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錫山與蔡鍔及李敏

作者/原馥庭 

民國成立之初,蔡鍔在雲南,閻錫山在山西,均為影響國家之重要人物,二人南北遙隔,各處一隅,其相互關係,鮮為人知,但甚重要。

閻先生曾說過,蔡鍔原雖為立憲黨,且與梁啓超有師生之誼,但其在日本時即對革命深表同情,我與蔡君相識甚淺,而相知頗深。

民國二年六月九日閻致蔡鍔一電云:「雲南羅民政長轉蔡都督鑒:自共和告成以來,全國政爭劇烈,正式內閣行將組織,環顧海內人才,求其無所偏依,與時適宜而經驗又足以濟之者,舍公莫屬。聞中央殷殷敦勸,而我公虛懷若谷,謙讓不遑,致未確定。錫山至愚,務望我公以大局為重,力任艱巨,情殷勸駕,敢布腹心。閻錫山效印」。十月蔡鍔由雲南調至北京,袁世凱先後發表他為政治會議議員、約法會議議員、參政院參政、經界局督辦、將軍府昭威將軍、統率辦事處辦事員、皆係虛位無權的閒職,但其工作情緒頗高,邀同閻錫山、張紹曾、蔣方鎮、尹昌衡等十一人組織「軍事研究會」。

蔡鍔居京期間,曾力示墮落,藉以避免災禍,他離京前不久,曾託閻的參謀長李敏密攜何紹基所書繡屏四副繡聯一幅,贈給閻先生,文為「雅量風清兼日月,高情澗碧與山紅」。閻問李敏,「蔡松坡還說什麼?」李答:「沒有。」閻說:「你勿將此事告人」。至蔡離北京,閻始對李敏說:「松坡以屏聯贈我而無言,就是他已決定離開北京,當時我不讓你告訴別人,就是怕機警的人識透其意,密奏袁世凱,蔡就難以潛離北京。

蔡鍔由京城返至雲南,參任反對袁氏稱帝,民國四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致閻先生一電云:「頃致中央一電,文曰:自籌安會發生,演成事變,紀綱廢墮,根本動搖,馴至五國警告選舉,辱國已甚,人心惶駭,禍亂潛滋。鍔到京以後,曾切詞披布腹心,未蒙採納。彌月以來,周歷南北,痛心召侮,無地不然。頃間抵滇,輿情尤為憤激。適見唐將軍(繼堯)任巡按使(可澄)漾日(十二月二十三日)電陳,籲請取消帝制,懲辦元凶,足徵人信皆同,全國一致。鍔等辱承恩禮,感切私衷,用敢再效款款之愚,為最後之忠告,伏乞大總統於滇將軍巡按電陳各節,迅予照准,立將段芝貴等人明正典刑,並發明令永除帝制,如天之福,國家其永賴之。否則,土崩之禍,即在目前,噬臍之悔,云何能及。痛哭陳詞,屏息待命,等語。諸公手造民國,身繫安危,必不忍坐致陸沉,永淪萬劫,則補天返日,諒有同心,敢乞一致主張,國家幸甚」。各省對此,反應不一,有馳電詁責者,有奏討申討者,惟南京馮國璋、陝西陸建章、貴州劉顯世皆主張調處。閻先生亦馳電各省推馮國璋調處,終使袁氏帝制未能實現。蔡為雲南都督,對民國初年全國政局的演變,關係甚巨,大勳在國,史必傳之。

閻先生辛亥革命,太原首義,領導光復山西,國父孫中山先生極為重視。民國元年九月孫先生至山西太原巡視,在講演中云:「去歲武昌起義,不半載竟告成功,此實山西之力,閻君伯川(錫山)之功,不惟山西人當感戴閻君,即十八行省亦當致謝。何也?廣東為革命原初省分,然屢次失敗,滿清政府防衛甚嚴,不能稍有施展,其他可想而知,使非山西起義,斷絕南北交通,天下事未可知也」。又云:「武昌起義,山西首先響應,共和成功,須首推山西閻都督之力為最」。「前在日本時,嘗與現任都督閻君謀畫,令閻君於南部各省起義時,須在晉省遙應,此所以去年晉省聞風響應,一面鼓勵各省進行,一面牽制滿兵南下,而使革命迅疾告成也」。惟袁氏當時對山西監視極嚴,閻先生的處境,經常在風雨飄搖之中,對於袁氏虛於委蛇外,僅能與中山先生等秘密連繫,以待來日。

李敏,字敏之,雲南人,與閻先生在日本士官學校同學,畢業返國,民初時期,於山西曾任閻之參謀長。民國六年七月三日,李時任團長,曾致閻先生一電,文云:

督軍鈞鑒:頃間傳鈞座以張勳倡議復辟,大違初志,決意辭職歸隱,聞之不勝誼異。竊維鈞座手造共和,於茲六年,保民守土,責任一身。雖迭經波折,而身任艱鉅,軍民倚以保安,秩序依以維持。凡在部下,同深感戴,乃以謬悠之舉,退志遽萌,三晉失望,四民何依。揆諸鈞座愛國熱忱,縱不為大局計,寧不為晉民計乎?敏愚以為鈞座際此危急存亡之秋,必具旋轉維持之力,獨當大任,以慰群望,尚冀沉機觀變,鎮定晉疆,俾孚群心,無任默禱。抑敏進有請者,現在時局紛擾,在在需人。辛亥同事諸人,如孔文掀、溫靜安等均醉心共和,而孔君對於鈞座素所信仰,此次因政變去職,毫無芥蒂,此敏所深悉者。擬請召至帷帳,贊襄一切,以期得人。是否有當,尚祈採擇,謹肅電陳,伏維鑒納。團長李敏叩覺印。

民國六年七月一日張勳復辟,孫中山先生發表討逆宣言,段祺瑞三日誓師討逆,閻先生領導之晉軍亦出師討逆,七月十二日討逆軍總攻,晉軍團長李敏首先率隊直撲德勝門,各路討逆軍次第攻入京師,天安門等處逆軍尚頑強抵抗,晉軍商震旅向前猛撲,始將逆軍擊潰,張勳、遁入荷蘭使館,京師完全克復。晉軍此時被袁世凱裁編只餘一個旅和兩個獨立團,而李敏任團長,其地位在山西已甚重要。李敏在日本士官學校與閻同學,深受閻先生信任。

上年赴五台山佛教聖地旅遊,於無量(無樑)殿後牆角黑暗處見木刻對聯一條,文曰:「通玄達要離幻即真」,下款為「古滇李敏題聯」。此為七十年前之遺物,寺內管理員已不知李敏係何人矣。

遊覽五台山,途經河邊村,參觀「閻錫山故居」,又名「定襄縣民俗館」,幸見壁間懸掛蔡鍔贈閻先生之繡聯「雅量風清兼日月,高情澗碧與山紅」。時經七十年,時移事異,屢經戰亂,此聯竟能幸存,實為奇蹟。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5期;民國84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