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航空之最

作者/張騫 

早在本世紀初,隨著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爆發,飛機作為一種全新的武器系統進入了作戰序列,並顯示了強大的威力,於是一種新的軍種──空軍誕生了。世界各國紛紛組建,當時的中國各地實力派極力效仿,雲南就是此時步入藍天的。

一、最早的航空管理機構

一九二○年唐繼堯被顧品珍趕下台,流亡於粵港之間。但他並不甘心,於是積極奔走,拉攏老部下如龍雲、李又勛、胡若愚、張汝驥等,將其組織起來,企圖打回雲南。在此期間,他看到空軍的重要作用,無論世界各國還是中國各派如廣東、東北、北洋等都積極擴充空軍實力,因此他決心發展此軍種。他邀請了劉沛泉和一些美國華僑航空人員作為基礎。一九二二年唐從廣西百色反攻雲南將顧品珍擊斃,使唐第二次掌握了雲南政權。這時他聘用的航空人員也到了昆明,並在五月一日正式成立雲南最早的航空管理機構──航空處。劉沛泉被任命為處長。下設兩個隊:第一隊隊長廣東人王狄仙;第二隊隊長是華僑張子漩,聘華僑黃社旺、莊孟仙、司徒鵬為飛機師。劉沛泉是廣東南海人,曾任軍務院飛行隊參謀長,廣東聯軍飛機廠廠長、全國航空調查委員會委員長等職,他擁護共和,堅決反對袁世凱復辟封建帝制,參加護國起義,出征湖南、兩廣,屢建奇功,對雲南航空的發展有過重要的貢獻。

一九二三年又取消航空處,改為航空隊。任命法國留學生柳希權為隊長,內設三個分隊,其人員編制略與步兵連同。到了一九二九年共有五人任過隊長;此時改隊為航空司令部,司令官又由劉沛泉擔任;一九三○年又再次改稱航空隊,由張汝漢任隊長。

二、最早的飛機場

雲南最早的機場是昆明巫家埧飛機場。一九二二年由雲南督軍唐繼堯下令興建的。此地地勢低窪,長年積水,形成兩個天然水塘,七約在二百年前由四川巫姓農民在此開荒種地,逐漸形成村落。清光緒三十三年「公元一九○七年」新式陸軍第十九鎮七十四標和炮隊開進巫家埧駐紮,這支部隊後參加了一九一一年辛亥雲南重九起義,為推翻清政府在雲南的腐敗統治立下了汗馬功勞。

一九二二年,唐繼堯建空軍後,派民伕將原來由蔡鍔駐軍修建的練兵場改建為一塊大約四百五十米場地的飛機場,它就成了雲南最早的機場。

到了一九三七年,抗戰爆發後,設在筧橋的中央空軍官校遷來昆明,以後歐亞航空和中國航空公司也來了,由於飛機增多,不久雲南省政府下令擴建機場,於九月二十三日成立了擴建巫家埧機場工程委員會,並在十月六日正式開工,場地長度加長八百五十米,達到-千三百米,修了兩條一千米的跑道,使整個機場面積達到一二另將千米。此項工程由于軍事緊需所以進展速度很快,翌年冬天即竣工。巫家現機場也就成了雲南最大的機場。

三、最早的航空學校

飛機是現代高技術的產物,要駕駛就必須有經過嚴格訓練有良好素質的飛行和地勤人員,故航空學校就成了必需。早在一九二二年,唐繼堯創辦雲南空軍的同時也就開始了雲南航空學校的建設。他首先任命劉沛泉為校長,航空處飛行隊第一隊長王狄仙兼任教育長、武備學堂陳榮新為總務處處長;聘請張子璇、黃莊旺、莊孟仙、司徒鵬等為飛行教官,其它各理工課和航空理論等從東陸大學處聘請如楊克榮、蕭楊勛、柳希權、張邦漢等。軍事訓練由講武堂第十七期的各課教官兼任。為此專門從法國聘請了一批曾經參加過第一次世界大戰空戰中有經驗的飛行軍官空軍上尉阿爾彼得為顧問、少尉弗郎塞士、準尉馬爾丹為教官,這些外籍人員就成了雲南航空歷史上最早的外國顧問。

在航校人選初步決定後,就開始向國外訂購飛機,這就引起了美法之間的競爭。因為唐繼堯初創空軍的時候聘請的多是留美華僑,所以當時準備訂購美式飛機是順理成章。繼又由於雲南地處中越過境,越南當時是法國殖民地,又修了滇越鐵路,控制滇省外出的命脈,而航校之中又聘請了法人,於是他們便暗中威脅雲南,迫使唐氏買了法式高德隆初級教練機和由布力格轟炸機改進的高級教練機,另外還配備了大量的訓練器材和教學設備,這在當時國內都是比較好的。

雲南航校一九二二年創辦,一九三七年抗戰爆發結束,時間不算長,學校主管換了五任,他們分別是:劉沛泉、柳希權、張元養、戴永萃、張汝漢。

四、最早的航校學員

雲南航校成立後,有了教官、裝備,就要招收合格的學生,唐繼堯遂下令於一九二二年冬在滇黔兩省招收學生,其中貴州籍就有十多名,這種能破除門戶之見,不計省籍的胸懷在當時是極少有的。學生分為飛行、機械兩科。航校十二月二十五日正式開學,編成航空入伍生隊,至此雲南省第一批學員正式入學上課。

學員中除了有中國學生外,還有四名朝鮮籍學員,成了航校最早的一批外國學員,這真是讓人感到不可思議的事。外籍學員中除了航校外,還有從講武堂畢業的學員後來都成了顯貴,如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副主席崔庸健韓國總統李承晚等。

一九二六年第一期學員三十七人畢業,其中飛行科十二人、機械科二十五人,唐繼堯對此十分重視,親自主持畢業典禮,他對畢業學員講話慰勉備至,稱讚他是「大西南空軍的始軔」。

一九二六年十二月第二期學員入校;一九三○年招收了第三期學員;第四期學員是一九三三年入學的。航空隊伍便逐漸擴大了。

五、最早航校女學員

雲南航校前後招收四期學員百餘名,女生占了一○%,她們和男生一樣受到嚴格訓練,穿同樣的軍裝、打裹腿、出操、野外演習、夜間緊急集合、還要將女性特有的長頭髮剃掉。她們大部分經受了各種考驗,順利地完成了自己的學業。

航校最早的女學員是第一期招收的由唐繼堯保送的夏文華、尹月娟,朝鮮籍權基玉也是本期招收的,成為航校最早外國籍女學員;這三人都是機械科畢業的;而最早單獨駕駛飛機上藍天的則是三期學員吳瓊英。

六、航校最早的少數民族教官

雲南有二十多個少數民族聚居,航校也不例外,段緯是第一個少數民族教官。段緯字黼堂,於清光緒十五年(公元一八八九年)生在蒙化(今巍山縣)。自小聰敏好學,一九○八年由縣選入昆明方言學校學外文。辛亥革命後雲南向發達國家選派留學生,他於一九一一年以優異成績被錄取。一九一六年赴美普渡大學學土木工程,後轉入麻省理工學院學習駕駛飛機,在國外苦讀十年,於一九二五年學成回國,先在東陸大學任教授,後任雲南航校副校長,講授航空理論,又任航空大隊副大隊長、大隊長。一九二七年他奉命駕機轟炸曲靖城,他不忍塗炭生靈,又不能違命,只好將炸彈投向荒郊野外,使城中百姓免遭了一次浩劫。一九二八年到公路部門任技監,直接參與指揮滇緬公路興建,為抗戰勝利作出了自己的貢獻。

七、雲南最早的飛機

唐繼堯組建雲南空軍後,於一九二三年向法國訂購了高德隆式教練機和布力格式飛機。

高德隆(Cudron)飛機是法國高德隆公司生產的雙翼教練機。它的最大飛行時速僅為九十六公里,空中失速可能性小,安全係數高,而且在地面滑跑一百米後就可以起飛,是一種較好的初級教練機。不過這種飛機是單座機,學生不能由教官帶飛,不便訓練,而且裝的發動機是老式的旋轉式發動機,馬力小只有四○、五○、八○馬力三種。

另外雲南引進的布力格式飛機也是法國製造的,最早作為轟炸機而設計的達到三百匹馬力,買進的時候對飛機內部進行了改造,作為高級教練機使用。

八、最早的空軍作戰

一九二五年唐繼堯派兵進入廣西準備消滅對立的滇軍范石生部,開始時唐軍吃了敗仗,被迫撤兵回滇,范石生則乘機入滇占領了廣南一帶。於是唐繼堯在一九二六年七月命令航空隊到開化(今文山)作戰。九日上午共有五架飛機昇空,不料飛到昆明市上空時,由於高度太低不到三百米,使四、五號相撞墜毀於文化巷、天君殿巷,楊嘉漠、陳麟書、郭其宣、鄧希岳當場死亡,其餘飛機被迫返航。遲至十五日才上前線而且只有三架。當時范石生和胡若愚、龍雲兩軍對峙準備決戰,航空隊到達後,胡龍要求轟炸范石生陣地,但經過實地測量,要轟炸機載炸彈和燃油起飛,機場設置存在問題,跑道也不夠。於是民工又連夜整修到十七日才算完成,不料十七日一早胡龍部向范部嶺起全線進攻,從側翼到打擊使其全軍潰敗,范石生僅率少數人馬逃回廣西。航空隊此次雲南最早的作戰由於準備不夠經驗不足損兵折將,於二十五日無功而返。真正發揮飛機進攻威力的第一次作戰是同年十二月圍剿莫樸之戰。

莫樸是雲南的土匪之一,於一九二六年十二月率眾匪三千餘人佔領了錫都箇舊,在雲南引起了強烈震動。唐繼堯下令第二軍軍長胡若愚派兵進剿,派二架布力格式轟炸機到蒙自助戰。參加行動的有航空隊長柳希權、張有谷、曼玉琮和張汝漢四人。當時滇軍陸軍雖然裝備精良,訓練有素,無奈莫樸匪兵占地勢之利,居高臨下,而此地兩側均為高山,大部隊無法展開,強攻損失很大,所以胡若愚要求航空隊居高空的優勢,對乍甸一帶的匪部進行轟炸,協助陸軍作戰。

經過仔細的研究,根據作戰地區的乍甸一帶是南北兩山夾一溝的特點,而且只有二架飛機的實際,決定利用土匪對飛機十分陌生,有一種恐懼的心理,將飛機掛上六枚六十公斤爆破彈,沿狹谷對山上土匪進行轟炸,每次一架使土匪的頭上隨時保持空中威脅,對他們的心裡是一個極大打擊。

於是張汝漢和李榮發駕機到乍甸村上空轟炸,他們降低飛行高度,投了兩枚炸彈將石牌坊和附近的房屋炸毀,地面的土匪狼狽不堪,取得了良好的效果。為了擴大戰果,不停地空中轟炸,陸地進攻也因此大有進展,逼進了乍甸村。眼看戰鬥即將結束,天有不測風雲,由於當時飛機裝備落後,沒有投彈瞄準器,只能以目測心算為主,為了投彈準確,把飛機降到極限高度進行投彈,但由於飛得過低被打穿了右翼副樑翼。而另一次飛行中由於飛行高度太低僅有二百公尺,又受到山區側風襲擊,再加飛機轉彎爬昇過急,造成失速下降,落在新安村附近,兩位飛行員幸免於難,此後只剩一架而孤掌難鳴,不過莫樸匪部也是彈盡糧絕,只好突圍逃跑,使整個戰鬥得以順利結束。通過此次戰事,使空軍的作用得到初步驗證,加強了航空隊的地位。

九、最早的民航管理機構及飛行

經過幾次航空隊作戰行動後,雲南省政府感到飛機的重要作用,同時也看到空軍作戰飛機只消耗無利潤可言,而且不易保養、壯大,長此以往將無法維持,再加上雲南地處西南一隅,許多物質如煙、錫、銅等在運輸途中受土匪威脅,戰事阻礙,外省交通不便等困擾,人員出省甚至要先坐火車出國到越南,再坐海輪回國到上海的「奇觀」,為此必須建立民航。

此時已是一九二七年二六政變后,龍雲登上省主席寶座,局勢開始穩定。張邦翰、劉沛泉建議組織商業航空來解決運輸問題,龍雲採納了他們的建議,以建設廳長張邦翰、財政廳長陸崇仁、禁煙局長馬為麟以及劉沛泉等為委員於一九二八年正式成立了雲南歷史上最早的民航管理機構──雲南商業航空委員會。

這個委員會的首要工作就是要有人和飛機,於是打電報給駐防徐州的北伐軍航空司令部的陳栖霞、張有谷、晏玉琮和張汝漢四個雲南人,要他們回滇參加創辦民航事業,經過商議後,他們決定由陳柄霞、張汝漢回滇,他二人回南京請假後就直接到香港。在一九二九年四月接收了雲南有史以來的第一架向美國訂購的被命名為昆明號的萊茵四座民用客機。

他們二人首先將飛機飛到廣西北海,進行全面修整,於四月二十七日早十點駕機沿西江到百色後取向二八五度進入雲南廣南上空,經過六個多小時飛行於下午四點二十分在昆明降落,完成了第一條有重要意義的航線的開闢。航線長達九百多公里,在全國來講,在當時是最長的航線,引起各方面的廣泛注意,它向世人表明了雲南商業航空已奠定基礎。這次成功的航行,使雲南各界人士十分激動,龍雲和雲南商業航空委員會專門開了慶功宴以示祝賀,會上還擇上了張、陳二人當天在北海買的三十多公斤大活蝦。這也最早開了雲南人在本地吃上當天的海鮮產品的先河。

不久商業航空委員會著手籌備川滇、滇邕的正式定時航線。不料四川的劉文輝、劉湘二人十分害怕認為此舉是雲南航空向四川的擴張堅決不同意。廣西也一樣,使得該計劃終於胎死腹中。省外不行就只能在省內準備開三條線迤東線昆明到昭通、迤西線昆明經大理至保山、迤南線昆明經蒙自到廣南;於是派航校學員分赴各地籌備航空場站各項事宜。就在此地,陳兵川滇過境的胡若愚等人準備打回昆明,全省準備戰事,自辦的商業航空也只好停止了。

十、最早來滇的外國飛機

雲南自一九二二年自辦航空以來,外國就盯上了這塊神秘的有各種民族圖騰,眾多礦產資源的地方。最早的是法國人到雲南來活動。一九二九年阿爾彼得駕駛法國研製的瓦汀式四座客機眾越南河內到昆明,在張邦翰面前大肆吹噓,要商航會買,但是雲南根據實情拒絕了他的要求,阿爾彼得在昆明待了二十多天後只好飛走了。

一九三一年六月法國駐越空軍派五架波特斯二十五式戰鬥機不請自來,在未辦任何入境手續的情況下,突然在昆明降落,向雲南眷政府施加壓力,進行恫嚇,這是雲南第一次從空中被外國軍機入侵。雲南航空隊堅持維護國家主權立即將入侵飛機扣押,雲南省政府立即派省外交特派員巧王禹枚向法方提出強烈抗議,迫使法國駐滇總領事康棟道勸,雲南才將其放回越南。

一九九三年七月廿日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3期;民國82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