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談翡翠原石──天生、天真的玉相表徵

作者/周經綸

中國玉──翡翠,在台灣的大眾都已熟知,鑑賞到和佩戴過的人,都知道它的美麗寶氣。只是對翡翠的來源,翡翠的原石──玉石,瞭解的人尚不多。

翡翠在台灣拓開市場,能廣為大眾接受的時間,大約是七、八年來的事。玉石的產地和交易市場,距離台灣比較遠,因地緣和時間的關係,台灣人士認識翡翠玉石,是最近才開始。

現在交通便利,開放觀光探親,台灣出國觀光的人多了,到過泰、緬邊境和滇、緬邊境的人都知道,那兒是玉石的交易市場。

在玉石交易市場,可以見到翡翠玉石原貌,若要看懂,那得須要經驗與學習。若想買得好的玉石,達成獲取翡翠的目的,發揮追求至寶的捕捉快感,是需要具備相當的學問,多看、多聽、多問,是必備的功失,否則,貿然在玉石交易市場上,憑耳朵作主,聽信賣玉石人的話,就動心買下,以為可以剖得翡翠,捧回至寶,往往會畔人大失所望,望石唉嘆,不是種類不好,有毛病,翠色級別不正常,就是色型吃透力不強,不能成器材的「病猪」玉種。甚至買回來的是做假皮、假色、假老廠(坑)玉,這就弄成鍛羽而歸,敗興而返,把喜愛翡翠的熱情興緻,搞得冰冷。一方面抱怨玉石市場搞欺騙,一方面要承受失敗的挫折感。既損失了不小的一筆錢──繳了無謂的「師夫錢」,又學不到實際的知識。所以奉勸讀者諸君,要循正常的學習途徑。

美國寶石學院G.I.A.在台前輩嚴雋發先生,推薦我在本刊投稿介紹翡翠原石和玉石專書給大家。前輩豐富的中西學養與資歷,珠寶界業者得蔭受惠。個人得緣受關愛,榮幸非常,銘感一生!

玉是中國的專利,翡翠是中國玉文化的延伸和發展。秦始皇製作傳國玉璽,那件玉是「和氏璧」。和氏璧在先獻給楚王時,曾經血淋淋的「相玉」三次。

《韓非子》「楚人得玉璞楚山之中,奉而獻之厲王,王使玉人相之,玉人曰石也。王以和為誑,而肥其左足。厲王薨,武王即位,和又奉而獻之武王,武王使玉人相之,又曰石也。王又以和為誑,而肥其右足。武王薨,文王即隹,和乃抱其璞而哭於荊山之下,三日三夜,泪盡繼之以血,王聞之使人問其故曰:天下之肥者多矣,子奚哭而悲也?和曰:吾非悲肥也,悲夫寶玉題之以石,貞士而名之以誑,此吞所以悲也。王乃使玉人理其璞而得寶焉,命曰:『和氏壁』」。

玉主卞和犧牲了雙腳,最後才認得是價值連城的寶玉。直到民國七十八年六月(一九八九),相玉之學在《玉石天命》一書中成文,第二年七十九年十二月廿日《雲南相玉學》一書正式問世,由台北的號角出版社出版。中國大陸雲南省也有呼應,以珠寶曠物學的鑑定分析,在一九九○年三月第一次出版《珠寶鑑賞》一書,重點研究翡翠原石。編著者為杜曉輝。此《珠寶鑑賞》研究翡翠比《玉石天命》論述「相玉」晚出版九個月。

台灣是第一次首先出版「相玉」書籍的地方。就在那年,《珠賽界》邱社長和。G.I.A.前輩嚴先生曾賜緣惠問。是什麼原因使台灣出版全世界第一本「相玉」專書,這要說因為台灣是中國玉文化區,珠寶翡翠消費有文化背景。再說來,是我從雲南省運山縣到翡翠產玉區生活了十年,三年挖玉、二年工頭、五年老闆,對玉石翡翠積累了經驗,十年前來到台灣,潛心研究記錄,台灣的文化環境提供了便利,以近廿年的時間成書。

《玉石天命》一書,介紹了玉石翡翠產地的情況,包括歷史變遷,地理環境,民族民俗,地質採規玉,經營規矩(廠規),買賣情況,運輸方式,玉石結構,相玉解玉,剖取翡翠等等;文學報導方面,以我個人的經歷投入,介紹人和玉的關係。「窮走夷方急走廠」,仕途不達,政治窮途之人與災厄危急之人,奔命走上玉石廠採玉,往往能重振家聲,尋回個人尊嚴,富顯翡翠。天財地寶,本是賦予天下人的,唯祖宗濟德,個人有福,天命常在,老天有眼,自得寶氣左右終身。

《雲南相玉學》凸顯地方性,然而正是中國玉文化的延伸和發展,中國人在中國的土地上開發的玉石翡翠,雖經歷變遷,摧打忍讓,曲折經營,一直維持到今,轉運泰國,發揚香港,匯集台灣。

自元朝、明朝到清朝光緒年間的五百多年裡,翡翠產地是中國的土地,包括滇西北野人山區,猛養土司之域。其後,英人侵略緬甸,強佔中國該區域。到民國十三年再強佔野人山之江心坡,區域近台灣大,全淪入英人之手。抗日戰爭期間,南京國民政府與英人議為「未定界」;民國四十八年間,中共外劃與緬甸;民國五十三年(一九六四)緬甸軍政府宣佈中國人非法居住翡翠產地(就是寶石、玉石產地屬社會主義緬甸國有),將歷代生根的中國人趕走,設收中國人的財產商店,住屋一併落入軍政府之手。損失祖業,四散逃命。接著仰光的玉石出口也關閉,香港的玉商斷了貨源,雲南玉商的存貨賣不出來。天命使「異域」孤軍,在滇、緬、泰邊境的國軍三軍、五軍,自承了轉運玉石的使命,一批一批的翡翠原石,和歷史陳蹟下的玉石庄頭,數以萬噸之量,經馬幫、穿叢林、過瘴區,輸送到泰國,供貨給香港廣東人。如此這般,時間過來了廿七年。

我從雲南滇西的盈江畔,西行到翡翠產地霧露河,十年後南下泰國暹邏灣,又東經台灣海峽,來到台灣是曲折的。七、八年,翡翠來到台灣,也是曲折來的。《雲南相玉學》是講地方變遷、歷史曲折、從中發展的中國玉石文化。

《雲南相玉學》介紹玉石是有「相」的。雲南人,以中國玉文化理念,發現了個體玉石的徵狀,「有其外必有其內」;經過解剖,驗證了「有諸內必形諸外」。個體玉石的外表,正是玉石的表現相貌。天地這個大得無形的大工廠──玉石廠,生造了玉石,生造成大大小小的個體,凹凸各異的形態,粗細砂發的表徵符號,泡鬆和堅實的皮殼氣韵。翠美是聖,毛病是魔,心靈的眼,感到天地的好惡。符號在玉石的相貌上,是一本無字天書,傳遞出訊息;氣韵在玉石的相理裡,是無聲的樂章。一曲的魅力,盪動身心,傳到子孫。如果玉在中國,沒有精神層面的價值,那末,價值連城、傳國玉璽,也就失去歷史感了。今天我們愛翡翠,也就難有文化精神的昇華了。如果璞的玉石沒有那完美的個體包藏天真和表現天真,中國人也就不會有「返璞歸真」的大自然價值觀的信仰了。

玉石皮殼的砂發,包藏了玉質之真,表達著美與不美之真,相玉的人,知道貴與不貴之真。

老廠(坑)山石玉的砂發,是玉石的生機發現,並非什麼「風化」,以之脫離關係。「砂粗肉粗、砂細肉細、砂勻肉勻、砂硬底堅、砂翻底亮、砂板底木、砂泡底嫩」,立下了玉石的貴賤基礎。

砂發上有翠色吐露,玉石個體有身價;翠色級別局,玉石有高價;翠色的色型生成松花、點點,玉石身價看好;玉身的色型,有翠色帶子繞繫,這是身價百倍的「帶子玉」。這種帶子玉,切割取得的翠色,是全部集中,不散、不花,是玉石翡翠中的高貴玉相。

翡為紅、翠為綠,翠綠最高貴。翠綠中,分三十六水(綠),七十二豆(綠),一百零八藍。綠中見水,水色欲滴,是謂水綠,此是翡翠的代表色;豆綠翻黃帶木、色美屬中;藍色不美,但與水綠、豆綠相融合,又是最美。藍水綠是二色相融合,藍水豆是三色融合,變成高級的翡翠。黃陽水綠和生陽豆是翡翠的最高貴色品。藍綠瑞是多色融合於玻璃底中,是為聖品。

高以下為基,貴以賤為本,玉為群石擁護作基礎,翡翠從玉中選拔,聖品從繽紛翠色中拔尖,引領群倫,君臨天下。這是《雲南相玉學》的價值觀取向!

「相玉起步」是《雲南相玉學》的主幹,玉商為業,可備為工具。應用工具,累積經驗,自得進步。實用中可評估玉石身價,便利買賣,促成交易,增進獲利率;「看翡翠精神」是《雲南相玉學》的大道,道向文化精神層面,確保翡翠在中國的永遠價值。

《雲南相玉學》之用,因人而靈,因時而效。有福之人,運氣上升之人,效驗成功率高。相玉之人,體會得敬天畏天,天生天真的玉相表徵,憑以鑑定玉質的優劣,評估玉石身價,獲取翡翠的成功率在百分之八十,帶子玉的成功率可高達百分之九十五以上,天生天真,已經通訊給人,所以敬天。但仍有小部份的變數,要睹。帶子玉只睹那百分之一到百分之五,松花夾雜毛病,要睹百分之廿,睹那變數,所以畏天。

經營玉石,有睹就公平了。老經驗會輸,新經驗會贏;產地玉商會輸,遠方買家會贏。產出的玉石,經營流走,熱鬧匯集,通過一手一手的交易,以天下愛玉之人相玉嘗試。憑大部份的相玉判斷,以豪氣睹那天變部份,如此有暴發的機會,為後進的業者提供上進的空間,後來可以居上。所謂「皇帝輪流做,明年到我家」,長江後浪推前浪,相玉的獲取權,眼天下的翡翠唱著王者歌!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1期;民國80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