十七日,孫中山命令粵、贛、滇、黔各軍討伐桂系,然後北伐。胡瑛應命率部前往。孫任命胡瑛為援桂黔軍總司令、兼第五路司令,谷正倫為援桂聯軍第四路司令。胡部吳傳心第一縱隊,由黔安龍、興義渡南盤江入桂西隆、西林;陸蔭輯第二縱隊入百色;參謀長兼第三縱隊長劉莘圓,隨司令部開駐羅里。

陸軍入百色,與舊桂系劉日福部小有戰鬥,劉部即撤走。駐百色的田南警備司令馬曉軍所部團長李宗仁,營長白崇禧、黃紹竑、夏威等,不滿舊桂系首領陸榮廷、譚浩明的統治,擬響應孫中山「先討陸後北伐」的號召,聯合援桂各軍消滅陸、譚,而自成一新體系。所以李、白雖已探悉陸部的任務是「凡桂系部隊一律消滅或收繳槍械」,但他們對陸部卻不加戒備,而由李、白等親自到距百色百餘里處歡迎陸蔭輯。陸入百色後,每日受到李、白、黃等的盛宴款待,陸礙於與李、白等同為保定同學情面,遲遲未執行胡瑛的命令。胡瑛認為陸太無能,又派劉莘圓率部前去完成收繳槍械的任務。但劉到百色後,因與李、白等亦是保定同學,也受到同樣款待,確然難以反目。密令所部向李、白挑衅,但對方總是逆來順受,處處退讓,衝突不起來。劉莘圓通過觀察分析,向胡瑛建議:「黔桂毗鄰,互助之日方長,李、白、黃多謀善斷,必將成為廣西新興力量,不如化敵為友,可以互相支援。」得到了胡瑛的同意後,遂與這支小部隊和平相處。不久,孫中山召集各軍高級將領到南寧開會,胡瑛率吳傳心部去南寧。劉莘圓回貴州召兵。桂軍劉日一颺部乘黔軍調走,李宗仁兵力單薄,攻占百色,將李、白、黃、夏部隊消滅了大半;胡瑛部留在百色的數百名傷病員也被殺害。李、白向胡瑛告急,胡電令劉莘圓馳援,擊潰了劉部,並籌款兩萬元助李、白等為軍費。李宗仁、白崇禧等遂在百色一帶建立根據地,發展壯大為新桂系。因此李、白與胡瑛成了深交⑺。

一九二一年十二月,孫中山在桂林成立北伐大本營,準備北伐,邀唐繼堯任耙參謀長,唐由香港至廣西後,卻執意回滇驅逐顧品珍。於是唐煽惑駐桂滇軍李友勛,胡若愚等四個軍,於一九二二年初回滇。此時胡瑛所率黔軍本駐守柳州,為不與唐接觸而移往桂林。胡瑛對唐回滇一事毫無關係,但谷正倫由於不甘居胡瑛之下,乃乘機誣陷,謂「胡瑛滇人,與唐有舊,欲拖黔軍隨往……」,孫中山未識其真相而產生疑意,擬撤銷胡瑛的職務。胡瑛乃電請辭職,支身回貴陽,表明自己並設有所謂「拖黔軍隨往」的意圖。事後,孫中山說:「胡瑛的情形我已知道,今後一定重用他」⑻。

一九二二年夏,胡瑛攜眷回雲南寓居,以琴詩自遣。此時唐繼堯已重掌雲南政權,為擴軍備戰,在講武堂創辦將校隊,自兼總隊長培訓骨幹,抽調滇軍中下級軍官受訓,以胡瑛練兵有方,聘胡為紀隊副,不久唐組建國聯軍,委胡瑛為傾飛軍第四軍軍長兼雲南憲兵司令。

一九二七年二月六日,雲南發生了「四鎮反唐」的「二‧六政變」。三月六日,四鎮守使改組了雲南省政府,由胡若愚、龍雲輪流擔任省務會議主席。南京國民政府隨即發表龍雲為國民革命軍第三十八軍軍長,胡若愚為第三十九軍軍長,張汝驥為獨立第十八師師長,胡瑛被選為省務委員會候補委員。

唐繼堯失權後,胡若愚、張汝驥、李選廷三人與龍雲明爭暗鬥。五月二十三日,唐繼堯病歿,兩脈的鬥爭表面化。六月十四日凌晨,胡、張、李三鎮及原唐的翊衛大隊長王浩修聯合襲擊龍雲及唐繼堯舊部駐昆的部隊。各部隊倉惶敗走,撤往滇西。時龍雲在翠湖東路的住所破王浩修親自指揮炮兵擊,龍的左眼被玻璃碎片刺傷失明而被俘,囚禁於軍械局內。胡瑛舊部朱旭亦率部往滇西,與孟坤、盧漢等部會合與唐繼堯舊部唐繼麟等,舉行「下關會議」。達成驅逐胡、張,擁護南京國民政府的協議。並決議以三十八軍為旗幟,請胡瑛代理軍長。會後派朱旭部營長魯道源率隊至祿豐,迎接胡瑛。胡瑛到下關後,宣布就任代理三十八軍軍長職務。南京政府獲悉後即以胡漢民、譚延闓、蔣介石、汪精衛、林森、孫科、蔡元培七常委簽署的國民政府委任狀,任命胡瑛為三十八軍軍長。胡瑛受命後,任孟坤為副軍長兼第一師師長,盧漢為前敵總指揮兼第二師師長,朱旭、唐繼麟、歐陽好謙、張鳳春為第三至第六師師長。整編滇西各縣地方武裝,加緊訓練,準備反攻。胡若愚聞報後,即派張汝驥為滇西巡閱使,以歐永昌、林麗山為前敵正副總指揮,大舉西上,企圖阻止三十八軍東下。兩軍遭遇於雲南驛(今祥雲縣境)。胡瑛率各師迎戰張汝驥主力於白塔寺高地,張敗退,被追擊至祿豐城,胡瑛命盧漢以部分兵力將張圍困在城內,自率主力進擊昆明。七月二十三日,胡瑛兵臨昆明城下。胡若愚自度不敵,遂挾龍雲向滇東出走。胡瑛入昆後,以三十八軍軍長兼代雲南省政府主席名義出榜安民,並派張鳳春師追擊胡若愚,胡到大板橋後將龍雲釋放。龍避居大觀樓庾晉侯花園內。

胡瑛自幼受儒家思想教育,講求名正言順,為避免漁利之嫌,在昆明秩序安定後,便發表「豔」電,請移交三十八軍軍長職於龍雲⑼。並令所屬各師旅長通電歡迎龍回昆主政。經胡瑛一再敦促,龍雲於八月九日,以省務委員身份回昆出席會議。直至八月二十五日始復就三十八軍軍長職⑽。次年元月,南京國民政府任命龍雲為雲南省政府主席。龍雲請胡瑛擔任雲南省政府紀參議⑾及省務委員,對胡優禮甚厚。

原被困於祿豐的張汝驥,聞胡若愚已撤昭通,即率部向滇東逃竄,八月三十日被三十八軍包圍於曲靖城。張汝驥請胡若愚救援,胡若愚則聯合貴州周西成第二十五軍,由昭通經宣威、羅平前來解圍。對龍雲構成了很大威脅。

當龍雲全力應付東路的軍事壓力時,在滇西大理有唐繼堯之弟唐繼禹聚合舊部唐繼麟、歐陽好謙、余沛英、田見龍、徐為光等組成所謂「北伐後援軍」編為五個師,自任紀司令,進攻昆明⑿。其前鋒已占憤昆明北郊的大、小 山,南郊順城街、燒猪橋。此時龍雲的主力膠著在曲靖一帶,昆明防禦力量薄弱,形勢岌岌可危。迫不得已,龍雲復以省務委員會名義任胡瑛為全權代表及三十八軍前敵總司令,至曲靖前線相機行事。

胡瑛到曲靖,召集將領會議,指出:「西軍犯省,固然嚴重,但此時若撤全軍回援,必致兩面受敵,進退兩難,只能先東後西,能戰始能言和,必須以戰迫和,……」。於是對軍事重作布置。命張鳳春師馳援昆明;命孟坤率新歸附的張衝第七師在猛攻曲靖的同時,嚴密封鎖一切糧源及消息;命盧漢、朱旭兩師乘胡若愚與黔軍尚未到達曲靖之前,往沾益迎擊胡若愚部。盧、朱在天生關獲勝,截住黔軍前進⒀。於是迫使張汝驥與胡瑛講和,於十月四日,簽署了「息爭御侮條約⒁,規定雙方撤軍地點及由胡若愚負責請黔軍出境⒂。胡瑛如約,下令於九日撤圍。除按協約留少數部隊駐防馬龍、易隆一線外,所部悉數回援昆明。

胡瑛率軍至楊林時,對反攻「西軍」作了布署:命朱旭師先行,以急行軍取道冤耳關、龍頭街、笻竹寺繞至碧雞關,截斷西軍去路;孟坤師清剿晉定一帶吳學顯的招安軍,消除側背威脅;盧漢師配合前行的張鳳春師為主攻部隊。唐繼禹無備,突遭盧漢、張鳳春兩師猛烈攻擊,猝不及防全軍潰退,三十八軍追擊唐部至安定。昆明轉危為安。

但不久,胡若愚、張汝驥違反曲靖協議,聯絡貴州周西成第二十五軍計二十五個團、四川劉文輝第二十四軍覃小樓旅計三個團,加上胡、張兩個軍計二十個團,總兵力約五十個團,大舉反攻。而胡瑛僅率孟坤、盧漢、朱旭、孫渡、張鳳春、張衝計六個師,不足二十個團迎敵,決戰於曲靖廖角山。

此時,胡若愚、張汝驥以曲靖為中心,一部由陸良南進,其主力有向馬龍、楊林攻擎昆明東面之勢;以毛光翔為「援滇耙司令」所率之黔軍,在胡、張部掩護下作戰略展開;猶國才部由興義入羅平,經師宗轉陸良,配合胡若愚一部,有經路南、宜良夾攻昆明南面之勢;右翼楊寰澄部由威定入宣威,經尋甸、有從東北方面攻擊昆明之勢;以阮德炳為「援滇副司令」率王家烈、黃道彬等部的黔軍主力,在胡、張部後跟進為主攻部隊;以劉文輝二十四軍覃小樓旅由四川會理入滇,經昭通,沿東北開進,有由祿勸、富民攻擊昆明北側之勢;且滇西唐繼禹西軍的威脅尚未解除;昆明四面受敵,局勢非常嚴峻。所以,周西成揚言:「吾將駐足西山,飲馬滇他」。並已內定毛光翔為雲南省主席。

針對此種形勢,胡瑛召集將領會議,胡認為:敵方對我採取分進合擊;包圍殲滅的戰略,我若四設防,必致兵力分散,被動挨打。一旦薄弱環節被突破,則被對方分割包圍而無往動彈。我方應集中優勢兵力,以胡、張和東路黔軍為打擊重點。在破東路後,始分別各個擊破。黔、川軍各有企圖,指擇不可能統一,互相無法密切配合,弱點易於暴露,人數雖多,不難殲滅。於是作了具體部署,開始軍事行動。

十二月九日,三十八軍前鋒部隊攻克楊林、易隆、十五日追擊胡、張軍至曲靖。張、胡軍在曲靖西郊廖角山上構筑三道防線,準備俟胡瑛部攻擊頓挫時,由兩翼包抄圍殲。胡瑛根據敵情、地形、採取中央突破,兩翼席捲的戰術,以孟坤、張鳳春兩師為左右翼,相機出擊,以盧漢、朱旭、張衝三個師為主攻部隊,以孫渡師為預備隊,派少數部隊進行佯攻和火力偵察。黔、滇軍將領皆知胡瑛素以夜襲或拂曉攻擊聞名,故擊退佯攻部隊後,仍徹夜嚴守陣地,不敢稍息。但等至天明還未見動靜,誤以為要等夜晚才會行動,放鬆了警惕。中午十二時,正疲乏午休之際,一聲炮響,盧漢等三個師,成波浪式猛攻而上,第一道防線不到一小時就破攻破,胡、張軍堅守第二道防線,並行反衝鋒,戰鬥非常激烈。盧漢、朱旭親臨督戰,士氣大振,遂攻破第二道防線;最後一道防線為黔軍防守,士無鬥志,一觸即潰,三十八軍迅速向兩翼席捲,對方一部向壩區逃竄,一部繳械投降,僅三小時即勝利結束戰鬥。

胡瑛一鼓作氣,命朱旭師之劉正富旅,圍攻曲靖;命孟坤、張衝二師往陸良,攻擊黔軍猶國才部;命盧漢、張鳳春兩師攻擊沾益之毛光翔部。各部均先後告捷。猶國才部由陸良敗經師宗、羅平,退往瀘西。次年元月五日,三十八軍攻克瀘西,猶部繞道廣西退往黔南,三十八軍越境追擊至黃草壩一帶。毛光翔部則於十二月十八日放棄沾益,敗走平彝、盤縣,三十八軍追擊至黔境火燒舖、亦資孔一帶;據守曲靖之張汝驥部及黔軍一部,在三十八軍的工兵挖坑道爆破城垣,及雲南航空隊空軍的轟炸下,無力守城,乃冒險突圍,逃往白水。後張汝驥逃往畢節依附周西成。胡若愚則隨覃小樓部退往四川,駐筠連、高縣依附劉文輝。未及退出的黔軍顧萬午一整旅,胡、張軍的四個團全部繳械投降。此次廖角山決戰的勝利,避免了滇、川、黔軍在雲南境內長期混戰的災禍,胡瑛於大捷後,手書一公尺餘局的「勝峰」兩個大字,勒石於廖角山上。其跋云:「民國十六年丁卯冬,黔周西成傾師寇滇,據迤東數十縣,勢猖獗。余統六師大破其眾於此,滇賴以安,山故名勝峰,與事巧符,豈古人亦先見及此耶?蘊山胡瑛題並書。前敵紀司令部軍需主任署曲靖縣長段克昌監立,民國十六年秋七月上澣。」此碑現仍存於曲靖廖角山上的圓通寺側⒃。

一九二八年,蔣桂相爭,龍雲受蔣介石任命為第十三路軍總指揮,往攻依附桂系的貴州主席周西成,龍雲請胡瑛代省主席,率盧漢、孫渡兩部留守昆明,自率主力攻黔。此時,原三十八軍副軍長孟坤,與龍謫系的盧漢等不睦,聯絡川、黔扶持的胡看恩、張汝驥反龍,並乘昆明空虛之際,繞道來攻。胡瑛以對方兵力倍我,採取了緊縮防線、厚集機動其力,相機出擊的防禦戰略,並飛電龍雲回師,以收內外夾攻之效。為分化對方,採納孫渡的建議,寫信給孟坤,嬌稱:「出黔之師即返,時機已成熟,請按原計劃行事。」而將給孟坤的信件投交給胡若愚。胡、張誤認為孟坤有變,遂往滇西撤走。俟龍雲率軍到達後,親往追擊,大破胡,張於永北縣、張汝驥退到金沙江邊被俘,後被龍雲下令處決於下關,孟坤渡江時落水溺斃,胡若愚逃入四川。胡瑛又協助龍雲調解駐防滇西的各部,由龍資助唐繼禹、歐陽好謙出國,其部隊編為第七師,以唐繼麟任師長。雲南境內各軍的紛爭遂告結束,龍雲統一了雲南。

雲南局勢既定,胡瑛向龍雲建議再組一軍,由瑛親自率領參加北伐。遭龍雲婉拒,胡瑛遂到安寧遝永隱居,建一別墅,題名「枕流」,朝夕以琴書自遣,時年僅四十歲。又在茨壩開設蘊山農場,種植果木,飼養牲畜,以為生計。清末經濟特科狀元袁嘉谷撰聯相贈云:「飄飄有凌雲志;疾疾如風下松」。附跋文云:「蘊山將軍資兼文武,百戰歸來,勝不伐功,急流湧退,賢哉!」,前雲貴監察使張維瀚為此贈詩云,「百戰投閒寄一丘,桃梨千樹勝封侯,悠游湖上騎驢意,不枕惆戈卻枕流」。

一九三七年抗戰軍興,胡瑛以半生戒馬皆為內戰,今日始有抗日禦侮的機會,遂慨然上書南京政璽明纓殺敵。時任正、副參謀長的何應欽、白崇禧均極力贊同,蔣介石示意龍雲,提出希望雲南組成兩個軍,由胡瑛率領出征。龍雲以種種困難為由,只同意先組成六十軍,由盧漢任軍長,在爾後續組第五十八軍時,則由孫渡任軍長,龍自兼集團軍司令。蔣介石為了撫慰胡瑛,給予上將參軍職。

一九三八年,日酋喜多大將及漢奸汪精衛,先後來雲南勸降。胡瑛力勸龍雲嚴辭堅斥。昆明舉行獻金救國運動時,胡瑛將珍藏多年的金銀佛像及夫人的金飾捐獻,並陳列在馬市口國民黨雲南省黨部之獻金台上,以示倡導。

一九三九年,胡瑛故里雲縣惡性瘧疾流行,人民病死的甚多,胡瑛在省務會議上提議組成醫療隊前往救治捕滅,又自己出錢購置大量藥品交醫療隊帶去。疫情很快得到控制。胡瑛又以家鄉文化落後,特購置《萬有文庫》、《四庫刊》等書籍數萬冊,捐贈給雲縣民眾教育館。還在昆明青雲路先生坡樹勛巷購置房屋,設立雲縣會館,供來昆就讀學生寄宿。地方民眾為感謝胡瑛的義舉,特在縣衛生院建立「陸軍上將雲南省政府委員胡公蘊山紀念碑」以茲紀念。此石碑現尚存雲縣文化館內。

一九四五年十月三日,蔣介石為清除地方勢力,命令杜聿明以武力強迫龍雲交卸雲南省主席職務,離滇赴渝。杜於深夜解除地方警察、憲兵武裝,攻占城門及市區要口,包圍五華山。龍雲命衛隊築壘抗拒。因全城戒嚴,市民不得出門,缺水斷炊,糞便積溢,民怨沸騰。杜聿明派人送蔣介石親筆信函⒄,請周鐘嶽、胡瑛從中斡旋云:「惺甫(按為周鐘嶽)、蘊山二位先生:志舟兄主持滇政多年、備積勛勞。中央同仁為保其晚節令名,擬調其來京長軍事參議院,共襄國是。滇省府由盧漢署理,在盧漢末返滇前,由李宗黃同志代理。恐志舟兄發生誤會,請二位先生從中斡旋,並敦促志舟兄於本月五日前來渝,中正將親在機場迎候」。隨函尚有李宗黃的親筆信,謂:「弟倉促奉命來昆代理省主席,但志舟兄拒不見面,昨晚已與杜光庭部發生衝突。志舟兄處,除惺老與吾兄外,無人可以進言。為免桑梓糜爛,並顧及志舟兄之安全,望吾兄速出面斡旋,以期和平解決為禱!」。此時,周鐘嶽不在昆明,胡瑛不得已,在電話上要求杜聿明立即停火、解除戒嚴、保證龍雲的安全,方能承受調停。杜表示同意。於是胡瑛與龍雲見面,經反復勸解,同時,蔣又派朱子文赴昆迎接龍雲赴渝。昆明免去一場兵燹。

一九四九年,雲南臨近解放,李宗仁代耙統到昆,曾親往胡瑛家中,聘請胡為紀統府顧問,胡當面謝絕,但請李指示地方當局開釋在「整肅」中被關押的民主人士,李表示同意。當時中央專機飛赴港、台途經昆明的要員,多來邀請胡瑛攜眷同往,胡均婉謝之。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一九五○年,陳賡、周保中等首長,曾受朱德紀司令委託,到安寧溫泉家中問候致意。

一九六一年四月三日,胡瑛患腦溢血病逝,享年七十三歲。

(一九九○年八月)

(詹開龍為南南民族學院歷史系副教授;羅用之為雲南省水利水電學校高級講師。)


註釋:

⑴盧燾《簡明年譜》載廣西環江毛南族自治縣政協編印之《盧燾烈士》第三十頁。

⑵《唐繼堯編滇軍為靖國軍誓師共和的通電》載雲南檔案館編印《雲南檔案史料》第三期第十三頁。

⑶唐繼堯於一九一八年十二月九日,二十一日「復辰州胡瑛、田應昭、張學濟等電」,及胡瑛等致唐電《雲南檔案史料》第二十期第十三頁。

⑷馮玉祥著《我的生活》卷上第二七○頁(黑龍江人民出版社出版)。

⑸同上第二七六頁。

⑹胡瑛等致唐繼堯的州電、寒電、敬電,載《雲南檔案史料》第十二、十三頁。

⑺劉莘園著《第五路黔軍援助新桂系起家記略》《廣西文史資料》第十五輯第五十七頁。

⑻《貴州文史資料》第二輯。

⑼「胡瑛移交三十八軍軍長職致龍雲電」《雲南檔案史料》第十八期第四頁。

⑽雲南省務委員會決議《雲南檔案史料》第十七期四四──四九頁,第十八期第九頁並見歷次會議記錄。

⑾一九二七年八月十九日雲南省務會議決議案《雲南檔案史料》第十七期第四四──四九頁。

⑿「大理唐繼麟等不滿政爭,改部屬為北伐後援軍電」《雲南檔案史料》第十八期三十九頁「徐為光就北伐後援軍第一軍教導師師長職電」(同上第十八頁)。

⒀「胡瑛陳述曲靖解圍情況,呼籲息爭禦侮電」(同上第十八頁)。

⒁「曲靖兩軍雙方商定息爭禦侮條」(同上第二十二頁)。

⒂「胡若愚聲明曲靖解圍即負責撤退客軍電」(同上第二十四、二十五頁)。

⒃三十八軍擊退西軍之戰及廖角山之戰經過。部份參考肖本元等著《唐繼堯被推翻後滇軍內部的三年混戰》(雲南文史刊 組第五期)及(第三十二頁)註。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1期;民國80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