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雲南航空之最

作者/張騫 

十一、雲南培養空軍中任職最高的人

雲南航空學校是全國成立較早的。又有一些外國人入校學習,這所學校培養了不少航空人士,有些人在中國或外國都擔任了要職。

中國人中任職最高的是空軍中將李懷民。他原名叫李傑,字守誠,回族。於清光緒三十四年(公元一○九八年)生於昆明大板橋四甲村的中農家庭,他為長子。其父沉默寡言,勤勞儉樸。他年幼年時上私塾,習孔孟之書,每日放學都要幫助家裏做活,夜間到老師家中補課。他功課成績好,畢業後考入省立聯合中學。他一方面認真學習,另一方面積極參加聲援上海、北京學生的愛國運動,也就激發了他報效國家的熱情,毅然於一九二五年報考了雲南航空學校。

考入航校後,他嚴守軍紀,專心學習,刻苦研究飛行技術及機械原理。在一次飛行訓練中飛機失速,墜落於秧田當中,他由於帶安全扣帶而無事,法國教練則飛出機艙,生命垂危,他以師生情誼為重,立即對他進行人工呼吸,挽救了教官的生命。

他畢業後留校任中尉飛行官。但由於他出身寒苦又沒有後台背景而常受歧視,毅然逃離昆-明,沿滇越鐵路到海防,經廣州抵武漢,參加北伐。改名李懷民,任命為中央航空隊第一飛行隊隊員,不久昇任分隊長。

李懷民考慮自己技術不高,為此於一九三二年考進杭州筧橋的中央空軍軍官學校高級班受訓。畢業後被分到空軍第六大隊任副隊長。「七七」事變抗戰全面爆發,他昇任大隊長,率部參加了淞滬抗戰。戰爭中他不顧因沒有進行夜間轟炸飛行訓練,容易將天上月光和水中火光相混而帶來的危險,身先士卒勇猛向敵艦進行猛攻,炸沉炸傷多隻,受到嘉獎。一九四○年被提昇為轟炸機總隊長。一九四五年調任航空委員會參謀處長。一九四八年任空軍總司令部第二署署長。後隨部隊遷往臺灣。一九五二年任訓練司令,一九五六年調任督察長,第二年晉昇為空軍中將,一九六五年調為臺灣警備司令部副總司令。一九六九年六十二歲時退役,一九七二年全家遷居美國,一九八五年因患癌症在臺北空軍總醫院病逝,享年七十七歲。

外國人任職最高的是朝鮮女學員權基玉。朝鮮當時是日本的殖民地,她在雲南學了航空後也無用武之地。一九四五年二次大戰後,朝鮮分為兩國,韓國首次建立空軍,權基玉曾被任命為空軍參謀長。她還是亞洲各國空軍第一位空軍女長官。

十二、雲南人最早製造的飛機

雲南只造過一架飛機。那是一九三五年雲南航空隊的飛機維修工廠依靠自己的力量設計製造了一架輕型教練機。

當時桂系的李宗仁、白崇禧請了日本顧問,買了飛機組織航空隊,四川的劉湘,也購買外國飛機建立航空機構,對雲南是一種壓力。這時龍雲當上了雲南主席,滇省政局穩定。便在航空方面先走了一步,決徒外省買飛機,滇省造飛機。龍雲以綏靖公署的名義下令航空隊進行調查,航空隊認為由於是初造飛機沒有經驗,先從木質結構的教練用飛機開始,得到批准,並撥發款三千元新滇幣做為研製費。一項全國第一的工程開始了。

飛機設計的工程師是由留學比利時專門學習飛機製造的四川簡陽人毛克生擔任。他對飛機十分熟習,所以設計工作從一九三五年九月開始到十月僅一個月的時問就完成了圖紙設計工作。經過航空隊審定後認為可行,上報公署批准製造。

製造工作於十一月開始。由毛克生為總工程師。由滇黔、綏靖公署航空隊隊長張汝漢任監製。他們的工作中因陋就簡,許多設備是用過的舊件重新維修,專門從三期畢業生中挑了一批人,負責工作。使用的是美制KINNER風冷五缸一百匹馬力的飛動機,還請了張樹仁負責維修。飛機螺旋槳不能製造,於是利用法制高德隆式飛機的螺旋槳並加以改造使用,此項工作就由劉家榮(即郭子雄)來完成。由於製造機身、機翼的骨架均為木質材料,用國產的赤松、樺木、麻栗等木料。所以木工就由鄭洪雲來搞。尾翼用焊接鋼管作骨架、機翼、尾翼都是包布的,所以裝配及縫工等工作也是同學們完成的。整個飛機重七百四十公斤,最大飛行速度每小時約一百六十公里,飛行最大高度六千三百米,能飛四個小時,採用了當時很少用的下單翼式機。整個飛機製造出來是一九三五年十二月,從圖紙設計到成品出廠僅四個月的時間,其速度之快令人吃驚。

飛機造出的當日就由滇黔綏靖公署組成檢查團試飛。由高蔭槐為首在上午十點到巫家埧機場,剛好天空陰沉,形成空氣密度大有利於飛機昇空,由張汝漢親自駕機順利昇空從滇池上空下看只見波光閃閃、片片魚帆。畢竟是自己第一次設計製造,飛機上昇浮力不足,飛到草海上空時昇高不到三百公尺在空中搖 ,於是就轉回機場安全降落了。此次飛行使航空隊的人們樹立了信心「中國人也能製造飛機」。檢查團嘉獎了航空隊,後來公署發給設計師毛克生獎金新滇幣二千元。

不過飛機以後改進再飛沒有進行下去。因龍雲覺得「建立一個混合大隊倒容易,要經常養這個大隊就難了」。從此不用說試製飛機,就是買飛機的專款也沒有了,整個雲南自己研究製造飛機的歷史也就終止了。

十三、最早遷入雲南的飛機製造廠

只研製過一架飛機的工廠當然不算飛機廠,雲南最早的飛機企業是抗日戰爭時期國民政府從廣東韶關遷到滇境的空軍第一飛機製造廠。

該廠的前身是韶關飛機修理廠。它是廣東省政府和美國寇蒂斯‧瑞特(CurtissWright)飛機公司合資的飛機修理廠。一九三四年四月開始新廠的計劃到一九三五年八月工廠全部建成,年底開始製造「復興」號飛機。一九三六年八月國民政府統一了航空事業。該廠就隸屬於航空委員會並改稱「韶關飛機製造廠」。開始仿製美式霍克III(HecrkIII)、式雙翼驅逐機。該機最高時速可達每小時三八四公里,原要造三十架,不料剛造好四架,一九三七年七月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八月韶關局勢日緊,多次被轟炸,為保存實力於是將重要機器設備遷到山中,搭蓋臨時廠房繼續生產,同時另找新廠址。一九三八年航空委員會要該廠遷往大西南的昆明市。於是廠長林福之和美籍總工程師薩克山柯到雲南,最終選址昆明西郊黑林鋪昭宗村為廠址。六月成立辦事處負責興建廠房。同時將各種物資圖紙以及人員經香港,過海防,乘滇越鐵路到昆明,於一九三九年完成工廠內遷的工作。工廠也被改名為空軍第一飛機製造廠。在此以前的一九三七年八月到一九三九年四月共造了霍克式飛機四十四架,其中的十四架是重新以破飛機中拼裝出來的。在內遷途中工廠還沿線修理了不少的戰損飛機。

工廠遷滇後,廠方為了提高工人的工作效率,一方面提高工人的愛國激情;另一方面建蓋了各類職工家屬住宅共十六幢,單身職工宿舍五幢,還建有子弟小學、俱樂部、足球場、醫務室等後勤部門為生產服務。

在生產方面工廠分為兩大部份,第一是全廠的樞紐──廠部,它指揮工廠的各項工作,先後任廠長有:周德鴻、朱家仁、鄭汝傭。負責製造的中心是工務處。處下分為設計、檢查廠務、支配四課。以廠務課最大,又分為機身、機翼、總裝、木工、機工、油縫、白鐵、修配等股;支配課下設工具準備、器材等股。整個工廠擁有職工六佰多人。珍珠港事變後,日軍入侵南洋、雲南,工廠在一九四三年到貴陽另建一個新廠,一九四五年春由於貴州獨山被日軍佔領,雲南經滇西反攻後,局面安定,工廠又回到昆明。一九四六年國民政府成立航空工業局將該廠劃歸該局管理。一九四九年工廠遷往台灣宜蘭。

該廠遷滇後從一九三六年開始自行研製了「新復興甲號」雙翼初級教練機,它的最低時速僅有九十四公里,比汽車還慢,飛行安全係數很高,在當時是一種好的初級教練機,在空軍中受到歡迎,共生產了二十二架,在基礎上,該廠還進一步改裝研製了「新復興號丙型」飛機,首次採用了層板技術,從一九四二年到一九四六年先後研製了「研驅零式」、「研驅二式」驅逐機「研偵一式」偵察機,特別是「研驅一式」驅逐機最高時速達到五百八十八公里。

工廠在仿製飛機中特別注意改進和飛機的經濟性。如蘇聯政府從一九三五年起向中國援助了N──15‧N──16型雙翼驅逐機約四百架,在戰爭初期取得了一定的空中優勢,但是日本零式驅逐機投入中國戰場後,蘇式飛機由於發動機功率小,飛行速度慢,無法與日本飛機作戰。一九三九年朱家仁廠長分拆了N──15的情況認為還有作戰價值,為此專門改造和仿製。從一九三九年到一九四三年以忠28ㄛ的名號仿製和改進。將原過時的蘇式發動機換成了七百四十五匹馬力的美式瑞特SR-1820-F53型發動機使飛機最高時速達到三百七十六公里。使許多原先停在地上的N──15驅逐機又再次飛上天空與日寇戰鬥。

在仿製美式AT-6型高級教練機的時候,除了購買國內不能製造的發動機、螺旋槳、儀表、輪胎等設備外,其它機體、配件等則是利用國內各器材庫內蒐集的材料自行加工成的。飛機造好經過靜力、破壞等試驗質量很好,經過試飛效果和美製飛機不相上下,而美國貨每架要六四七九○美元,而造架國產飛機只要三七七五三美元,由此可見自造飛機和買外國飛機在經濟上相差很大。

該廠在雲南期間先後仿製、自製十一種不同的飛機,總數達一百十七架,為抗戰的勝利特別是為中國航空研究方面做出了很大的貢獻。

十四、雲南最大的飛機製造廠

中央壘允飛機製造廠是雲南歷史上最大的飛機製造廠,它的前身是中央杭州飛機製造廠。

那是一九三四年二月國民政府信託局和代表美國寇蒂斯(Gurfiss)公司,道格拉斯(Douglas)公司和諾斯羅普(Narthrop)公司幾家在華利益的美國聯洲公司(Anerican-Inter-Continent Corp)簽訂合同。

合同規定雙方合辦「中央杭州飛機製造廠」(CAMCO)。建廠初期雙方投資三百萬美元,中方占五十五%,美方占四十五%,全部機器設備以及生產上需的圖紙、資料等均為美方提供。工廠每年生產六十架,以後增加到一百架,所有的產品均由中國購買,工廠五年後無償交給中方使用,美方還有負責中方的技術人員和工人的培訓義務。這個合同對雙方都有利。

工廠設址在浙江省杭州市的筧橋,緊鄰被稱為「空中黃埔軍校」的「中央空軍軍官學校」。整個工廠一九三四年二月簽訂合同,三月開工興建,六月底落成,開始裝配機器,十月一日工廠落成造飛機,速度效率之高令人震驚,特別是美國人感到不可思議。

用人方面注意了年青化和專業化。一般都是經過考選才能進廠,技術人員多為國內名牌大學畢業生,工人也有一定英文水平和專業技能,學徒全為高中生。全廠一千多名員工平均只有二十五歲展示了工廠的生機。

工廠主管除了孔祥熙任董事長外,中方任正職的只有監理處監理的王助,經理處工務課課長齊鎮午二人,其他均是美國人。

中方人員中監理王助一九零五年到英國學習造船,一九一五年到美國學習航空工程,是美國波音飛機公司第一任總工程師。到中杭廠時是航空委員會軍政廳上校參事,是航委會級別最高的一位,美國十分敬重他,稱之為「王上校(colonelWang)」,他工作時態度十分嚴肅,由於他是專家出身,處事有魄力,最關心員工的技術培訓,常到各部門和車間了解情況。下班後則平易近人,每年春節要請許多青年單身技術人員到家吃年飯,受到全廠員工的愛戴。副總工程師曾桐相當於副經理,僅三十多歲,工作勤奮認真,處事穩重,用人唯賢而能容人,他在工廠很得人心,是唯一與中杭廠共始終的中方領導人,工廠後期他接替美國人擔任了經理。

這個廠有四十多名美國人任職當中職位最高的是副董事長兼總經理鮑雷,他掌實權。第一任經理是齊默門,工作十分嚴謹認真,有差錯就當面申斥毫不客氣。第二任經理是瓦爾西為人安祥和善,工作上井井有條,能關心員工的生活。總工程師安諾德在解決問題時總先傾聽下面的意見和尊重部門的權力。總會計師薩利文遇有問題時總是耐心不煩講解指導。

工廠任務組裝和修理。先是修理了霍克式飛機十架,一九三五年開始製造諾斯羅普全金屬轟炸機二十五架。這種蒙皮受力的飛機在我國是第一次製造。該廠為了有計劃有步驟地培訓技術,為自己研製飛機打下基礎,曾把二十五架飛機的材料分作五批進口。每批外來品的加工程度不同,到廠後進一步再作不同程度的加工,裝配成完整的飛機。它們分別是訓練總裝配;訓練部件裝配;訓練零件製造;訓練構件裝配;訓練從零件下料,成型開始,到飛機總裝的全過程。由此看出工廠是為以後自己發展航空工業做了準備。

工廠到一九三七年遷廠時,修理、裝配飛機一百一十一架,是我國設備最好、人數最多的飛機製造廠。空軍健兒駕駛這個廠生產的戰機同侵略者在空中進行殊死搏鬥。一九三七年八月十三日,中國空軍出動中杭廠自己製造轟炸機轟炸了日軍旗艦「出雲」號,八月十四日日本飛機偷襲筧橋,以高志航為首的空軍人員,駕駛著國產霍克III式飛機昇空迎戰,擊落敵機六架,取得了六:○的戰績,這一天被命名為「空軍節」。

由於杭州屢遭轟炸,為保實力,航空委員會於八月下旬決定遷廠武漢。所有機器設備先用火車運到蕪湖,再裝船經水路至漢口。九月在武漢南湖機場復建,十月復工,此時員工已近一千五百人,大家都堅持生產,修造飛機達到一百二十八架。一九三八年五月孔祥熙和鮑雷在漢口會晤,雙方取得如下意見:合同期滿以後,中杭廠仍請美方負責工廠經營,戰事如果緊張就將工廠遷到大後方的昆明。到八月份戰局吃緊,於是決定將各種精密機器設備及圖紙材料等運至昆明,於是從九月份開始第二次撤退,十月份物資和全體員工家屬共五千餘人集中到昆明。

工廠原勘定昆明北郊金殿的菠籮村准備建廠,不料法國殖民當局受日本威脅,宣佈禁止中-方利用滇越鐵路運輸物資,工廠決定另擇新址,因考慮到滇緬公路運輸之便,避開日機的襲擊,還得到英緬當局的合作和保證,遂決定在雲南瑞麗位於中緬交界的壘允地方設廠,這樣工廠改名「中央壘允飛機製造廠」。

壘允在瑞麗西南部邊緣地帶,與緬甸南坎隔河相望,直抵緬甸的八莫。是少數民族的聚居地,當時,在這裏常見孔雀開屏,春綠一片,民風淳厚,買賣公平。當地人看到員工們衣著整潔,氣宇軒昂,都說是真正的「唐人」來了。可見過去在中原文化特別是「大唐」影響之久遠。一些人還娶少數民族婦女為妻。邊境地區特有的風情也使洋人們著迷。美方設計課主任格林在一九三九年給女兒貝蒂信中說:我們晚時住進竹棚內,屋用稻草蓋頂,牆板用劈開的竹子……地板用……薄竹子製成,當你走在上面有一種踩下去的感覺,由於周圍物產豐富生活容易自理,又遠離大中城市,受空襲的威脅很小,大家為能這樣一塊世外桃源的工廠奉獻而心情舒暢。

新廠較原廠擴大了許多,建有東西走向的鋼結構錢皮屋頂的三座長為一百五十米的主廠房,建築面積為一萬多平方米,北過沿東西向的飛機跑道。還建有油庫、儲藏室、水電廠房,周圍土坡上有鋼結構的辦公建築。

壘允遠離內地,生活不便,為了使職工安心在此工作,廠方首先興建員工住宅,是由珍貴的柚木建成的。工廠設有商店、煙、酒、糖、咖啡等都是進口貨,有正規的子弟學校,一切都是免費的。當時員工最好的福利是除國幣外,還發緬幣盧比(Rupee),年資高者發二十五盧比,其他發十五盧比,帶家屬的每個成年人加發十盧比,小孩為五盧比。這裏的物價很低,一盧比可換七十──八十斤大米,六十──七十個雞蛋,五──六斤牛肉。由於後勤得到保障.工廠很快投入生產。

這時的壘允廠進入了它的第二個黃金時期。工廠有職員七百多人,技工一千多人,專業人員一百多人,還有來自西南聯大和從美國的留學生等,到一九四一年中國員工達二千九百二十九人。為了改進薄鋁板製品的生產工藝,自己設計了一台二千噸磨擦壓力機,使工藝水平和產品質量有所提高,工廠的其它設備也有了改善,新建了水電、鑄造發動機裝配,汽車修理等專業車問,由於全體員工的努力,生產呈興旺景象,工廠從一九三九年七月建成投產,到一九四零年十月組裝霍克III式戰鬥機二十九架,P-40型戰鬥機二十架,萊茵式教練機三十架,DC-3運輸機三架,修理改裝了勃蘭卡教練機八架,大修了蔣介石的西科斯基水上飛機。這些飛機提高了我國的飛機裝配水平,在對日作戰中發揮了很大作用。

一九四零年日本對雲南省進行了大規模的轟炸,壘允廠更是敵人重點目標。十二月二十六日星期天下午,日本轟炸機二十七架突然飛臨工廠上空,進行了野蠻轟炸,投彈達一百一十餘枚,由於沒有警備和防空設置,員工們猝不及防,死傷達一百餘人,廠房設施遭到嚴重破壞。剛組裝的萊茵式教練機被毀,工廠被迫停工。

為了避免遭到更大損失,工廠決定將工人和家屬疏散,到緬甸的南坎──部份管理部門如設計室、醫務室、經理處、監理處等則遷往班坎辦公。

這時滇緬公路被封鎖,各種器材設備運不進來,飛機裝配被迫中斷。為恢復生產,員工們先安裝了一批簡易設備和廠房,到一九四一年二月,工廠各部份逐漸恢復生產。因壘允自身條件所限,又於五月在緬甸八莫設立發動機廠,負責瑞特賽克隆。D-200型發動機的裝配和試車工,六月在仰光的敏格拉登機場設裝配車間,裝配了美國新式P-40色驅逐機九十九架。

一九四一年太平洋戰爭爆發後,中美合營局面結束,工廠由中方自營,航委會對人事進行調整,中方副經理曾桐擔任總經理兼廠長。開始製造霍克──75驅逐機,後來又想製造CM-21驅逐機,一九四二年中英美已聯合對日作戰,工廠曾幫助駐緬英國皇家空軍(RAF),美國飛虎隊(AVG)檢修飛機數十架。

一九四二年三月,日軍向南洋入侵,香港海防、新加坡相繼失陷,緬甸仰光成了侵略軍的目標。工廠再次緊張,遂決定遷保山。四月日軍對我滇境進犯。工廠只好再次撤退,來不及撒走的物資全部炸毀,撤退路上又遭日機的轟炸,損失慘重,一個現代化的工廠從此化為烏有。令人嘆息。

中杭廠壘允廠是我國歷史上規模最大,生產能力最強的飛機製造廠,它存在的八年間共修理、製造各式飛機三百多架,它造的諾斯洛甫、伏爾梯是我國最早的金屬飛機。在抗戰中輾轉遷移,為我國航空工業史上留下了光輝一頁。使我們看到中國航空發展道路的不平坦,而這家工廠建在偏僻少數民族地區就是到現在也是中國唯一的。

十五、雲南有飛機工廠最多的時期

抗日戰爭時期是雲南擁有各類飛機工廠最多的時期,前後共五家。

飛機製造企業有:一九三九年從廣東韶關遷來雲南的『空軍第一飛機製造廠』;一九三八年遷滇的「中央壘允飛機製造廠」;一九三八年從江西萍鄉遷來的中德合資「中國航空器材製造股份有限公司」,原是生產發動機,一九四一年又遷貴州大定。

航空修理企業有··一九三八年十一月遷入雲南祥雲縣雲南驛機場的空軍第五飛機修理廠,一九三八年由杭州筧橋中央航校遷到昆明五里多的「空軍第十飛機修理廠」每月可修理飛機七十架左右,是當時中國十一個空軍修理廠中最大的工廠。另外空軍軍官學校曾在蒙自設立一個有三十多人的航空修理所。

一九四○年到一九四三年在昆明北郊的一廟中,有一個製造初級滑翔飛機的民間機構「日新滑翔社」有幾十人,主持人是曾到德國學習並與歐亞航空公司有關係的原南開中學籃球隊五虎將之一的李國琛。

十六、中國最早的前掠翼飛機

在珍珠港事變前的「空軍第一飛機製造廠」有一個美籍白俄工程師薩克山柯(sak shanro)領導一個設計小組開始第一個自行研制「研驅一式」驅逐機(代號XP-1),到一九四二年他回國了,由中方工務處長雷兆鴻帶領大家繼續完成了這項工作,共做了二架。

研驅一式使用的是美制瑞特‧賽克隆(Wright Cyclone)式發動機。設計最高時速為每小時五百八十八公里。它的後機身和外翼是木製,而前機身和中翼是金屬的。該機最大特點是前掠翼飛機(forward-Swept Wing airplane)。所謂前掠翼是指機翼前後綠向前伸展。通俗的說:普通飛機機翼是向後的,它恰恰相反是向前的形成「V」字型。其最大好處是低速性好,可利用的昇力較大,安全性高,它的研製在世界航空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飛機在一九四五年初昇空試飛,當飛機上昇到了三百──四百米高空的時候,做第一次轉彎時情況良好,第二次轉彎時由於設計問題飛機失速從空中掉了下來。試飛員犧牲了。這是該機的唯,一的一次飛行,也是世界上此類飛機的第一次飛行。可惜後來沒有繼續研究加以改進設計,達到成功的最後一步沒有邁出來。

到現在世界上也沒有此類飛機投入使用,在一九四四年德國雖然也研製容克斯──二八七型前掠翼機,但沒有所說過有飛行的歷史。目前世界上最大的航空國美國到了一九八一年才由格魯門公司研製的噴氣式前掠翼先進技術驗證機出現,到現在仍然在試飛中。

十七、世界上第一架共軸式反旋翼直昇飛機

世界上第一架直昇飛機是德國人於一九三六年研製的「雙旋翼橫列式」直昇機FW-61,一九四二年美國人研製成單旋翼帶尾槳式直昇機。而中國人是在一九四五年和一九四八年由空軍第一飛機製造廠廠長朱家仁自己研製的「蜂烏」號甲、乙兩型直昇飛機各一架。

甲型機在研製過程中由於鋼材強度不夠,螺旋槳扭曲變形而失敗。乙型機研製中對各個方面進行了改進,使用了一二五匹馬力的Kinner-B5以型發動機,整個旋翼直徑為七‧六米,空重八五九‧二公斤,總重七二五‧五公斤,巡航時速設計為每小時一一二公里,最高時速為一三六公里,每分鐘爬昇一四○米,在空中懸停的頂點為九一○米,整個航程可達二一九公里。當時在地面上三足定位後起動螺旋槳沒有發生問題,說明設計是成功的,但還沒有來得及作空中試飛,朱家仁就調台灣第三飛機製造廠去了,繼續工作隨即停止。

這兩架飛機是中國第一批自行研製、出現在華夏大地的直昇飛機,也是世界航空史上最早的共軸式雙葉反轉旋翼直昇飛機。它是由兩幅旋翼公司一旋翼軸上下排列,相逆旋轉,它們的反作用相互抵消。這種型式結構緊湊,外廊盡寸小,安全性高於其它類型的直昇機。而世界上直到一九六一年才由前蘇聯的卡莫夫設計局研制了第一架實用的卡──二五(ka-25)反潛直昇機。而中國人開了這條路卻沒有走下去。

(未完待續)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4期;民國83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