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人就是這樣

作者/楊華山 

雲貴高原,山川阻隔,對人物個性形成,或多或少有一定程度影響。

以往交通不發展,教育亦落後,而水準較高縣城,屈指可數,受高等教育者,更寥若星辰,雖漢族佔絕大多數,然因民族較多,外人仍以「邊民」視之,豈不冤哉!因而受害之深、之遠,難於估計。

滇籍同鄉習性,多「樸於質」,而「拙於言」,可以衝鋒陷陣(上刺刀),也可以忍苦耐勞,就是不太適合交際應酬,導致演變的結果──一個個吃足了苦頭。就以實施「國雷案」從泰緬邊區撤台的狀況而言,就是乙本活的教材,其中因素雖多(別的不想多提),但就性格的特質,很少有人諒解,在不知不覺中得罪了人,還不知道怎麼回事?也因此之故,過去你曾經「南山打過虎,北山捉過狼」,別人可以找些理由,給它一筆勾銷,換來的評論是:

「他這個傢伙,怎麼是這樣?」

「他這個傢伙,怎麼是那樣?」

自己人瞭解:某某人,某某事,他就是這樣,就是那樣,何以致之?孰令致之?試想從原始森林,到現代文明,心態上是否要一段時間調適?因適應不良,就產生許多後遺症,隨之而來「出狀況」,如此一來,考核紀錄慘不忍睹,優點沒幾條,缺點一籮筐,什麼「思想有問題」啦、「重點輔導」啦,看了直教人「跺腳」,在能力範圍,設法補救,只好做到所能做的,比如:協調、溝通,端正視聽,可惜人微言輕,難挽狂瀾。

結局如何?簡而言之,年長者編餘待命,年輕者亦三振出局,幾次整編下來,直如秋風掃落葉,誠然其中不乏中青代可造之才,奈何趨勢如此,夫復何言。偶然有少數中之少數「孤軍奮鬥」,在受盡折騰之後,小有成就,又被譏諷:

「他走運啦!」

「他機會來啦!」

其實「運氣」與「機會」是均等的,他有你就有,看如何把握、如何運用、如何在關鍵時刻,下達最適當的決心最為重要。走旁門左道,不足師,不足法,但維持良好的人際關係,仍是成功致勝的必要條件。

前面談到同鄉可以幹工,可以打仗,就是不能忍氣,殊不知「小不忍,亂大謀」,尤其在節骨眼上,部屬的命運,都操在上司手裡,稍有誤差,自己多年的心血可能付之東流,能不慎哉。

雲南在中國版圖的邊緣沒有錯,但不是說什麼場合都「靠邊站」,據瞭解海峽兩岸均如是,嗚呼!難道過去如此,將來也如此,我無意挑撥,只有感嘆!但願往者已矣。

滇籍中央民代,多德高望眾之士,袞袞諸公諸母,在最風光時刻,有無計劃提攜後進?我不清楚?但現在舉目一看,在台中青代已嚴重斷層,眾所週知,人才培養非一朝一夕之功,「要學歷、要經歷、要績效」,要這要那,其實那是遊戲規則,人造的東西,人就可以改它,時下流行的一句俗語「要拼才會贏」,雖然粗俗不雅,但對適應當前環境,一語道破,過去可以「守雌」,現在就是「爭雄」,如仍是「文質彬彬、周武正王」,還想爭一席之地,可能門都沒有。

學問為濟世之本,誰也不能否認,但是水準再高,能力再強,人家「不欣賞,不運用」,後果如何?可想而知,只有譜出懷才不遇的「完結篇」。

戎馬倥聰,半世憂患,實愧無建樹,總結檢討,個性調適與否?對事業前途的影響致深且鉅,在此不敢說教,只談感想,個人認為「孤軍奮鬥」的結果,是「自生自滅」,事實上,個人英雄主義的時代,已經結束,代之而起,是群眾運動的開始,君不見現階段什麼「基金會」、「聯誼會」,林林總總,品格高低,姑且不論,運用整體力量不容忽視,不外匯集人氣,時機成熟,以壓倒性優勢,排山倒海,變不可能為可能,實現其特定目標,他山之石,可以攻錯。

時代在變,潮流在變;環境也在變,個性難道不需要調適嗎?被此之間,上下左右,多連絡,多溝通,致少可消除誤會,增進情感,何樂不為?誠然更期望年輕朋友,充實本職學能,一代比一代強,青出於藍,超越突破,再創新猷,果如是?同鄉也與有榮焉。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1期;民國80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