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雲南航空之最(接上期)

作者/張騫 

十八 雲南唯一的航空電器廠

中央電工器材廠遷到昆明後,於一九四一年生產了數十套通信網用機,給美飛虎隊第一大隊使用,使該隊的通訊十分靈敏,在一個月內就擅擊落敵機二百八十四架,得到美方贊揚。

十九 雲南第一次被轟炸

一九三八年九月廿八日上午八時三十分左右,日本「九六」式轟炸機九架對昆明進行攻擊,投炸彈三十四枚。昆明市被擊中的小西門、潘家灣、鳳翥街、承華圃、昆華中學一帶火光沖天,由於轟炸十分突然,雖然事前發出警報,畢竟人們對防空沒有認識,所以損失很大,其中人員被炸死七十五人、炸傷八十三人,房屋被毀一百九十五間,這是雲南省有史以來第一次被外國從空中轟炸。

二十 雲南最後一次被轟炸

一九四四年十二月二十四、二十五日兩天,日軍出動轟炸機二架、九架對巫家壩機場一帶進行轟炸,由於此時,日軍已不掌握制空權,兩天雖分別投彈十一枚和三十三枚,但僅炸傷人員十五人,但未造成人員死亡和房屋、財產的損失。

二十一 雲南空襲最勵害的時期

雲南自一九三八年開始受日機轟炸,而到一九四○年,日軍強佔越南以後,因航程縮短空襲十分頻繁,直至一九四四年由於中國空軍與盟軍協同作戰,空中力量加強,才迫使日機斂跡。在此期間災區遍於全省,尤以保山、昆明、蒙自、祥雲雲南驛機場等地。據不完全統計:死亡:五、九○一人,傷:二、九二六人,毀房:一八、九八八間。

二十二 雲南最廣的空襲救濟組織

抗戰全面爆發後,雲南成為通往國外的唯一通道,也是敵機重點轟炸目標,傷亡事件遍及全省,為此省賑濟會於是令全省各縣市成立籌組「空襲緊急救濟聯合辦事處」的機構,全省從一九三九年開始建立,共計有九十六個之眾,所有參加人員均為義務職,不取薪俸,主要負責救護、宣傳、調查撫濟、稽核等各項事務。

二十三 雲南最早的防空團體

一九三七年八月十四日,當時的滇黔綏靖公署成立,承辦全省防空業務的機構──雲南省防空協會。它由公署參謀處、軍訓會、航空處以及民眾團體等二十四個單位組成。會長由龍雲當任、副會長由公署參謀長廖行超當任,雲南航空處處長戴永萃任總幹事。協會下設總務、訓練、宣傳、組織、研究等五組。成立此會之目的是為:激發民族防空自衛思想,堅強民族防空自衛的工作意識,充實民族防空自衛的力量,促進民族防空自衛的建設完成民族防空自衛的準備…。

到一九三九年底協會的業務交公署辦理。

二十四 雲南最早的防空指揮機關

一九三七年十月十四日在「雲南防空協會」為指揮防空事成立了「防空演習指揮部」,由楊夷齊指揮。到十一月十五日對指揮部又進行重建,訂名為「滇黔綏靖公署防空司令部」是為專職的防空機關,統領高射炮隊、情報處、防護部隊。在內部設置了秘書室和作戰、訓練防護三科。憲兵司令楊軒兼任司令,副司令由昆明市市長瞿翥、警察局長嶽樹藩擔任。到一九三八年更名為「雲南省防空司令部」直轄省會高射炮部-隊、防空團、防空情報機關及各縣市防空指揮部,這個司令部一直到一九四五年八月才結束。

二十五 雲南最早的防空演習

一九三七年十月三十日昆明市舉行了雲南省第一次防空演習。上午十時三十分,在事先未警告下,突然發出警報,市民行人紛紛進入暫時避難所,一時全市寂靜,默無人聲,而憲兵警察以及童軍服務團、婦女服務團等組織的人員則沖上指認地點從事各項事業。還調用了三架飛機模擬敵機轟炸之勢,凌空飛過,投擲爆破彈(用白布裹石灰)、燃燒彈(用紅布表示)、毒氣彈(用綠布代表),一時間煙霧騰騰,頗為逼真,而警戒各員則全體出動,進行消防,救護等演習行動,過了二十分鐘,演習結束。當時還專門設立了「評判委員會」判定為今後真正防空活動作準備。

二十六 雲南地方航空最終消失

一九三七年十一月航空委員會處南京遷武漢,裁減人員三分之一。航委會為了適應戰時需要,在全國百餘處設立航空站、機場等單位併先後接管了原為地方省管的航空單位,雲南航空隊作為地方軍事單位就是此時被接管的,其它如:山西航空處、福建、廣西、四川航空部隊及青島海軍航空隊等也一樣,至此在對日作戰的號召下,全國航空基本統一。

二十七 雲南最高的航空指揮機構

一九三八年,由於蘇聯空軍志願隊來華參戰,使中國空中戰場出現了新的轉機,由於不適應戰場千變萬化的情況,於是三月航空委員會改組,委員長由蔣介石擔任,陳誠、宋子文、宋美齡、錢大鈞、周至柔等人任委員,在航委會三室四廳:參議室、顧問室、辦公室、軍令廳、總務廳、技術廳、防空廳。從本年五月起在南昌成立「空軍第一路司令部」,開始組建空軍戰區指揮機構,一九四一年五月最後在雲南省昆明市設立負責雲南、貴州兩省作戰與防空管制的最高指揮機構──空軍第五路司令部,至此中國空軍建立起了比較完善的作戰指揮體系。

二十八 在雲南成立最早的外國援助組織

一九三七年五月中國向法國共訂了四十四架飛機,到抗戰爆發後交付了二十四架。一九三八年架機前來的法國飛行員七人、機械師八人,這十五人就留了下來參加了中國人民抗戰鬥爭,又另請二人參加共十七人,配備各種勤務人員在昆明組織「航空第四十一隊」,由法國人賴比特(Lebetor)為隊長,由於是法人為主,故又稱「法國隊」,使用飛機為法制「德瓦廳」式驅逐機。

一九三八年九月二十八日日本飛機轟炸昆明時,該隊奉命起飛攔截,但起飛後未發現敵機而返航,到了十月法國隊解散,人員解聘。

二十九 來華助戰最主要的外國組織──飛虎隊

抗戰期間,在中國天空有一支主要有外國人組成的「國際航空組織:美國志願隊(AmericanVolunteerGroup--AVG)這便是赫赫威名的飛虎隊它從空中給日本侵略軍以沉重打擊。

飛虎隊(Flying Tiger)的指揮官陳納德(clairel chennault),一九一七年參加「一戰」到一九三七年從美國陸軍航空隊退役,在此期間,他總結過去主要是單機自由作戰,效果不佳,為此他提出雙機、三機編隊空戰的理論,但受到保守的飛行員和上司的嘲笑,他被迫退出。

此時,他卻被中國聘為航空委員會顧問,開始了他一生輝煌時期。他來華後,經過考察認為:中國空軍首要的是發展壯大自己的力量要有新式飛機,加強飛行員的素質,提高技術和訓練水平,他到處奔走呼號。

一九四○年八月以後,日本航空隊開始使用最新式的戰機──「零」式飛機逞兇於中國大空上,而中國使用的N-15、N-16飛機非其對手陷入困境。到了十一月,陳納德和毛邦初等人前往美國,介紹中國抗戰的重要性和艱巨性。最後說服了美國總統羅斯福,並簽署「租借法案(Lend Lease Act),將各類武器以租借物質支援中國抗戰,並允許美退役軍人以個人名義到中國服務,為此,陳納德和宋子文以「中央飛機製造公司(CAMCO)」的名義在美國各地招募空地勤人員,到了一九四一年八月「中國空軍美國志願隊成立,陳納德為隊長,在第一批人員中有飛行員一一○名,機械和後勤人員一五○人,志願隊下設三個中隊,裝備P-40B戰鬥機二五架後陸續運來一○○架P-40,合飛機交雷允廠組裝,實為九九架,他們主要任務是昆明地區的防空;前線重要地區的空中作戰;在滇西路上巡邏防止日軍空襲。

志願隊的飛機都仿英軍的作法,在飛機前部繪了一條大鯊魚張著兇惡的大嘴形像,志願隊的名稱人們不熟,於是當時任──中國防御用品公司」(China Defense Supplies Lnc-CDS)的老闆宋子文建議該隊用帶飛翼的猛虎為標誌,說其意「為虎添翼」的成語,建議被採納,「飛虎隊」便隨著自己的戰績而名揚四海了。

飛虎隊的第一仗是一九四二年十二月廿日上午,日本轟炸機十架轟炸昆明,飛機到宜良上空的時候,飛虎隊緊急出動了二四架P-40戰鬥機昇空作戰,雙方在滇池上空大戰,艾德‧雷克特第一個擊落敵機,此次空戰結束時,飛虎隊以一○:○的戰績取得全勝,這是武漢保術戰以來空戰的大勝利,在全國引起了轟動。十二月廿五日日本空軍出動轟炸機、戰鬥機進攻緬甸仰光計達七八架之眾,飛虎隊起飛作戰,擊落敵機二二架,取得良好戰績。

由於陳納德提出雙機編隊、三機編隊的理論在美國無法推廣,他在中國戰場找到了用武之地,取得了好戰果,從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到一九四二年六月只半年時間飛虎隊共擊落敵機二八四架,自己損失五一架取得了巨大戰績,到一九四三年四月改為美十四航空隊,奪取中國戰場上的制空權,為抗戰勝利盡了自己的力量。

三十 在雲南最早的空戰

一九三八年九月二十八日上午,日軍出動九六式重轟炸機九架,從廣西方向飛入雲南轟炸昆明,中國空軍奮起反擊,本應在遠離市區的上空和敵機進行空戰,但無奈自己的戰鬥機少,只好緊急起飛在城市上空奮戰。在空戰中我周庭芳、黎宗彥各擊落一架敵機,後姚杰又擊傷敵機一架,該機編號為"9626"機身上有「泰義」的字樣,它受傷後飛回途中墮落在宜良縣狗街田中,一人被燒死,一人受傷被俘而且是被農村老婦所抓,這是雲南境內抓的最早的一名俘虜,以這種方式抓敵俘在全國也是少有的。

三十一 雲南空戰最有名的飛機

P-40飛機是美國研製的一種戰鬥機。它的技術和性能並不十分突出,但它在二戰中活躍於各個戰場而屢建功勳,特別是在中國的天空由於飛虎隊的大量採用而風光一時,被稱為「空中飛虎」。

一九三四年由美國寇蒂斯飛機公司研製成代號為「鷹──75」單翼活塞螺旋槃戰鬥機在美軍飛機競爭方案時敗北,後來公司對該機進行改裝,使用R-1830型發動機,性能十分出色,為此美軍改變注意正式向寇蒂斯公司訂購二一○架,正式名為P-36,總值一二九○萬美元,這是美軍自一戰以來最大一宗訂貨。開始時的二架原型機也沒有丟掉,其中一架以三‧五萬美元賣給中國,成了對陳納德的坐機。

後公司為改善飛機性能,又改用功率更大的「艾利森州V-1710-33」型V形液冷式活塞發動機,後又在兩側機翼各增加了一挺7.62mm機槍,機頭上另裝有12.7mm機槍兩台,這樣改過的飛機稱之為P-40戰鬥機。該機以後不斷進行改裝,先後發展了B、C、E、F、K、M等型號,在美國、中國、英國等廿八個國家服役,共生產了萬餘架。

P-40飛機採用張臂式下單翼機身為半硬殼金屬結構,機首下部為滑油散熱器和發動機液冷散熱器,上部為空氣淨化器進氣口,起落架為後三點式,主輪可以收入主翼內,該機最大飛行時速為五八二公里。

該機最大的優勢因為機體堅固而有些重,在空中作戰可以帶傷作戰或帶傷返回基地,這也是「飛虎隊」在中國能夠堅持下來的一個重要原因。正確的運用戰術也是獲勝原因,在空戰中「飛虎隊」首先爭取高度優勢,從敵機後上方向下俯沖,利用自身重增速快快的特點,猛虎下山般的對敵進打擊,打了就跑(Hitand Ran)避免纏鬥,正是利用這些特點,取得了很大優勢,奪取了中國天上的制空權,成了少數參加第二次世界大戰全過程的戰鬥機之一。

在整個抗戰中,「飛虎隊」使用該機昇高作戰一五○○多次,擊落敵機二八○餘架,助長了中國軍民的士氣,給敵人以沉重打擊。

三十二 中國最大的空中運輸機

抗戰爆發後,西南成為大後方,昆明地位重要成為聯結中外的航空重站。特別是一九四二年四月緬甸失守,陸上唯一對外交通線──滇緬公路被切斷,外援物資無法進入內陸,中國局勢十10分危險,為打破日本的封鎖,中美兩國協商決定,開闢空中運輸線──駝峰空運線。

駝峰空運是指從一九四二年十月──一九四五年八月中美兩國飛行員為打破日本侵略軍的空中封鎖而開闢的一條國際空中航線。它從印度阿薩姆邦的德欽機場為起點,向東飛出希拉馬普特河後,就面臨著喜瑪拉雅山的阻擋。飛機需要沿著群山作一萬英尺昇至一點六萬英尺的時高時低的飛行,飛到緬甸伊洛瓦底江時又要降到六○○○英尺,在以後的飛機上昇下降的飛行還有三次這樣的起伏到雲貴高原的上空,飛機上昇到二‧四萬英尺的高度,就像在駱駝背上飛行一樣,飛行員們將所越群山稱為「駝峰」新聞報導流傳開來,「駝峰」便成了這條航線的代稱。

在整個飛行中,飛機像空中的一羽鴻毛,起伏不斷,整條航線高山不斷、氣流紛亂、電閃雷鳴、烏雲相伴。更可怕是由冰粒組成的冰幕不斷襲擊飛機急劇上昇或下降的氣流使飛機陡然昇降幾十公尺。冬春兩季風速高達每小時二○○公里,飛機逆風飛行就像停在空中一樣,再加上當時導航設備簡陋,飛行安全沒有保證。而美國空運指揮官湯姆斯‧哈丁上任後下達第一道命令就說:飛越駝峰沒有氣象限制。飛越駝峰成為世界上最難的飛行,被稱為「魔鬼一樣飛行」。而地勤人員加班加點,裝卸貨加油、檢修飛機,保證了有時每晚往返三趙的飛行,創造了驚人成績。

駝峰線由中國航空公司和美國空運大隊的六○○多架C-46、C-47、C-54、C-87等型運輸機夜以斷日的承擔飛行任務。三‧四萬名軍事人員,四‧七萬名民工負責空勤系統的保障。共飛行了一五○萬飛行小時,其中中方飛越駝峰八萬次,運輸物資二五萬噸,人員三‧三四七七萬人;美方達六五萬噸,平均每月中美雙方運輸物資四‧四萬噸,最高的是一九四五年七月份達到七‧一萬噸。一九四四年開始的轟炸日本東京的B-29型轟炸機所用燃油和炸彈就是由駝峰線運輸的,在空運最繁忙的時候,平均每七五秒鐘就有一架飛機在中、印兩國不同的機場起降。

這條航線成績巨大,但付出了沉重代價。在雷雨和結冰季節,每週就有一架飛機失蹤,整個空運期間損失了五一四架飛機,犧牲了一五○○名人員。在駝峰線上,當天空晴朗的時候,就可以看到山崖下、狹谷中,閃閃發亮的飛機殘片綿延不斷,被人們稱之為「鋁谷」並成為飛行坐標。歷史是不會忘記這些飛行英雄,今天昆明玉案山上的郊野公園直立的「駝峰飛行紀念碑」就昭示著後人。這座碑也是雲南最大的航空紀念碑。(未完待續)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5期;民國84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