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林

作者/何耀武 

很多人都知道雲南的風景區石林,但是很少人知道尚有一個地方叫土林。

土林原叫土佛或土佛山,位於永德縣永康鎮蠻況、蠻平村附近。中共統治大陸後依據路南的石林而改稱為土林,就實際情形而言倒是很合適的。口乃是土林的地理位置邊僻,交通狀況不良,鄰近也沒有觀光點線,要開發成觀光風景區頗為困難。但是卻不失為一個神奇的地方,特在此略為介紹。

土林在當地形成可能上千百年了,無確實資料紀錄可查,你若詢問附近的老年人,他們會答覆你說:我們的祖父的祖父時代就有了。

土林的形成是山坡坍方留下的土樁獨立存在,高的有十餘丈,矮的有兩三丈,靠山邊一群像竹筍剛冒出頭一樣排列著,人們稱之為小土佛。原來的山坡現在是一個凹槽,一尊尊的土佛不規則的豎立其中,所以人們又稱之為土佛槽。最令人感到神奇的是一尊尊的土佛,根部佔地十餘方公尺,頭部略小也有二三公尺,千百年風吹雨打,身上的泥土不會流失。而且每尊土佛頂上都長著一叢草,人們稱之為土佛的頭髮,春夏發綠,秋冬枯黃,有季節的變化,卻每年都是一樣多。在土佛槽中伴隨土佛的還有一些不知名的老樹與松樹,判斷它們的樹齡也該是百年以上了。它們與土佛間似乎有互相依賴,穩固底盤,保護水土的作用。土佛槽週邊都是青翠的松樹林,由於人們對土佛的尊敬從未有人砍伐,林木保存得很好,這又是受土佛的影響形成的自然林林區,微風徐來,針葉沙沙,猶如天籟,淡淡的松香,若有若無,置身其中,頗有禪意,實乃聖境。

土佛槽縱長約二千多公尺,橫寬約五百多公尺,土佛的詳細數目不詳,當地人的風俗不得點數土佛有幾尊?那是對土佛大不敬的行為。綜觀土佛的形狀有高的、有矮的、也似乎是有老的、有少的;有粗壯的、有瘦削一點的,只是沒有性別可區分。我外祖母家曾居於土佛山附近,我童年時到外婆家常嬉遊土佛山,對土佛印象深刻,此次探親我特別到土佛山祭獻,耽心著那幾尊較熟悉的土佛是否會少了泥沙?掉了頭髮?到現地詳看,似乎繼毫都沒有改變,卻仍然是那樣堅毅的,憨憨的矗立著。似乎連那幾株老樹也是原來的樣子!這就是土佛山令人神奇的地方了。

文化大革命時期,任何寺廟、佛神堂都受到破壞,唯獨土佛不受到干擾,保持的完好如故,這也可證明土佛在當地受到民眾崇敬愛戴之一斑。永德自古流傳著一句順口溜:「永德(原為鎮康)三景緻、土佛、彎橋、石洞寺。」文革期間,土佛得以保留。彎橋是永康河上W形的岩石自然存在的橋樑,有交通的價值與貢獻,雖屬於舊,未列入破壞,亦得以保留。惟距土佛山約十五公里的石洞寺就慘了!階級鬥爭時期,因石洞寺有寺產田地出租給佃農耕種,被列為地主惡霸受到鬥爭,寺中香人道人被鬥爭,還被還俗勞動生產,到文革時寺中尚保留的各類型石佛像(長久以來搜集似佛形的石頭列位寺內貢奉)全被毀壞,石洞寺恢復成一個蛇鼠居住的山洞了。地區也毀壞了一個可供觀光旅遊的據點,頗為可惜。

人們祭獻土佛方式是自由開放性的,沒有一定的成規。多數人是遭遇挫折或不順心的事許願而獻的,可以到土佛山祭獻,可以在望見土佛的遠處遙祭;可以依個人經濟狀況殺豬宰羊、殺牛、殺雞拜祭,亦可燒符香紙或瞌頭拜祭;鄰近民眾路過土佛山,不管挑擔、走路總得停下來向土佛磕個頭也就算拜祭了。沒有捐獻的陋規,因為從沒有什麼人為的管理組織之類成立,所以也沒有剝削人民的情形,雖有不同方式的拜祭,都是出於人們自願、自動的。所以,文革時期,列為舊而未列為破壞的對象,時至今日仍完好如初。當你看到土佛愚笨癡慾的樣子,你會有「大智若愚」的聯想。

過去獻土佛的人,有達官富豪,亦有土匪小偷、窮小子,曾有人批評土佛是非不分、善惡不明,只要來拜祭,她都接受。傳說多年前曾有一位雲遊高僧經過土佛山特別在一根捨利木上刻上「善有善果,惡有惡因,有拜無類,無拜無怨。」置於土佛林中,由是,對土佛的批評,因而中止。

當地人士有受到當今旅遊觀光熱的影響,希望土佛山亦成為觀光勝地。我持相反的看法;我希望土佛山永遠保持原始自然、永保良好的習俗,想獻就殺豬宰牛的大獻,或者望著土作個揖、磕個頭遙拜也可以,不想獻就想也不去想牠也沒有關係,多自由、多自在,你不去整土佛,土佛也不會整你,這時你是土佛,土佛就是你!多好!假若正式成立了觀光據點,要成立管理委員會,要在土佛山蓋房子、蓋廁所,要賣門票、要賣特產、紀念品,那不是污染了那塊神奇的聖地了嗎?你以為然否?

我曾學著詠詩一首以舒感慨:

不隨春秋度早華,千年未曾少泥沙。

各類祭品人自食,我佛只聽風沙沙。

含愁心怛烽火擾,帶怯憐惜石答薩!

千古不語窩格調,不管月出日西斜。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4期;民國83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