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翡翠發展之文化意義

作者/周經綸 

引言

在台灣乘公車或火車,視線上多會見到周圍男女少年佩掛翡翠玉墜、龍鳳、八卦、觀音、生肖的圖案玉墜,各隨人意喜歡,選擇佩戴;小姐、夫人的翡翠玉鐲,招展於手腕,時常可見,引誘得閒覽的眼光,一看再看。翡翠在台灣,實在已經非常流行。各大城市和鄉鎮的珠寶店,以及台北市的假日玉市,多展售著各種高級翡翠飾品和雕刻工藝品。這些飾品和工藝品,隨著工藝匠心,賦予中國文化意義,融入儒、道、釋的精神,妙化圖騰,有文化品味的人,得以做玉翠之旅,遊藝於玉文化審美,提升精神生活。這種玉文化的審美生活,在古代是帝王公卿、名流雅士才有分,也因他們而象徵權位和高貴,百姓只得、翡翠產地心向仰慕。現代則流行民間,台灣從董事長到作業員,從老人到小孩,多相信翡翠可以保平安,多喜愛以翡翠顯品味,翡翠已進入大家的心靈生活。為新一波直上天聽蓄勢。

實際情況,台灣已經成為翡翠的最大市場,此市場的推廣者是香港廣東人,而主要源頭是雲南人。雲南人在滇緬地區經營發展,不斷地提供貨源給各個翡翠市場,主要匯集向台灣。

一、翡翠產地

翡翠出產於東經96度北緯26度的野人山區霧露河畔,雲南人稱此地為「玉石廠」,開採區主要為帕敢、麻蒙、會卡、龍塘、東摩、猛尹(養)、後江。地理為山區河川、氣候亞熱、瘴癘侵人。資源多,主要是玉石翡翠,還有黃金、白金、鐵、鹽、石灰石,森林資源有柚木等。民族有漢、傣、景頗(克欽)、緬等。人口一九六○年代約三萬,一九七○年代約一萬、一九九○年到今年暴增五十萬到八十萬之眾。

二、歷史

自漢朝以來,早古通商絲路經此地區。騰衝荒塚挖掘出西漢五銖幣千枚,可證當時通商往印度之路經此區。

元朝世祖征服緬甸後又征服此地區,由永昌管轄。明、清改由騰衝管轄。

公元一二八六年,元初征服緬甸置行省,歸滇節制,設驛站,開寶井,商旅仕宦之眾,比之內地。

緬甸北部猛拱河谷與滇緬印度之交通,漢、晉、南北朝及唐以後,早已存在。此路元朝愈加開闢,曰:「蒙光路」。蒙光即猛拱也,猛養(尹)屬之,均出產寶玉、琥珀著名。其入雲南版圖,當至元十六年「納速刺丁」之招降,始置「雲遠路」。後置「猛養宣慰司」。

元史本紀,元貞二年九月,雲南省臣「也先不花」征「乞藍」,拔瓦農、開陽兩寨,其黨「答刺」諸蠻悉降,「乞藍」平,以其地為「雲遠路」軍民總管。

明朝尚書王驥於公元一四四一──一四四五年三次征服,清朝大學士傅恆於一七六九年一次平定。自元朝以來隸屬中國版圖約六百多年,至清末光緒二十年即一八九四年後,此地區才為英人強佔,進行殖民統治。一九四七年英人交與緬甸聯邦。此地中英議有「滇緬未定界」,自進入緬甸聯邦到今,實際意義已不存在,但中華民國大地圖上還有「滇緬未定界」的歷史意義。

只從元朝說起,中國人在自己的國土──野人山區霧露河畔上發現翡翠、開發翡翠,經營加工,貢品入朝,也行銷市場,雲南人做了特殊重大貢獻。《騰衝縣志》資料記載著有名望,有成就的玉石老闆,諸如:趙連海、毛應德、毛故、王正坤、張德珩、李本仁、李先和、鄧體和、解仕義等。名氣最大的大寶玉也記載了七件:尹文達的「綺羅玉」,段盛才的段家「自璧玉」,蓮山太平街王正坤的「正坤大玉」,太平街王新廣的「王家玉」,官占吉的「官四玉」,董蘭生的「肖家玉」,馬元吉的「馬家玉」。

據騰衝相關資料,元朝太監鎮邊、有晉公公在騰衝採珠翠,居所「晉家園」,此地相繼是元、明、清為王公採珠翠的據點。以此,是可想像中原高級玉工師傅將切割琢磨之玉工和玉文化輸往滇西邊陲,開發滇西玉石翡翠,使玉石廠採出的翡翠製品直上中央。後來清朝慈禧西太后偏愛翡翠,隨之揚名曰:「皇家玉」。

三、經營

清朝衰敗,帝運西沉,翡翠轉向民間,騰衝商人選製飾品分騰莊、省莊、廣莊、上海莊,分級分路行銷。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局勢多變化,多次不利經營。然而,雲南人不屈不撓,催打忍讓,克服各種困難,一直努力維持經營,應付局勢,轉勢發展,由前輩李昌德、汪生蘭等,將翡翠推展到香港市場。這期間,先是李昌德、李生澤老闆等從仰光出口翡翠,運至香港,獨佔市場;繼之呂連陞、汪生蘭老闆等由泰國轉出口,供貨香港,發展翡翠聲勢,影響國際,貢獻很大。

一九八○年代以來,滇西的騰衝,恢復了加工集散的功能,以盈江、瑞麗、芒市、昆明為翡翠集散地,供貨香港,有的直接供貨台灣。行銷路線隨之呈多元,分向中原各省,也通向東方日本、韓國等國。

四、文化

騰衝自元朝起,成為滇西疆域的要衝,成為這地區的軍事、政治、商業、文化的中心。經營翡翠的人士,多具中國傳統文化素養,以此經營翡翠,認識翡翠,評價翡翠,審美翡翠。這樣歷經若干代前輩的經驗累積,智慧結晶,形成翡翠玉文化。這翡翠玉文化是承襲中國玉文化而來的新發展。

翡翠玉文化對天真樸實的玉相做理論,對翡翠做審美評價,從中建立人文價值觀,將客觀事物的天然表現和主觀心靈的感知做天人互動的闡發。

翡翠玉文化在經營實用中,以雲南口語流傳於各民族間,相玉術語匯集在市場集散範圍,不斷陶冶,從前輩的經驗貢獻裡,發展出以文化總結成翡翠書。

所出版的翡翠各書籍,有的以親身經歷寫出,有的以生動的故事寫出,有的以理論寫出,這涉及文學、歷史、哲學、美學、科學、心理學、超心理學、神秘學等。

在台北和昆明出版的翡翠書籍,分別為民國七十八年六月在台北出版《玉石天命》,作者周經綸;七十九年十二月在台北又出版《雲南相玉學》,並準備近期再出版《主觀相玉錄》;一九九二(八十一)年昆明出版《翡翠》,作者杜曉東、杜曉輝;一九九三年八月昆明出版《翡翠賭石技巧與鑒賞》,作者徐軍;一九九三年九月昆明出版《翡翠探秘──在中國騰衝》,作者張竹邦;民國八十三年四月在台北出版《玉石傳奇》,編者蔡良輝。

以上這七本翡翠書籍,均傳達了翡翠發展的歷史文化情形。其中體現雲南人開發玉路,勤奮上進、智慧創造的精神。請同鄉關心,請鄉長給予支持,關心支持翡翠玉文化的發揚傳播,以及其文化精神的定位,希望對大台灣和新中原產生凝集心向的影響。

結語

二十世紀末雲南人對中華民族沒有交白卷,這是雲南龍脈地運之所成,對他所關連的地域做了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的重要貢獻。

雲南在世紀初的「護國」運動,對中華民國之國脈做了維繫貢獻;抗日救國,雲南做了大後方支援勝利的貢獻。相連的年代,雲南就地以「天財地寶」首創翡翠玉文化,雲南人今後將面向更大的上層社會舞台,這是同鄉前輩和晚輩都應當願意企及的。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5期;民國84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