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鳥南飛──中國第三屆藝街節外一章

作者/周爾新 

第三屆中國藝術節,今春在昆明盛大舉行,這是集全國藝術精華於一爐的一次大拜拜。在兩週的活動中,有關藝術──音樂、歌唱、戲劇、舞蹈、文宣等,均是推陳出新,目不暇給。反映出中國廣大地區多采多姿的民族文化特色。雲南省政府也藉此機會進行三迤經貿交流,及雲南歷史文物展覽,辦得很成功,各方讚譽有加。申慶璧鄉長曾撰鴻文「第三屆中國藝術節在昆明」一文,刊載於雲南「會訊」第四期,對於此次藝術節的整個活動過程,有詳盡的報導,故不贅述。僅就在藝術節期中,所看見的一群北來避寒可愛的海鷗景象略加敘述,以增佳節氣氛。

藝術節揭幕的那一天──上元節──當藝術節的隊伍越過觀禮台時,我忽然看到一群飛鳥,也在上空穿越而過,當時我以為是在施放和平鴿。得鄰座告知:這是由北方飛來避寒的候鳥──海鷗──可能是受到樂隊的驚擾,飛往翠湖公園去群聚了。」提起海鷗,今年我在美國過春節,曾看到華文報上刊載的一則昆明市民在大雪中呵護海鷗的感人故事,印象深刻,再聞其言,心中則盤算著要找個時機到翠湖去拜訪這些遠來的朋友。

某日偕家人中午時刻踏進翠湖公園,目的是在觀鳥。那裡為迎接藝術節,園內如花似錦佈置一新。主題是花展和燈展,也得順便參觀一下。花展中以四川省展出的一盆蒼松最為出色。燈展範圍雖然不小,但白晝看燈展似乎就缺少那一點晶瑩亮麗的燈意。還是去看看鳥罷。

走到湖邊已有很多人在圍觀,只見湖面上空成千上萬的海鷗不息的在穿梭飛舞,黑烏烏的一片罩在湖面上,猶似升起了一個瞞天帳蓬,在日光透射下,湖水好像也在閃閃發光,構成一個奇景,首先予人一種美好的印象。一些海鷗看見遊人到來,它們則低飛擦石欄而過,讓你有點驚心!它們是在迎賓呢?還是在討食?來此觀鳥的人想來都是施主,大家均以麵包饗鳥,或以大塊的麵包拋向高空,看一場群鳥爭食的遊戲。果然海鷗一發現目標便凌空聚集成一團,真是百烏來朝,俟其啄食到的幸運兒脫困後,群鳥又如天女散花地向著那隻幸運兒追逐而去,又形成一條彩帶或繞池追逐或俯衝爭奪,要等到那塊食餌消失之後,一場爭食大戰才會落幕。有時海鷗亦會飛立在石欄上與人親近,它那一付溫馴的模樣,令人欣然,憐愛有加,深淺藍色相間的羽毛,長長的兩翅,配上一個紅色的嘴殼,色澤明麗素雅,給人一種詳和的感受。我們在那裡一呆便是一個多小時,陸續購買鳥食──麵包共花去二十多元人民幣。隨同我的兒女們為歡娛老爸,毫不吝色的付與販賣者,因此我們與這位麵包主也交上了朋友。

海鷗的老家是在北方及西北利亞一帶,每年冬天則萬里飛翔到南方來避寒覓食。昆明氣候溫和,正是他們的冬季「行宮」。晚間棲息在滇池的小島上,白天則飛到市區翠湖公園覓食。過去我在家鄉時,對於「北鳥南飛」沒有任何印象,故詢問我的女兒,她說:「海鷗飛來昆明避寒,好像只是近幾年的事,過去大家都為生活而緊張,那來餘食餵鳥。」我因而想到宋代理學大師邵康節的一則「聞鳥啼而驚心」的故事,那時邵康節隱居在家鄉河南,某日他在橋上觀景,聽到鷓鴣的啼叫聲,他告訴朋友,這是一個不祥之兆。鷓鴣本是南方的鳥類,不耐嚴寒,為何「南鳥北飛」,說明南方即將發生饑饉或將有一番動亂,果然,他的預言應驗了。動物不同於人類的只是不會說話,如很多的鳥類、魚類、昆蟲,對於氣候的變化都有感應。過去昆明不見海鷗的蹤跡,而近幾年來「北鳥南飛」是愈來愈多了,說明大陸自發展經濟後,人民生活已逐漸得到改善,精靈的小動物,也知道其中奧秘來趕這班列車。反觀台灣乃是一個亞熱帶的島嶼,應為候鳥經常來訪之地。台灣經濟雖然富裕,但是生態環境已逐漸為工業發展的餘瀝所污染,更加上附近居民捕殺動物成性,現在很多珍貴的鳥類,幾已絕跡,候鳥則是望門而卻步。嘆甚!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2期;民國81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