巾幗壯志 戰友情深
──抗戰期間「雲南婦女戰地服務團」隨軍出征散記

作者/胡劍 

今年是台兒莊血戰五十五週年,當此之時,當年曾跟隨我滇六十軍官兵征戰台兒莊的「雲南婦女戰地服務團」成員中的倖存者在昆明匯集一堂,憶起五十五年前的經歷,無不慷慨悲歌,感慨系之。

一九三七年「七‧七」事變爆發,全國人民同仇敵愾,奮起抗日。八月上旬,雲南省政府主席龍雲赴南京參加最高國防會議,返滇後,即組建陸軍第六十軍,奔赴抗日前線。

與此同時,在雲南省抗敵後援會和雲南省婦女會的支持下,昆明市的女學生,發動了一九三七年十月五日的游行請願活動,計有四千餘青年婦女參加。遊行活動結束後兩天,胸懷報國壯志的巾幗英雄六十人組成雲南婦女戰地服務團,公推徐漢君為團長、胡廷璧為副團長,到西山華亭寺集中,作簡單的醫護、軍事、宣傳等科目訓練,待命出發。稍後,根據六十軍盧漢軍長的請求,龍雲主席將雲南婦女戰地服務團六十位團員編入六十軍。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十三日,雲南婦女戰地服務團出發,昆明市上萬大、中、小學學生列隊歡送。經貴陽、長沙,一九三八年一月,至湖北紙坊,受到盧漢軍長和所屬師旅長的接見和歡迎。不久,即至武漢受軍事訓練及醫療知識學習。同時,還進行救亡歌曲和劇目的演出,為支持雲南婦女戰地服務團的活動,音樂家洗星海、任光、安娥譜寫了一支「六十軍軍歌」。

一九三八年四月,雲南婦女戰地服務團到湖北孝感、花園、武勝關等地參加六十軍整訓,在各連排教唱「六十軍軍歌」,演劇、編寫牆報、作時事講述、代戰士寫家信、替他們縫補衣服。

四月下旬,婦女戰地服務團部份團員帶著雲南後方父老的慰問信、慰問品隨六十軍官兵北上,奔赴台兒莊戰場。戰士們浴血奮戰,服務團的團員向戰壕中送水送飯,救護和運送傷員。從四月下旬至五月中旬的二十餘日中,戰地服務團與六十軍官兵併肩協力,面對兇殘至極、裝備精良日軍主力板垣、磯谷兩師團,如巍巍山岳,似鋼鐵長城,靜如處女;動如脫兔,以血肉之軀,保衛了中華民族的尊嚴與獨立。

台兒莊戰鬥結束後,戰地服務團的巾幗英雄隨六十軍參加了保衛大武漢的會戰,有的團員調入五十八軍,參加了長沙會戰,有的又加入新三軍工作。在贛北,她們還做過戰區難童的收容教育等許多工作。

直至日寇侵佔緬甸、越南,對我滇西、滇南虎視耽耽,六十軍奉調回滇,雲南婦女戰地服務團才結束了這段時間的救亡圖存的生活,隨六十軍返回雲南。

雲南婦女戰地服務團的巾幗英雄,在一九三七至一九四二年四年多的時間裡,特別在血戰台兒莊的不平凡經歷中,以身許國,與敵寇作殊死的戰鬥。硝煙戰火,妝點著她們的青春;戎馬生涯,顯現著她們的風姿;槍林彈雨,證明了她們忠誠於中華民族的赤誠之心。沙場馳騁,使她們展示了不讓鬚眉的巾幗雄才,也使她們結成了親如手足的姐妹。

杜少陵詩云:「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今夕復何夕,共此燈燭光。少壯能幾時,鬢髮各已蒼。訪舊半為鬼,驚呼熱中腸。焉知二十載,重上君子堂。昔別君未婚,兒女忽成行。…夜雨剪春韭,新炊間黃粱。…」五十五年過去,當年英姿勃勃的雲南婦女戰地服務團六十位抗日巾幗英雄,有許多已然悄然離開人世、倖存者亦經歷了歲月的消磨,垂垂老矣。

現居昆明的張芝、劉仙德、段競強、宋桂仙、鄧方華、王毅、趙鳳稚、孫鴻英、王瓊珊、王樹華、白若芬等十餘人,就是當年參加血戰角兒莊等戰鬥的雲南婦女戰地服務團中的倖存者。這十餘位老者,均年過古稀,有的已年過八旬,年紀最小的王毅,參加服務團時是十五歲的「小妹妹」,現在也年屆七十有一,兒孫滿堂,繞膝承歡了。

筆者於前年拜識了諸老者,深感其精神動人,故亦時相過從,聆聽款談。

時光的流逝,歲月的消磨,這十餘位老人的戰人中誕生的生死友情,反而更加深沉和純潔,她們常相聚首,或敘舊、或娛樂、或共餐,更多的是懷念遠在臺灣的服務團姐妹曾昭蕙、胡廷璧。現在,她們家庭吉祥,生活愉快,每週聚會一次,已成定例。她們亦時或撰寫回憶參加六十軍與日寇戰鬥的文章,在文史刊物上發展,為社會、為青年、為後世留下珍貴的史料,使世人了解,她們是怎樣把一代青春無私奉獻給國家和民族的。今年春,政協西南地區文史資料協作會編輯的「西南民眾對抗戰的貢獻」一書出版,書中收入「雲南婦女戰地服務團散記」一文,係服務團成員十人親自撰寫。可惜當書送到昆明時,作者之一吳秉坤已與世長辭;另一作者,服務團團長徐漢君亦臥病榻,不久亦去世。

隨著海峽兩岸交往的開放,長期天各一方的服務團成員更於會聚一起。一九八九年,曾昭惠首途回滇,與血戰沙場的老姐妹相聚。一九九二年,八十高齡的服務團副團長胡廷璧回滇,與團長徐漢君、團員王瓊珊、張芝、白若芬、王毅、趙鳳稚等十餘人親切會聚,互道契闊。她們雖白髮蒼蒼,但滿頭銀絲仍不能掩去當年殺敵報國的逼人英氣。滿懷豪情,常使人久別重逢的老人們不自禁的唱起抗日戰歌,唱起激蕩心胸的「六十軍軍歌」。

今年春,曾昭惠第二次返滇,回騰衡縣掃祭先塋,她係辛亥元老李根源先生侄女。掃墓後,曾昭惠又至昆明,與服務團戰友會聚。「夜雨剪春韭,新炊間黃粱」,分離時間長了,情感愈深。十餘位白髮童心的老人,相攜相扶,游翠湖,上圓通山,逛大觀樓,共同買菜煮飯,共品地方風味小吃,指點昆明街景,互慰離懷,還相攜到像館合影,以作永生的留念。更多的時間,則是共話當年金戈鐵馬,為中華民族的生存獨立,為祖國的安全和人民的幸福,與日寇血戰台兒莊的歷史,悼念碧血灑角兒莊的六十軍官和已作古的服務團姐妹。盤桓數日,曾昭惠離滇赴臺,臨行前,當年的戰友又將「西南民眾對抗戰的貢獻」一冊贈她,留作紀念。

她們知道,任何人都無法抗拒大自然的法則,任何人都不可能長生不老。但是,她們更知道,偉大的中華民族,為了民族的獨立與尊嚴,為了國家的繁榮和昌盛,不論面對如何強大殘暴的敵人,都將團結一致,不計個人的生死安危,勇敢抗爭,直至取得勝利。而在對付共同敵人時結下的手足之誼、血肉之情,必將世世代代流傳下去,並隨著中華民族的發達繁榮,日益光大。

謹以此紀念台兒莊血戰五十五週年。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3期;民國82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