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鄉的冬至臘八

作者/熊光勛 

一、冬至

我是雲南鎮雄人,記得童年時候,家住在民風保守的農村──妥坭。當地常常有人說:半年辛苦半年閒,每到冬至就有人準備殺豬過年了。的確當時的農民,春天忙於犁地、鋤土、播種、施肥等…。而夏日則頂著烈日鏟除雜草亂石,使農作物仰瞻雨露欣欣向榮,開放美麗的花朵,結出豐碩的果實。

時序進入秋收時分,田野的稻麥成熟了。山地的大豆高梁苞谷熟透了。便開始忙著收割黃橙橙的稻谷、漲鼓鼓的大豆高梁苞谷,一籮接一籮的運回家,遇上年辰好、豐收季,五谷雜糧堆積如山,一般農舍低矮狹窄,幾乎無容納之處。

冬天,把半年的汗水換來的成果儲存起來、絕大多數農家開始宰冬至豬準備迎接農曆年到來,宰豬不一定是在冬至這一天,多在冬至前後十天左右。家鄉有幾句民謠:「十月落大雪,冬月來不得,臘月你來送年節」由於天寒地凍、水冷草枯,別說人類閉門在家過清閒日子,連牲口也畏縮在棚內哨乾草、閉目養神。

離過農曆年有一段日子,家家戶戶便採購年貨、醃臘肉,作法很簡單,用煤火將鹽及花椒等佐料炒過之後,在新鮮肉上抹上厚厚的一層,用罈子或沙鍋裝起來,冬天天氣涼爽,放十天半月-也不會臭,拿出來用柏枝稻殼的文火烤,烤得黃焦焦的、油膩膩的,油一直滴,香味芬芳拂鼻,並不遜於在寶島烤肉的樂趣,但一塊塊黃爽爽的臘肉都成了大痲婆,弄得大人們哭笑不得,事隔四十多年,想起小時候偷吃烤臘肉的情形,真不知天高地厚。

二、臘八

農曆十二月初八,各地都有吃稀飯的習俗,寶島稱之為「臘八粥」。大富人家多用糯米、蓮子、核桃、板栗、柏果等合煮而成,喜歡甜食放糖,類似八寶飯,吃鹽的可也摻肉丁,吃起來當然比白水稀飯可口,貧農買不起米,則以苞谷粉放些酸菜、花豆合煮一大沙鍋大頭稀飯,俗稱:臘月臘八稀飯邋遢,農人與耕牛打成一片,生活上無衛生可言,開飯時捧出一大沙鍋熱騰騰的苞谷稀飯,以及一大土碗野蔥蔥拌海椒,根據個人的喜好,大人們吃辣的以辣椒下稀飯,小孩倒些海椒水在稀飯裡,全家老幼呼呼啦啦,邊吃邊談,圍爐取暖,嘴唇辣得紅冬冬的,額頭上冒著汗珠,暖身充饑一舉兩得,也充滿農村和樂融融氣氛。

值此,農曆新年即將來臨,惟冬至臘八已經過去,離開家鄉四十多年,由來已久的農村習俗由於大陸經過了四十多年的劇烈變化,此一習俗是否依舊。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2期;民國81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