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雲在滇史蹟

作者/譚家祿 

一、生平經歷 卓然有成

龍雲本名龍登雲、字志舟,雲南省昭通府永善縣燕山松樂村人,生於清光緒十三年(一八八七年)十月十日,出生在黑彝的家庭,黑彝就是官家,居社會領導地位,父親龍清泉早死,母親海氏夫人,生五子一女,志公排行老四,自幼能力很強,大家都佩服他,元配龍夫人生三子,長子純武,次子純祖,三子純曾,繼室夫人李培蓮(李培天之妹)生四子純文,五子純勛,六子純元,七子純德,女國壁,李氏夫人過世後,再娶顧氏夫人(顧品珍的姪女)。

一九一一年龍雲帶表弟盧漢,投身入永喜縣自衛隊,出川到敘府,在當時敘府有個奉師馬湯圓,功夫很好,志公拜他為師學武術功夫,十月十日武昌首義,重九響應「光復雲南」推翻滿清統治,推舉蔡鍔為都督,雲南北伐軍唐繼堯率軍入黔平亂任貴州都督,滇軍李鴻祥,謝汝翼兩部-入川,謝部進入敘府,那時川鬧風潮,百姓反滿,由張瀾領到的「同志會」,就是「民主同盟」的前身,志公參加了「同志會」,謝部到達敘府,龍雲等乘機從戎,投效謝部,川變平息,滇軍回滇,龍雲盧漢隨軍到達昆明。

一九一三年春謝汝翼將軍出任「雲南講武堂」校長,即選送龍雲,盧漢進入「雲南講武堂」第四期騎兵科受訓兩年半,「雲南講武堂」和「保定軍校」及「東北講武堂」,並稱為中國三大軍事學校,接受嚴格的軍事教育,絕對的紀律服從,軍旅生活嚴肅,是在清末為了訓練新軍而成立的新式軍校,具備統御能力,在第四期舉行畢業典禮,柬邀駐滇英、法領事觀禮,恰巧法國拳師大力士先要求觀禮,繼要求表演拳賽,唐都督慨然應允,學校指派龍雲同學應戰。

當時法國大力士和龍雲二人走出站立在台上時,全場千目睽睽的把視線都集中在他二人身上,一個既肥且大,一個既短又小,相對成趣,真想不到事竟出乎多數人意料之外,他倆在台上兜圈子轉來轉去,約二十分鐘光景,大力士竟先用腳去鉤攔對方,在一剎那間,龍雲施展「揮腿」攻擊對方,大力士體重身笨,一傾而倒,於是全場起立掌聲歡呼,大力士倒後自己起來認輸,結束了這場「雷台北武」,為此使龍雲成為「雲南的英雄人物」。

龍雲自講武堂畢業,分發昭通,初任見習排長,見習期滿,唐都督重拾比武往事,下令調龍雲為貼身侍從副官,龍副官為人機智,忠誠果斷,受到都督的賞識,提升為上尉待從隊長,大隊附,侍衛大隊擴大編制為依飛軍大隊,出任佽飛軍大隊長,六年如一日,時時小心翼翼的,完成任務,克勤克儉的穩步前進,用事實證明龍雲不僅思想細緻敏捷,且有馭下果敢的領袖氣質,深得都督的信任。

一九二○年欽飛軍裁撤,大隊改編為滇軍第十一團,龍雲的反應認為要下部隊,始有出路,唐都督的立場是編整野戰部隊好讓他增加帶兵,練兵經驗,第十一團兵員整齊,武器精良,為滇軍之精銳部隊,駐防蒙自與箇舊毗連出河口即與越南國境相連,滇越鐵路輸出礦產,進口貿易,商業發達,唐督瞭然「你做事,我放心」的感意,龍雲接任以後,銳意革新,卓然有成,第十一團官兵,有紀律,有效率和民眾打成一片的模範軍。

二、二六政變 誓死效忠

一九一五年十二月十一日,袁世凱稱帝,訂於一九一六年,「中華民國五年一月一日」,改元為「洪憲元年」,同月二十五日,雲南通電全國,宣告:「雲南護國起義」,護國軍編成三個軍,第一軍總司令蔡鍔,率軍出川黔,第二軍總司令李烈鈞率軍入桂粵,第三軍總司令唐繼堯坐鎮雲南支援各路補給,滇黔桂川連成一氣,江浙贛魯五將軍電告「取銷帝制」,護國任務完成,蔡鍔因病堅辭四川都督赴日療疾,遺缺由總參謀長羅佩金代理都督,滇軍久住四川,川人不安,於是川軍將領劉文輝,劉存厚,楊森等以川人治川為號召,致使滇軍處於不利被動地位,蘆州滇川軍之戰,滇軍第二軍長趙又新陣亡,滇軍統由第一軍長顧品珍率領全部回滇,唐繼堯得訊顧品珍有直取昆明的意圖,慌了手腳,即指派秘書長周鐘嶽前往畢節勞軍,安撫無效。

一九二一年二月六日,春節除夕,雲南發生「二六政變」,顧品珍,鄧泰中,楊蓁聯銜發表通電倒唐,此時昆明空虛,於是唐繼堯即取道滇越鐵路離開昆明,先派聯帥府少校副官盧漢,星夜乘火車趕往箇舊,通知龍雲率部到芷街待命,唐公親率欽飛軍兩個營在芷街與龍雲會面,這天正是春節,即把這兩個營,改編為第十二團,任命孟有聞為團長,盧漢任第三營長,第十二團與龍雲的第十一團合編為第二梯團,任龍雲為第二梯團長,胡若愚部編為第一梯團,任胡若愚為第一梯團長,部隊整編指示後,龍雲宣誓誓死效忠,親自護送唐公乘人車出河口,唐公經海防到香港,龍雲送走唐公,即返回蒙自與鎮守使李友勛密商後,即率所部經廣南到達柳州,龍雲自稱柳州警備司令,不久胡若愚也率所部到達柳州集結,李友勛到香港請命。

民國十年五月五日,國父在廣州就職「中華民國大總統」,計劃北伐,此時唐繼堯由香港到廣州,受到 國父隆重的禮遇,希望唐放棄地盤觀念,出任北伐軍總司令部參謀長,讓顧治理滇省,唐不就率軍回滇復壁意志堅決。

唐公回滇,即任命李友勛為靖國第一軍長,龍雲任前敵司令,田鐘谷為第二軍長,胡若愚為一第三軍長,楊益謙為第四軍長,由柳州兵分兩路回滇,在廣西慶遠,海地一帶第一軍與廣西部隊發生遭遇戰,軍長李友勛陣亡,唐公下令龍雲代理第一軍長,另一路取道廣南文山回滇,並以滇南招安軍吳學顯部為內應。

唐公定滇復壁之戰開始,顧軍部份連隊叛變投降,顧總司令聞變立即親率總部各直屬部隊開往開遠堵擊唐軍,軍次宜良鵝毛寨,總司令部突遭吳學顯伏擊,顧品珍總司令和參謀長姜梅齡同時中彈陣亡,大部份部隊由副總司令張開儒統率轉入廣西,第二軍長全漢鼎統軍入川,羅佩金在廣南被俘殉職,一場爭霸戰,就這樣落幕。

唐公重組滇政,第一件事論功行賞共編為四個軍,第一軍長唐繼虞,第二軍長胡若愚,第三軍長張汝驥,第四軍長李選廷,龍雲任命為省警察廳長,接朱德的遺缺,唐貶龍軍職,認為李友勛之死,前敵司令未善盡其責,也是對龍的考驗,不久龍仍回軍職,擔任第五軍長。

三、秘謀倒唐 龍雲主滇

民國十四年三月十四日,國父逝世,滇軍范石生欲率軍回滇為由,唐公乘機為了自保分兵兩路進入粵桂,討伐范部,第一路由唐繼禹任總指揮和吳學顯部約三萬人,由貴州榕江向桂林進發在賓陽一帶遭范石生和黃紹雄部夾擊失敗退回滇境,殘部為范石生收容,范黃乘勝向南寧推進,第二路總指揮龍雲和胡若愚部,「南寧戰役」龍雲饒勇善戰,指揮若定,但因第一路之失敗受到影響,由龍州退回雲南,在剝隘之戰,致使范部潰不成軍而退。

唐繼堯出桂計劃失敗,深恐四將領擁兵自重,把軍縮編為旅,裁下來的軍長改任鎮守使,任命龍雲為昆明鎮守使,胡若愚為蒙自鎮守使,張汝驥為昭通鎮守使,李選廷為大理鎮守使,唐繼虞部擴充為近衛部隊,並兼任訓練總監,配備法國新式武器,於是激起了四鎮守使的強烈不滿,因而聯合秘謀倒唐。

民國十五年冬,四鎮守使聯合密謀倒唐,以索餉為由,先計劃驅逐唐繼虞出滇,然後以索餉為由,迫使唐繼堯改組省政府:「廢除省長制,確立合議制」,十六年三月八日,新政府成立「雲南省務委員會」,推出唐繼堯任總裁無實權,公推胡若愚為主席,總裁,主席及各員宣誓就職,龍雲稱病缺席,滇政無主,唐公憂憤成疾,不幸五月二十三日去世,享年四十六歲,滇變成功,報中央核示。

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部任命龍雲為第三十八軍長,胡若愚為第三十九軍長,張汝驥為獨立第十八師長,一省二公的局面,胡若愚野心勃勃,張汝驥初持中立,經不起從中分化,張即倒向胡。

六月十四日晨二時,胡部開始佈防,因龍胡任宅鄰近(翠湖路十號),又因鄭玉源機智不足,「六一四政變」為高蔭槐聞知,回報龍雲,即迅速召集盧漢,周人文,孟坤急速回營掌据部隊,提高警覺,官兵一律禁止外出,高蔭槐率部入城受阻,發生戰鬥向金殿方向轉退迤西,胡,張部隊向北較場包圍進攻龍部,退向楚雄,盧漢化裝逃出昆明前往下關,龍宅被胡張部隊重重包圍進攻,僅貼身衛士誓死頑抗,奮不顧身,龍雲左眼被破片炸傷被俘,終身失明。

在敵人無意致龍雲於死,以戰謀和的情勢下,攬請駐昆明法國總領事盧錫比出面調停,決定放逐龍雲去日本,脫離雲南關係,滇政由胡張當家,三頭馬車,成為兩頭,並從龍的身心隻重折磨,且使龍成為階下囚,僅准其夫人李培蓮女士隔日探視,失去自由的龍雲,初次體重到政治的無情,因為胡、張是他生平的好友,感到傷心,但是在絕望中,仍有希望寄託在盧漢和周人文等身上。

對龍雲因囚而不殺,是張汝驥的母親曉諭之功,也是胡、張果斷不足,認為掌有龍在,盧漢周人文不致走極端,並傳令派部隊向雲南驛,下關一帶迫剿,因胡、張兩部軍紀廢弛,非戰之師,又因龍雲被俘,龍部團營長之家,在昆明一帶,亦遭劫搶,各師官兵極為憤概,一經接戰,胡張部隊潰不成軍,龍軍越戰勝,胡張「三十六著,走為上策」,忍痛釋龍以緩和敵意,龍雲脫身後,獨自一人經小板橋至海邊僱小舟潛至高嶢到華亭寺去見虛雲方丈,因方丈和龍雲是摯友,暫住該寺藏身,密切連絡。

七月二十三日清晨二時,龍雲被盧漢迎回至瘦家花園,接受昆明各界的慶賀,龍雲遂開始掌政,時張汝驥已在下關處死,孟坤渡江淹死,胡若愚渡江入川落荒逃走,龍雲時親到大理地區督戰,滇亂平定「龍雲主滇」,擁護中央。

民國十八年一月一日,全國統一,蔣中正先生膺任國民政府主席,八月一日,南京國民政府任命;龍雲、胡瑛、金漢鼎、張維翰、張邦翰、周鍾嶽、盧漢、朱旭、張鳳春、唐繼麟、孫渡、繆家銘、龔自知等十三人為雲南省政府委員,龍雲任主席。

四、編練軍隊 建設雲南

龍雲主滇後,第三十八軍編轄六個師,九十七師長孟友聞,九十八師長盧漢,九十九師長朱旭,一百師長張鳳春,一○一師長張沖,七十七師長唐繼麟、編餘團長以上軍官,視成績派任縣長,校尉級軍官分送後補生隊,以盧濬泉任隊長,仿效黃埔軍校組織,於十九年將「雲南講武堂」(計十九期),改成立「雲南教導團」,龍雲任團長,唐繼麟中將任副團長,帥崇興少將任教育長,招考高中畢業及遴選軍中下級幹部嚴訓三年,第一年入伍生教育,第二年分科教育(步騎砲工輜交通),第三年軍官養成教育,訓練三期,培養四千餘軍官,分派部隊擔任幹部。

九月張發奎在廣西宜山通電反抗國民政府,龍雲授任為討逆軍第十路軍司令,總司令部在昆明成立,平定廣西之亂,掌理軍政大權,授任滇黔綏靖公署主任,遵照國民政府公佈:「省政府組編法」,軍政廳裁併總司令部、交通部改為建設廳,外交廳改為外交部駐滇特派員,裁司法審檢兩廳為高等法院,裁各道尹設殖邊督辦分駐騰衝,普洱二處,設民財建教四廳,民政廳長張維翰,財政廳長陸崇仁,建設廳長張邦翰,教育廳長龔自知。

二十年三月,雲南廢師改旅,第一旅長劉正富,第二旅長安恩溥,第三旅長龍雨蒼,第五旅長魯道源,第七旅長龔順壁,第九旅長張沖。

二十二年六月十六日,為黃埔成立九週年紀念,中央為全國軍事統一教育,結束「雲南教導團」,報准中央成立:「中央陸軍官校第五分校」,自十一期起招考高中畢業生入訓三年,每期遴選軍中幹部入學員隊嚴訓,培育國家青年幹部保衛國土,龍雲任校務委員,唐繼麟任分校主任。

雲南的教育,自龍雲接掌省政後,首先保障教育經費之獨立,才使小學、中學得以逐漸展佈,並鼓勵創辦私立小、中、高三部學制,如私立南菁學校,設小學,初中,高中三部培養當地人才,建議中央將私立東陸大學改成「省立雲南大學」,進而為「國立雲南大學」,首推舉熊慶來博士任校長,並聘請了許多留英,法,美等國學者專家來滇任教,創辦雲南籍學生考取教育部留學資格者,可向省府申請津貼,學成回國都在雲南擔任重要工作,創建雲南。

二十一年成立富滇新銀行,由繆嘉銘為負責人,以本省半開銀幣為本位,又發行富滇新紙幣和半開同時並用,無限制兌現、穩定金融,投資省營企業,如:鎢銻、銅、鐵、錫、鹽、煤、水利、造幣、火藥、鐵路、公路、汽車電力等發展工業鞏固金融,煙酒牲屠,一律改為委辦,尤以領先全國創立「財政廳清丈人員養成所」計二十七期,招收高中學生受訓一年制,簡易測丈計十期半年制,培育清丈測量幹部二千餘人(筆者二十七期),實施全省土地清丈,改革土地利用,全國先聲,傳為歷史佳話。

清丈總局長張培光,自十八年起至二十七年止;完成全省土地測量,使徵田賦有確實憑藉、地方財政,日漸充裕,糧食先力倡自足,積穀存糧,抗戰軍興,人口大量湧入,食糧無缺,確有先見。

交通發達修築公路如:京滇、滇川、滇桂、滇緬、中印、滇康等各路、實業如:雲南紡織廠,裕滇紡織公司等供給無缺。

雲南省政十八年來,知人善用,實行刪繁就簡,建立新稅制,充裕金融財政,支持生產事業,鞏固財稅,以安民生。

五、共軍流竄 二次入滇

民國二十年「九一八事變」發生,國軍北調增援抗日,十一月中共趁機在「贛南瑞金」建立根據地,召開「第一次全國蘇維埃大會」,選舉毛澤東為「蘇維埃執行委員會」主席及「人民委員會」委員長,朱德為紅軍總司令,秦邦憲為書一記,二十三年十一月十日,中央任命「何健上將為追剿總司令,進擊中共軍根據地,共軍流竄,一部由毛澤東、朱德、徐向前率領侵入貴州遵義,欲進佔雲南邊地建立根據地,十二月中央指派龍雲任剿匪軍第二路軍總司令出兵防堵,龍兼總司令,派孫渡任剿匪軍第二路軍第三縱隊司令,統率滇軍第二旅長安恩浦、第五旅長魯道源,第七旅長龔順壁進入黔境追剿時,共軍已由另一方向進入滇境宣威,在中央軍跟縱追剿,滇黔軍沿途堵截,共軍叫出口號:「拖死中央軍,血戰滇黔軍」,龍總司令又增派第一旅長劉正富率三團至宣威方向阻截,共軍遭擊進入川南邊地,二十四年八月一日,共軍不得不提出「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向中央要求進入陝北、作共同抗日之舉。

二十四年一月,共軍第二次入滇,約二萬餘人,由蕭克、賀龍率領,兵分二路,由北向南入侵滇東威寧,賀龍所部側擊威寧、蕭克所部則向鎮雄縣城進犯,龍總司令又派第三旅長龍雨蒼到滇東宣威、會澤、尋甸一帶阻擊,蕭克部渡過普渡河,流竄向滇西楚雄、姚安、賓川一帶撓亂、尾追的第三縱隊分別根縱追擊,共軍經鶴麗劍退至中甸尼西進入川康邊境、又作不實宣傳:「停止內戰,一致抗日」的口號。

六、長期抗戰 日本投降

民國二十六年七月七日深夜,蘆溝橋事變,抗戰軍興,八月中旬,龍主席奉令出席南京「國防會議」,堅決擁護中央抗日主張,全力支援政府長期抗戰,即編組「陸軍第六十軍」任盧漢為軍長,統率一八二師長安恩溥、一八三師長高蔭槐、一八四師長張沖及各直屬部隊,經兩月的時間,編組完成,九月九日出征抗戰,經過五個多月的途步行軍,二十七年二月到達漢口,由軍部副官長邱開基陪同軍長盧漢晉謁 蔣委員長受到嘉獎,三月六十軍進駐防隴海路,四月七日「台兒莊」會戰大捷,六十軍轉戰「徐州會戰」大捷,紛碎了日本軍閥「速戰速決」的戰略計劃。

但不久沿海北方各大城市,多為日軍攻佔,當時在淪陷區的難胞紛紛逃抵雲南,自淪陷區移滇的大專院校,有北京、南開、清華、移滇後,聯合組成「西南聯大」、同濟、華中、中央政大、北平中法大學及中正醫學院、唐山工學院、上海醫學院,國立體專等校,龍主席對入滇難胞除糧食全面供應外,在經濟生活上都有照顧,移滇的大中學校,得正常上課,學生則給予公費,雲南健兒在雙手萬能的努力下,修建滇緬公路,運輸軍品物資補給前線作戰。

八月六十軍因戰功奉令整編為「陸軍第三十兵團」任龍雲為兵團總司令,盧漢任副總司令代總司令,又整編「陸軍第五十八軍」,任孫渡為軍長及「新編第三軍」,任張沖為軍長,統歸第三十兵團建制,晉升盧漢為總司令,參加武漢保衛戰大捷,五十八軍長魯道源升任。

十二月七日深夜,日軍偷襲珍珠港,太平洋戰爭爆發,日本提出南進政策:「不攻重慶,先取滇越」,集中兵力,強佔越南,先截斷我「滇越鐵路」及「滇緬公路」運輸補給,迫我政府求和」。

二十九年夏日軍先攻佔香港,九月登陸越南海防,繼續侵佔越南(法屬)、泰國、新加坡馬來西亞(英屬)、菲利濱等地。滇黔綏靖公署主任龍雲,為增強滇南防務,即調派第三旅長閆旭率三個團,在中秋節深夜自昆明東站分別乘做火車到蒙自,即進駐金平、屏邊防守、第一旅長盧濬泉率第一旅進駐開化,文山邊防,下令破壞滇越鐵路河口至大樹塘站,第四旅長馬繼武,第五旅長邱開基相繼進駐蒙,箇、建地區為第二線駐防。

滇黔綏靖公署主任龍雲,奉派兼任軍事委員會委員長昆明行營主任,報請抽調六十軍回滇加強南防,十月盧漢率一八二、四兩師回滇,任滇南作戰軍總司令,不久總部改為第一集團軍總司令部,任盧漢為總司令,設置第一路軍指揮部,任第六十軍長安恩溥兼任指揮官後以盧濬泉繼任,第二路軍指揮官張沖,以滇越鐵路線分防,左第一路軍,右第二路軍,為時五年,致使進佔越南日軍未敢越過紅河一步。

三十一年元旦,聯合國共同宣言,中美英蘇列為四強,蔣委員長任中國戰區最高統帥,越、泰、印、緬亦列入中國戰區,美國史迪威任參謀長、日軍在緬甸登陸後,五月全緬甸失守,日軍先遣「黑風隊」沿滇緬公路直取騰衝,進佔龍一陵、騰龍人民,家破人亡,妻離子散,飢寒交迫,流離失所,同月中央亦增調第十一集團軍未希濂部開往騰龍阻擊日軍,並成立遠征軍長官部由陳誠將軍任長官,第五集團杜聿明、第二十集團軍霍揆章、第九集團軍關麟徵等部三十多萬大軍入滇,糧食服裝補給取之於滇,是艱苦也是榮譽,我浴血抗戰,威震盟邦,後方安定補給支持前方長期抗戰,三十二年遠征軍長官繼由羅卓英擔任。

先總統 蔣公為提高軍隊素質,充實戰力,提出「一寸山河一寸血,十萬青年十萬軍」、中央在昆明成立「駐滇幹訓團」團長蔣中正,代團長龍雲,副團長陳誠,教育長由集團軍司令擔任,接受美式訓練,(筆者第二期)。

三十三年九且,中國戰區陸軍總司令部在昆明成立,何應欽上將任總司令,龍雲任副總司令,仍兼委員長昆明行營主任,李先庚少將出任後勤部經理處長,補給無缺,十月十四日國軍攻克騰衝,十一月三日收後龍陵,克服畹町、三十四年春,我遠征軍會師芒友,打通一五六六公里的「中印公路」使滿載物資的五百輛大卡車,由緬北開入省境,駛向昆明,凡經過的各縣市城鎮,公路兩旁站滿了歡迎的人群,一個個臉上的表情十分快樂的心境笑容滿面,手拿國旗,歡欣鼓舞的鑼鼓聲,高歌聲,砲燭聲和歡笑聲,預祝著抗日戰爭勝利的早日來臨,「中印通車大典」在昆明西站舉行,由中國戰區副總司令龍雲上將親自主持,我政府為紀念史迪威將軍的功勛,並將中印公路,更名為「史迪威公路」,八月十四日,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抗戰勝利。

七、滇軍入越 昆明事變

日本投降,第一方面軍總司令盧漢,奉派為越南北緯十六度以北地區受降司令官,接受日軍代表土橋勇逸在河內簽署降書,九月四日派副參謀長尹繼勛飛河內成立前進指揮所,以第六十軍為先頭部隊,由金平屏邊進入越南接收南定至清化,第九十三軍由防區途步行軍入越接收河內至海防,中央派軍政部物資局主任邵百昌,在河內成立辦事處,接收物資處理武器,九月十日盧漢飛河內,暫十九、二十三師亦先後步行入越(筆者駐嘉陵機場)滇軍完成越南受降的歷史任務,為我滇軍的最大光榮。

十月三日凌晨三時,昆明四週突然槍聲,市區值勤軍憲警人員倒地,原因是「省府改組」,龍主席解除本兼各職,調升任「軍事委員會」委員,兼參議院長,為恐龍雲不服從、蔣委員長十月一日在重慶召見「昆明警備總司令」杜聿明,將調職令親交杜聿明執行,在執行調職令時,預先使用武裝部隊,包圍昆明城廂,強制執行,先解除昆明軍憲警武裝,並覆印好中央調職令分發給不抵抗單位部隊長,親自閱讀,如有不服從者,即以武力解決。

昆明突發生如此天翻地覆的重大事變,真是歷史未聞、世間少有、依理於法,調職令理應先交給當事人,訂期監交,若不服從,即是抗命,才可以武力解決。

幸好行政院長宋子文四日下午親到昆明,在機場先和龍主席通了電話,說明蔣主席的指示不是這樣,是杜聿明搞錯了,要處罰他,六日昆明全市懸旗結綵,在鞭砲聲中,主滇十八年三個月的龍主席離開省府所在地「五華山」由行政院長宋子文陪同乘車經正義路,金碧路至「昆明機場」,沿途兩傍受到民眾的熱烈歡送。

當杜聿明抵達機場,龍主席正準備登機,杜氏以快步趨前敬禮,龍雲以苦笑的面容,帶怒的眼光望著他道:「杜司令官,你辛苦了」:「院長受驚」:「要趕快解嚴收拾善後,恤死救傷,不要使我對不起雲南人」,主席和院長伺機飛抵重慶機場時,有何應欽、衛立煌、陳誠、蔣經國等迎接、陪同到蔣公官邸赴晏,十五日昆明事變主角杜聿明奉令「撤職查辦」,但不久出任東北保安司令,昆明警備司令由關麟徵繼任。

龍雲就任軍事參議院長,三十五年十一月任制憲國民大會代表,三十六年六月任戰略顧問,三十八年八月在香港發表聲明,投靠中共,十月中共政權成立,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委員,四十七年二月被中共控為右派份子,被免棄本兼各職,四十八年十二月平反復職、五十七年六月二十七日病逝北平,享年七十六歲。

綜上結語,龍雲一生,說得上是一奇人,主滇十八年餘,曾替地方做了些應興應革的事,在八年對日抗戰,出兵出力,對國家貢獻很大,調升任參議院長,本為正理,但在執行上之錯誤,既傷人心,更損政府威信,官逼民反,致使中共從中破壞,再調滇軍去東北戡亂,而失民心士氣,更是一大錯誤,大陸之陷亡,不無原因。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4期;民國83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