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毓成和周沆──兼談護國起義前夕蔡鍔來滇經過

作者/黃清 

一九二五年秋,先父黃毓成在杭州,一天,忽有個名叫周沆的中年人來訪,自言先父曾欠他大洋二○○○元,黃毓成從未見過此人,甚感驚訝,當即否認有此借款。周就從容取出一張文告,上面寫著:「通緝企圖刺殺蔡鍔將軍之主犯周沆,凡通風報訊因而緝獲者,賞銀壹仟元,當場緝獲者賞洋貳仟元…」,文告後面署名果為先父名諱。先父這才猛然記憶起舊事。那已是十年前的事了。於是,二人皆大笑。

原來,袁世凱加緊復辟帝制步伐後,即廣派密探,潛伏於廣州、香港及越南海防等地,密切監視反帝志士動向。並電令原已派到雲南的袁黨,對來滇「亂黨」便宜從事,進行暗殺,無須請示。蒙自道尹周沆和阿迷(開遠)縣知事張一鯤,都是奉到密令的人。雲南方面,在和李烈鈞、蔡鍔暗中接頭後,即電令駐守蒙自的第二師一長劉祖武派兵沿途保護。蔡鍔途經阿迷,張一鯤果然派刺客到火車站相機行刺,沒有得逞。蔡鍔安抵昆明後,周沆、張一鯤等先後畏罪逃走。除張一鯤在逃當天被河口督辦扣留外,周沆潛逃無蹤。黃毓成不久率領挺進軍出省討袁,曾發出布告,予以懸賞通緝。周沆戲言要欠款二○○○元,即指此事。

一九四○年,周沆二次來滇,先父在昆華醫院對面的西餐館內設宴招待,陪客僅女婿楊學元一人,據楊說:二人在席間,曾再次談論蔡鍔來滇情況。

蔡鍔最初完全不知雲南早已開始反袁行動,直到十一月一日,蔡還致電雲南第一師師長張子貞:「聞南方各省人心不靖,亂象潛滋,滇狀如何?希實告。」由於雲南策劃反袁戰爭極為秘密,十月間唐已被羅佩金、黃毓成、鄭泰中、楊蓁等高中級實權派軍官所逼而決心反袁,擬定了奇襲四川的軍事計劃,因當時四川十分空虛,成都、重慶取之甚易,一旦得手,則川滇同時宣布起義,進軍武漢,使袁措手不及。故蔡到昆之日,護國軍先遣部隊已達川邊。可是蔡鍔卻請先數日到滇的王伯群,帶來手書,要求唐派兵保護來滇,並要求唐致電越督派兵護送他到中越交界處。唐答應了。當即由將軍署派出衛隊兩連和憲兵一連,並電令駐蒙自師長劉祖武派兵布防開遠一帶,又電請法駐越南梅總督派外國兵一連送蔡至老街。如此中法同時派兵,怎麼瞞得過袁世凱?連周沆也瞞不過,乃有中途狙擊之舉。同時袁世凱於十九日致唐急電:「蔡鍔、戴戡偕同亂黨入滇、密謀作亂,應嚴密訪查」。簡直指名叫嚴查。唐以號(20)電回復,含糊其辭,不提嚴查監視等字,於是秘密大泄,此事就蔡鍔本人也不得不承認:「鍔經越入滇,注意頗屬周詳,不欲以色相示人。乃此秘密消息不瞬間而傳遍。蓋船埠、車棧、旅館均有人坐候,遂無可避匿。」(《蔡松坡軍中遺墨》)

蔡鍔為何不效仿李烈鈞秘密便服入滇呢?為什麼一定要興師動眾泄漏機密呢?這個問題當年-黃周二人探討的結論是「不知道」。

現在看來就很清楚了。因為蔡是進步黨人「以梁啓超為首的進步黨,先是袁世凱的追隨者。後遭到袁的遺棄。當他們看到全國人民猛烈反對袁世凱稱帝復辟,袁的倒台不可免,深恐袁倒台後的政局『我為牛後、何以自存』。看到革命黨人已在西南策動武裝反袁,於是他們一反過去的主張,搶過反袁旗幟,用以欺騙人民,撈取政治資本。(《中國近代史》中華書局、第六章四八一頁,一九七九年出版)。蔡鍔就是奉梁啓超之命來雲南搶奪「反袁旗幟」的①,他當然不贊成唐的奇襲四川軍事計劃,而代之以他的「鳴鼓而攻之」的計劃,才能奪取反袁領導權,因此故意泄密,一來造成提前宣布起義之勢,二來可以破壞原計劃。因此蔡於十二月二十一日到昆明,二十五日就匆促宣布起義。這樣一來,反使袁世凱由被動變為主動,以大總統名義明令討伐②,並從容調北洋大軍入川截堵。以致護國軍眾寡懸殊,蔡鍔又違眾冒進,導致棉花坡的慘敗,蔡退守大舟驛一木船中。滇軍元氣大傷。其後袁氏病亡,軍閥混戰,人民塗炭,凡事如此,豈可逆料,撫今追昔,感慨殊深。故蔡若不來滇,則護國運動當另有新面目。護國運動雖然失敗了,但它反帝反封建的精神萬古流芳,永遠是後人學習的榜樣,死難的烈士們更是永垂不朽。


①蔡自言他在北京每隔數日就到天津和梁啓超商量如何搶奪反袁大旗,「蔡鍔在天津與梁啓超最後商定,決定梁去兩廣,蔡去雲南」。(《護國運動史》一四一頁)

②袁世凱決定於民國五年(一九一六年)元旦正式登基,雲南起義距正式登極還有六日,所以他可以用總統名譽正式討伐護國軍。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4期;民國83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