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繼堯與東南亞華僑

作者/黃茂槐 

中華民族足跡遍及世界各國;其生息於國外者數以千萬計,千百年以來鞏固的愛國之心優切,歷屆革命,每得華僑之經濟援助,動軋數十百萬。在國家經濟建設中,無一不倚賴海外華僑之巨資。護國討袁時,「李烈鈞從海外帶回華僑捐款三十萬元,才解決了當時的困難,以後又復得華僑陸續捐款資助(一)」故孫中山先生嘗慨稱道:「華僑者革命之母也!」(二)

唐繼堯仰慕孫中山先生領導的革命事業,深得海外廣大僑胞在人力物力上的大力支持。並深知華僑多富愛國熱情,有無限潛力,如果能得到華僑的支援將對雲南窮困落後有所改變。於是,他到任時期,努力為雲南邊疆民族省份創造物質文明財富和精神文明財富,創辦教育事業,發展雲南資本主義社會經濟,「公舉重要人員,赴海外,到南洋邀約僑商中富有資本,熱心實業,並能關懷祖國,期謀樂利者多人,來滇投資倡辦實業」(三)的歷史事業出發,探討唐繼堯主政時期,為雲南近代工商業和科學文教事業的發展奠定了基礎。華僑和僑商資本對雲南近代民族經濟、科學技術發展所起的作用和深遠影響。

一、民初雲南的社會經濟

雲南是清代長期仰仗封健中央朝廷協款的省份,民國成立後,川鄂協商斷絕,加之它是一個多民族染居,尚待開發的地區,社會生產力水平仍處於原始村社經濟、如隸經濟、農奴經濟、封建地主制的自然經濟狀態為基礎的多樣性經濟體,在帝國主義侵略和封建主義的雙重壓榨下,農、工、商業均不發達,民族經濟破產,民生凋弊,社會動亂,財力和民力幾乎耗盡。「民國元年(一九一二年)雲南省預算收入與支出相抵不敷銀一千六百四十六萬多元」(四),滇省財政困難,「為各省之冠,歲入不敷歲出,計少二百萬之多,…故本省所屬行政人員,薪水至薄,將軍巡按使每月不過五百六十元,廳長道尹不過百二三十元,其他可知」(五)。祿勸縣長常為政府經費而嘆氣:「慢說職員薪俸養家成問題,就是縣長本人衣食都感到大困難。」經濟困難,資金缺乏,直接影響到農業的發展,如劍川縣,「前設紡織工廠,因資不濟而停辦」(六)。

十九世紀下半季,隨著法、英帝國主義對雲南侵略深入,民族工商受到摧殘而緩慢微弱的畸變,為封建政府需要以軍工為主,適應帝國主義侵略需要以鐵路交通為主,修建滇越鐵路。一九一○年由昆明同慶豐票號王筱齋為主,以資本二十五萬在昆明創辦的躍龍電燈股份有限公司,一九一二年雲南都督府倡議在滇地中行駛小火輪,由蔣范清等出一萬元資本創辦的滇濟輪船公司以及機械、面粉、紡織、火柴等工業。在封建地主剝削還占優勢的支配下,社會資金要轉向工業生產十分困難。產品導致片面發展,全省經濟呈現為地主、舊商人、高利貸主與買辦四位一體的舊式商業資本統治局面。

關於貨幣問題:民國元年(一九一二)雲南都督府鑒於協餉停止,省庫支絀,開籌資五百萬元創辦富滇銀行,發行紙幣一百多萬元,後來又自辦造紙廠,鼓鑄銀幣。這種紙幣只能在本省範圍內流通,制約了經濟發展。此後,由於富滇銀行濫發紙幣,導致滇省貨幣混亂,至一九三九年(民國二十八年)後,才將舊滇幣焚毀殆盡,市面上只流通富滇銀行兌換券及滇中半開銀元(八)。

道路交通:雲南的交通一直落後,即使當時作為雲南對外主要通道的滇越鐵路、也十分落後。「雲南地處邊僻,多崇山峻嶺,礦產蘊藏積富,但交通不便,專門人才缺乏,以致貨棄於地」。因此,只要大辦交通事業,滇省礦產,一旦開發,將富甲全國。

關於物產資源:雲南物產十分豐富,箇舊之錫,東川之銅是舉世聞名的。「雲南箇舊這個地方的大錫,不僅在本省收入上占重要地位,就是國際市場上,也是很出風頭的,因為它的特征是錫砂,而不象其他的錫礦是來自石層里,故礦工有礦丁之稱。其次,它的體重較普通錫輕,彩色比銀質亮得多」(十),當時箇舊錫礦約二百多畝,居世界第五位,為雲南主要財政收之大宗。其他物產,還有聞名海內外的大理石,把它制成屏,上品價值百元以上。宣威火腿,當時用罐裝,有兩種牌子,其中三星牌較好,茶葉、蟲草、玉石、象牙、昭通白臘,順寧之雞血藤、三迤的生絲,滇西北地區盛產的各種藥材、豆類、花生、皮革、桐油、鉛鋅、鎢砂、煙絲、生鐵、豬鬃之類。原為供應原料,後經唐繼堯加以改革後,由供應原料變為出口原料產品。

二、改革充實經濟機構,創辦教育,鼓勵官、商大辦企業,成立股份公司

一九一三年以後,唐繼堯還滇主政時期,在面臨人力物力缺乏,經濟資源十分困難的情況下,結合本省特點,整理財務、節約一切開支,改革現有經濟機構,發揮其職能作用,以促進生產發展,振興雲南經濟。

政府設立的實業機構:宣統年間,省成立勸業道,作為管理全省商業的機關,各地設勸業道。民國成立後,則改設實業司,該實業司又內設總務、農業、工商、礦務四科,各縣又設實業所,辦理本縣實業。實業司網羅人才,設立了品評會、勸業會,以促進滇省實業的發展。一九一三年,雲南設立商務總會,主管工商業之改良及發展,國際貿易之介紹和指導。

民間成立的機構:在唐繼堯大力提倡興辦實業的影響下,雲南商業同人基於「實業為吾滇人資生之命脈所係,應由人民辦好自為謀,不應該依賴政府」(十三)。並於一九一八年設立了(雲南實業改進會》,以聯絡海內外具有實業學識經驗者,共同研究提倡關於改良促進實業為各項為宗旨,著重研究農、林、蠶絲、漁、牧、工、商、礦業的發展,招收各工商界子弟、學徒學習經營工商業之新理新法及近代科學技術。

股份制有限公司紛紛成立:一九一二年(民國元年),躍龍電燈公司工程告竣,正式成立營業所於昆明升平坡,發電所設於昆明石龍埧,轉電所設於昆明小西門內水塘子。當時所設發電機之電量為四百六十基羅,足敷安設十六支燭光燈二萬六千餘兆,約供給電燈用戶五千數百戶,馬力用戶七十餘(十四)。該水電站為中國最早水電鼻祖。雲南自來水股份公司,由市政公所直轄,設於五華山西面升平坡街。民國五年(一九一六)二月興工,九月(一九二○)五月成立,股本總額一十四萬六千一百三十元,官股十萬另三千五百六十元,民股四萬二千五百七十元。全市管道全長九公里半。當時昆明人口約五萬人,供水用戶達二百餘戶。另外,還有亞細亞煙草公司,廣同昌鋼鐵機器公司,木器工廠,昆烽(硫磷)公司,浦在廷開設的宣和公司,經營宣威火腿。徐雲樓的麗華火柴公司,劉茂廷的協和火柴公司(十五)。一九一五年至一九一六年開設大道生織布廠,南華電機織染股份有限公司以及慶泰制革廠(十六),約四十二家,分佈在礦業、農業(種植)、茶葉、紡織業、農田水利、工藝美術、煙草業、交通運輸及其他行業。

重視農業生產,設立各種農作物試驗場:雲南省立農事試驗場,創辦於民國元年(一九一二年)十月,內分農藝、畜牧、林藝、蠶桑四部。林業館創辦於民國十一年(一九二二)十月,設於金碧公園內,由省實業司農林科兼管。農場設在小西門外,五十畝,旱地水田各半,征集中外品種…為數不下千餘種(十七)。

滇本山國,交通不便,學子求學十分困難,唐繼堯面對這種情況,為了提高雲南人的文化素質,發展生產,振興雲南經濟,他提倡創辦各類學校。興辦高等院校。「…雲南籌辦大學,創議於民國四年(一九一五),以庫款支絀,未能實現…。九年(一九二○)唐(繼堯)省長以大學之需要,刻不容緩,擬辦私立東陸大學,一九二三年開學授課」(十八)。這一舉動、為祖國西南邊陲舉辦省立大學開創了先河;他還創辦了一所航空學校,即南京國民政府的莧「莧橋航校」前身。繼北京、上海之後,唐繼堯在滇又開辦了全國第三所無線電學校,為當時發展雲南電訊事業做出了一定貢獻。他對雲南女子中學的教育十分關心,「女子師範及中學,今年由唐(繼堯)省長提倡,增設跳舞一科,僅只半年成績優良」(十九)。一九二四年委華秀升就雙塔新建中學校址,籌辦雲南高等師範學校,設理化、文史地專修科和教育專科。一九一四│一九一五年間,派出官費或半官費留學生,超過以前的總和。對邊疆民族地區教育重視,成立「沿邊教育行署」管理和指導民族教育。他下令取締「上智教育學校」的神學課程。通過整頓和發展後,到本世紀二十年代未、三十年代初雲南「教育可觀」,這表現了唐繼堯不僅是一個「軍事救國論」者,而且還是一個「教育救國論」者。更值得一提的是唐繼堯督軍兼雲南講武堂總辦時,該校開始向海外招取華僑學生。雲南講武堂派人到馬來西亞怡堡招生、葉宜偉(葉劍英)懷著救國救民的願望報考講武堂,一九一七年,由堂兄葉宜桐等湊足旅費赴昆明入學。在講武堂,始更名葉劍英。講武堂招收華僑學生是雲南督軍唐繼堯首開其端。因為華僑對護國討袁捐款甚多,解決了唐部的經濟困難,海外僑胞還捐款建了一座新校舍。為了報答華僑,聯絡感情,互相幫助支援,唐繼堯有意招收華僑學生,以表示感激之情。當時和葉劍英一同學習的就有八十多名南洋僑生,該校一九○九年創辦,共畢業十期,學員三千多人,其中華僑學生先後有三三○餘人。此外,該校還秘密招取朝鮮、越南兩國學生三十餘人。講武堂各期廣東華僑畢業生絕大多數均由孫中山先生電告雲南當局調回廣東分配工作,該校畢業生不僅對辛亥革命、護國討袁、護法靖國、大革命、抗日戰爭諸戰役有所貢獻;對國內外的人民解放戰爭也起到了很大作用,如朱德委員長(第三期學生)、葉劍英(十二期學生)等都是該校畢業的傑出人才,為近代國際上著名的無產階級革命家、軍事家。

三、開拓市場,面向海洋,引資招商,改變雲南的貧窮面貌

雲南省有四千多公里國境線,分別與緬甸、老撾、越南等國家接壤,其地理位置使它處於外國資本主義勢力直接沖擊之下,使雲南近代經濟必然與外部因素有多層式的聯繫。在文山州、紅河州、西雙版納沿邊有許多羊腸小道直通越南、緬甸;自滇南九龍江入老撾,過泰北景邊,順湄公河沿岸到達泰國首都曼谷,乃至新加坡等南諸國(二十)。雲南自古就與東南亞、南亞各國有經濟貿易往來。民初,在唐繼堯的大力提倡之下,雲南專門成立僑商招待處,由聯軍總司令部和省長公署管轄。「以招待外洋各埠僑商來滇興辦實業為宗旨」。並派專人到東南亞各國招商,邀請華僑回國到雲南投資大辦實業。據文字記載,一九一四年二月,僑商郭蔭賢等人集資五○○○元組織「廣利源礦物有限公司」,呈請在開化縣試辦水晶礦(二一)。一九一八年九月,香港僑商張桐階與昆明、羅平縣的商家聯合由蘇門答腊回國,他看到雲南土瘠民貧,交通不便,工商業落後而擔優,懷著滿腔熱忱重返南洋,邀集蘇門答腊、庇能、馬來西亞、新加坡等地華僑巨富到雲南開辦實業和教育事業。一九一九年六月,張度淵、曾雅南、葉守譽等南洋僑胞抵達昆明(二二)。當第一批華僑赴滇著手興辦實業後,曾雅南先生為繼續動員華僑資本再次回國,奔走於澳港之間兩年有餘,煞費苦心。一九二○年九月,雲南僑商招待處委託葉劍英出面,邀約南洋星洲富華公司僑商何仲英來昆明投資經營實業。同年十月,先有梁谷欣、梁紹審一批新加坡華僑抵昆,擬巨資經營箇舊錫業;十一月又有南洋僑胞梁 南,越南墾殖華僑湯伯令等隨同曾雅南先生抵達昆明進行投資大辦實業活動(二三)。這幾批華僑實業家到達雲南昆明後,均受到當地政府和工商業者、企事業團體和各界人士的熱烈歡迎和招待。

四、南洋華僑梁谷欣、梁南在滇投資興辦實業的活動概況

當時僑居東南亞各國的華僑,由於長久受帝國主義殖民者的壓迫,極盼祖國富強,改變被欺凌、被壓迫的地位,又因唐繼堯有護國討袁之功,對唐氏寄予莫大期望。認為唐繼堯是一位為國為民的偉大人物。復經唐的一系列對華僑政策的措施,更取得華僑的信任和擁護。從而,新加坡華僑巨商梁谷欣先生不遠萬里,於一九二○年(民國九年)十月二十四日,經香港、越南、乘滇越鐵路火車始偕其隨員四人,技師六人到滇。是日有唐繼堯聯帥、周中岳省長、唐葵賡司令、徐之琛代實業廳長、省教育會會長張槐三,報界聯合會會長惠我春、暨講武學校(堂)華僑學生二百餘人到車站歡迎。在休息室小憩後,邀往僑商招待處晚餐,賓主盡歡夜深始散。

一、各界歡迎華僑之情況:歡迎的單位有聯帥府、實業廳與僑商招待處,實業改進會、總商會、報界聯合會等單位。十月三十一日,唐繼堯在聯軍總司令部設宴歡迎僑商梁谷欣先生一行。雲南省各界要人均到場,席間唐繼堯說:「雲南五金礦產遍地皆是,亟待開採,而交通之修築尤不容緩,但本省因缺乏資本、故各界同人盼望僑胞來滇倡辦實業為日已久。今幸得梁谷欣先生不遠萬里而來,深為雲南之幸」(二四)。十一月二日午後五時,實業廳與僑商招待處同人歡迎梁谷欣及同行諸君,到會者達九十餘人。徐廳長歡迎詞云:「…負艱苦卓越之特性、奔走海外經營實業,與他族角勝,累資至數百萬數千萬是我僑胞。具有冒險性質,滇舉義師,許為後勁,體念貧瘠,慨助餉糈是我僑胞。具有愛國思想、派遣子弟來滇留學武校,儲練軍材,效命祖國…,聯帥唐公垂注實業相需,特派曾、張諸君前往南洋一帶竭誠歡迎。並將僑商招待處簡章緣起,暨將滇省所辦之實業,如農礦工商鐵道事業,略述梗概,屬講武學校畢業華僑諸生葉劍英等攜往送閱,當邀藻鏗。」(二五)徐耕陸先生代述答詞云:「三十年前,南洋不過荒島,不如雲南遠甚,以雲南人才之盛,物產之豐,其進步反不如南洋者,則以交通未便之故爾,苟雲南父老急起直追,不放棄責任,不數年間必大有進步」(二六)。

二、介紹僑商興辦雲南實業的可行性意見:

農業方面:投資二十萬元資本,興修蒙自、阿迷(今開遠市)水利,墾荒二十五萬里畝土地,種植棉花、緩解雲南缺棉現狀。主張成立《雲南蒙自阿迷水利股份有限公司》「以經營滇南墾、牧兩業」。「稻、梁、麥、菽、蔬菜、果木產於地,農夫耕之耘之,培壅灌溉是謂農業。大地茫茫,盡皆原料,工人取而雕刻制起,改變其形態,是為工業。」(二七)在滇越鐵路和滇黔公路沿線、如彌勒、華寧、路南、宜良、嵩明、曲靖等縣發展畜牧場、種植林木,因草木由來有互助之性,樹木落葉及其他等為草之肥料。屹枯草又為樹木之肥料,起著整理自然之作用。(二八)

工商業方面:⒈設立實業銀行;⒉設立紡織工廠;⒊設立造紙工廠;⒋設立製造鋼鐵廠;⒌修築鐵路和汽車路;⒍安設箇舊水管;⒎開辦制菜工廠;⒏開採錫、鐵、煤、銀鉛、銅等礦產,擬定了《箇舊錫業報告書》,《峨山紅石崖鐵業書》、《石屏落水銅鐵業書》、《宜良可保村煤業報告》、《文山白牛廠銀業報告》、《建水判山銀鉛廠報告書》、《路南圍杆山銅業》、《安寧九渡菁銅業》、《雲南礦產一覽表》、《礦產條例》、《礦業注冊條例及施行細則》等。另外,一九二○年十二月唐繼堯還批准梁谷欣、梁 南等在呈貢的水塘、可保村、宜良羊街、黎縣(婆兮)、大莊埧、蒙自埧及箇舊各錫礦調查及著手試探各礦質(二七)。

三、僑商梁谷欣、梁 南對雲南實業開發的意見:

梁谷欣先生,原籍廣東嘉應州人,與宋藏灣先生同里。自十八歲時,前往南洋荷屬八打威地方經營商業,幾經周折後,現為經驗宏富,資本雄厚的錫業巨商。先生在新加坡柔佛地方辦有聯益公司,又在豐盛港辦有亞議公司。他赴滇投資主要興辦錫業,其進行計劃,一一向唐繼堯陳明,計有四條:目的、銀行、交通、保護(二八)。

目的:梁谷欣言:谷欣在南洋經營礦業,已有二十餘年,所辦均是錫礦。聞此處五金各礦在在皆是,有足征貴省地產豐富,為各省之冠。谷欣自問,稍有經驗者,不是錫礦,故隨身帶有探礦機器前來,擬行從錫礦上著手。

創辦礦業銀行:大凡東西各國,未發展實業之前,必先有兩種機關,為其輔導庶幾蒸蒸日上,一為銀行,二為交通。以銀行而言,無銀行則金銀不流通,那大資本不能集合,經濟不能活躍,則必成立銀行。

交通:雲南交通不便時常影響資源開採發展,「谷欣初意,以為貴省出產可以利用滇越鐵路。但知法人違約,增加運費。並且壓低紙幣,如藥材一項,聞竟加至十倍的運費。又車票一項,從前一等僅僅十餘元,今竟加四餘元,其損失影響全國」(二九)。因此籌設交通機關,以救危亡,急建滇桂道路勢在必行之中。

提出保護回國投資僑商利益:「查從南洋僑商回國,舉辦實業者,頗不乏人,如無政府對於僑商所有財產以及經營,不但不能極力保護,反而有加以摧殘者,所以僑商言及回國,大有談虎色變之概。」「今聯帥提倡實業,推愛僑商,必有永遠保護的法子,方能可否,則谷欣一人不足惜,其如後來之影響,何是不可不特別注意」(三十)。

綜上所提之意見,雲南省政府多加注重,並批准梁谷欣成立礦業銀行。對於梁 南函商合辦錫務公司一事,仍繼續研究之中。雲南省公署還以函聘梁谷欣、梁 南、湯伯令、徐耕陸等為雲南實業廳名譽咨議官(三一)。有關實業事項得以時聆。對二梁投資巨額改良箇舊錫礦探礦、煉礦之法、洗礦等協議,一一達成。雙方還籌辦「蒙剝路政」修建蒙自至剝隘的公路,內與省道相銜接,外與西江相通,直達港滬,並連海外,日後,滇南土貨礦產均在此路行銷。此外,還有不少華僑投資參與振興雲南經濟,有的從事商務,有的從事墾牧,有的進行調查和規劃經營方向,都促進了近代雲南資本主義經濟的發展。

五、華僑回國投資辦實業是振興祖國經濟成功之路

一、國際經濟聯繫的發展是歷史的必然。

十八世紀中葉至十九世紀中葉,歐洲在資本主義生產方式下,發生了以蒸汽機的發明和運用為特徵的第一次科技革命,推動了生產社會化,開始突破國家界限。英、法殖民者領先它的航海船隊,大力拓展對外貿易(其中有血腥的掠奪),髮展本國資本。特別是一八八四年中法戰爭後、雲南蒙自、思茅、騰沖三關的開闢,在帝國主義侵略的刺激和商品經濟的作用下,雲南各民族孤立的經濟體系被打破,而相互之間聯繫加強,大幅度被捲入帝國主義對華僑經濟侵略的漩渦,萌發了資本主義因素。白、回、納西、漢等民族中,資本主義經濟在畸型發展。如大理「永昌祥」,昆明王筱齋「同慶豐」等民族資本家,不僅控制了雲南城鎮貿易,而且還在上海、武漢、重慶、香港、緬甸、越南、泰國、印度設有商號。有的在國外賺了錢後,又在中國國內購置資產擴大利潤,一八四八年馬克思、恩格斯曾指出:由於資產階級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統治中,創造了前所未有的生產力,開拓了世界市場,「使一切國家的生產和消費都成為世界性的了」。「過去那種地方和民族的自給自足的閉關自守狀態,被各民族各方面的互相往來和各方面的互相依賴代替了」(三二)。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各帝國主義暫時無力願及東方時,使中國民族資本碰上了「黃金時代」,刺激了僑商回國投資辦實業。歐戰後西方殖民者又捲土東來掠奪,對南亞各國人民進行歧視迫害,許多愛國人士,紛紛回國興辦實業立志救國濟民。現實世界形勢發展,形成了任何一個國家或地區都不可能置身其外的世界市場。世界上有數萬家跨國公司從事著資源的全球性配置,盡管國際間充滿著各種矛盾和激戰,但近億萬勞動力在其他國家勞動者,商品交換,資金融通,技術的交流,日益發展擴大,國家(地區)之間的經濟聯繫更加密切,則是不可抵當的客觀趨勢。唐繼堯等一批有識之士,適應了歷史的發展,招商引資,鼓勵海外有志者到雲南投資辦實業,振興雲南民族經濟,這可謂識時務者為俊杰。

二、華僑資本回國辦實業,這給貧瘠的雲南民族經濟增添了造血機能:資金缺乏在經濟落後的雲南尤為突出。雲南物產豐富,廉價勞動力多,「誠天然實業國也,因資本缺乏,致利棄於地,無人經營」。一九一四年至一九一六年間雲南全省的出口貨值仍在九二一萬元至一三五○餘元(三三)。一般礦業經營者的資本是很薄弱的,他們向來得不到金融界的扶植,開礦運輸的資金,大都負著高利借來,而他們所運用的資金數量也很有限,這造成滇省礦業落後的主要原因之一。面對這一嚴峻問題,當時也有人提出許多辦法,一是廣籌資金,即⒈考核官吏。「以知事等級擔任籌款若干之義務」。⒉「懸償募捐,宣擬定章程,凡捐款辦理實務,以日之豐牆,給以匾額牌坊,既各種榮譽獎章」。二是籌設金融機構,如小規模之農工銀行,礦業銀行,漸次推及外縣,縣農工銀行,除由人民入股外,凡地方之公款,均可投入或存儲其中。三是由政府撥款扶植,即「凡創辦工廠或公司,其資本總額五萬元以上,集實收之數已達二分之一者,經政府考察,其事業確有利益可賺時,既酌量入股補助。」(三四)。資金不足,是阻礙雲南地區經濟發展的主要原因,這種狀況直到華僑回國投資雲南以後,才有緩改。華僑郭蔭賢的投資,梁谷欣的籌辦礦業銀行,引進國外資金,引進先進技術,發展對外貿易方面下的巨大功夫,則是造成唐繼堯執政時期扭虧為盈的主要推動力。

三、引進先進科學技術,在一定程度上改進了雲南工藝技術落後的現狀:雲南雖然物產豐富,但人口眾多,人均資源相對偏低,其文化素質不高,文盲占全省人口七十%,科學技術較差。當時,在全國各省技術力量占首位的是江蘇,有技術十四萬,直隸、江西、四川、廣東等地,多則四、五萬,至少三萬人,而雲南只有三○○○人,以採礦為例,據一九一七年統計,較大的錫、銅、煤、鐵等礦僅有十三家,其中三戶是官商合營,餘下十戶為商辦的大都以土法開採。銅礦歷史較久、一九一三年時,全省有三六二個採據點,因技術缺乏不能開辦的有七八處,即使開辦由於設備簡陋而被迫停辦的一○八處(三六)。梁 南在調查箇舊錫礦後云:「唐聯帥一再電邀…南洋各僑胞亦必聞風興起,奔走皆來,但兄弟尚有一言作,荒之貢獻,現在係科學競爭辦實業,而欲期發展,必從研究科學入手,然各面未調查明晰,亦恐勞而無功」(三七)。從此,在許多礦業,特別是箇舊錫礦,以機器代替土法採礦,用煤焦代替木炭煉礦,安設自來水管代替舊法洗礦。還從國外選派一批技術力量到雲南傳播技術知識,提高在職工人的技術和文化。另外,還開辦紡紗工廠,雲南經濟外流莫過於洋紗,每年的流出金錢八九百萬元,省政府從此,特一面提倡種棉,一面籌備紡紗廠,為雲南可收無窮之利。自華僑在雲南開展投資活動以後,陸續採用了一些近代機器,雲南大道生紡紗廠的建立,擴大了生產規模,推動了雲南民初生產事業的科技變革。

當時,華僑在雲南投資活動的規模,數量以及通過他們引進的先進技術、設備、雖然有限,但更重要的深遠意義還在於通過這些活動,給雲南近代經濟發展中貿下積極影響,充分利用國際一切經濟聯繫,招商引資,引進先進科學技術是振興本國及本地區經濟的成功之路,這是人類歷史發展的一個普遍適用的經濟規律。在各個不同的歷史時期,誰能巧妙而藝術的掌握和使用這個經濟客觀規律,誰就能成為推動人類社會進步的功臣。

四、傳播民主思想,沖擊封建傳統約束,開展與英、法帝國主義的競爭:

當時,赴滇興辦實業的僑胞中,有一些原是流於國外的資產階級民主革命者,如梁紹章先生一九○五年由東京留學回國,曾在汕頭創辦《中華新報》,因觸忌諱而被封,因此,流落南洋十餘年,具有強烈的民主思想,皆有富家富國之願望(三八)。通過回國投資活動,以近代資本家的經營方式沖擊著滇省傳統式工商業管理方式。如安亞公司,是一個採辦廠洋貨,資本雄厚,營業發達,堪稱大規模之商業公司,竟然「所用概系舊式薄記」(三九),由此可知雲南的企業管理水平,遠遠落後於資本主義經濟發展,昆明作為全省的政治、經濟、文化科中心,現代化的金融,既外資的中法實業銀行、官辦的富滇銀行、北京官商合辦的殖邊銀行雲南分行,而舊式的票號、錢莊和典當仍存百家,卻不支持產業為其經營方向,梁谷欣到滇見此情況,力陳組織現代銀行之必要,號召聯合創辦民族資產階級自己的現代金融機構,擺脫帝國主義和封建主義的束縛,首先提出興辦實業和教育,開辦資產階級的礦業銀行,政府必須保護工商實業,促進資本正常運行。梁先生還提倡雲南大辦交通運輸,建築滇邕鐵路與法帝國主義控制的滇越鐵路進行競爭。「交通為國家之命脈,滇越鐵路為法國人所築,既為吾滇絕大之漏,乃法國之復變本加厲,增加車費及過境費,吾滇人不得已而有停止運貨之抵制。然越鐵路既停止運貨,剝隘之路又一時不能通,必致影響社會之需要,吾華僑能築此路,則可抵制滇越鐵路,獲利必厚」(四十)。還號召全省民眾參戰,修築滇桂公路,粉碎法帝國主義在經濟上的種種關卡。僑商湯伯令還勸告人們在當今世界之中必具模仿心和好強心,才能戰勝一切,立於不敗之地。他說:「現今各國互相模仿,互相競爭,互相改良。故昔陸行用步騎,今則用輪船,艦艇也,昔之戰鬥用短兵,今則用火器也,愈演愈奇,皆由模仿之心而來。「今諸君求學,不遠千里來此雲南將是心而充之,「他日成材,既不負唐聯帥之盛意」。(四一)又云:「好強之心,凡人皆有恥,已不如人,而愧慚者,稍受人欺,未有不思報復者。至於國家社會,亦莫不然,視雲南物產豐富,若工商各界特此好強之性,擴而張之,從事實業,增進工商改良,其富也。唐聯帥提倡於前,各界諸公繼之於後,上下一致積極進行,加以招來海外僑胞歸來投資,則雲南興也」(四二)。多少年,華僑日思夜夢地盼望祖國富強,所望有所革新奮發政府,上下同心開創新局。梁先生以及其他來滇僑胞所作的宣傳和身體力行之事,在當時,無疑對推動歷史的進步是有貢獻的。

五、外資在雲南經濟活動中的積極性,促進雲南舊式資本向外向性產業資本轉化:

由於華僑在雲南的投資活動,加速了雲南與外部國際聯繫的增強。雲南外貿活躍,並從事與此有關的出口加工經營注入了新的內容。如豬鬃加工業和皮革加工業為這種需要,先由舊式商業資本聯合集資經營而轉為外向型加工經營,生產皮革和豬鬃為了國際市場的需要,因此,一九一九年,全省豬鬃出口僅七一三擔,一九二七年已上升為一二五七擔。在雲南各埠的出口豬鬃總數中雲南的比重,由三八%上升為九三%。皮革的出口由一九一九年僅九七萬餘海關兩,一九二九年已達到一一八萬餘海關兩,雲南在南方各埠皮革出口同期總數中,由原二五%上升為四九%。(四三)外貿擴大發展,促成加工工業擴展,如謙泰和、同春恒、信義昌等先後在昆明投資合股辦豬鬃和皮革,由於出口量大增,皮革收購遍及西南各省,帶動了其他工業的改革轉變成外向型資本。如茂恒、永昌祥等大商號在四川設廠生產絲外出口,在緬甸設分號,恒盛公集中了大批資金在印度設分號。這些原屬內銷的商業資本,通過經營外貿流往國外轉化成華僑外向型資本。一九二七年間,恒盛公印度分號投資於雲南猛海創辦當時的第二茶廠,在抗戰期間又從香港購置機構在昆明創辦云茂紡紗廠。這些民族資本工商業都是在唐繼堯時期的興辦實業的基礎上髮展壯大起來的,起了充實雲南近代工業微弱的基礎作用。

綜上所述可知,東南亞諸國華僑與雲南近代社會經濟的發展,有過歷史的種種內在聯繫。唐繼堯並非華僑,在他短暫的一生中還犯過這樣或那樣的錯誤,但他一生中的主流是好的,青年留學日本參加「同盟會」,回國參加辛亥雲南「重九」起義,護國護法運動,大辦教育,重視桑梓文獻的發掘,宏揚邊疆民族文化,歐戰以後,以敏銳的眼光洞察國際風雲,以政治家的膽識和戰略,高超的領導藝術,帶領雲南各族人民,走出山谷,面向東南亞各國,面向世界,招商引資,引進先進科學技術,倡辦雲南民族實業,振興雲南民族經濟是有貢獻的。在雲南近代經濟發展史地進程中海外僑胞及唐繼堯、童振藻一批先賢們發揮了一重要的先導作用,他們的愛國熱忱和歷史功績將永垂青史!


註:

(一)馮自由《華僑革命開國史》;

(二)劉繼之、束世澄:《中華民族拓殖南洋史》;

(三)、(六)、(二四)、(二五)、(二六)雲南實業廳編:《雲南實業公報》卷二、三;

(四)《續雲南通志長編.財務》;

(五)李壽、鍾天石等編:《西南旅行雜誌》;

(七)民國間排印《雲南行政記實.交通》;

(八)台北排印本《中華民國史事記要》一九一九年至二七年二月;《上海正報》一九二○年三月錢文選:《游滇記事》;

(九)、(十)歐陽川、肖群等編:《旅途隨筆》;

(十一)、(十三)《雲南實業改進會季刊》卷一;

(十二)《實業公報》;

(十四)、(十五)《雲南實業公報》卷七、卷十七的調查表;

(十六)張肖梅《雲南經濟》;

(十七)民國間排印本《昆明市誌》;

(十八)謝彬:《雲南游記》;

(十九)張相時:《華僑中心之南洋》;

(二十)、(二一)雲南巡按著編《雲南實業雜誌》卷二.二號;《雲南總商會卷宗》,一九二○.一○至一九二三.九;

(二二)《雲南實業改進會季刊》卷三、四、五、六;

(二三)、(三一)、(三七)、(四十)(四一)、(四二):《雲南實業改進會季刊》卷八、六;

(二七)、(二八)、(二八)、(三十)《雲南實業改進會季刊》卷四、五;

(三二)《馬克思恩格斯選集》卷一、二十;

(三三)《新慕雲南通誌長編.工業》;

(三四)《義聲報》一九二○年十月一十二月;

(三五)、(三六)、(四二)《雲南實業公報》卷四、五;《雲南省經濟委員會事業如末》;

(四三)民國間排印本《雲南實業調查書》;萬湘澄;《雲南對外貿易》。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5期;民國84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