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施毅

橋,這個富有神韻的字眼,古往今來的文人雅士為它留下了多少美麗的詩篇!唐代詩人劉禹錫七言絕句:「朱雀橋邊野草花,鳥衣巷里夕陽斜。舊時王榭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短短二十八字,概括了歷史巨變!滄桑變遷。宋代詞人陸游悼唐婉詩:「城上斜陽畫角哀,沈園非復舊池台。傷心橋下春波綠,曾是驚鴻照影來。」情景交融,渾然一體;深沉的眷念,纏綿的情思,可稱千古絕唱!

孩提時,故鄉郊外大觀樓旁有一座破敗的花園,叫「庾家花園」,是原護國將領庾恩暘的別墅。閒暇時,常和小伙伴們悄悄划著漁民的小船過去玩。園中古柏參天,青苔遍地,茵茵的草地上,開滿無數不知名的小花。一座不知何年何代建造的小石橋,古香古色,潺潺流水從橋下淌過。河邊,綠樹掩映,垂柳輕拂著水波,隨風起舞;河裡,一簇簇的魚群遊來遊去,上下翻騰,自由自在,是我們釣魚的好地方。四周荷花盛開,香氣襲人,祕人心脾。隅爾,一只紅頂翠烏從荷花池中唱著歡快的歌射向藍天,直至消失在白雲深處。橋那邊,一條幽靜、深邃的小路通向花園的深處。走到盡頭,浩瀚的滇池突然展現在眼前,看著那望無埃涯的綠草青波,不禁使人心曠神怡!家鄉的小石橋,給我留下了永誌難忘的回憶!

長大之後,對橋的感情,從未減退。每到一地,總愛到橋邊去看看。長沙湘江大橋,是溝通祖國南北的咽喉要道,在滾滾大江之中,傲然屹立,儼如中流砥柱。然而,與家鄉的小石橋相比,給我的卻是兩種不同的感受。

在我的人生道路上,我見過多少橋啊!石橋、木橋、鐵橋和水泥鋼筋混凝橋。今天,神州大地進入一個蓬勃發展的時期,改革一一正是中國人民通往富裕之路的金橋。橋那邊,必將是一個絢麗燦爛的樂園!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4期;民國83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