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認知

作者/李達人

是事實,且複雜,又非現在;尤以第三段有辯正意。

一 反共先知,民主護衛

中華民國政府大陸棄守,退至臺灣時,真是一隻破損的孤舟,在狂風暴雨中,飄蕩於驚濤駭浪之上。當時共產集團的氣燄,對民主陣營的威脅,更強盛熾烈;美國也不堅守原有承諾,駐華大使滯留南京,等待與毛澤東建立關係,國際間政治觀察家,名利追逐者,同說臺灣最多也只能撐持六個月。國內的失敗主義與投機者,積極尋覓投共路線,或在香島觀風色。一般所謂軍事評論者,則甚讚毛澤東是天才指揮官,大戰略家,已得到絕對的勝利,蔣總統的失敗,是無可改變的事實。

偉大的反共先知先總統 蔣公,不否認失敗棄守大陸,他堅信民主必能戰勝獨裁,共產暴力集團,僅能猖獗狂傲於一時,終將被廣大的自由民主力量所推翻摧毀。他領導中國人民,實行三民主義,創造自由、民主、均富的社會,臨終還遺囑國人,要實行三民主義,堅守民主陣容,期達世界大同目標,蓋民主早已涵於民權主義之中。今日共產集團解體,馬列主義已為民所惡;中國大陸共黨,亦在漸變之中,實現自由、民主、均富的社會,不過時間問題而已。所以 蔣公是永久的勝利者,當為智者所承認。

二 歷史責任,影響軍事運作

論戰略、指揮,毛澤東怎能與 蔣公相比!為何 蔣公又在大陸失敗?檢討得失:任何部門、階層,均不否認缺失。現避開政、經、文、教、外交…等等不談,而最具決定性的,是 蔣公負的歷史責任太大,心理壓力太重。蓋 蔣公承繼 國父革命事業,尤其八年抗戰犧牲,收復所失領土如臺灣、澎湖、東北四省,當對之不肯稍有輕忽而失寸土。於是處處護持保衛,因而守土兵分,不能集結優勢兵力應戰。毛澤東無歷史責任,無任何壓力,可憑自己意圖行動;其作戰原則是以大吃小,不打無把握之戰,打得贏則打,打不贏就跑,常集數倍,甚至十倍於敵之力以應戰。橫衝直撞,勝別為帝為王,「天下是老子打下的」。敗了,可回頭拿幾枝小米加毛瑟爛步槍重新再幹,或就此鑽進土洞山林,埋名以畢餘生。

憶民國三十六年八月,參謀總長陳誠上將,尚未就行轅主任兼東北保安司令長官時,先到各地察訪,在錦州召第一集團軍總司令孫渡,九十三軍軍長盧濬泉,詢問對東北軍事部署意見,盧將軍報告:「請將錦古路(錦州至古北口)打通,永吉、長春應予放棄,縮短防線,圓滑補給,增強錦、瀋力量,與華北戰區緊密聯繫,進攻退守,才能運用自如。」陳上將說:「永吉將予撤退,長春再研究;打通錦古路是必要的,俟部隊調足,即予實施,現四十九軍先頭已出關了。」該筆才到錦西,遼西之戰即起,無兵調配,勉借華北戰區暫三軍安春山部應急後,旋回華北戰區。打通錦古路,也成有意圖無行為的空想了。且北寧路(北平到瀋陽)也時被敵截斷,不得暢通。

美軍駐華負責人魏德邁將軍建議:「劃長江以南為安全區,黃河以南為備戰區,放棄東北,集中兵力於華北決戰。」 蔣公尚未決定,幾位大老連夜晉見蔣公,謂:「東北淪亡十四年,才入祖國懷抱,請不能再予捨棄。」撤退東北,無人再敢建議了。

據中共瀋陽軍區張正隆中校《雪白血紅》共軍陣中日記:「蔣介石主張撤退東北,是毛澤東最擔心、最不願見其實現的;衛立煌更加反對。蔣介石主張北平、瀋陽大軍會戰遼西殲敵主力,范漢傑抱此希望;為林彪最憂慮最畏懼的事。九月二十四日,衛立煌奉召飛南京,命其出兵援錦州,並派參謀總長顧祝同到瀋陽監督執行;但衛立煌無行動表示。」我方意圖,又證諸敵方實記,軍事運作,受客觀環境影響,不是卸責之辭。

三 九十三軍,錦州血戰犧牲後,東北全陷

文獻十六期「九三軍解圍錦州紀」係採民國六十七年出版之《東北戡亂回憶》第十二章錦州戰役,正確題目應為「九十三軍錦州血戰紀實。」(已詳文獻十六期三四至四九頁)本文不贅,僅略說明:

㈠東北共軍首領林彪,統九個縱隊及程子華、李運昌部共六十餘萬,於三十七年八月三十一日,佔錦州東北紫荊山、葛王碑後,即開始進攻義縣,九月二十日,守軍九十三軍二十師全部犧牲,義縣失陷。九月二十三日起,錦州主力戰即展開。九月二十四日,總統 蔣公召衛立煌飛南京,命其速將四十九軍空運錦州增援,其餘主力限九月三日十日前集中新民後,即向新立屯進攻;又命參謀總長顧祝同上將飛瀋陽共策進行。衛立煌延至二十八日,才召集軍長以上人員會議,但對馳援錦州,考慮未決。十月一日, 蔣公飛北平,召顧、衛責援錦事,衛知不能再拖了,才返瀋陽命廖耀湘統新一、新三、新六、四九、七一軍計十二個師及砲隊向新民集中,時間已延後十天了, 蔣公又命六十二軍林偉儔軍長率兩個師及闕漢騫的兩個師由錦西急援錦州,十月八日夜,在塔山被擊敗,退返錦西。廖耀湘兵力,有林偉儔三倍,停頓新民,坐視錦州兵亡城陷。茲再引共軍張正隆中校摘其陣中日記:「廖耀湘的參謀長楊昆問廖:我們隊伍,為何停頓不動?廖說:快了,錦州之戰已到最後了,不出五天,即可結束;那時我們當然即刻行動了。」

十月十五日錦州陷落, 蔣公判知長春將失,瀋陽亦難守,即飛北平,召高級將領,決定速令廖耀湘兵團西進,再以侯鏡如組東進兵團,東西對進,一舉收復錦州;再分向葫蘆島、山海關退入關內。十六日, 蔣公轉葫蘆島督促一切,殊衛立煌、廖耀湘力求由營口撤退,並謂:若由葫蘆島、山海關撤退,必俟侯鏡如兵團收復錦州,先頭到達大虎山,瀋陽大軍才可出動,否則必全軍覆沒。十月十八日,長春失陷。

林彪十五日得錦州後,即回頭迎擊廖耀湘,未經正式攻守,廖軍即被林彪擊破。衛立煌搶先登上飛機離瀋。群龍無首,不分軍民,群南向奔逃。共軍亦不阻擾,惟在各地廣播:「不願為東北人民服務的朋友們:讓你們走,請將武器彈藥留下,假若你們帶著武器彈藥,莫怪我們要留難你們了。」整個東北,就這樣丟了。

㈡新聞記者,是以北平、瀋陽兩地為總站,各距錦州戰地數百里,在砲火連天,硝煙瀰漫的戰況下,誰能冒死採訪,且軍中極端保密,後方機關,也僅能露一點無關緊要的消息,一人得之,十人從之,憑臆斷忖度,撰寫發佈,軍中當不予理會,正藉以迷糊敵人。如後有范漢傑率遼西行署主任賀奎、第六兵團司令盧濬泉,副司令楊宏光,九三軍軍長盛家興,師長景陽、李長雄、黃文徽等,由盛家興指揮十八師為先頭突圍部隊,後被生擒共三十六人。不知此情況從何而來?根本共軍於十四日八時由錦州南面攻進時,十八師一團朱德裕部守鐵路大樓、兵團部大廈及郵政大樓。第二團安永松部守舊城及燃料廠;防區調整時,安他調,陽藩升抵,旋陣亡。第三團尹龍舉部守北大營、火車站。二十師則先已犧牲於義縣。二十二師第一團團長王振偉於十月十一日陣亡,何象堯升抵負傷,段忠抵又陣亡。第二團團長王重基於十日晨陣亡,張志信升抵亦殉職。第三團團長章學舜負傷。九十三軍守錦州的兩個師,傷亡後,所餘最多不過十分之一、二,何來隊伍突圍。而掩護范、盧突圍者,乃筆者於殘餘中集得九十名,命渠等負責掩護范、盧到達安全地帶,但到松山南面娘娘宮,犧牲也只剩八、九人,又為共軍數十人之後續小部隊所俘。後以「盛家興軍長指揮十八師為先頭部隊突圍」的消息,是採自何處,何人撰寫,能負真實責任嗎?

由於上述,所以把「收復錦州」意圖,誤為「解圍錦州」。

九十三軍「死守錦州」,也成了「解圍錦州」了。其源出自這些錯綜複雜情況絛描吧!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6期;民國85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