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繼堯主滇史蹟(下)

作者/譚家祿 

一、廢軍務院 取消獨立

民國五年五月八日,滇、川、黔、粵、桂各省護國軍聯合起來,在廣東肇慶組成軍務院,互選唐繼堯任撫軍長,岑春暄副之,陸榮廷、龍濟光、蔡鍔、李烈鈞、陸炳焜、劉顯世為撫軍,梁啓超為都參謀,李根源副之,依照撫軍條例,又推舉護國軍左翼司令羅佩金、右翼司令戴戡為撫軍,浙江舉呂公望為都督宣布獨立,陝西陳樹藩在蒲城宣布獨立。

六月六日凌晨,袁世凱突然迸出最後的氣力,斷斷續績的吐出:「他害了我」留下最後的一句話,長辭人世,享年五十八歲,為收拾時局,由黎元洪副總統於七日繼任總統,中華民國在列強新的侮辱下,社會混亂的黑暗時代,北京府院之爭,七月一日上午三時,長江巡按使張勳「復辟」,將「五色國旗」,改為「黃龍旗」,恢復「宣統」,黎元洪拒絕復辟,國務總理李經羲辭職,段祺瑞趁機復出重任總理,十二日段部控制北京,張勳遽入荷蘭公使館辮子兵被擊潰散,十四日黎元洪辭職,馮國璋代總統,復辟是受德、奧協助。

在此同時,護國軍也因為達成目的,而於七月十四日由撫軍長領導通電中外人士「廢止護國軍軍務院」,對國家一切政務,靜聽元首、政府、國會主持,各獨立的七省也都宣布取消獨立。

二、蔡鍔病逝,國葬長沙

護國第一軍總司令蔡鍔將軍,方將護國任務完成之時,黎元洪總統任蔡鍔為益武將軍,兼四川巡按使,改稱四川都督,兼省長,督理軍務,在成都十餘日佈置初定,以勞苦過度,喉疾漸發,即向中央請假去日本就醫,並推薦參謀長羅佩金暫代四川都督,戴戡為省長,此時戴在重慶,在未到職前由羅佩金兼代,蔡公告別川中父老,離開成都赴渝,滇軍第六師長顧品珍,率部列隊於成都望江樓歡送,彼此有難分難捨之感,八月二十日蔡公由渝到達上海,乘船到日本進入福崗醫院,醫治喉疾,為時二月餘不幸於十一月八日午前四時,蔡鍔病逝,享年三十五歲。

消息傳來,唐公繼堯領銜電請大總統,國務院電文略云:「四川都督兼省長蔡鍔,以喉疾不治,歿於日本福崗醫院,奉頒給治喪費大洋貳萬元,並派駐日公使章家祥治理喪事,惟堯等與該故督始終共事,知之最深,該故都督,自日本士官學校畢業歸國,初在廣西辦理講武學校,憤國事日非,潛謀改革之舉,汲被嫌疑,旋調滇充陸軍第三十七協統,復與同人秘密聯絡,準備一切,相時而動,值辛亥八月武昌起義,滇省遂舉兵於重九響應,不旬日間全省奠定,被推為雲南都督,任職以來,勤力不懈,庶事咸理,財政困難,首倡減俸,軍民政事,賴柄維持,入京之後,本欲貢獻,帝制熱潮,齒柄不入,乘機南下,間道來滇,共謀舉義,崎嶇險阻,艱苦備賞,護國軍興,督師出川,鏖戰敘瀘,亘五閱月,激戰最烈,星夜不休,四旬有奇,精神萎頓,喉疾加劇,實緣於此,大局堅定,疾馳成都,軍民安帖,東下療疾,盡瘁國事,死而後已,總其平生,富於韜略,優於文學,爛習政治,治事精勤,操首純懦,功在國家,賜以國葬,史館立傳,建立專祠,鑄造銅像,以彰國家,崇報之典,是否有當,伏乞鑒察」,國內外人士聞耗震悼,經國會議決,追贈上將,舉行「國葬長沙」西嶼麓萬壽寺後山。

蔡鍔病逝,羅佩金繼任四川督軍,戴戡繼任首長、川滇兩軍整編為七個師(川軍五師、滇軍二師),川軍第一師長周道剛,第二師長劉存厚,第三師長鍾體道,第四師長陳澤需,第五師長熊克武,滇軍第六師長顧品珍,第七師長趙又新,川邊鎮守使殷承瓛,駐川黔軍司令王文華(住重慶)。

三、組軍政府 膺選元帥

民國六年八月十八日孫先生在廣州召開:「國會議員會議」、「組軍政府」,以護法號令西南,九月一日孫先生當選海陸軍大元帥,翌日唐繼堯、陸榮廷膺選元帥,十日在授印禮中任命外交總長伍廷芳、內政總長孫洪依、財政總長唐紹虞、交通總長胡漢民、陸軍總長張開儒、海軍總長程壁光、秘書長章炳麟、參軍長許崇智、參謀總長李烈鈞,任李根源駐粵滇軍總司令,對外發表宣言,號召國人,共同護法,北伐統一中國。

在當時北方政府兵力約在三十萬人,實際上即以代理大總統馮國璋、國務總理段祺瑞勢力合計不過六萬人,北軍雖重,實際政局,各自為政,相對的南方唐繼堯、陸榮廷擁有雲貴川和兩廣地盤,實力雄厚,軍政府可以從各省動員十個以上師,由兩廣進入長沙,肅清湖南全境、左翼解決四川,東下湖北,合攻武昌,再進攻南京,軍政府有足夠的兵力。

四、挑撥川軍 驅逐客軍

六年冬國務總理段祺瑞,企圖把四川拉入北京範圍,暗中挑撥川軍第二師長劉存厚,反對四川督軍羅佩金,劉也不甘居羅之下,自恃首先響應護國有功,對羅不滿,劉率部圍攻成都督軍署,驅逐滇軍,川滇兩軍激戰八晝夜,民房被毀,軍民死傷慘重,北京政府下令制止,劉始退兵,羅督接受中央調和,羅調超威將軍,劉任崇威將軍,戴戡繼羅佩金出任四川督軍,戴率黔軍進駐成都,滇軍移駐川南敘府一帶。

民國七年五月四日,陸榮廷等運動非常國會議員,通過改組軍政府,改大元帥制為總裁制與北京政府言和,孫先生憤護法精神喪失,離滇赴滬,馮國璋下令討伐西南。

七月戴戡繼羅佩金之後,當了四川督軍幾月之後,劉以「川人治川」為由,驅逐客軍,上次川滇交兵黔軍觀望,為時半年,劉、戴交鋒,滇軍不支援,滇黔兩軍被各國擊破戴戡戰死,段祺瑞委周道剛出任四川督軍與唐繼堯直接衝突,在護法旗幟下,唐繼堯以滇川黔三省靖國聯軍總司令,推薦川軍第五師長熊克武(同盟會員)出任四川督軍兼靖國川軍總司令,黔軍司令王文華、,兼任靖國黔軍總司令(住重慶),駐川滇軍六、七兩師,擴編為靖國第一、二兩軍,每軍三個旅,每旅兩個團,第一軍長顧品珍、第二軍長趙又新,局勢的發展,將邁入「護法戰爭」的階段。

五、重慶會議 川局告急

北京政府為鎮壓軍政府,先以湖南、四川兩省作為主要作戰地區,孫先生以護法為號召唐繼堯將軍之軍事力量,先定川局,自川北伐,並派參謀總長李烈鈞重復轉告,於是唐公接受任務,宣佈護法,聲言北伐。李烈鈞給唐公的函電略稱:「公統籌全局,對陝取助攻,對鄂則取攻勢防禦,另由川滇黔聯軍先派三個混成旅,會合湘西合攻長岳之局」。

民國八年九月中旬,唐公出巡貴州到重慶,以滇、川、黔、鄂、豫五省靖國聯軍總司令召開:「重慶會議」,在會議中雙方意見對立,熊認為唐是「以護法擴張,控制四川」,唐公與劉顯世則追溯到在成都「羅劉與戴劉」之戰,相互矛盾重重,「重慶會議」不歡而散,去後孫先生委派鄧泰中入川,勸說:滇川黔將領互諒,希望共同北伐。

在當時唐不是不想北伐,是力不從心,故將川軍全權委託熊處理,熊在會議之前以「川人治川」為主張,在此時廣州的「護法軍政府」,被強行改組,孫先生被迫辭大元帥職,為重建民國,接受總裁一職,但軍政府大權已經旁落,去上海滯留,無法顧及重慶會議,而遭失敗。

九月二日熊克武邀請顧品珍、袁祖銘在石經寺會議,事前得唐同意,以消除滇川黔內那紛爭,但唐堅持控制四川不撤軍,五至十月滇川兩軍累起戰爭,於是川軍熊克武、劉存厚、劉湘等部聯合起來,結成同盟,一致驅逐滇黔客軍,唐增調鄧泰中、楊蓁率第一、二縱隊入川,統歸顧指揮,增援駐川滇軍,滇軍主力由內江敘府北上進攻成都,第二軍長趙又新坐鎮自流井、瀘州擔任後勤,在成都指日可下之時,不料駐重慶黔軍司令王文華,受到熊克武、劉湘川軍,由合江、永川方向進攻重慶,王文華聞報放棄重慶,逃往上海,由袁祖銘率黔軍撤回貴州。

黔軍一撤,滇軍孤立,川軍又集結兵力,對付滇軍,劉湘暗中密結滇軍第二軍參謀長楊森倒戈,投入川軍,出任川軍第九師長,川局起了變化,滇軍第二軍長趙又新陣亡,川局告急。

十一月孫先生應粵軍許崇智等人的請求,由上海返回廣州,重組軍政府,討伐桂軍陸榮廷。

六、滇軍回滇 志在倒唐

在此時熊克武已與段祺瑞往來,李烈鈞又奉孫先生命先入滇與唐繼堯商定,將駐粵全部滇軍調川,統由李烈鈞指揮,又由滇率兩個大隊經遵義,進入重慶,穩定川局後,屆時將非常國會遷往重慶,以四川為北伐基地。

但為時已晚,在黔軍回黔,滇軍回滇的情況下,李烈鈞只好率駐粵滇軍從原路開赴桂林,驅逐了桂軍沈鴻英,歡迎孫先生由梧州進入桂林,組織北伐軍大本營,李烈鈞仍任參謀總長,朱培德出任北伐滇軍總司令,待機北伐。

民國十年冬,駐川滇軍,歷年作戰,趙又新陣亡,再住下去,不是辦法,滇軍統由顧品珍指揮,分兩路回滇,第一路由顧率耿金錫第一旅、項銑第二旅、朱德第三旅及楊蓁縱隊和警衛、憲兵隊等經畢節到宣威,第二路由金漢鼎率第四旅及胡若愚第五旅和楊希閔獨立團,經江安、鎮雄到昭通。

滇軍回滇,唐繼堯任命顧品珍為滇東邊防督辦,第一軍縮編為第一混成旅,任耿金錫為旅長,第二軍縮為第二混成旅,任金漢鼎為旅長,楊希閔獨立團仍任團長。

顧品珍率軍回滇,唐繼堯派省府秘書長周鐘嶽前往畢節勞軍,實際上是聽聽顧的意見,原增派鄧泰中、楊蓁兩個縱隊援川,這兩個縱隊是監視顧,但楊蓁有意倒唐與顧志同道合,駐尋甸招安軍葉香谷部,首先倒唐,唐即派駐昆全部兵力三個團追剿葉部,葉部經新平向滇南敗退,此時昆明空虛,滇軍回滇,志在倒唐。

十一年二月七日時屆春節,顧品珍以回昆省親為由,密率所部緊跟蹤楊蓁縱隊之後,逼近昆明,唐被迫於除夕之夜,倉惶出走,光復樓人去樓空,顧率部於正月初一入城,上了五華山,以雲南總司令名譽,維持秩序,當時傳說一副春聯:「一個洋竽辭舊歲,兩棵白菜賀新年」(唐是東川人,東川出大洋竽,顧與楊是昆明人,昆明白菜出名),別有春意。

七、出走香港 定滇復辟

唐繼堯由昆明出走香港之前的計劃是先派聯帥府少校副官盧漢,星夜乘車趕往箇舊,通知龍雲率部到芷街待命,唐公親率佽飛軍兩個營在芷街與龍雲見面,把這兩個營改編為第十二團,任孟有聞為團長,盧漢任第三營長,第十二團與龍雲的第十一團合編為第二梯團,任龍雲為梯團長,胡若愚部擴編為第一梯團,任胡為梯團長,部隊編整指示後,由龍雲親送唐公乘火車出河口,出走香港。

龍雲送走唐公,即返蒙自與鎮守使李友勛密商後,龍與李即率所部,經廣南赴柳州待命,龍雲到達柳州時,自稱柳州警備司令,不久胡若愚也率部到柳州集結,李友勛再到香港向唐請命。

同年冬唐由香港到柳州,準備回滇,孫先生派人到柳州勸唐不要回滇,讓顧品珍在雲南當總司令,如他政績不好,一個命令可以撤換,唐不接受,原因是「定滇復辟」心切,先求鞏固雲南,再為北伐。

唐繼堯在柳州集結部份駐桂滇軍及統率龍、胡兩梯團,任命李友勛為總指揮,由柳州取道廣南文山回滇,並以滇南招安軍吳學顯部為內應,對顧軍發動偷襲,「定滇復辟」之戰開始,顧軍部份連隊先後叛變,顧總司令在宜良聽到叛變消息,立即率總部開往開遠堵擊唐軍,反擊叛軍,軍次宜良鵝毛寨,總司令部突遭吳學顯伏擊,顧總司令和參謀長姜梅齡同時中彈陣亡,顧氏享年四十一歲,由家人安葬遺體於昆明龍泉山上。

顧品珍陣亡,大部份部隊由副總司令張開儒統率,轉入廣西,前第二軍由代總司令金漢鼎統率西退,到了廣通前四川督軍羅佩金及第二軍參謀長何國鈞二人,遭受招安軍槍殺,時為十一年三月二十五日,羅享年四十二歲。

八、籌建東大 號為校名

唐公重組滇政後,不久又擴編所部滇軍為五個軍,由胡若愚、龍雲、張汝驥、唐繼虞、胡瑛分任軍長。

民國十二年一月,孫先生在廣州討伐叛軍陳烱明,令滇軍楊希閔為司令,指揮楊池生、楊如軒、范石生、蔣光亮等五個旅(即駐川靖國一、二兩軍),先由廣西開往廣州的途中在梧州、三水等地與陳烱明部發生戰鬥,「滇軍置之死地而後生」,拼死作戰,連獲勝利,五月二十日陳烱明叛軍退往東江,國父回到廣州,重建大元帥府。

同年六月唐公籌建東大,於昆明貢院街,雲南東陸大學校,創學記要:「滇處邊際,開化較晚,強鄰倡處,地利未辟,交通梗阻,學子遠行,籌建東大,治滇育才,振興文治,以奠國基,積極籌建,輟於政變,重組滇政,號為校名。」十二月八日成立,以董澤任第一任校長。

同年九月十一日,國父在軍務會議,進行第三次護法「討賊」決定,再次爭取唐繼堯進行北伐,任唐為大元帥府副元帥,十月十六日任唐為滇、川、黔三省建國聯軍總司令,此時川軍熊克武與劉湘、楊森內爭,熊克武、石青陽部撤出四川,所以唐繼堯再次接受孫先生滇川黔三省建國聯軍總司令。

九、建國滇軍 出桂失敗

民國十三年一月二十日,國父在廣州召開:「中國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唐公指派駐粵滇軍第二軍參謀長李宗黃為代表,出席大會當選為中國國民黨第一屆中央候補執行委員。

同年冬唐公指派建國滇軍四個軍出桂,進佔兩廣,由胡若愚、龍雲兩軍取道南寧,張汝驥、唐繼虞(繼堯的三弟)兩軍取道柳州,企圖在廣西消滅久思回滇的范石生部,師出無名,滇軍內爭,十四年春唐繼虞和張汝驥兩軍,遭受桂軍李宗仁、白崇禧部集中全力,先在柳州消滅唐繼虞部,又在慶遠擊潰張汝驥部。

桂軍李、白部又回師增援南寧,改圍范石生部,是年秋龍、胡兩軍眼見大勢已去,由龍州退回雲南,建國滇軍,出桂失敗,致使范石生收容了在柳州潰敗的唐繼虞殘部,乘龍雲、胡若愚部敗退之際,在文山附近遭范伏擊,唐繼堯出桂計劃完全失敗。

十、二六政變 氣死唐公

民國十四年秋,龍雲、胡若愚、張汝驥等部先後回到雲南,唐繼堯深恐這幾個將領向外發展不遂,回來擁兵自重,於是採取縮編分化的辦法,把軍縮為旅團,任命龍雲為昆明鎮守使,胡若愚為蒙自鎮守使,張汝驥為昭通鎮守使,李選廷為大理鎮守使,使他們各在一方不易聯絡,以逐次削弱和消滅龍、胡實力,但唐繼虞部則擴充近衛部隊,並配備法國新式槍械,激起了龍雲等四鎮守使的強烈不滿,因而密謀倒唐。

民國十五年冬,四鎮密切聯合出兵倒唐,龍雲、胡若愚各有四個團,張汝驥三個團,李選廷一個團,決定在十六年二月六日,正是農曆春節,雲南爆發「二六」政變倒唐,四鎮守使以索欠餉為由,調兵密集昆明,發出通電:「清發欠餉,懲辦貪污,屈除宵小,驅逐唐三《繼虞)」為由,龍雲派兵把守各城門及交通要道,逮捕了唐繼堯的親信官吏二十餘人,唐繼虞聞變,潛逃出省。

唐繼堯迫不得已,接受四鎮守使條件:「改組省政府,廢除省長制」,確立合議制,成立:「雲南省務委員會」,推舉胡若愚為主席,唐繼堯為「總裁」(無實權),各持己見,滇政無主,憂憤成疾不治,五月二十三日,氣死唐公,享年四十六歲,著有「東大陸主人言志錄」,在昆明市圓通山建立「唐公墓園」面對光復樓,以資紀念。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2期;民國81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