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滇緬到泰北

作者/卜系舟 

泰北義民僑社艱辛的成立經過

▓那時大家對自己命運都惶惶難安,有兩大陰影威脅:一、如果泰國把他們全體拘禁集中營內如何?二、如果把他們驅逼遣回中國又如何?他們自嘲當時有如三國劉備慘敗,率軍民過新野之窘境。

▓李將軍得到泰國高層人士之協助,終於獲正式批准照國際慣例,責由清邁、清萊兩府,分別授予每人難民證一張。我二萬軍民始得以難民身分,名正言順的留在泰北。這批難民僑胞經四十餘年的繁衍聚集,至今約有十萬人在泰北落地生根,成為華裔泰國公民。

僑務委員會章孝嚴先生,不久前以委員長之尊,不辭辛勞深入泰北,訪問美斯樂一帶僑胞,泰北義胞為全球華僑中生活最艱困問題最多地區,一般官僚政客避之恐不及,如章先生者卻親身前往探求僑情,經評估政府力量(預算)不足,再放下身段親往花蓮拜訪慈濟證嚴法師請求支助,順利在泰北興建二百戶住宅,落成之日親往主持,這一串工作,當然不能完全解決僑胞困難,但他面對問題的精神,帶給僑胞祖國的關懷溫暖與信心,意義非凡,令我們不得不衷心敬佩。

誓死反共的兩萬軍民撤離緬旬之經過

泰北義民僑社是如何形成的?是本文重點,讓我們回顧四段歷史。

一、民國三十八年,大陸情勢逆轉,各地先後陷共,我部分忠貞部隊被迫退入緬甸北部整補,陸續又集中不少潰散官兵,力量日漸壯大,有人曾以此段悲壯經過為背景,寫成小說拍成電影,賺了銀錢。一九五三年(民國四二年)三月卅一日,緬甸政府突然向聯合國指控我國派兵入境侵略緬甸,引起國際注意,聯合國成立專案討論處理。

二、幾經折衝交涉,我國同意撤軍,同年七月十八日,葉公超外長發表談話,促指揮官李彌將軍遵守聯合國決議案。

三、同年九月二十一日,中美泰三國發表聯合聲明:同意自十月五日起撤退緬甸境內全部國軍及民眾。

四、同年十一月九日,我首批軍民空運安抵臺灣,為撤退安全需要,我政府興建完成東沙機場。

在我國承諾將緬境軍民全部撤離時,先總統蔣公高瞻遠矚,深知全數強制撤離對誓死反共的軍民困難重重,而且也不符合我國利益,我們有必要在該地區保留一著活棋,但又不能不遵守聯合國決議案,於是緊急密召當時在泰緬地區黨務負責人李××將軍返臺,蔣公密令李將軍盡全力保護照料不撤退之軍民,(機密目前尚未注銷,姑暫隱李將軍名號,李將軍現年八三高齡,健在,住臺北縣某鎮。)因之才有抗命不撤退約二萬軍民留在緬北,當我國向國際宣布緬境軍民完成撤退後,這批軍民屬抗命拒撤,立刻成為國際罪犯,處境十分危急,那時李將軍已趕回猛撒,他斟酌情勢,先將北面的軍民轉入緬甸平原,其他軍民也盡快進入蚌八千、猛漢亦不能久待,只有進入緬泰交界乃木阿卡,方能獲得喘息,俾觀察情勢再作打算,是時軍民中有多位具號召力人士:如忽然茂,錢立齋,合運隆諸先生,州同與李將軍不斷研究逃生大計,眾人雖已粗略編組,但仍屬烏合之眾,那時情勢顯示:緬甸當局初未料我們竟有人拒撤,一時反應不及,所以我軍民得以克服沿途困難,未受緬軍追擊,順利進達緬泰交界,緬軍當然不會放棄驅逐我軍民任務,正積極準備進攻乃木阿卡,李將軍與幹部計議,決定不顧一切進入泰國以避免與緬軍接觸受到重大傷害,二萬軍民扶老攜幼,沒有任何交通工具,僅有少數隨身武器擔任警戒,日夜趕路,越過大小無人山頭荒野叢莽,食難盡飽,但大家同心協力,終於全數進入泰國境內。

接受泰國高層協助,終於尋得棲身之所

那時大家對自己命運都惶惶難安,有兩大陰影威脅:一、如果泰國把他們全體拘禁集中營內如何?二、如果把他們驅逼遣回中國又如何?他們自嘲當時有如三國劉備慘敗,率軍民過新野之窘境,但命運總要自己掌握創造,大家生死與共,在李將軍帶領下,紀律井然,魚貫慢行,進入泰國猛放縣猛放平原,李將軍先頭與地方政府交涉獲得諒解,同意暫時停在由地方政府指定的荒野棲身,無屋無食處境狼狽。泰國猛放縣政府對突然而至的二萬外人,也難以應付處理,於是雙方決定將實情呈泰國中央政府,自緬北至泰國沿途盡是無人荒山,行動極為艱困,全體軍民能平安抵達泰國,人人都認為是一大奇蹟。

泰國中央政府那時最有權威的人物,是警察總監兼內政部長乃炮上將,乃炮上將據報後立即親報泰皇,泰皇立即裁示:由泰國政府正式邀請我國鄭介民將軍訪泰,會商處理方針,鄭將軍抵泰時受到朝野熱烈歡迎及泰皇禮遇,乃炮上將與鄭將軍數度會談,決定:雙方密切合作安置這批難民,乃炮上將指派泰國中央情報局安諾局長為代表,鄭將軍指派李將軍為代表,責由雙方代表密切連繫合作,全權解決面臨的問題,嗣後凡我方提出的合理要求,泰國方面無不全力協助,為期工作方便,安諾局長發給李將軍一紙特別顧問證書及十枚泰國中情局職員證,那時中國國民黨在當地幹部有蕭仁瑞、廖振中、舒杰、沙國樑、曹誠、趙國昌、劉濤等人,都因而獲佩中情局職員證,這種身分當時在泰國可以通行無阻,我們有了泰國高層協助,李將軍馬不停蹄趕到清邁、清萊兩府與府尹交涉要求給予協助,都獲得滿意的支援,軍民難胞暫時安頓後,李將軍再到曼谷邀同安諾局長,共同將處理情況向乃炮上將匯報,乃炮上將正式批准照國際慣例,責由清邁、清萊兩府,分別指定若干難民村,每人發給難民證一張,我二萬軍民始得以難民身分,名正言順的留在泰北,這批難民僑胞經四十餘年的繁衍聚集,至今大約有十萬人在泰北落地生根,成為華裔泰國公民,想百十年後,他們的子孫後代尋根,一定追認這批人是該地華裔的第一代世祖,真世事難測!

泰皇慨然相助的背後原因

有人一定懷疑,泰國為什麼如此慷慨協助我國這又得追溯一段歷史。

一九四三年,日本帝國主義者,在太平洋戰事敗象明顯,戰敗投降僅時間問題,中美英三國領袖在埃及開羅舉行三巨頭會議,研擬日本投降後的重要措施,除臺灣澎湖歸還我國,淪陷區包括東北九省由我國光復外,蔣公力主朝鮮獨立,日本保留天皇,談到泰國,英美兩國認為:泰國於日軍侵入時放棄抵抗自動投降,並協助日軍西進緬甸與印度,類屬日本附庸,兩國處置腹案有二:第一交聯合國託管,第二由中美蘇四國瓜分!蔣公聞悉後認為不妥,指派隨員鄭介民將軍出席分組討論會力爭,認為泰國投降是它根本無力抵抗日軍,屬被迫投降並非自動投降,同時泰國國體完整,泰皇又受人民擁戴,不論託管及瓜分皆不符合泰國人民意願,理應將泰國交由泰皇接掌維持獨立,進而保障該地區安定和平,我國意見受到重視,所以戰後泰國保存下來,蔣公大力維護泰國往事,泰皇與乃炮上將銘記在心,所以在我國難民問題上,主動專邀鄭介民將軍蒞泰,給了我國大力支助,泰國民族性和平少與人爭,他們向來寧做第二不爭第一,所以泰國往往能在逆境中維持生存。

泰皇日皇都是蔣公力保而得保留的皇室,泰國對我國適時感恩圖報,雖然後來迫於情勢不得不與中共建交,但仍與我國維持友好關係。反觀日本,自私自利忘恩負義,在我國處境艱困時,落井下石,一副小人得意嘴臉,日本雖暫時因韓戰,經濟開發成功而躋身強國,但是島國國民狹隘心態不改,永遠難被他國所接受,孤立於亞洲,它目前覬覦中國大陸市場,曲意大拍中共馬屁,日本短視政客那裡是中共老謀深算的對手?多行不義必自斃,古有明訓,日本將來必受制於中共,為時不遠,國人可拭目以待。

附 記

李將軍原名李先庚,係雲南省鄧川縣人,難胞事處理完回台,曾一度教書今已退休,也是台北市雲南省同鄉會之名譽理事為國家貢獻良多。

本文係轉載八十四年七月三十一日中央日報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5期;民國84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