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功德──傜族的祭神大典

作者/禹克坤

傜族有三個支系,其中一支住在廣西金秀,自稱「拉珈」,意為「住在山上的人」,漢語稱「茶山傜」。

茶山傜每隔十二年在豐收的秋後要聯村舉辦祭神大典,傜話叫「波孔特」,漢話叫「做功德」。

祭典日前的大事是架功德橋。各村合資請能工巧匠用三根粗而長的大杉木橫架在河流兩岸狹窄處,用寬約六尺的杉木鋪設橋面,橋兩傍圍柵欄,兩頭建亭蓋瓦,相當壯觀。再在附近的田地裏設神壇,是此次祭典的中心。壇為大敞棚,壇上立長竿,升起紅、白、黑三色幡。紅幡上書善神之名,黑幡上書惡鬼之名,白幡上書祖宗之名。在茶山傜民的觀念裏,五穀豐登、人丁興旺與否,均為鬼神顯靈,故須迎神拜祭,以求平安。

祭典日的凌晨,由首席師公(祭師)主持祭橋,獻上豬頭、雞、酒,燃點清香,然後誦讀經文,並呼喚神靈之姓氏,最後鞭炮齊響,鑼鼓震天,似乎神已經迎來了。

此時最精彩的是娛神舞蹈,因係師公主演,俗稱師公舞。師公身著紅袍長裙,袍上繡有龍鳳和花卉的圖案,裙上鑲著耀眼的玉珠。其額上戴一形如瓦的紙殼,上畫神像,跳到哪種神就換上哪種像。舞名有女游舞、蝴蝶舞、三元舞、功曹舞等。

例如單人的女游舞,其情節是:東海龍王的女兒在宮中悶悶不樂,忽然聽到人間鑼鼓響。頓時,心曠神怡。她趕緊梳洗、整衣,然後出水、趕路,找到鑼鼓喧鬧的人間。其舞蹈語匯相當豐富、優美,如在表演龍女整衣時,流貫的動作是整衣──拍袖子──扣扣子,動律是主力腿微曲,上身前傾,雙腳顫動,按節拍替換重心,手部有開合式動作。跳到趕路時,流貫的動作是過橋──上坡──入寨──聯歡。動律是:前點步剛健有力,節奏明快,手部呈佛手態。這種舞蹈程式近似中國(漢族)的戲曲,在虛擬而又象徵性的動態模擬中,著重表現人物的真情實感。

師公舞也有伴奏,樂器為蜂鼓、小鑼鼓。蜂鼓的鼓身用陶瓷作成,形狀如蜂,一頭大一頭小,均用牛皮或猴皮蒙面,再用多股棕繩將兩頭蒙皮對拉,中間又纏繞結實的棕繩。隨著舞步,右手拍擊大頭發出響亮的「澎」聲,左手執一細竹片敲小頭發出高而脆的「嘎」聲;聲聲諧調:「嘎、澎嘎、澎嘎嘎」,節奏鮮明,悅耳動聽。

青年男女則乘做功德談情說愛,喜結良緣。他們唱著「香哩歌」,大方而熱烈地向對方傾訴衷情。「香哩歌」因歌頭歌尾襯詞「香哩」得名,「香哩」意為「親愛的妹妹」或「親愛的哥哥」。歌分獨唱式、對唱式。獨唱式多為男贊美女;對唱式多為男起興,女答和、相互調情。如對唱式:

(男)你唱的歌多麼美,香哩!

像冬蜜那麼甜,

同香草那麼香。

冬蜜久留還會變酸,

香草久藏還會走味,

你的歌呀,

甜得更久,

香得更長呃,香哩!

(女)你說我的歌像蜜糖那麼甜,

同香草那麼香,香哩!

請你用竹筒裝好,

用紗紙包好,

以後莫倒也莫丟呃,香哩!

經過反覆對歌,男女傾慕後,女贈男一塊包頭巾或一雙布鞋,男回贈銀手飾,表示定情。最後能否成親,尚須父母同意,也有因「八字」不合或門戶不當而被迫離散的。

做功德本是祭祀鬼神的儀式,但是以造橋為功德,方便交通,卻添加了人間色彩,其神秘性舞蹈也向審美轉化,娛神實為娛樂自己。尤其是青年男女的對歌傳情,更是使神壇的周圍,洋溢著青春的氣息。(轉載自中央副刊七十九年二月五日)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1期;民國80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