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足山攬勝

作者/李建恩 

滇西雞足山,係著名遊覽勝地,又是佛教名山。它方圓百里,座落於雲南省於賓川縣西北部,西臨大理、洱源,北接鶴慶,在東經100 20'──100 25',北緯25 56'──26 00'之間。雞足山頂立西北,尾掉東南,前列三峰,後拖一嶺,宛然雞足之形,故得其名。其主峰天柱峰,亦稱金、頂,海拔三千二百餘米,直入雲漢。除天柱峰外,尚有四十奇山、十三險峰、四十五幽洞、百餘泉潭,崗嶺壑澗不可勝數;萬木參天,百鳥爭鳴,集雄、秀、幽、奇於一山。更有許多佛寺廟宇,遍布危崖山坡峽谷,隱於茫茫林海間。

雞足山歷來有「四觀八景」之說。登上天柱峰,可東觀日出,南望祥雲(祥雲縣),西睹蒼洱(蒼山、洱海),北眺玉龍(麗江玉龍雪山)。此乃「四觀」。明代地理學家徐霞客,兩次登山遊覽,盛贊「四觀」為「奇觀盡收今古勝」,「海內得其一,已為奇絕,而況乎全備者耶?此實首海內矣」!「八景」為:天柱佛光、華首晴雷、蒼山積雪、洱海回嵐、萬壑松濤、飛瀑穿雲、重崖夕照、塔院秋月。

相傳佛祖釋迦牟尼大弟子飲光迦葉尊者來東土廣傳佛法,以雞足山為道場,在天柱峰下的華首門守衣入定,遂開雞足山佛教之源。隋唐時,雞足山已有佛寺,至明、佛事大盛,成為具有「大寺三十六,小寺七十二,庵、堂、禪林不可勝數,僧尼上千」的規模宏大的佛教叢林。各地善男信女、成千上萬、入山朝佛。遠至泰、緬、新加坡等東南亞諸國僧俗,亦常結隊來山朝拜。雞足山遂成為我國西南乃至東南亞地區的佛教聖地。明清兩代,雞足山佛事曾歷幾度興衰,至清末,經虛雲法師十餘年慘淡經營,復又形成以祝聖寺為中心寺廟群落,佛事盛極一時。

明清以降,歷代文人墨客、歸隱奇士、得道高僧、政界名流,多與雞足山結下善緣。明代狀元楊慎(升庵),謫居永昌府時,常留連雞足山,多有詩文記述;著名地理學家徐霞客,兩次登臨雞足山,曾背負立志朝拜雞足山之南京迎福寺高僧靜聞之遺骨上山,葬於祝聖寺左。他將此山盛景以三萬餘字撰入其遊記之中,又應麗江土司木增之請,纂修「雞足山誌」(未完稿,徐即病歸;今僅存其目)。其他如李元陽、李贊、木增祖孫、馮時可、王昶、趙藩、袁嘉谷、徐悲鴻等一代文土、釋禪、大錯、擔當、虛雲、自信等一代高僧,或以詩文記盛,或以心佛法,而與雞足山共存。而政界名流,如清慈禧太后、光緒皇帝、梁啓超、孫中山、于右任、龍雲等亦在雞足山留有墨跡。梁啓超所書「靈獄重輝」、孫中山所書「飲光儼然」的巨匾,至今仍高懸於祝聖寺大雄寶殿之門上,而于右任亦為石鐘寺書一聯云:「如來有像無像是虛;石鐘無聲有聲皆幻」。

龍雲主滇政后,巡視滇西,登臨雞足,一九三三年鳩工建楞嚴塔於天柱峰頂,塔十三級,高四十二米,內有梯可達其頂層,供遊人眺望。建塔時龍雲所題碑至今尚存。

一九五一年、一九六三年,國家兩次撥巨資對雞足山寺廟全面進行修理、增補、油漆、彩繪,全山寺院一新,佛事活動日盛。「文化大革命」中,雞足山亦未能幸免,寺廟、文物,毀壞殆盡。

文革結束,一九七九年國家決定修復雞足山寺廟。一九八一年,雲南省人民政府把雞足山列為自然保護區,一九八三年,國務院宗教事務局把雞足山祝聖寺、銅瓦殿列為漢族地區佛道教全國重點寺觀。自一九七九年以來,國家文化局、宗教事務局及省、州、縣政府多次撥款,雞足山佛教協會也募化功德、賓川縣修復雞足山領導組負責修建工程,相繼修復了祝聖寺、金頂寺、銅瓦殿、慧燈庵、太子閣、華嚴寺、九蓮寺、觀音閣、飲光堂、靈山一會坊、大廟等寺院建築。楞嚴塔又承蒙龍繩文先生捐功德一萬元、修刷一新。賓川縣政府又修通了由縣城至山腳的三十二公里的公路,開通了旅遊客車,山腳沙址街經祝聖寺、慧燈庵至金頂的登山路徑已拓為二米寬的遊觀道,新鋪設石階三千四百餘級、橋涵四十餘座,供遊客小憩的平台八個。又利用山泉、建小水電站一座,供夜間照明;沙址電站建成後,雞足山用電問題更進一步得以解決。旅館、衛生設備等旅遊設施進一步完善,現已擁有各級床位千餘個的接待能力。經過十餘年的恢復興建、雞足山名山勝景重展新顏?僧尼日增、朝山參佛者及遊客亦逐年增多,一九八七年已達十萬之眾。

筆者在賓川縣中學執教多年,曾多次登上雞足山;又有幸結識了歷次修復雞足山的具體施工的技術人員張振聲,對雞足山佛事之興廢有所瞭解。

一九七一、一九七四年,筆者兩次登雞足山,只見除楞嚴塔尚完好、祝聖寺尚保有軀外,其餘寺院只剩殘垣敗壁,荒草連天,滿山僧尼俱杳。一九八三年冬,筆者又上雞足山,宿於祝聖寺多日。眼看正是緊張的修復時期,祝聖寺、金頂寺已修復完畢,以它嶄新的客顏喜迎八方香客遊入,佛事活動已正常開展。銅瓦殿等寺院正在施工。此覆,多次上雞足山,或率中學生前往,或偕家人同遊,深覺景色、設施一年比一年好,佛事活動一年比一年盛,遊人香客一年比一年多。一九八七年初冬,又遊雞足山,喜逢全國漢地佛教傳戒法會在祝聖寺舉行,雞足山盛況空前,來自國內外(國外主要是東南亞的)的求戒者(即要求摩頂愛戒,成為正式佛教徒)達一千一餘人。祝聖寺等寺院粕點得金碧輝煌,法會莊嚴隆重。祝聖寺的山門、天王殿、大雄寶殿、藏經樓、藏珍樓、雨花台、碑林、祖師殿、藥王殿、伽藍殿、地藏殿、禪堂、客堂、齋堂、雲水堂內外,鐘磬長鳴,佛號經聲不絕,香客遊人靜立觀看一個個誠心缽依佛門的受戒者的受戒儀式,頓覺俗慮盡消。

隨著雞足山的逐步修復,港台遊客及國外遊客亦日益增多。賓川籍台胞丁中江先生等曾就回鄉省親之際,登臨雞足山州舊地重遊,以抒故園之思;美、英、法、日、加拿大、瑞士、緬甸等國友人亦慕名前往,尚有新加坡「國際旅遊參觀團」一十八人結隊遊覽參佛。

一九八六年,修復後的雞足山初具規模,由前雲南省政府財政廳長李培天先生之胞侄、原國民黨昆明市黨部秘書李寶鍹撰寫「重修雞足山寺廟碑記」,由白族學者、大理白族自治州原副州長張旭書丹,勒石立於祝聖寺內。「碑記」記述雞足山佛事之廢興甚詳,茲不贅。

一九九二年八月於昆明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2期;民國81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