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鄉赴鄭和研究會記

作者/申慶璧 

開展鄭和研究 台灣地區出發

首屆鄭和研究國際會議,定於民國八十二年(一九九三)十月十五日至十八日,在昆明舉行。我在五月初接到昆明鄭和研究會的通告後,由於眼睛近視,家裡的人,不放心我一人前往,因此回信沒有肯定答復赴會。

只是早年讀孫文學說,其中有一段說:「當明初之世,成祖以搜索建文,命太監鄭和七下西洋,其第一次自永樂三年六月始受命巡洋,至永樂五年九月而返中國。此二十八個月之間,已航巡南洋各地,至三佛齊而止。計其往返水程以及沿途留駐之時日,當非十餘個月不辦,今姑為之折半,則鄭和自奉命以至啓程之日,不過十四個月耳。在此十四個月中,為彼籌備二萬八千餘人之食糧,武器及各種需要,而又同時造成六十四艘之大海船。據明史所載,其長四十四丈,吃水深淺未明。然以意推之,當在一丈以上,如是則其積量當在四五千噸,其長度則等於今日外國頭等之郵船矣。當時無科學知識以助計畫也,無外國機器以代人工也,而鄭和又非專門之造船學家也,當時世界亦無此巨人之海船也,乃鄭和竟能於十四個月之中,而造成六十四艘之大船,載運二萬八千人巡游南洋,示威海外,為中國超前軼後之奇舉,至今南洋土人,猶有懷想當年三保之雄風遺烈者,可謂壯矣。」知道這事目前很重要,雖不能往,但願樂觀其成。

根據昆明鄭和研究會的通告撰寫一文,題為研究鄭和國際會議第一屆將在昆明舉行,刊於鄉情報導第五二期。對這一問題,我雖然沒下工夫研究,但由於主編雲南文獻,李宗黃先生於第五期(六十四年出版)發表七下南洋的偉大人物鄭和一文後,引起同鄉的注意,連續發表了好幾篇文章。因此,我也涉獵了不少資料。今年七月間先撰寫鄭和七下西洋的功能,和鄭和航海震古鑠金,分別在中華日報副刊及中外雜誌發表(中外易題為三保太監傳奇)。前者鄭和研究國際會議列為論文之一,並提前在昆明社科雜誌發表。

直到八月中旬,大小兒決定陪我前往,才開始準備辦手續。這次會議的主題,是「鄭和下西洋與當代中國的全面開放」。主辦單位,並從鄭和下西洋與當代中國的對外開放、創立鄭和學構想、鄭和與世界各國人民的友好交往等三面擬定子題十七個,以供論文的參考,希望從這三面開展學術研討外,為雲南省、昆明市招商引資、發展對外貿易等方面進行經貿洽談,使學術與經濟結合。

既決定參加,對會議有所貢獻,而又略具特色,決定從台灣地區出發,先搜集資料。至九月開始,先針對南海形勢撰寫南海政治波濤,再撰寫台灣地區邁進鄭和航向,全文約八千字,決以後一篇作鄭和研究國際會議論文。

鄉情濃郁 過橋米線迎歸人

十月十一日上午七時許,由時勻駕車,送中正機機,並協辦出境手續,乘國泰航空公司的CX四○五號班機,九時十分起飛,至十一時卅分到達,均甚準時,有電昌公司的何鴻略來接,住九龍飯店,下午曾至海洋公園一遊。

十二日上午九時許,即趕至中國航空公司確定機位,十時半離飯店至機場。與計程車司機閒聊,據告九龍飯店附近,無論是物品,無論是食品,都比九龍城貴,最少在二分之一以上,因為九龍城的顧客是香港本地人,而中間道附近的顧客多外來客。他還想帶我們去比較比較,只因為時間所限,婉謝他的好意。我們到昆明要乘的飛機,屬於南方航空公司。到達機場後,東問西問,就是問不到南方航空公司亂在九龍確定機位時,到中國航空公司問南方時,職員告訴說:「南方、東方都是一家」,但在機場問中國航空公司職員,都不知南方公司在那裡,等到南方公司找到了,昆明窗口,卻又另在一處,問來問去,費了三、四十分鐘。辦好手續,找到進機門的地方,尚未到進去的時候,門外又無可坐的椅凳,只好席地以待,在台時勻兒告知必須在兩小時半前,到達機場,確有必要,以此為例,兩岸直航,我也只好舉雙手贊成了。

我們乘坐的南方航空公司三四二號班機,準時於一點五十分起飛,起飛後據空中小姐宣布,香港至昆明的里程,為一千三百五十公里,與從前來宣布一千五百公里不同,恐為路線不同之故。

飛機四時許到達昆明,巫家埧機場新建的民航大廈,已經啓用,下機後即可直接出境。決定參加鄭和研究國際會後,即分別函勸鎮雄的親友不必來昆,昆明的親友,不必到機場。不料,有台灣辦事處的湯世煒,及親友往接的仍有廿餘人,從鎮雄來的,從大理來的共有八人,鎮雄的統戰部長李洪陞,昭通地區的統戰部長牟樹賢,台灣事務處主任柯昌娣等也專程前來,辦完入境手續後,與往接的親友略事寒暄,即乘鄭和研究會,由程昕先生領往的車,直駛蘭花賓館。

蘭花賓館有鄭和研究會的辦事處,設在九樓,我住九一七號,係一套房。開會期間,我們的食宿都在這裡,回教的餐廳,設在四樓,一般人的餐廳設在二樓,早餐七點半,中餐十二點,晚餐六點,一律是自助餐,有葷有素,種品多,任意挑選,至為方便。

晚間牟部長樹德,李部長洪陞,邀至過橋園,吃雲南的特別品味──過橋米線。傳說過線米線的由來,是一位準備進京考試的書生,為不受家務的干擾,選一僻靜的地方讀書,他的妻子,每天送食品前往,須過一木橋,冬天為保持湯菜的溫熱,選用雞鵝燉湯,為保菜的鮮度,將菜湯分開,到食時始以菜入湯,後來書生高中,這一種食法,遂傳入社會,受到普遍的歡迎。

過橋園按照這一傳說布置,入門後,須經一拱形木橋,方能進入餐廳,廳內供應的全是過橋米線,舞台上並有民族歌舞助興,牟、李兩部長,也把我來自鎮雄和大理的親屬,一齊約去,這一次的餐聚,於同時飽口福、眼福、耳福外,被圍繞在一片鄉情中,濃郁得化不開。

石林有生命 遊雲南第一洞

決定利用時間,再遊石林,並訪阿廬古洞。十三日晨八時半,湯世煒先生來蘭花賓館相接。為我們駕駛的朋友是楊司機。十時到達石林。進入石林區,除龍雲先生所題的「石林」二字,似曾相識外,又賴湯世煒先生一一為我們指點,經過兩個多小時穿洞上石階,到了望峰亭,遠眺「鳳凰梳翅」,才有點點印象。當歸來翻閱楊春洲先生的石林攝影五十年一書,才知道欣賞石林奇景,不是我們這些匆匆過客的凡俗眼光,所能看得到的。

楊先生書中有段隨筆說:「石林的石頭,不但有生命,而且有感情,感情不是邪惡的感情,而是崇高的,純潔的愛情。母愛、兩性愛、愛親人、愛勞動、愛生活、愛萬物。上天好像有意在這裡塑造眾多勞動、純樸、善良形象,給人們以愛的偉大啓迪。」以後得反省。

從望峰亭步下,再看看唐僧取經、豬八戒、孫悟空,阿詩瑪,已至下午一時,又匆匆前進。沿途較小石林不斷,目不暇及。

二時許到路南,找到一家小食店,店名雙橋,幾樣小菜,都很可口,尤其是油炸臭豆腐有說不出的品味。店東聽見我們讚不絕口,又用蒸的送來,依然味美。聞豆腐乳,也有名,還買了幾瓶帶回。

由昆明至石林約七十餘公里,是沿安石公路,經宜良、路美邑。在路南中飯後,出路南東岔入至瀘西的公路,約八十公里。沿途人家很少,約四時許到瀘西路縣城,正值趕街,車子前進不便。湯處長,先帶我們至中共的瀘西縣委會,經派黎家聲先生嚮導,帶我們住進鍾秀賓館,賓館開業不久,至為整潔。

住定後往訪瀘西縣人民政府,由楊副縣長燦章接待。據楊副縣長告知,瀘西縣有悠久的歷史,為博南道所經過的地方,元設廣西路、明設廣西府,因有「小廣西」之名。現有一千六百平方公里,人口約卅四萬,漢人佔百分之九十二,經濟以烤煙為主,約佔縣收入百分之四十,農業佔百分之五十七。阿廬古洞,原為阿廬部落所住。明時即有名,徐霞客遊記,曾有詳細的記載。現在來遊的人,年約五十萬,過去來遊者,人收門票六元,年入三百萬人民幣。外人前來投資旅遊業的,有泰國和新加坡的商人,昆交會時投資達三千萬元人民幣。

晚間在一不知名的小店進餐,像一家居,不像食店,既老且舊,惟是食品卻很有味道,最難得是有種包穀(玉米)酒,曾記小時故鄉冬天,以此代茶奉客,兩廣回里都沒飲到,在瀘西獲飲,別有風味。

十四日九時向城西阿廬古洞出發,洞在阿廬山內,入洞須沿階上山腰。瀘西境有九峰十八洞,目前的阿瀘古洞,係由瀘源洞、玉柱洞、碧玉洞和地下河──玉筍河構成為十八洞的一部分。目前有「雲南第一洞」之稱。

首先進入的是瀘源洞,全長有七百餘公尺,有廿餘景點,最重要的十四個,依次是彩霞迎賓、雙蛇出洞、古蓮仙鶴、幽谷神鐘、飛龍戲瀑、潭影映魚、阿廬仙山、瀘源匯景、古龜望日、女媧補天、仙人講經、仙壺幻景、鱷魚凌空、古林明月,都是形如其名,阿廬與他洞最大不同的地方,是洞內容曠,高十餘公尺,配以燈光,好像是在喬木撐天的曠野中,一景接一景,各不相同。

遊完瀘源洞,走過一個直通山頂的洞口,折入另一洞,名玉柱洞,此洞全長八百多公尺,洞下是玉筍河洞,這洞的重要景點是阿廬創世紀,唐仙大殿(水陸大廳)、碧海迎客,天狗望月、八仙過海、定海神針、龍門瀑布、貓鷹爭魚、神筆畫海、水中納斯、犀牛喘月、玉柱擎天等十餘景點。從碧海迎客乘船入玉筍河來回約需十五分鐘。每一景都含有多種形象。

以壁畫大廳為例,長約七十多公尺,寬卅公尺,壁石約一千五百多公尺。牆壁上的「畫」和「浮雕」,有的像少林寺和尚或打坐唸經,或揮拳練武;有的像秦始皇的兵馬俑,或說像皇帝打獵,大群武士圍堵。有的像楊貴妃躺著,身披長髮;有的像黃山松柏,七仙女下凡,十八羅漢;有的像莽莽森林;有的像小橋流水人家;還有兩只雄獅蹲伏看守壁畫,到底有多少畫面說也說不清。

碧玉洞也叫玉晶洞,俗稱野貓洞。長約八百公尺,與玉柱洞隔一山凹。我們是從玉柱洞出洞口,乘電纜前往,全長八百餘公尺。也有廿多個景點,最重要的是獨角倒挂、巨象足跡、石盾過江、群仙祝壽、羅漢趕路、玉府龍宮、老虎偷火腿、玉晶三寶、在出洞的地方、為群仙送客。

從入洞到出洞,整整費了三個多小時。在瀘源及玉柱兩洞中,有好幾個照像攤位,大約是五個景點一個,為游客照像,各有地盤,互不侵越,我們雖有備有照像機,湯處長為我選了好些背景代照,但恐效果不佳,也請他們代照一部分。碧玉洞內,確無此類照相攤位。

碧玉洞門刻有一聯云:

景象、形象、抽象、富想象;

宏觀、微觀、奇觀、更壯觀。

橫額為「崆峒萬千」,洞景確是如此。

游阿廬古洞有文字記載,最早的是明嘉靖年雲南省廣西巡府解一經的阿廬洞記,次為徐霞客遊記,而詩較多,清光緒年間,廣西知府黃膺(字湘石,號鹿泉)選刊於阿廬洞記的三首是:

雲散苵蓉露玉顛 四時花木盡爭妍

煙霞古洞蒼苔合 仙景金明不浪傳

──湘潭賀勛。

霧靄空濛句石尖 曾間仙子洞中潛

公餘有客同情賞 坐久能消六月炎

──江西朱繼祖。

誤入太陽宮裡行 恍然飛渡到滄瀛

春游句畫如長夜 迫賞渾忘寵辱驚

──萬安郭集禮。

三個人的觀點都不同,主要原因是洞中景色恰如黃膺的銘中所說:「形寓無形森陸離,色羅萬象動植飛;聲出無聲警頑痴,叩鳴萬籟金革絲。」進入洞中,要想找什麼?就有什麼?

中午瀘西縣的張副縣長石先,約我們餐敘,張副縣長是由鎮雄縣調來,我捐建南廣學園,就是得到他的支持,他鄉遇故知,自有更多要說的話。席上多為瀘西的山珍,其中蕨菜己七十年以上未見,棠梨花更是前所未聞,吃得很多。

主辦團體屬性 參與範圍廣大

由瀘西回到蘭花賓館,首先就是向首屆鄭和研究國際會議辦事處辦理報到,並就所得的資料進行瞭解,以便進入情況。

承辦這次會議的昆明鄭和研究會,民國八十一年(一九九二年)十二月廿四日才成立,至今還不到十個月。就其性質言,是一個在中共市委會、昆明市「人民政府」領導下組織和聯合國內外學者致力於鄭和研究及鄭和學建設的學術性群眾團體,也是隸屬於昆明市社會科學會聯合會的團體會員。

昆明鄭和研究會的宗旨,依照章程總則的規定,是「以黨的『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的基本路線和建設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為指導,堅持『為社會主義服務,為人民服務』方向和『百花齊放,百家爭嗚』方針,組織和聯繫國內從事鄭和研究的理論和實際工作者、海外熱心於鄭和研穹的學者和實業家,從理論和實踐的結合上,研究和探討鄭和下西洋的光輝業績,弘揚中華民族不避艱險,開拓進取,敢為天下先的偉大精神,激勵全市各族人民大膽解放思想,加快改革開放步伐,為促進昆明經濟、社會的發展和社會科學的繁榮,為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作貢獻。」仔細分析,一個「學術性的群眾社團」要想貫澈這一兼有經濟政治的宗旨,頗不容易,章程在任務章,分列為八條。

為了完成任務,有龐大的組織,設有總顧問一人,名譽會長十五人,會長一人(常務理事、理事),顧問五九人,副會長九人(常務理事、理事),秘書長一人(常務理事、理事),常務理事九三人,理事九七人。內部設秘書處及學術交流、事業開發、聯絡、基金管理等四部。處部下設有組長、副組長、秘書等,三至九人不等,現總顧問為省人大常委會主任尹俊。會長高發元是中共雲南省委宣傳部副部長,雲南省「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主任,秘書長章振國是昆明市委,可說雲南省及昆明市的有關黨政機關主管或副主管參加在內。

這一次的會是得到中共中央及雲南省及昆明市有關部門支持才召開的。為了運作方便,成立了一個首屆鄭和研究組織委員會,設有顧問二十三人,包括雲南省人大常委會主任,副主任,省委副書記,省政府副省長,昆明市委書記副書記,及省內外大學院校教授。主席為高發元,副主席六人,委員十三人,秘書長章振國,副秘書長為徐康明、趙敬、楊光民三人。下設辦公室設主任一人,副主任三人。並設學術、經貿、宣傳、接待四組,各置組長一人,副組長一至四人。由此看來,首屆鄭和研究國際會議的召開,雲南省昆明市投入的人力不少,顯見是認真的辦理。

參加這次會議的有一三五人,來自印尼、荷蘭、馬來西亞、新加坡、美國、澳大利亞、沙地阿拉伯、巴基斯坦、摩洛哥、泰國,及台灣、香港、澳門、太平洋地區的計有四七人,來自雲南省外的約四十。據說到目前為止是「在全球範圍內召開的參加國家、地區及人員最多的一次鄭和研究國際會議。」

開幕式無外交詞令 像論文報告

十五日上午九時首屆鄭和研究國際會正式開幕,地點在新民航路國貿新聞發布廳開會前半小時在國貿中心章國振主持,舉行情況通報,報告會議日程,並介紹到會的重要來賓,其方式是依次唱名,先唱省市出席的主管,後唱各地來賓,被唱名的站立,向四圍打招呼。我亦在被介之列。

會場的布署是一四方形,出席人員,四方對座,來賓在主持台的對方,我的座位,安排在主持席右手方的第一號,主持台上的動靜,看得較清楚。會場中央是一大叢花,四圍也沒有看見中共的國旗,也沒聽見播放中共的國歌。並沒有刻意營造一種政治氣氛。

會議開始,由組委會副主席章振國宣布開幕,並介紹來賓。接著是組委會主席高發元致開幕詞,除詳析鄭和下西洋是正義、文明、進步和友誼的象徵及對世界的貢獻外,並報告上年昆明市舉辦紀念鄭和下西洋五八七周年活動,應邀參加國內外參加學者、貴賓新七百人,和幕名而來的國內外客商和旅遊者。紀念活動融和學術研討、經貿洽談、文藝展演、旅遊觀光為一體,收到論文九十餘篇;商品展銷收入一億四千多元人民幣,項目洽談簽定合同協定九六項,總額達十六億人民幣,認為是運用歷史把學術研究與經貿發展有機結合,進而推動學術和經貿發展的一次成功的嘗試。最後說:「經過各位和一切有識之士的共同努力,鄭和的紀念和研究活動,一步會比一步邁得大,一步會比一步走得好。」

昆明市長王廷琛致詞:表示熱忱的歡迎致以親切的問候之後,隨即說明「昆明是世界偉大航海家鄭和故鄉,是雲南省政治、經貿、文化、科技和對外開放的中心,是國務院公布的首批歷史文化名城之一」,繼在報告昆明經貿發展後說:「昆明滇池旅遊渡假區」、「昆明高新技術開發區」均「被批准為國家級」,全年接待境外遊客廿三萬二千。並說:「昆明市在全國四七九個城市綜合實力評估前五十強中列第十四名,在省會城市中名列第八位。昆明市進入了『全國衛生城市」先進行列;榮獲全國『雙擁模範城』光榮稱號。」對『昆交會』也曾略為提及,末說:「我們深信,首屆鄭和研究國際會議的召開,對推動昆明,走向全國,走向世界產生巨大的作用。

會議開幕後,一直是講華語譯為英語。印尼駐華副大使哈吉‧阿里‧沙勃里‧蘇納約致詞,先用華語說「尊敬的大會主席、尊敬的各位宣讀論文的學者、尊敬的來賓們」後,就改用英語講譯為華語。開講後先報告「一九九三年八月廿八日印尼首都沙里夫‧希達雅杜拉伊斯蘭教學院傳教系在雅加達舉行了『哈吉‧穆罕默德‧鄭和將軍國防學術討論會』這是在中國外第一次舉行的鄭和國際學術討論會。印尼宗教部長親自主持了開幕式。約二百名來賓中,有印尼歷史學家和宗教學家,本人作為印度尼西亞駐中國大使代表參加大會,應邀的來賓還有北京大學的孔遠志教授和中國伊斯蘭協會副會長兼秘書長哈吉‧努爾曼‧馬賢先生。大會後孔遠志教授和馬賢副會長還應邀訪問印尼各地,其中有中爪哇三保壟的三保廟。對於上述討論會和他們的訪問,印尼有廿二家報紙發表六六個消息、評論、採訪或照片,雅加達電視台也作了三次報導。」此外還報告一些鄭和在中國及其他國家被重視的情形,提到中國的部分,有的還是我不知道的,末後說出他的希望是:「願這次大會後,在研究鄭和方面,有更實際、更有益的活動,以進一步加強中國人民與世界各國人民,尤其是與當年鄭和訪問過的亞大地區國家的人民之友誼。」

最後是北大教授李羨林(聞已九十歲)致詞,先報告與雲南及雲南學者的關係,譽雲南是「物華天寶,人傑地靈」。繼說研究鄭和的經過,認為:「研究鄭和航海,應當多研究其結果、其影響,而不必過分探討其動機。其結果、其影響有目共睹,是加強了明與南洋、西洋各國的關係,我們迄今仍蒙受其利。」並認定「紀念鄭和活動屬於文化範疇,其結果必然表現在經濟建設上,這是正常的。」

開幕式上,四個人的致詞,等於宣讀四篇論文,就是外交官的致詞,也不是外交詞令,這是一個好的開始,下成功的種子。

台灣地區鄭和導向 晚會民族色彩

十五日的下午是大會,稱為「大會發言交流」地點是國貿中心的第四會議室,主持人是北京大學教授,發言的人是預先安排,每人發言連翻譯共為卅分鐘。

首先發言的是姚美良,係香港南源永芳集團公司的董事長,也是全國政協委員,看他的名片,在馬來西亞、新加坡、廣州、上海都有住處,經營的範圍,似乎不小。他表達的意見很簡單,只概說鄭和對海外的影響,大約只說了四、五分鐘。

我是第二個上台報告,根據論文「台灣地區邁進鄭和航向」作簡單的說明,主旨在說明鄭和對過去現在未來的影響。經美國約翰‧詹姆士所謂的鄭和到台灣,是台灣歷史的開始,提出異議起,循序說明,政府定鄭和首下西洋日為航海節,蔣經國先生推動建立強大海運、「國輪國造」、「國貨國運」,以及建「海洋大國」、「海運大國」的構想。民國六十八年,依例宣布十二海里領海、二百浬經濟海,約為七十五萬餘平方公里,佔中國海域的四方之一,台灣地區成為海上長城和海域首府,政府開拓海運向前邁進的歷程,最新推行「振興經濟方案」,計畫利用台灣地區的特殊區位及經濟,建立亞太營運中心,也可說是海運的引伸。並報告台灣地區及雲南旅台同鄉研究鄭和的情形。最後以左列一詩作結:

仰景鄭和研究功 雲飄東海還從龍

窮源究委昆池上 遠矚高瞻寰宇中

有朋遠方來切琢 無邊妙義立溝通

願獲共識昆交會 攜獻遂瀛百代京

報告完後,雲南大學的施于愉先生,借稿抄詩,南京的楊新華先生索文稿,有的問東問西,表示關切。

繼續登台報告也是根據論文,各說各話,沒有發生交流的功用。

下午六時半,組委會在國貿中心明成餐廳,有一招待會,我被安排在第一桌,同桌的有昆明市委書記孫淦、副省長王廣憲、市長王廷琛等,多就研究會的發展交換意見。

文藝晚會地點,在昆明會堂,表演的節目分為兩部份。前一部份是交響音樂,曲目有貝多芬第五交響曲第一曲章──命運,傜族舞曲,歌劇序曲──塞維利亞理髮師,弦樂合奏──二泉映月,德沃夏克第九「新世界交響曲」第四樂章。是昆明交響樂團所提供,聞這一樂團是活躍在聶耳故鄉的一支音樂新軍,有「西南一枝花」的美譽。

後一部份是民族舞蹈,節目有民族歌舞──繁花似錦迎新賓,彝族獨舞──蜻蜓,彝族舞蹈──拍拍手,佤族舞蹈──阿佤山,好媽媽,間以男女高音劉寅和姚嘉的獨唱,男高音劉寅,還唱一首鄭和故鄉應景。這些是由昆明市民族歌舞團提供。聞曾在全國及雲南省多次文化匯演及大獎賽中奪魁,並曾代表赴意大利、西班牙、日本、新加坡、泰國、澳大利亞、緬甸等國及香港等地演出,獲好評,在組成分子中有回、壯、滿、白、彝、布依、藏、傣、納西、俄羅斯等各族演員,集各族舞藝的精華,獲高度贊揚,豈是偶然!

鄭和也屬世界 結成雙重同鄉

十六日全天都是分組交流。此次參與會議的,分為藝術及經貿二組,經貿組的人數較少,只有四十一人。分組討論交流時,藝術組分為三組,開會時分在國貿中心第一、二、三會議室。我被分在第二組,全組有廿七人,小組召集人是居三元、馬超群、王育三等三人,事前似無通盤計畫,因而三人主持會議的方式都不相同,報告的人,都是各本所提的論文,各說各話,也沒有次序,由各人自己表示,說話初時沒有時間的限制,後來則限三分鐘,或更少,甚至沒有說話的機會。要是分配得當,時間是充裕的。可使研討的這一重點工作充分發揮。

這次會議,收到論文約六十篇。這些論文中,對鄭和下西洋的歷史背景、地位和作用、西航中斷的原因及西方人航海影響的比較,與明初的國際關係,在周邊地區的航海活動,在海權的歷史地位及其性質;以及鄭和的精神,宗教信仰和家語家世與對改革開放的關係,都有析論,要是有充分的準備,先就論文分類,再根據論文分組,就是純報告論文,也可以達到交流的功用。

在下午分組交流的期間,組委會又約集一部分與會專家學者,研討如何推動鄭和研究、建立鄭和學,以及拓展鄭和研究的課題等,係由會長高發元主持。大家認為十五世紀是世界航海史重大突破的年代,鄭和航海的壯舉,在時間上領先西方國家近百年,規模之大,影響之遠,也是西方國家,所望塵莫及。鄭和屬於中國,也屬於世界,對鄭和的研究,正日益成為國際的學問。通過這一次會議,一定能拓寬研究的領域,突破空間的界限,將鄭和的研究推向世界,使各國進一步認識雲南瞭解雲南,為雲南的改革開放和發展經濟服務,促進世界和平發展事業作新的貢獻。

提出建議的人很多,有主組織全國性學會者,有主下次研討會在馬來西亞舉行者,有主建立世界性研究會者,我建議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都以鄭和首次出西洋的日子,定為航海節。鄭和研究,應以航運界為支撐點,多與航業界接觸。高發元先生在會議結束的時候,表示願將建議,再研究提出建議。

晚間應雲南省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主任林文啓先生之邀,在東風西路瓦倉莊,賓王人鍋城晚餐,散會後先至國防路拜望後,一同前往。所用的火鍋,是一大鍋隔成若干格,每一格放一菜,記得幼時在鎮雄用的這類鍋是土製,稱為格子鍋。今日一見,覺得特別親切,同席的人中,牟樹賢、柯昌娣、朱德學來自昭通地區,也多了一些昭通地區的話題。林天啓先生,是高雄人,聞前兩月才回台探親,他在雲南已四十餘年,從事新聞工作,幾乎跑遍了全省,說起鄉俗,如數家珍,比我這個雲南人,還雲南。曾在廣播電台工作,他告訴我鎮雄的廣播電台就是在他手上完成的。

在他的手中也拍攝了許多有歷史性影片,據說拍攝南方絲綢之路時,博南道上的霽虹橋還在,現在霽虹橋雖沒,都留下影片。他感覺得遺憾的是,抗日戰爭中、日軍完全被殲滅的「松山戰役」沒有完成。

最難得的是任何地方,大事問,小事也問。他告訴我,到昭通地區,看見許多老年人走路把兩手重疊在臀後,怪而問之,得到的答案是:「我們的祖先,都來自外省,如此作,叫做『報本』呀!」近年我散步,也常把雙手疊於臀後,被內人料正,無詞以對,想不到這竟是一種潛在意識的表現,今後若再有此表現,再被耕正,就不會是「啞口無口」,而是用「報」本以對了。

說說笑笑,竟將與雲南經濟報總編輯楊新民先生約會的時間錯過了,莫是罪過。當我與林文啓先生握別的時候說:「我們是雙重同鄉,你回台灣探親,我是你的雲南同鄉;我回雲南探親,你是我台灣同鄉。」在大笑中,告別賓王人鍋城。

訪海埂民族村 遊鄭和公園

十七日上午安排的節目,是參觀昆明海埂公園的民族村,去年中國藝術節時,曾來參觀,當時只有傣家寨和白族村,今天新增加納西村,係照東巴文化布署,與他村不同,進門時納西少女歡迎的儀式也不同,還為我們表演一場歌舞。我到麼些族表演的樓上時,還特為我們表演一場「台灣好」。參觀白族村時,陳列大理石產品的樓上,原不想上去,但經參觀者說,才上去果然精品很多,都是大理石上的天然圖畫,琳瑯滿目不可勝收,其中一幅,題為「春風又綠江南岸」的被稱為「大理石王」,尤為出色,就我看,右手邊有一幅題為「長城內外惟餘莽莽」的,也惟妙惟肖,似可稱為「大理石后」。

下午是訪鄭和家鄉──晉寧縣昆陽鎮。昆陽距昆明市區六十公里,二時許起程,三時到達。首先接受晉寧縣的歡迎茶會,中共晉寧縣委書記周聰致歡迎詞中,提到「為了弘揚鄭和精神?促進晉寧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晉寧縣已規劃開發建設『鄭和下西洋風景遊覽區』,發展晉寧的旅遊事業。我們竭誠以拳拳之心,迎五洲朋友。殷切希望各位專家學者,熱心於鄭和研究的仁人志士,同舟共濟,攜手向前,為我們廣泛宣傳,吸引外商,以獨資、合資、合作等形式,參與開發」。茶會結束,我們就到鄭和公園參觀。

鄭和公園在昆陽鎮的月山上、是地原是鄭和的故居,籌建時原名月山公園,至民國七十(一九八一),為紀念鄭和,命名鄭和公園。北大門面臨鄭和路,門是一古典式的三層牌坊,由路上去,須登兩層平台,廿四級石階。入門拾級而上,在青松古柏叢中,有一鄭和像,是用花崗岩石雕塑,高五點五公尺,頭戴烏妙帽,身著文官服,腰圍玉帶,肩披風衣,足登宦官靴,左手持劍柄,右手握航海圖,右腳向前跨步。寶船基座兩側,兩面帥旗,旗上篆刻鄭字,象徵鄭和站立寶船頭統師船隊七下西洋。係雕家王官乙設計製作的。

園中最壯觀的建築,是三寶樓。位於鄭和像的左上方,形似鄭和下西洋的寶船。第一層像寶船船頭翹首向前,二、三兩層,琉璃瓦為頂,絢麗多姿,四週圍白王欄桿,圍欄上的浮雕,是珍禽異獸斑馬、長頸鹿、孔雀、犀牛等。在第一層大門兩側,雄踞雪白獅子一對,門頭上的匾額為「海上巨人」四字。新樓佔地九百平方公尺,長三十九點五公尺,寬十五點五公尺,高廿點一公尺。

與三寶樓相呼應的是鄭和父親馬哈只墓,有明李至剛撰碑文。與馬哈只墓隔一條路的鄭和碑林,大門是倣古牌坊,正中上方刻「鄭和碑林」四字,兩側掛對聯一副云:「鄭和偉業,萬人傳頌垂千古;三保壯舉,九州聲威在五洋」。長廊內立碑六十四塊(鄭和享年六十四歲),碑高一二○公分,寬八十公分,厚三公分,是選明、清及近代中外名人贊詞,邀請六十四位名家書寫。其中有 國父贊詞的一幅,是寫孫文學說中的「為中國超前軼後之奇舉必十字,是李鳳積的行書,碑林佔地三百六十六點九平方尺,長廊一百六十公尺。

鄭和紀念館在三寶樓南共有六個展覽廳,分別介紹鄭和的豐功偉績、鄭和的家鄉昆陽、下西洋壯舉、代明朝建立親善往來、各國人民對鄭和的懷念。

鄭和故居遺址,在公園南大門右側五十公尺處,建築物是晉寧縣政府為紀念鄭和下西洋五八十七周年撥款重新修建,面積一四八點三二平方公尺,也古色古香,室內陳列鄭和生平介紹,室外有坊有亭,有池有台,也別具一格。到時已六時,只能匆匆一瞥,往南大門離園。

晚餐係晉寧縣政府招待,即在昆陽,據說菜餚用的是晉寧所產,酒是晉寧製造,賓主盡歡,現任縣長李文清,據他告知前兩月由美國返國時,經過台北,曾在中正機場停留廿餘小時,知我從事地方自治研究,談得頗為投契。對地方自治為國家建設基礎的論調,亦感興趣,惜限於時間,僅能輕描淡寫。

別恨離愁化作煙 依依舉手忍心揮

這次回到昆明,由於時間短並決心全程參與研究,會晤親友的時間,全定在中午飯後,晚間睡前。九點鐘回到賓館,仍有親友等候,到十二點後!才能開始整理行裝,到凌晨二時,才帶著回味鄉情的心情就寢。

回里雖然已是第四度,此次晤敘人中,白尚文是省師同學,闊別六十後首次晤面,王仲傑兄民國二十年前後,同在雲南作黨務工作,此次見面,他作一詩道意說:

蘭花一見慰生平 別恨離愁化作煙

但願春來再相聚 名山遊遍好韻吟

討中之意,是大家共同的心願。

李時雨春兄生前留有遺稿三冊存我處,兩岸可以通訊,曾複印一份寄其哲嗣申儉,此次將其原稿帶來,當親手交與申儉時,不禁老淚縱橫,竟不知是悲是喜。

年來昆明的老友們,為繼續前輩的愛國情懷,有雲南南社暨柳亞子研究會成立,原擬一訪表示敬意,竟未如願,甚至與楊春洲、曉雪、鄒碩儒先生等匆匆一晤,也言未及此,迄今耿耿於懷。對其他想見面,而未得見的師友,也是如此。

十八日晨仍賴侄婿徐文龍、侄女時芬、永衛協助整理行裝才能於九時許,離開蘭花賓館,馳向機場。

在鄭和研究開會期間,承主辦單位派一車為我專用,駕駛是嚴鳳友,很盡責,另派尹蕊小姐作嚮導,我因近視,上階下坎,全仗她攙扶,參觀文物,也仗她解說。今天仍由他們送我們至機場,聽她說,將於來春結婚,我願用我的拙劣之筆,寫一幅祝賀之詞,望她們「天作之合」的佳期早日到來,有機對她周到的服務致敬。

到達機場,湯處長沈波副主任、老友常紹群、張惜榮及昭通、鎮雄等地來的親友,已早到,紛紛問再來的日期,直到辦好出境手續,準備進入候機室,才依依告別。

從昆明到香港,我們乘的是南方航空的三四一號班機,原定十時三十五分起飛。屆時毫無動靜,經打聽,才知是由於超重,正協調要部分人士下機,到十一點二十分,才起飛。在等期間,有的人焦急,我妄想為此地在留客,心中又是一番滋味了。

到香港改乘國泰CX五九二號班機準於一點五十分起飛,四時許到達台北,只因一個行李無著,一再尋覓,遲出機場,勻兒往接,等候甚久,行李中是親友所選的雲南特產,象徵親情友誼,物不在而情誼難割,所幸國泰終於找到,於廿日送到家,使我能把故鄉情,分享此間同鄉人,也是一件快意之事。

此次還鄉參加首屆鄭和研究國際會議,既隨專家學者之後,以學術報國,又得親朋好友短暫相聚,可以說是公私兩使,在機中成詩三首,特錄以作結語:

研究鄭和求更圖 宏觀國際闢新天

規模廣納萬方士 旨趣綿迫百代傳

賓館蘭花英秀聚 昆交新廈妙蓮詮

盡心畫力兼人勇 昆會羣賢著先鞭

秋柳春城仍綠陰 如雲勝友載欣臨

新交一見竟如故 舊雨重逢情更深

酌古證今殊萬合 開來繼往同一心

通情達理兼相顧 攜手並肩向遠尋

鄭和文會四面飛 乘興前來未盡歸

重入親羣情依舊 淡師太上竟願違

故人子到淚流水 睡意至時耀曉暉

來口匆匆急急轉 依依舉手忍心揮


附申慶璧與張維楨來往函件照登如下

申慶璧先生台鑒:

認真拜讀先生教表在「中國地方自治」上的大作「雲南省承辦第三屆中國藝術節盛況」一文後,深受啓發,崇敬之情油然而生,欣然揮筆寫這封短信。先生用十五個小標題縱論雲南古今,字裡行間無一不啓迪今人,後世愛國愛鄉之情。

雲南是人類發祥地之一,古代曾參與武王伐紂,公元前十六世紀,雲南人就進入馬來半島,如前省主席盧漢先生所說「歷觀往事,雲南焉能妄自菲薄。護國之役,以一方繫全國安危;抗日之師,以雲南為反攻基地。滇,為大有用之地;……」古往今來,海外名人學者,無一不認真研究中國。去年,澳大利亞昆士蘭大學校長助理、前世界農經學會主席約翰‧郎沃斯先生在「下世紀屬於中國」的論文中預言:中國可能會被再次稱為「世界的中心」,澳大利亞學者應對這件大事為下屆領導人作好準備。

陸游說過:「位卑未敢忘憂國」,我們是龍的傳人,炎黃子孫,豈敢背離祖宗遺訓,置民族安危於度外。面對廿一世紀新挑戰,焉能束手無策!尋思,雲南自漢代王阜太守「始興學校,漸遷其俗」,元建孔廟,清設學堂,特別是民國年間造就了多少人才,華羅庚、李政道、聶耳、陳一得、方國瑜……。在科學技術突飛猛進的今天,不從娃娃抓起,紮實打好基礎教育,培養一批問鼎世界人才,必將成為空話。我已是六十有一的老者,但報國之心尚銳,我女兒在上海華東師範大學就讀期間,就埋下辦學宏願,現她正積極籌辦「昆明炎皇學校」;我們三家人為此,賣了電冰箱、彩電和幹部離休房,取出全部存款,作為向政府申請立項的建校基金,五萬元人民幣對創辦一所九二○人規模的現代化學校來說,是微不足道的。但是從古至今「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沈舟,百二秦關終屬楚,皇天不負苦心人,臥薪嚐膽,三千越軍可攻吳」,待收到政府批文後,向社會廣泛集資,堅信中國人愛國者居多。

今日來信,一向先生請安,祝您健康長壽;二則望先生對我們的辦學思想、辦學內容以及辦學方法予以指導;還希望先生運用固有的威望和影響,使民辦炎皇學校的消息能見於台灣某報,以資得到社會各國的支持,如蒙海峽兩岸同仁共辦,那就感激不盡。

餘不贅述。

  敬祝

全安康安 萬事如意

昆明市地方志學會理事長 張維楨

一九九三年二月十八日 于昆明


維楨先生道鑒:

二月十八日 手教,早已收到。初因璧方自馬來西亞旅遊歸來,須清理積牘,先急所急,未能即復。嗣因舍間整修,大函一時失蹤,幸未被石頭城邊水沖沒,失而復得,遲復為慊!璧一生靠薪給生活,其所以用淡江大學退休金及積蓄興學者、曾寫於南廣學園興建記中,大旨趣與先生創辦炎皇略同。隨附一份,敬請 指教!南廣學園落成,我還自撰自書大門聯云:「復興藝文振中華,鳳翅龍翔遠紹二南廣教化;超象經濟基上智,烏峰虎躍,宏開一鎮雄飛風。」聯中的「超象經濟基上智」,雖道今日經濟的特質,揆之實際,遠遜於我國古人把「格物致知」當作「治國平天下」的前提多矣。「鳳翅」「烏峰」,當地山名。先生竭盡所能創辦「炎皇學校」不僅璧一人佩服,想知之者,無不佩服也。前曾接同鄉郭先生電言「炎皇」已開學,可見皇天不負苦心人,當為先生賀璧還有志向與先生相同,即重視地方文獻,璧曾任此間中國地方文獻學會(現因負責人逝世停止活動)常務理事,並曾在淡江大學倡辦「修志」的「建教合作」,擔任「淡水鎮志」和「續修花蓮縣志」的總編纂,前志約百萬字,已出版,後志已完成於三年前,約四百萬字,正由台灣省文獻委員會審核中,請 教之機會尚多也。耑函謝罪順頌

道安

弟申慶璧拜啓 八二‧九‧卅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3期;民國82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