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詩集九首

作者/劉正龍

得勝碉

誰推棋子置江干,名將揮劍指南天;

得勝碉前佇立久,殘碑字字讀烽煙。

註:得勝碉在雲南騰衛古永鄉。係舊騰街七十二碉之一,殘迹尚存。

和順圖書館

中華村館第一濤,為何在此最邊州,

古來僑鄉多才俊;少小常登讀書樓。

註:騰衛和順鄉素稱僑鄉,該鄉圖書館是中國藏書最多的鄉村圖書館。

和順貞節牌坊

淚血凝成一牌坊,半生守寡半生孀;

雙虹橋畔依依柳,似與行人話淒掠。

其二

和順本是溫柔鄉,別子拋妻欲何方,

知心唯有盈江水;流向關山九迴腸。

象牙雕白鴿

──遙寄旅緬華僑劉子儀先生

游子不忍看辱亡,捐機救國義作囊;

昔日周公親贈禮,而今白鴿古無雙,

瀚海黃葉多零落,故國楊柳幾滄桑,

我來僑鄉君昨去,關河望斷路茫茫。

註:劉子儀為旅緬僑領,曾捐機一架,並贈象牙雕刻白鴿一支,象徵故鄉寧謐和平。
先生旬前返鄉省親,昨日返緬,以此詩為記。

古永猴橋邊境站

萬里邊關第一橋,鐵索長與白雲高;

當年獨木橫彼岸,過境猢猻浪霑毛。

上刀山

(邊境山區一年一度刀節)

徒手赤足刀桿上,大碗喝酒畫酡顏;

民族盛裝繁花地,「鄉通」揮旗白雲間。

百代傈人履冰雪,一雙鐵腳闖關山,

火種刀耕今已矣,荊天棘地敢登攀。

註:「刀山」七十二把刀刀鋒朝上,紮成梯狀上下自如。「鄉通」即傈僳族人,赤手赤足攀登刀桿者。

下火海

亂星飛濺杜鵑紅,似海烈火蕩春風,

腳踩赤光翻熱浪,手擒熾鍊舞金龍;

八關殘跡多戰血,九隘守績有桑弓,

堯天介日爭民主,傈僳金剛是靈雄。

註:赤炭燒紅,「鄉通」赤上身跳入炭火中,手持燒紅之鐵鍊,或纏身或揮舞,而肌膚無絲毫灼傷。
外人誤為虛誕,而筆者親睹,除嘆為觀止外,其中奧妙亦不可思議也。

騰衝毓秀山魁星閣感言

曾是僑鄉一蘭亭,花繁水綠擁魁星,

印泉石刻掩竹影,文士詩詞染酒痕;

溫登地靈育群才,獨上魁閣不勝哀,

四野有草皆「敗馬」,毒氣撲鼻口難開。

呂祖殿傾四壁風,石牛瘦骨臥荒台;

借問山鼠何處家,村邊青翠墮塵埃!

當年萬木竟葱籠,至今唯有雙杉在,

雙杉兀立數百年,子暢詩碑字已殘;

刀斧斬盡香果樹,污泥沾滿洞協天。

誰為春色在人間,我向長老指殘壁,

長老頓足長嘆息,復我僑鄉佳山水,

歲月遙遙不可期!

註:①李根源字印泉,為民國開國元老。
②李白垓字子暢,騰衛名學人,曾任警辨等職。
③「敗馬草」即紫莖澤蘭,據傳馬嗅其花味,多患肺炎而死。
石頭山「紫莖澤蘭」繁茂,其他草木枯萎,野鼠無食紛奔四週村舍,其鼠患之猖獗,令人驚恐!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1期;民國80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