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定獅山正續寺與建文帝

作者/文景 

武定獅山正續寺位於雲南省武定縣城西四公里,距昆明約一百一十公里。獅山全部面積在四十四萬平方米以上,海拔二千四百餘米,山勢秀拔雄建,道險岩危,其間,奇花異樹,幽谷流泉,極為壯麗,著名的正續寺即掩映在獅山蒼松翠柏之中。從正續寺左側拾級而上有岐亭,再向左行至石門,有迎客松,登觀日亭絕頂,胸襟為之開闊,舉目遠眺,武定縣城盡收眼底。獅山在明代著名旅行家徐霞客的日記裡已有記載,曾名通天山、淮劈峰,亦名白龍山。有名勝十景,即:翠擁中峰、古樹栖雲、諸天樓閣、萬壑煙霞、曲水流暢、嘯縫深淵、危岩接日、花開大苑、寒泉瀑布、觀音岩洞。步步有景,琳瑯滿目,怪石嶙峋,尤多佳趣,使人觀而不厭,流連忘返。近年為了開展旅遊事業,重修了正續寺及由寺到縣城的公路,並在寺側新建了賓館,前往觀光旅遊者與日俱增。

正續寺依山勢高低而建,包括牌坊、鐘樓、韋陀殿、大雄寶殿、伽藍殿、觀音殿、藏經樓及建文祠閣等。佈局重疊雄偉,樓閣金碧輝煌,佛像壁畫,浮雕石刻,造型精美。其中藏經樓類似帝王宮殿,別具風格;建文祠閣及其塑像,頗具匠心,特別引人注目,是其他寺院所絕無僅有的。殿前有龍柏鳳柏,形象逼真,另有木芍藥兩株,屬灌木花卉,花大如盤,繁若牡丹,類似紅山茶,並有濃郁香氣,實屬花中異品,相傳為建文所手植。

正續寺為滇中地區規模最大的寺院之一。大雄寶殿后有廊廡,南北長三十多米。此寺始建於元朝武宗至大四年(公元一三一一年),明永樂二十年(公元一四二二年)起,又作了多次擴建,規模宏偉,佛家稱之為「中國八小名山之一」。寺內香火甚旺,楹聯碑刻不少。正門對聯「雲過樹頭拖綠去,客從山外踏青來」。為昆明書法家、八十四歲老人楊雲谷補書。(筆者按:楊老已於一九九二年十一月逝世,終年九十二歲)詞意清雅,筆力剛勁,遊人讚譽不已。

相傳明惠帝朱允炆(年號建文,又稱建文帝)避難入滇時,曾在正續寺為僧。現藏經閣所塑惠帝像,為清康熙初年建造。四壁有彩繪多幅。寺院周圍還有海慧塔、墓僧、日月潭、觀音洞等。獅山正續寺古建築群及塑像、壁畫等均有較高的藝術價值。一九八七年二月,雲南省人民政府公佈為第三批省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據傳明建文皇帝在該寺為僧時,法名「應文」日與青燈作伴,課誦佛教經卷,並引述帝曾云遊雲南省的昆明、鶴慶、洱源、保山等地閱歷,結合清代名流題詠獅山有:「莫道此間非佛國,大明皇帝也為僧」詩句,說者對建文為僧與獅山結緣,多持肯定態度;但對建文由雲南逃往緬甸,明成祖派鄭和下西洋寓意尋覓以及建文的最后歸宿,則眾議紛紜,莫衷一是。

筆者近年登臨獅山攬勝並參觀了建文祠,為進一步弄清建文皇帝身世的來龍去脈,曾認真查閱《明史》有關記載:建文帝是明太祖朱元璋長子懿文的第二子允文,太子懿文死後立為皇太孫。洪武三十一年(公元一三九八年)太祖逝世,允炆繼皇帝位,稱明惠帝,年號建文。惠帝鑒於太祖分封諸子為王,掌握重兵,諸藩王權勢很大,中央政權形成尾大不掉,即採納兵部尚書齊泰和太常卿黃子澄策,先后廢削周、齊、湘、代、岷五王。太祖四子燕王朱棣,因而起兵北平,以討齊、黃「清君側」為名,發動了史稱「靖難之役」的推翻建文帝統治的戰爭。《明史‧恭閔帝本紀》載:建文四年,燕兵犯南京金川門,「都城陷,宮中火起,帝不知所終」或云「帝由地道出亡」。《明史》還記述了當時南京被燕兵攻陷,皇后跳火自焚的事跡。

另據清代初期谷應泰所撰《明史紀事本末》記載:建文被推翻,燕王朱棣在北平即帝位,稱明成祖,改年號為永樂。永樂四年(公元一四○六年)四月,建文帝逃至雲南昆明西平侯沐晟家,留旬日。五月,結茅白龍山。白龍山即今武定獅山正續寺所在地。當時,朝廷對建文偵察甚密,建文一時遁跡不出。至永樂八年(公元一四一○年),乃捨白龍寺他去,作雲遊僧,浪跡滇、黔、蜀、楚、吳、粵、陝等地。一四三六年秋八月,建文雲遊至滇,在今洱源縣屬地「浪穹」小住。其后,有同寓僧竊取建文所作詩,並自稱是建文帝,知州岑瑛得悉,上報朝廷,即奉詔將建文械入京師皇宮。宮中人皆呼之為「老佛」,壽終后,葬于北平西山,不封不樹。筆者認為谷應泰所述前朝事跡,持之有據,言之成理,解開了朱允炆「不知所終」之謎,蓋屬可信。

建文性較仁厚,穎慧好學,喜賦詩歌,以言志抒懷。當年雲遊所到之處多有題詠,如在重慶南溫泉仙人洞側建文峰即有詩聯,至今為邑人所稱頌;峨嵋山亦有:「登高不待東翹首,但見雲從故國飛」楹聯。在永慶寺中,有詩云:「杖錫來遊歲月深,山雲水月傍閑吟。塵心消盡無些子,不受人間物色侵」。在貴州金藍長宮司羅永庵的壁間題詩中有一首云:「閱羅楞嚴磬懶敲,笑看黃屋寄團瓢,南來瘴岭千層迴,北望天門萬里遙。款段久忘飛鳳輦,絮裟新換袞龍袍。百官此日知何處?唯有群烏早晚期。」又據說:建文在離滇去京前夕,百感交集,思緒萬千,曾賦《七律》一首:「牢落西南四十秋,蕭蕭白髮已盈頭。乾坤有恨家何在?江漢無情水自流。長樂宮中雲氣散,朝元閣上雨聲收。新蒲細柳年年綠,野老吞聲哭未休。」就是這首「明惠帝遺詩」現被刻碑于正績寺。此外,正殿懸掛一聯:「僧為帝,帝亦為僧,數十載衣缽相傳,正覺依然皇覺舊;叔負侄,侄不負叔,八千里芒鞋徒步,獅山更比燕山高。」對仗工穩,聯系史實,意義深邃,耐人尋味。上述詩聯雖然染有正統思想色彩,但卻道出了當時建文的苦悶懷舊的心情,從而顯示他曾與雲南獅山正績寺所結不解之緣!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3期;民國82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