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王者到學者──記刀世勛先生

作者/雲華 

在雲南的南部,有一塊神奇、美麗、富饒的地方──西雙版納。

西雙版納,傣語為十二塊千田。這裏的住民,主要是傣族。傣族,早稱「金齒」,舊時又阱「白夷」、「擺夷」。

在距今八百多年前的傣曆五百二十四年,傣族首領帕雅真取得了這片地的統治權,建立了「景龍金殿國」。它的最高統治者傣語中稱「召片領」,意即「土地之王」。「召片領」是世襲制,一直延續到新中國建立,先後四十一代共八百零八年。最後一代「召片領」就是刀世勛先生。

刀先生的伯父刀棟梁是第四十世傣王,膝下無子,刀先生自幼過繼給伯父,成了法定的王儲。公元一九四三年,四十世傣王駕崩,年僅十五歲的刀先生奉命急忽忽地從重慶趕回老家,在極其隆重的儀式中宣明繼承王位。數年後,志在求學的刀世勛先生又把政務交給攝政王──他的父親刀棟迂執掌,自己又到外地求學了。他離開王位求學的想法是沒有文化就不能繼承先業,也談不上為桑梓做點有益的事。經雲南省政府主席盧漢先生的推薦,得到著名納西族學者方國瑜教授和江應梁教授的幫助,刀先生考入了雲南大學先修班,後錄取在社會學系。

滄桑巨變,刀先生的經歷也發生了重大轉折。他認為,這種轉折是歷史發展的必然,於國家、民族和個人都是好事。五十年代初,還是大學生的刀先生,作為西雙版納的首席代表,被邀到北京觀禮,受到中共領導人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朱德的親切接見。隨後,又參觀了近半個中國。這使他眼界開闊,知識倍增。

大學畢業時,雲南省黨政領導人有意請他回西雙版納主持政務,但對生性好靜,志力學術研究,且已對民族語言學產生濃厚興趣的刀世勛先生,毅然選擇到北京中國科學院語言研究所,在著名語言學家傅懋勣教授門下作助手,專門從事傣語文的研究工作。從此開始了學者生涯。

四十年來,他熱愛自己的學業,虛心求教,博采眾長,孜孜不倦地工作,獲得了豐碩的成果。他的著作《西雙版納老傣文聲韻系統初探》被內行專家認為是研究民族文字方面的一篇具有開拓性的論文,對研究其他少數民族文字的聲韻系統也有指導和示範作用。他的另一篇論文《巴利語對傣語的影響》,在第十五屆國際漢藏語言學會會議上受到好評。他和一位同仁合著的論文《傣語和泰語同源詞比較》,被譽為「前人未做過的事」。他主編的《傣漢詞典》、《漢傣詞典》,分別選擇了傣語、漢語的常用詞條,早已一完成新、老傣文的文稿,只待國家決定採用何種文字即可出版。他還修訂了三十多萬字的《傣語描寫語法》一書。他與泰國朱拉隆功大學文學院的帕拉尼教授合著《傣、漢、泰、英詞典》,收集萬餘條詞匯,已完成國際音標,即將出版。

歷史上,泰國、老撾和緬甸的部分地區與西雙版納同屬一個文化區,為適應應開放和社會發展,他把研究的範圍擴大到漢族、泰國和老撾語文的比較研究,並投入了「少數民族文化與現代化」的研究工作。他多次出席在日本和泰國召開的國際學術會議。宣講《關於傣族語言文學和民族教育》、《傣族民居與飲食文化》等論文。在泰國清邁召開的「西雙版納和泰國蘭納泰文化藝術學術研討會」上,他第一次用本民族的語言宣講論文,頗受與會者的稱讚。泰國王姐接見了刀先生,並設家宴用泰菜歡迎他。在泰國難府曼鑾宰,這些二百年前從西雙版移去泰國的泰仂人,仍按對待王子禮遇隆重迎接刀先生,為他拴線祈福。刀先生到達南邦府的第二天,當地泰文報紙以《中國雲南省學者代表團團長、原景洪「召片領」來看望泰仂鄉親》為題刊登新聞,表達泰中兩國人民的深情厚誼。

刀先生學術上高深造詣,獲得國家和社會的贊譽,獲得國家學位委員會公布的傣語專業碩士學位授予指導教師資格騙他先後帶了十名民族碩士研究生,這些研究生都成了民族學研究方面的骨幹。他還接待大批來訪的外國學者,輔導過國外攻讀博士學位的研究生。如今的刀先生,頭銜眾多。他是雲南民族學院民族研究所的所長,中國民族語言研究學會理事,中國民族古文字研究學會會員,西南民族研究學會顧問,雲南民族語文指導工作委員會委員,雲南國際文化交流中心理事等。還是全國政協委員、雲南省政協副主席。

刀世勛先生雖已近古稀之年,但孜孜不倦的探索精神仍不減當年。他認為學海無涯,學無止境,越是夕陽,越要以只爭朝夕的精神,拓寬研究領域,學術上精益求精。正是:老驥伏櫪,志在千里。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4期;民國83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