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盧濬泉將軍公子邦正教授函

──追隨盧將軍片斷憶性

作者/李達人 

邦正世兄惠鑒:

一九五九、二、一四函誦悉,近突患病,由死亡邊緣歸來,現正調理中;提筆維艱,請諒遲覆。驚悉 太夫人仙逝,不勝傷感。憶民國三十七年十月,錦州戰役,解圍無望,在彈盡兵竭情況下, 令尊濬泉公突圍被執。 太夫人慮念之心情,又豈一般下屬幹部所能比! 而 太夫人對劫後回滇之 濬公幹部,宴慰安撫,關懷照顧,隱焦愁之情,抒惠愛之心,尤令餘生部眾深感。

弟自民國二十四年追隨 濬公,於三十七年錦州戰事結束,計時十四載,其間於五十八軍抗日,轉戰鄂、湘、贛約十越月外,未嘗一離。因得受 公帶兵、練兵、用兵之教,及對人處世之理;故能自少尉起,逐級遞升。在東北戡亂三年中,常歸東北保安司令長官部及第一集團軍總司令部直接指揮,獨當一面作戰,無不圓滿達成任務。亦因任務之執行,為針對全面情況,進、退、攻、守,違上意以自專,蒙 濬公維護支持,獲致圓滿豐碩結果。 濬公對全軍軍官訓話有:「後方指揮官,應多採納前方指揮官意見;因敵情狀況變化,後方難於明晰掌握,處置不盡適應機宜。」又謂:「九三軍十一個團長,能獨當一面,圓滿達成任務的,只有李達人一人。」上述訓示,弟於數月後始知。又以十四載漫長歲月中,常遭存私者之誣蔑陷害,均賴 濬公洞照一切,枉直屈申,摒除陰奸匿謀。嗟呼!平生知我、教我、護我、信我者, 濬公也。用能秉公之存心,盡我之職守;時局大變,我志不移,不為勢劫利誘,俯仰無愧,堂堂正正,清清白白處世為人,以苟全於今耳。

自與 濬公別後,天各一方,時刻不忘再觀面請益。然以海峽封鎖,民七十六年七月後,兩岸開放,住臺人員,可返大陸探親;無如蒼天不佑, 濬公驟歸道山,違我素願。八十二年,應雲南省臺辦之邀,參觀火把節盛會至昆明,得與 太夫人見面,稍慰思緒。正望 春秋鼎盛,克享期頤;曷期天不假年,人寰撒手!感念之餘,略抒忱悃。草此致覆,順祝

健康,並候

嫂夫人安好。

達人於台北中和,八四年四月十日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5期;民國84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