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靈秀石寶山

作者/李建恩

自歷史文化名城大理向北循滇藏道而行百又廿公里,至劍川縣之甸南鄉,由此折向西南廿餘公里,即至石寶山。石寶山古樹參天蔽日,奇花異草遍布,那嶙峋奇石怪崖,更為此山平添神奇之色。石寶山有三大景點:石鐘寺石窟、寶相寺、海雲居。其問各相距七公里許。

海雲居於山之最北,乃一佛寺,局格小巧,環境甚佳,故取「白雲千萬縷,一片即為居」之意名之。寺周綠樹環繞,寺內黃瓦紅牆,點綴有致。近瞰山下小村明澗哨炊煙裊裊,黑惠江水順谷而南;遠眺劍湖天開明鏡,波光朗朗,玉龍雪山神鑿玉屏,銀色參參。寺側有明高僧寂定、普聯埋骨塔。寺內外古今名人題聯頗多,如明亡隱居不仕的邑人趙炳龍題:「山翠晴如雨,湖光夏欲秋」;清康熙新安黃元培題聯:「劍海列明鏡;雪山開畫屏」。民初雲南代省長,後歷任內政部長、考試院副院長、雲南通志館長之邑人周鍾嶽題聯:「休尋枕上黃梁夢;可有山中紫竿燒」。現邑人楊璞庵題聯:「拄杖拂雲,意趣遠超塵世外;開窗面海,風光全在夕陽中」。

出海雲居自左南行,山行漸深,其色愈奇,路側杜鵑成林,數里不絕,孟春至季夏,山花滿枝,姹紫嫣紅,令人心醉。入谷口,過石坊,再行片刻,即入寶相寺山門。入山門後過一小橋,登千餘級石階,幾經迴環,立於危崖絕壁之寶相寺便突兀展現眼前。

寶相寺乃既借懸崖絕壁之天然造化,又經刻意經營之人工而成之佛寺。懸崖壁立千仞,然崖間有凹入為山腹者,有凸出如平臺者,層層疊疊,錯落成趣。而大小不等之寺院,即借此造化奇勢,於凹入處依其地之大小而建。亦有鑿崖成燾,雕岩成佛者。數十寺院、亭閣間,或以傍崖小道相連,或依崖鑿洞、梯相通,更有以木梯相接者,最險處,僅有可容足登手攀之小石窩以憑藉,真可謂愈登愈奇,愈上愈險。

因其寺依岩而建,高峻險奇,令人忘懷,晴天則藍天白雲,石勢驚天,雨天則山水四漫,飛瀑直下,直落寺院天井中。崖上多題刻,但山水浸蝕,時代消磨,已多不可讀。

寶相寺始建於元代,原名「祝延」,清康熙庚午(公元一六九○年)重建,改名為「寶相」。清雍正江西人高為阜曾為之作一聯云:「飛岩萬狀俯層臺,覷靈秀幽奇,誰云宇內無西竺;峭壁千尋攅疊閣,睹郁蔥光怪,始信人間有洞天」。現代白族學者邑人張子齋題聯云:「豈不偉哉,宛如鬼斧神功,展開石破天驚之造化功夫,經千劫而仍然生色;何其奇也,造此懸崖峭壁,鑿出珠聯壁合之琳瑯寶庫,歷萬年而分外閃光」。

由于寶相寺風光獨特奇險,且周圍綠樹蔥蘢,山花爭艷,柔草滿坡,當地白族民眾都以登臨為快。農閒時節,成群結隊,呼朋喚友,上山游玩,連七八十歲的老人,也在子孫陪伴下,盡情游玩。每當農曆七月底八月初石寶山歌會期間,成千上萬男女青年到此周圍的樹林中,草坪上,彈起白族民間樂器三弦、口弦,唱起「對歌」、「求雙調」等民間情歌,以此傾訴衷情,暗許終身。

告別寶相寺,繼續向南行進,在林蔭道中穿行八公里許,即至石寶山風景區中最有價值、最引人入勝、最精華的石鐘山石窟。石鐘山石窟區分佈於三處,即石鐘寺石窟區、獅子關石窟區和沙登村石窟區。它方圓數里,呈兩峰夾一谷之勢,南峰之北麓有石如巨鐘,鐘後有寺,因石而名石鐘寺,其間松柏雜生,寺側崖上,有石窟八龕。石鐘寺對面北峰南麓之峭壁上,有石窟三龕。兩峰所夾之山谷稱沙登箐,谷口稍闊、稍平緩,有村即沙登村,此谷中有石窟六龕。

石鐘山石窟共造像一百四十餘尊,按其所反映的歷史生活,略述如下。一、反映南詔的歷史。二、石窟有三龕分別雕刻有南詔三代國主細邏奴、閣邏鳳、異牟尋祖孫及其宮妃、近臣的造像。其服飾、其容貌、其形體皆栩栩如生。三、反映南詔地區崇信佛教的歷史情況。佛教諸佛,是整個石窟區雕刻最多的,觀音、文殊、普賢、阿難、迦葉、八大名王、四大天王等雕像,多處可見。佛像俱精雕細刻,形態各異。如同是觀音,「愁面觀音」則誠樸厚重,「甘露觀音」則端莊慈祥,「細腰觀音」則苗條清雅。四、反映南詔時代此地區的一些奇特風俗或異域人物。獅子關有一窟中刻一螺髻、深目、高鼻人,旁有「波斯國人」刻字;石鐘寺一石窟中雕一白族民眾呼為「阿盎白」之物。「阿盎白」在白語中意為「嬰兒出生處」,乏嗣者常到此焚香跪拜,以油抹之,以求子嗣。

石窟刻造年代,史籍乏載,題記亦多損。惟沙登村一窟有題記曰:「天啓十一年七月廿五日」,「天啓」是南詔年號,即唐武宗會昌元年(公元八四一年),石鐘寺有一窟刻題記,紀年為「盛德四年」,「盛德」乃大理國段智興年號,是年即宋孝宗淳熙五年(公元一一七九年)。從現存題記看,石鐘山石窟是南詔至大理國時期三百餘年間陸續刻成的。它是我省現存規模最大、保存最完好的石窟群,具有極高的歷史與藝術價值。

由於石窟的神奇及價值,古往今來使許多文人學士為之流連忘返,明代嘉靖問四川狀元楊慎因「議大禮」案,觸怒皇上,被謫雲南數十年,謫滇期間,他曾與白族文人李元陽等暢遊石鐘山,並留下了許多題詠。其後,高僧擔當,虛雲及當地眾多文人學士亦對石鐘山石窟滿注深情。近代文人,曾任大理州州長的邑人張子齋曾題聯:「崛起於草野之間,拓土開疆,一時耀武揚威,業績聲名全國振;據守在咽喉之地,歸唐附藏,幾度翻雲覆雨,是非功過後人評。」「發思古幽情,敢於尊崇母系;是開明創舉,漫道褻瀆神明。」邑人楊璞庵亦有題聯云:「唐宋溯遺蹤,石窟西南成寶庫;湖山留勝跡,林園深茂駐芳春」。

一九六一年,石鐘山石窟列入全國第一批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海雲居、寶相寺、石鐘山石窟,成劍川石寶,山三大風景點,入石寶山如入大自然及歷史藝術之寶庫,仁者、智者、達者、禪者,均可受益甚多,給遊人以眾多的啓迪。回鄉探親的滇西籍港、澳、台人士多有前往遊覽以解鄉思者。

海雲居、寶相寺、石鐘寺內,現暫無僧人居住。石鐘寺內住有石鐘山文物管理所工作人員,負責對石鐘寺及其周圍十餘個石窟進行保護維修;海雲居及寶相寺內雖無僧尼,但各有十餘位帶髮修行的中老年男女居士,他們雖未削髮受戒,但也吃齋唸佛,從事力所能及的種植糧食、蔬菜,採集山菌、野果、挖集藥材等勞動,生活清苦,心胸淡泊,他們亦選派代表,參加大理地區的佛教協會活動。筆者一族中長輩,幼年時受家庭封建禮教之壓迫,許配與一大煙鬼為妻,即發誓不嫁,孤身獨處,八十年代,年過半百,膝下無人,其侄多次欲奉養,但被堅辭,後遂入寶相寺為女居士。一次筆者率數十學生前往石寶山,於寶相寺叩見長輩,長輩烹茶款待,取出以野果釀製的蜜餞送與學生,甚為慈祥。

石寶山原無公路可通,欲遊者須從山腳之明澗哨,或沙溪村沿小道登山,頗耗時力,年老體弱往往望而興嘆。八十年代後,隨著政革開放和經濟的發展,劍川縣政府重視石寶山的開發,修通了由甸南至石寶山的公路。此公路由甸南向西南順山而行,入石寶山後經海雲居、寶相寺兩寺山門前,直達石鐘寺右側山脊,游人下車,即可見「石鐘」,行二百餘公尺即入石鐘寺,已較前方便多矣。

石寶山原乏旅店食館等設施,歷來農曆七、八月間的石寶山歌會期間,寺院中僅能留宿少數遊客,大多數的青年男女,則是幕天蓆地,篝火取暖,艾葉驅蚊,山歌助興,以消長夜。至於飲食,則往往家中自備攜來,亦有附近方圓數十里之民眾,乘此良機,來此販賣食品,兼帶游玩拜佛。屆時,寶相寺山門旁的空闊山谷間、小溪旁,一攤攤臨時搭成的攤子,擺滿了各種各樣民間小食:豌豆粉、米線、餌塊、米糕、涼雞、白切肉,甚至還有殺羊屠狗以售湯鍋的,頗有農村集市的意味。但歌會結束,這集市也便自動撤消了。

自公路修通,其他旅遊設施的建設亦隨之展開。海雲居、寶相寺、石鐘寺附近都已有不同檔次的食宿設施,遠近遊人不論冬夏,俱不虞食宿無著矣。當然,歌會期間,遊人如欲一嚐篝火野食之味,亦盡可乘興參與,當地白族民眾,必掏出自己的赤心,熱情歡迎遠方遊客。

交通及其他旅遊設施的改善,吸引著越來越多的遊客到石寶山遊覽。一九八四年以來,石寶山接待的遊客,不再只是劍川縣或大理州的民眾,本省其他地區及外省、市的旅遊者日益增多。甚至港、澳、台胞、海外僑胞、美、德、日、新、英、法等國外友人亦不時有慕名而來者。石寶山將以其神奇靈秀之風姿、舒適宜人食宿交通、獨特雅緻的民族風情、熱情好客的胸襟,向全國、全世界開放,喜迎八方遊客。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3期;民國82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