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滇兩位聖哲──孫髯、錢澧

作者/正義 

孫髯,字髯翁,號頤庵。今雲南昆明市人,自幼胸負奇志,喜習詩文。少年赴童子試,因不願受搜身之辱,憤然離去,從此不復考,終生為一寒士。自號「萬樹梅花一布衣」。青年時代,常與文人名士出遊,互相酬唱,出類不凡,在昆明大觀樓傲然寫出長聯,名噪一時。晚年家境衰落,生活貧困,仍孤傲不屈,潔身自愛,寄寓圓通寺卜易為生,更蛟台老人。當時他有子在雲南彌勒經商,迎往而卒。畢生詩文甚富,髯翁詩殘鈔本等存雲南圖書館。

清初乾隆年間,髯翁撰寫了一百八十字的長聯,懸於大觀樓,因而該風景區名聲益大,上聯描寫大觀樓滇池四顧景物,下聯追述雲南歷史。寓情於景,渾然天成。茲抄錄如後。「五百里滇池,奔來眼底,披襟岸幘,喜茫茫空闊無邊,看東驤神駿,西翥靈儀,北走蜿蜒,南翔縞素,高人韻士,何妨選勝登臨。趁蟹嶼螺洲,梳裏就風鬟霧鬢,更蘋天葦地,點綴些翠羽丹霞,莫辜負四圍香稻,萬頃晴沙,九夏芙蓉,三春楊柳。」下聯為:「數千年往事,注到心頭,把酒凌虛,嘆滾滾英雄誰在?想漢習樓船,唐標鐵柱,宋揮玉斧,元跨革囊,偉烈豐功,費盡移山心力。盡殊簾畫棟,捲不及暮雨朝雲,便斷碣殘碑,都付與蒼煙落照,只贏得幾杵疏鐘,半江漁火,兩行秋雁,一枕清霜。」並由昆明居士陸樹堂以行書刊刻孫髯長聯,豎掛於樓前。咸豐七年樓與屏聯同毀於兵燹之火,現存的方形三層三重檐的大觀樓,是同治五年重建。至光緒十四年(一八八八)趙藩又以工整筆法楷書長聯,並刻製成木聯掛於樓門楹柱上。今遊人爭相傳誦,名揚海內外,被稱為「古今第一長聯」或「海內長聯第一佳者」。

在雲南昆明市圓通街圓通寺後,其旁有潮音洞。傳說過去洞內有蛟龍潛伏,故有僧人在此築台誦經,平息蛟患,孫髯翁晚年息隱於此,以卜易為生。當時他給自己居此的小屋取名「夕佳閣」。現存有他寫的詩二首。其一曰:「萬棧書一卷,乾坤八尺床;臥遊宗炳宅,吟倚此公房,石矗經台翠,雲流洞谷香。夕陽山氣好,天海入蒼茫。」此屋又有「壁立堂」之稱,似取「窮徒四壁」之意。自孫髯離去後,壁立堂也就日漸荒蕪,不存矣!但咒蛟台遺址猶在。

雲南武定縣城西,因山狀如獅,孫髯曾兩次上北山,寫下了春日登獅山和再遊獅山弔建文帝詩。詩中記述明代燕王朱棣纂權,建文帝朱允炊被難的經過。詩中云:闕對鳳陵成燕幕,天留獅窟任龍蟠。白頭歸葬無封樹,月古鵑聲終古寒之句,對建文帝深表同情。山上林木森森,蔭翳蔽日,殿宇軒昂。正績寺創建於元至大四年。明永樂、宣德年間又重修、擴建。現寺宇三重,有天王殿、大雄寶殿及藏經樓。相傳,明永樂元年建文帝朱允炆在「靖難之役」逃離南京後,曾被難於寺內。寺後懸崖絕壁,登上宕閣俯視,山嵐雲霧,晨光煙波引人留戀。

雲南彌勒縣城西大街文化館內,相傳髯翁曾在城西新瓦房村設館授徒,死後即葬於此,清末重修。至民國廿六年又重修,墓碑上刻「古滇名士孫髯翁先生之墓」,兩側所刻聯為「城西古冢留傲骨,滇南名士有布衣」。其右新建有髯翁亭,列為雲南省文物保護單位。

錢澧,昆明縣人,字東注,一字約甫,號南園,清乾隆進士。自幼家境清寒,但勤奮好學。早年以書畫聞名,工詩能文。卅二歲中進士,曾歷任翰林院庶吉士、國史館纂修、江南道御史、都察院副都御史兼湖南學台等職。為人剛正不阿,曾先後彈劾甘陝總督畢源,山東巡撫國泰依仗和坤勢力貪污不法,欺壓百姓之罪,為世人稱卜道。他對書法有頗高造詣,學顏真卿,行草則兼褚遂良,米柿諸家之長,自成一體,以風骨勝,世稱錢澧。其畫以馬著名。風鬃霧鬣,神態不一,著有南園先生遺集。

至於先生之舊居,據考在雲南石屏縣城內西正街,清乾隆五十七年,其令嬡嫁石屏羅建圭為妻而在此宅居住過,今舊宅尚存,為四合院,內有臥室、書齋及天井,書齋內掛有他手書「守素」二字。

昆明市西郊西山中部,寺內大雄寶殿前的楹柱上,掛有錢澧撰並書的一副對聯,聯云:「青山之高,綠水之深,豈必佛方開笑口;徐行不因,穩地不跌,何妨人自縱心遊。」此聯狀物寫景,寓以做人處世哲理,別具一格,自有新意;字體楷書,筆力雄健。寺創建於元,明、清時重修,現有建築是民國十年重建,大殿壯觀,內供三世佛,四壁塑有五百羅漢,動態婉轉,各呈奇姿。

清乾隆五十七年,昆明遭水患,錢澧為治水而考察盤龍、金汁等六條河流。途經金馬寺時,應寺僧之請書題「道同博濟」四個大字,刊刻於木匾之上,黑漆底,貼金字,楷書。右題「邑人錢澧敬書」;左題「乾隆壬子冬十月」,字體開闊,氣勢雄偉。此匾原掛於金馬寺內,後改由昆明市官渡文化館收藏。又一遺墨,在昆明市西部玉案山麓之筇竹寺大殿前有錢澧書題的一副楹聯。聯云:「賜駐即前因,地擁花宮,劫歷百千萬億;竹生含佛性,塵空梵境,歡同人鬼龍天。」清咸豐間上聯毀於兵燹。光緒十六年重修時,由錢氏後裔錢壽彭補書刊刻配對,今尚存,寺宇依山勢而建,逐級上升,有山門、天王殿、大雄寶殿以及梵音閣、天台來閣與西廂。寺始建於元初,歷經重修,寺內的五百羅漢塑像,為清光緒九至十六年間由四川民間藝人黎廣修等所塑,時至今日,仍馳名中外。

南園遺墨蹟頗多,遊通海秀山時,寫下了「兩宿通海」一詩,詩云:「孤城臨水背依山,憶在江南煙雨間,翠壁駐雲宮閣暮,白渡浸市估帆閑。琵琶夜冷醒秋夢,鴻雁風高老病顏。明白搖鞭帳前路,殘燈虛照灑痕斑。」詩人觸景生情,通海的波翠壁,引起他對江南的回憶。此詩墨跡為行書,八年前刻石立於山上之通翁亭,亭以宋代詩人林通之名而得名,始建於清乾隆年間,呈長方形、歇山頂,高朗空闊,軒窗明淨,內存有不少歷代名人詩文石刻。

先生生平,為人守正不阿,清廉公明,醉心於詩書畫。死後葬於昆明北郊清水河畔山坡上,繼營葬於大板橋蓉峰山,依山傍水,近觀田野村舍,遠眺滇池山水,一代哲人安息於此。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2期;民國81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