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爾康先生生平事略

治喪委員會 

交通部郵政總局故前總局長簡公爾康先生,原籍雲南昆明,民國六年農曆三月初三生於北平,世代書香傳家,曾祖父南屏公進士出身,官至戶部侍郎,祖父海珊公任刑部員外郎,父亦珊公任職於大理院,母游氏,系出名門,勤儉持家,素著賢聲。先生五歲由祖父啓蒙,十二歲小學畢業,名冠全校,同年考取競爭極為激烈的北平市立師範。千餘考生僅錄取三十八名,而先生名列第十五,且為最年幼者,聰穎可見一斑。在學時屢屢名列前茅,北師畢業後考入北平中國大學法學院。時國家多難,先生於軍訓教官處獲悉軍事委員會軍事交通研究所在全國各大學秘密招生,乃毅然投筆從戎,考入軍事交通研究所郵政系,旋併入中央軍校第十三期特別班,於民國二十四年冬赴南京報到。

民國二十七年軍校畢業,旋即於二十八年正式考入郵局,派往配設於洛陽第一戰區司令長官部之軍郵局服務,八月隨軍參加武漢會戰,二十八年冬升任長江上游江防司令部軍郵局局長,二十九年春於沙洋戰役結束後在宜昌任第七軍郵收集所主任,同年五月升任後方勤務部軍郵視察,派駐沙市,負責督導宜昌下游各軍郵及普郵郵局之業務,曾冒日機轟炸等奇險,將十餘萬加侖之汽油連夜搶運宜昌轉往重慶,並在短期內將下自監利上迄巴東之郵運路線及經沔陽至漢口淪陷區之秘密郵路組織完成,使前後方乃至敵後之郵路得以暢通,直至抗戰勝利。此一郵路不僅供郵政及運輸之所需,亦是中央情報單位及黨部與淪陷區同志之重要連繫管道,軍情等單位曾不斷洽請先生代為撥解淪陷區工作同志之經費,若干同志更常化裝郵務人員取道此一郵路進行抗戰工作,迭蒙軍情局戴故局長雨農先生之嘉勉。三十一年高考及格,於川東龍潭將滯運已兩年,四千餘袋總重兩百餘噸之郵件及軍用物資運抵重慶,蒙俞部長樵峰及軍郵處長余翔麟先生嘉獎,並受命擔任後勤部第十二軍郵官佐訓練班教育長,訓練江防總司令部及第二十六集團軍司令部上尉至中校階層之軍郵官佐。三十四年升任第六戰區軍郵總視察辦公室主任,同年九月勝利復員,先生自恩施經巴東,改乘郵局自備之郵船取道宜昌、沙市,於九月十三日到達漢口,是為中央政府於抗戰勝利後第一艘駛入漢口之船隻,旋即由先生負責接管武昌郵局,並受日本駐華中派遣軍司令官岡本直三郎大將對郵局接收工作負責認真之致敬禮讚。先生引為快慰平生之樂事。並奉頒國民政府勝利獎章。

三十五年春解除軍郵職務後,旋於三十七年獲頒交通部二等二級獎章,並調升漢口示範郵局局長,三十八年十二月自成都追隨政府來臺,任郵政總局及郵政儲金匯業局科長,秘書等職務,四十二年升署副郵務長,四十五年實授,四十七年奉派赴美國及歐洲各國考察郵政四個月,歸國後升署理郵務長並任郵政總局公共關係室主任兼今日郵政月刊社社長,四十八年五月調任臺北特等郵局局長,五十一年一月實授為郵務長。

先生擔任臺北特等郵局局長時,適當四十六歲之壯年,可謂為一生事業之發端,直接指揮部屬達一千三百餘人,包括全國各郵區陸續撤退來臺之員工,人事極為龐雜。加以首善之區,接觸面廣且業務繁重,管理極費周章。幸賴先生理繁治鉅,敬業虛衷,充分發揮管理及協調之長才,以所領導佔全國四分之一的郵政員工,處理全國郵政三分之一的業務,並締造超過全國郵政總盈餘三分之二之佳績而猶游刃有餘,對郵政業務之創新及服務品質之提昇,均多所參與並付諸實施。如限時郵件、郵購服務、倡導集郵,鼓勵郵政儲蓄等均著有重大績效,迭獲上級嘉獎,先後記大功達八次之多。此外亦曾多次協助治安單位破獲與郵政有關之刑事案件,穩固郵政之信譽及民眾之信心,凡此種種實係先生籌謀策劃,負責盡職乃有所致。

民國五十六年三月,先生因主持臺北特等郵局業績斐然,由交通部沈部長君怡先生親自指示,晉升為臺灣郵政管理局局長,當時臺灣地區郵務及儲匯業務發展極為迅速,而自由地區僅有一個臺灣郵政管理局,故除管理局本身之業務外,另如電子資料處理中心、汽車維修廠、郵政醫院、房地產管理處等繁雜之單位及業務亦均由郵政總局責由臺灣郵政管理局承辦,因而使得臺灣郵政管理局組織龐大,業務繁重。無論就員工人數及業務數量等均佔全國郵政之九成以上,而先生主持臺灣區郵政共五年,業務量不斷上昇,無論函件之收寄,包裹之承運,儲金數額及儲戶之增加等均以倍數計,而收寄函件數已超過民國三十五年時期全中國收寄件數之總和,直接領導之員工一萬餘人,而仍能持續保持郵政一貫之令譽,提高服務品質,加強企業化經營之理念,並引進最新之電子科技,處理相關資訊及客戶之需要,使郵政儲金成為國內最大眾化,最普及便利之金融服務,對穩定金融,便利通訊,促進投資等可謂建樹良多。

民國六十一年,先生調升為郵政總局副總局長,襄佐歷任總局長,諸多獻替。民國六十八年五月,積功升任郵政總局總局長,溯自二十八年進局,自最基層之郵務員做起,服務四十年間,歷任基層各項職務,並具臺北特等郵局局長及臺灣郵政管理局局長之經歷與體認、而卒能升任總局長者,在郵政歷史上可謂空前。先生就任後,因對技術層面之業務已極為瞭解,深知欲使郵政服務能更上層樓,必須從修訂郵政總局及郵政儲金匯業局兩組織法及重劃郵區著手,以求制度上及法規上之突破與革新。因此先生毅然決定進行修法的工作,經報交通部核准後,組成專案小組、協調奔走於郵政員工、相關部會,及行政立法兩院之間,召開與立法委員間之協調聽證會議不下數十次,陳述舊有組織法(民國二十四年所制定)窒礙難行,不敷需要,而終能在立法院的全力協助下,於民國六十九年八月完成兩局組織法之修訂,公布實施。並於同年九月一日在臺灣地區成立北、中、南三區之郵政管理局,分別訂定管轄縣市之範圍,提升了郵政服務的層級,調適了各區郵政服務的範圍,臺灣郵政管理局不再綜攬過分龐大之業務,對於健全企業管理,促進業務股展,擴大為民服務等方面均有劃時代及突破性之變革與創新。由於編制合理化,升遷及敘級之管道亦因而大為暢通,使人人能盡其才。舉例言之?因為此一制度性之變革,而「戴帽子」(晉升副郵務長)者即不下數十人,郵政員工士氣因而大振。此一變革措施不僅是郵政史上的一件大事,其他單位如電信等亦均漸次跟進,若非有先生之高瞻遠矚及氣魄毅力,實難有此成就,如今,北、中、南三管理局業務均蒸蒸日上,益使人發「前人種樹,後人乘涼」之幽思。

先生於民國七十二年四月屆退休年齡,雖經當時交通部連部長永平先生一再慰留,但先生久思歸隱林泉,故懇辭連部長之美意,退休後轉任交通部及臺灣警備總司令部顧問,旋因夫人蕭書瑞女士重病須送國外就醫,故於七十四年遷居加拿大,照顧夫人沉痀,夫人於八十年九月十六日不幸病逝後,先生因伉儷情深,頓失所依,雖常寄情於山水,優遊於臺、港、大陸及歐美各國之問,但終難掩心境之寂寥。

先生早歲就讀北京師範時即嚮往國民革命,弱冠從戎後,加入中國國民黨,從此即以忠黨、革命救國為職志,學生時代即加入復興社,為黨務工作奉獻,抗日期間,更在後方發展組織,並配合黨部之須要,掩護黨務工作幹部及情報人員,厥功甚偉。政府遷臺後,先生曾參與本黨改造委員會之工作,並深蒙賀衷寒,袁守謙等黨國大老之推許。民國四十年奉召赴陽明山革命實踐研究院第十六期受訓,民國四十三年復奉令參加黨政軍聯合作戰研究班第四期受訓。受訓期間及其前後數度蒙先總裁蔣公召見,垂詢有關郵政業務及人事制度,先生曾向先總裁面報郵政分層負責實況,及人事考用制度,先總裁對先生研究行政三聯制之心得更表嘉許重視,曾在中央總理紀念週特別提及先生之建議,並希黨政軍各級單位參考實施。民國五十二年復蒙先總裁親自點召入國防研究院第五期受訓,為期一年,同學五十位率為部會首長、中央民意代表、軍方高級將領及外交工商學術等各界之社會菁英。先生原即熱愛黨國,經此三次革命教育洗禮後,更無時不以黨之生存發展為念,並得以廣結各方英才,對先生日後工作之推展及人脈之擴充均有極大之助益。先生對國防研究院受訓一年之時光尤多懷念,因為同學均為才俊之士,而講座更係各界菁英,先生認係黨國特殊之栽培,方得以接受一年之成人再教育,而受益良多。中國國民黨郵政黨部成立後,先生即擔任委員、常務委員,並於六十八年起擔任主任委員,並受聘為中央黨務顧問。對本黨組織發展,處理郵政勞資料紛,及歷次輔選動員之政治任務均全力以赴,多次蒙黨中央之嘉勉敘獎。可謂終其一生均是服膺三民主義,信守總理總裁遺訓的中國國民黨忠貞幹部。

先生自民國四十七年首次奉派出國長期考察後,即深覺未來國際之交流必日益密切,復蒙先總裁蔣公親自訓勉,希能注意加強外語能力及負責國際合作事務,故於公餘之暇,努力自修英文,且廣為結交國際友人,並多次代表我國出席重要國際會議或推動國民外交。舉其犖犖大者:諸如五十三年奉當時交通部長沈君怡先生之命,代表我國郵政在西德慕尼黑舉辦的世界運輸交通博覽會設置郵亭、舉辦郵展。民國五十八年奉行政院核定代表我國參加在東京舉行為期兩個月之萬國郵政聯盟第十六屆大會,並為全權代表,民國五十九年代表郵政參加高階層企業管理考察團赴美考察該國各大公民營企業,並多次代表郵政界與亞、澳、歐、美、中東、中南美各國郵政及金融單位進行交互訪問,足跡幾遍及自由世界。由於我國郵政績效舉世馳名,故先生在各國訪問時均備受禮遇,當地報紙不僅大幅報導先生在郵政管理經營之心得,甚至常有社論或專訪希禮聘先生至當地接掌郵政部門之趣聞。其中玻利維亞郵政當局即曾於民國六十六年向當時交通部林部長金生先生借將,邀請先生前往該國提供郵政之技術指導,隨即促成兩國郵政之技術合作關係,並由先生協調玻國郵政於七十一年發行中玻農技合作十週年紀念郵票,促進兩國邦交,卓具貢獻。民國六十九年為配合當時行政院孫院長運璿先生訪巴拿馬,亦曾在巴拿馬及中南美各國由先生主持規模盛大之我國郵票展覽,造成極大之轟動,並因我國郵政事業之發達而大幅提昇我國國際地位,對鞏固邦交、增進邦誼,均有極為具體之成效,外交部及我駐外各單位均知之甚詳。美國國務院、美國駐華大使館、協防司令部、十三航空隊及荷蘭航空公司等亦曾對先生多次協助美軍軍郵或其他郵政之業務而頒獎,先生之貢獻,可謂為成功的郵政大使。

先生長成於揉和舊道德與新思想之大家庭,幼時家境甚為清寒,但從小即頗有民胞物與之同情心,且對社會百態人事炎涼觀察入微,自接受師範教育及軍事教育後,深深體會團體生活及敬業樂群之重要性,一切以莊敬篤實,忠勇力行為立身處世之根本。待人則和藹謙恭、平易近人、做事則認真負責、不避勞怨。尤因幼時飽嚐貧困之苦,故待人寬容、仗義輸財、嚴心律已、寬以待人、常使人如沐春風。尤其對肩挑負販及僕役、駕駛差工等,更是噓寒問暖、體恤照顧,至今仍多有感念先生之大德者。對社會公益事業及友朋不時之需,每多熱心贊助,事後亦不再提,故常自嘲已存款於某某處,實則已捐贈或知己有借無還。先生感念動時曾在北平寄居於雲南會館,故對雲南同鄉多所照拂,並親任台北市雲南省同鄉會之理事長達十數年之久,服務奉獻,每每出錢出力回績鄉親,極獲同鄉之愛戴與支持。先生平生不擅理財治產,從事公職數十年,可謂兩袖清風。日常生活甚為簡單,自奉儉約,但待客從不留連。家中座上客常滿,樽中酒不空,每有嘉賓蒞止,亦常以先生之好客競為美談。平居以習字。及非賭博性質之牌戲為樂,書法剛柔並濟,自成一格,可說是龍飛鳳舞但又行雲流水,令人過目而不能忘。

民國二十三年,先生與小學同學、結拜兄弟蕭書成先生之姐蕭書瑞女士在北平訂婚,後因先生隻身於二十四年赴南京就讀中央軍校,隨後民國二十六年抗戰軍興,交通中斷,迄民國二十八年春蕭女士方隻身自天津經香港、河內、海防、昆明,歷經千辛萬苦,於該年四月十六日與先生在重慶粉江大飯店結婚。蕭女士民國二年正月十七日生於河南沁陽,十歲左右舉家遷居北平,父銘甫公為殷實商人,女士十四歲時黠因銘甫公久病不癒?情急割下左臂肌肉割股療親,父病竟得痊癒,孝悌之名騰於鄉里。女士自幼聰穎嫻淑,品學兼優、且擅丹青,先後畢業於北平北華美專及華北大學美術教育系,對國劇亦素有研究,學生時代曾粉墨登場,可謂慧質蘭心,多才多藝。銘甫公對女兒極為鍾愛,甚至家務及事業之經營亦多委由女士主理,時銘甫公事業發達,僅在北平一處房地產即有數十棟之多,而女士無論在財產及持家方面均秉公處理,一絲不苟,致令兄弟亦均翕服,可謂難得。而女士亦因有此經歷,故對錢財視為過眼雲煙,立身處世更能把握原則,抓住重點。雖是巾幗,但處事明快實不讓鬚眉。待人誠懇熱心、慈祥和藹,可說是外柔內剛、溫婉敦厚的典型。與先生結婚後,抗戰時期大都留守於第五、第六戰區之近戰地區,備嚐敵機轟炸,物資缺乏之苦。二十九年長女炳炎誕生於宜昌,三十年次女巧男、三十三年三女潔均誕生於恩施,而先生因公奔走於各戰區,三個幼女之撫育教養,幾均由女士獨力負責,備極辛勞。抗戰勝利後,三十五年兒漢生誕生於漢口,並迎養公婆自北平至漢口,全家團聚。但好景不長,三十八年漢口不守,全家乃遷至重慶,再遷至成都,至年底,先生隨政府飛往台灣,女士則單獨在成都負責照顧公婆及兒女。當時環境已極為險惡,女士肩負仰事俯畜之重任,實可謂艱苦備嚐。三十九年春,女士與先生取得連絡,即下定決心自成都前往臺灣。同事好友咸以路途遙遠,扶老攜幼,在交通極度困難,全國尚處於混亂之情況下,長途旅行,舟車連絡不易,實不宜冒險從事。幸賴女士超人勇氣,經悉心策劃,歷經月餘驚懼危旦之生活,終於到達香港,轉往臺灣,全家團聚,美夢成真,知其事者皆譽之為巾幗英雄,可以當之無愧。

隨後女士又以三十九年來臺,道經漢口時,公婆堅欲留在漢口與女兒女婿同住,未能同往臺灣而耿耿於懷。嗣得傳聞,大陸人士前往港澳,必須申請出境並取得港澳簽證方可成行,女士深慮兩老勢將無法離開大陸,經託香港友人多方設法,於四十年春請專人赴漢口,迎養來臺,親自侍奉。此種中國傳統賢孝美德,實非常人所可企及。三十餘年來,上須奉養公婆,下須照顧子女,並須主持中饋,配合夫君拓展事業,備極辛勞。其處世恆以「吃虧就是占便宜」、「退一步海闊天空」之心情,行之有素,而待人之寬厚與誠懇,更贏得郵局同仁眷屬、鄉親、鄰居乃至傭僕一致之尊重與敬服。先生嘗曰,服務公職四十五年幸無隕越,並略對黨國社會有所貢獻,實係女士精神上之鼓勵及對家庭週全之照顧有以致之。

先生與女士管教子女,循循善誘,從無疾言厲色,常以身教重於言教而自勉,出於至誠之親子之愛表露無遺。子女在一片詳和又具有安全感之家庭環境下成長,皆能學有所成。長女炳炎,臺大畢業,現任工業技術研究院圖書部經理;長婿陳通,成大畢業,加拿大滑鐵盧大學物理博士,曾任國科會自然科學處處長,現任清華大學正教授。學有專精,作育英才;二女巧男;靜宜畢業,現任加拿大亞伯他大學圖書館專員;二婿王家璜,師大畢業,美國康乃爾大學生態學博士,現任亞伯他大學動物系正教授,並獲選為加拿大皇家科學院院士,主持多項重要研究計劃,望重士林,卓然有成,為國際知名之生理學家。三女潔,淡江畢業,現任美國蜜井公司資訊秘書;三婿席莫,美籍,為蜜井公司資深工程師;子漢生,臺大畢業,美國普渡大學地球科學博士,曾任巴西聖保羅大學教授、立法委員、中央海工會副主任、現任國大代表暨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暨臺北市黨部主任委員;媳賴淑惠,巴西奧布傑提夫大學畢業,現主家政,亦曾教授葡萄牙文以自娛,育有二女國珍、國琳,分別就讀中小學。簡主任委員學者從政,因幼承庭訓,故早著賢聲,學生時代即頭角崢嶸,立法委員兩任內,專業論政,建樹良多,擔任黨職後,無論里長、國大代表、立法委員之輔選工作厥能不辱使命。另在國民大會及臺北市長、五院院長、副院長及相關委員等之選舉或順利獲得民意單位通過任命之黨政運作亦貢獻良多,可謂將門虎子,蘭桂爭榮。

先生民國七二年四月退休後,應聘擔任交通部及臺灣警備總司令部之顧問,生活甚為悠閒,加以長子漢生是年底榮膺立法委員,本可在臺同敘天倫,安享餘年,但因夫人蕭女士之身體因一生辛勞,待奉公婆三十餘年,使二老均能克享大年(公公享年八十一,婆婆享年九十七),故女士之身體看似健康實則高血壓、心臟病、糖尿病均已甚嚴重,並已傷及腎臟而不自知,至民國七十四年女士身體已甚為嬴弱,國內遍訪名醫均無法根治,乃於七十四年夏由先生陪同至加拿大亞伯他大學附設於愛明頓城的教學實驗醫院做徹底之身體檢查,因二女巧男及婿王家璜教授均在該校任職,故醫師檢驗極為詳盡,初步斷定係嚴重貧血,進一步查證係因腎功能退化影響造血機能,乃至貧血,故治本之道應為洗腎。為求慎重,並由家璜婿陪同前往美國明州國際馳名之梅友診所,重新檢查,所得結果亦相同,故決定進行手術,所幸一切順利,隨即自七十五年十一月起以導管透析法,每日更換藥袋四次進行洗腎。此法雖無痛苦,且可自行料理,且效果頗佳,但每隔六小時即須換藥水一袋,故女士之行動頗受時間之限制,先生亦須長期留加照顧,所幸先生隨遇而安,雖自臺北車水馬龍,一呼百諾的環境,驟然面對一個完全陌生孤寂的世界,但能以照顧女士之身體而甘之如飴,無怨無悔。二老用情之真,相敬之誠,實令識者動容。

先生與女士旅居加拿大養病期間,雖生活簡單,但甚規律有節,先生除勤於寫作並與臺北及世界各地友人經常以書信電話連繫外,並重習駕駛,加以愛明頓市區遼闊,道路寬廣,公共設施完善,環境品質優良,購物便捷,華人眾多,故每逢夏季天高氣爽之時,常由先生駕車,與女士同往市區洗頭、購物、逛街、吃小館、或往河邊一散步,自得其樂。女士亦嘗言:「行年七十居然還能有老伴駕車兜風的福氣」,心情極為開朗。愛明頓城冬季甚為寒冷,滴水成冰,但與先生及女士幼年成長之北平冬景相近,因此冬天二老常、在雙層玻璃的落地大窗前,看戶外紛飛雪景,說些北國風情,憶些陳年往事。偶有訪客或牌戲,則更是其樂融融。二老在此期間所做最重要的決定之一,就是接受了耶穌基督的洗禮,同歸主懷。在當地童文煥牧師的帶領下,每星期四在家查經,每星期日至教堂做主日崇拜,可說是風雪無阻,先生並在教會擔任執事,教會會眾對二老極為尊敬,亦多所照顧,使二老在晚年生活的精神上有美好的寄托二老與童牧師及教友相處亦情同兄弟姐妹,識者常謂以先生與女士待人的溫婉敦厚、謙和體貼,乃至於服務社會,樂群助人所積的功德,本就是上主所喜悅的子民,因此能在晚年讓二老有機會認識上主,並榮歸主懷,實在是一種無窮的恩典,亦是上主最公義的賜福。

二老旅加拿大前後七年,在此期間負責照顧二老一切生活所需,日常起居、飲食醫療、訪友治病、交通購物、乃至於燒茶做飯,日夜陪伴,排煩解悶者,都由二女巧男及二婿家璜教授全力承擔,可謂亦步、亦趨、無微不至。而七年之中,巧男及家璜所有生活亦完全以二老為中心。尤為難能可貴者,即是對二老不僅「孝」,尤其「順」,而王教授家璜婿更以半子身份,全心克盡孝道,與二女巧男之孝行均可動天,比之先賢亦毫不遜色,實屬可風可感。七十八年至七十九年一年之間,長女炳炎及長婿陳通教授,亦因在亞伯他大學做研究,而與二老同住一年,共享天倫至樂,另在美之三女潔,三婿席莫及在臺之子漢生,媳淑惠及孫女國珍國琳亦經常赴加省親採望,樂敘天倫,七十八年二老慶祝金婚更是闔家團圓,歡欣喜悅,簡府自先生及女士決定自大陸迎養公婆至臺灣,親自奉養三十年,而家庭和諧,子孝孫賢,可說是先生與女士以身教帶動的結果,而二女巧男及二婿王教授的孝行更使女士常對先生說「孝行可感動天地,我父親在世時曾和我說過,我對妳割股療親之舉無以為報,只有在妳婚後投胎到簡府去報恩」又說:「夢見父親托夢告訴我,巧男就是父親投胎的」!

七十九年,女士視力開始減退,八十年女士兩度住院割除白內障,手術順利,但八十年九月十六日,因心臟病突發不幸辭世,葬於愛明頓城設備優良的聖十字架墓園內藏靈殿,女士逝世後,先生哀痛逾恆,常覺生活頓失重心及依靠,子女雖婉勸先生放寬心情,但以先生與夫人伉儷情深,往往哀傷不能自已,雖年居生活仍如以往,但內心之孤寂,實難言宣。夫人安葬加拿大後,先生攜巧男、潔二女會同在臺之女炳炎、子漢生在臺北懷恩堂舉行女士之追思禮拜,長官親友多往參加。八十一年四月先生赴大陸廣州、西安、北平、上海等地探訪失散多年之親友,並遠赴昆明祖籍地憑弔,又乘船自重慶沿長江經三峽至武漢。先生重遊舊地,只覺往事歷歷在目,而今人事全非,不免感慨萬千。五月、六月並來臺與子女共渡端節。是年冬,先生又自加拿大參加旅遊團至加勒比海乘郵輪遊覽。本年四月,又至香港及大陸深親訪友,並在上海、杭洲、北平等地居留約四個多月,其間並曾招待散居大陸各地軍事交通研究所之同窗共遊西湖等名勝,暢談往事,甚感倫快。九月十六日在愛民頓又約集子女為女士逝世二週年聚會。此二年間,先生心情甚不穩定,在加拿大每住一小段時間,就希望至外地散心旅遊,但出外後又心懸加拿大與女士共處之種種而歸心似箭,各次旅遊及所聞所見,先生亦都為文記述,並散見於中央日報,世界日報及中外雜誌等。文筆流暢,動人心弦。但中心主題仍為緬懷與夫人共渡之歲月,實可謂鶼鰈情深。但白首鷗盟已折其翼,亦無怪乎先生常有不如歸去之慨也!本年十一月,先生突又發遊興,臨時決定來臺,九日抵臺後即暫往新竹長女炳炎家中,並曾來臺北數次會晤郵局舊友,十四日並曾攜兒孫輩至陽明山掃墓,祭拜父母及親友。在墓園即對兒孫輩言及可能是最後一次來掃墓了!二十一日在臺北尚無異狀,但二十二日凌晨一時許在新竹突因腦溢血昏迷,急送省立新竹醫院急救無效後,延至二十三日凌晨三點五十五分蒙主恩召,與世長辭,享壽七十七歲。

綜觀先生一生,身處中國近代史動盪的大時代,以一個在北平舊社會貧寒家庭出身的青年,在沒有任何家世背景的情形下,而能於弱冠時州毅然投筆武戎,隻身至南方接受新世紀革命的洗禮,且終其一生不改其志。服務社會忠黨愛國,待奉雙親克盡孝道,與妻互處相敬如賓,教育後代德智並重,與友交往忠信篤敬,對待部屬寬厚慈和,晚年得道歸依真主,又能與夫人同登天家安息主懷,應無遺憾。然老成凋謝,哲人其萎,終為黨國社會之重大損失,予人無限一狄思,對子孫言,亦難免有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之悲也。緬懷德風,同深哀悼。最後恭錄先生至友,湖北才子名詩人周公學藩棄子先生生前贈先生七律一首以誌景念。

迅羽星郵萬國通,畢生從事記豐功,理繁治鉅才誰及?敬業虛衷譽益隆。實至喜看錐脫穎,名高真擬鸚盤空,明時定佐中興業,一攬神州更御風。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4期;民國83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