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建設昆曼公路、昆曼鐵路的重大意義

作者/鄭希賢、施毅 

翻開近代史和現代史,資本主義為了建立自己龐大的現代化的生產交換體系,把修築鐵路、公路、海運、航空事業,放在十分突出的地位,經濟越發達的國家,越重視交通等基礎設施建設。當時相對落後的沙俄,把鐵路的修建作為振興俄國經濟的先決條件;英國在印度等國,為掠奪殖民地國家豐富的資源,不遺餘力地修建了四通八達的鐵路網絡;列強為了瓜分中國,他們到了什麼地方,就把鐵路修到什麼地方,滿洲鐵路、滇越鐵路就是見證。

孫中山先生在建國大綱中,把修建鐵路放在突出位置,他計劃在全中國修建二十萬里鐵路,成為各國鐵路總長度之冠。在當時,可謂遠見卓識。

羅斯福總統在一九三一年至一九三二年世界經濟危機的情況下,提出復蘇美國經濟的計劃。這個計劃的重點,就是以工代賑的形式,在全國大建鐵路、公路、橋樑、碼頭、機場、港口,使幾百萬失業工人重新就業。經濟很快得到了恢復和發展。

目前,亞洲經濟正在騰飛,以高出世界年增長率一至二倍的速度發展,勢頭強勁。亞洲經濟發展速度越快,能源、交通便成了制約經濟的瓶頸。據一些專家統計,亞洲經濟在二戰結束前,只占世界總量的百分之二;七十年代末占世界總量的百分之十八;到九十年代初占世界總量的百分之二十四。以絕對總產值來看,增長了幾十倍,人流量、貨流量的規模,增長了幾十倍甚至幾百倍。但今天亞洲鐵路、公路的狀況如何呢?專家估計,鐵路比二戰前增加不到一倍,公路增加不到三倍。總的來說,亞洲鐵路、公路建設滯後,與高速發展的經濟遠遠不相適應。加速瀾滄江──湄公河航運和鐵路、公路建設,勢在必行。

近年來,中國、老撾、緬甸、泰國、越南、柬埔寨等國家及湄公河開發委員會等組織通過充分考察和研討,對于瀾滄江──湄公河流域的開發,取得了共識。開發的重點為:一、電力;二、交通(航運、鐵路、公路、航空);三、旅遊。優先建設南北走向的昆曼鐵路和昆曼公路,貫通亞洲,比任何時候都顯得重要。雲南省省長高嚴、和志強、劉樹生、思茅地區首長李師程極為重視昆曼鐵路和昆曼公路的建設。按現在技術條件,只要資金到位《總投資一百多億美金),修建一條從雲南昆明──玉溪──墨江──思茅──猛腊磨憨──老撾川壙──萬象──泰國曼谷的汽車一級專用公路(全長二千公里);修建一條從雲南昆明──楚雄──南澗──景東──普洱──思茅──小猛養──猛腊磨憨──老撾南塔──過湄公河進入泰國再到曼谷的國際標準鐵路(全長二千公里)。其中,中國境內的鐵路和公路有一半路段在思茅地區境內。地區首長李師程、王志東、孫榮祖、李國緯多次到實地進行考察,做了大量的前期準備工作。負責思茅地區基礎設施建設的行署副專員鄭綿盛、袁百中估計,只要資金保證,建設三年通車應無問題。昆曼鐵路和昆曼公路建成通車後,其重大意義在于:

一、昆曼鐵路、昆曼公路的修通,可與東南亞、南亞的鐵路、公路聯網。南端與馬來西亞、新加坡相聯;東至柬埔寨、越南;西與緬甸、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國鐵路、公路接通;北部可與俄羅斯、朝鮮、韓國鐵路網接軌;中部可與第二條亞歐大陸橋鐵路聯接起來。東南亞的優質木材、橡膠、大米、礦產品可源源不斷通過大陸橋遠往中亞和西歐、北歐;中、俄、韓等國的工卜業品可通過這條大動脈遠到東南亞、南亞各國。將把十二億人口的中國和近十億人口的東南亞聯成一塊,形成一個巨大的市場,由此而產生巨大的經濟效益。促進最具有活力的、人口最多的、地域最遼闊的亞洲更加欣欣向榮。在二十一世紀的中葉,亞洲總產值達到世界總產值的一半、出口貿易額占世界貿易額的一半,是完全可能的。

二、沿鐵路、公路線的兩側,居住著眾多的少數民族,這些民族經濟發展滯後,處于自給自足的自然經濟狀態。這是長期的封閉和交通的不便造成的。一旦鐵路、公路修通,必然要引起沿線二千多公里地帶從自然經濟向商品經濟、市場經濟轉化。這種改革開放的格局,將長遠地影響著該地帶經濟、文化和觀念的深刻變化,從而步入現代文明的行列。

三、亞洲到目前為止,絕大部份人口在農村。農民的前途和命運,決定著各國的前途和命運。如果廣闊的農村沒有實現現代化,那麼,儘管城市裡高樓林立,也談不上國家已經實現了現代化。亞洲文明和發展模式與歐美文明和發展模式不同之處在于:歐美國家使農民徹底破產,迫使他們離關世世代代居住的地方到城市當工人,英國的圈地運動就是典型;亞洲國家在解決農民問題時,一般採取進行土地改革,解放生產力,然後幫助農民富裕起來。修建鐵路、公路,發展商品經濟,是幫助農民富裕起來的重要途徑。交通現代化,是農村現代化的重要內容和標誌。

今天,亞洲經濟以高于世界平均水平一至二倍的速度發展,原因是多方面的。歸納起來,大致是四條:

㈠社會比較穩定。亞洲各國在取得政治獨立以後,都把主要精力放在經濟建設方面。㈡世界文明的發源地都在亞洲。各民族都有發明創造的傳統,並有改革進取的精神。過去,曾經創造出光輝燦爛的文化;今天,同樣能在經濟上再創輝煌。㈢目前亞洲已經出現了幾個強有力的龍頭。這幾個龍頭國內市場很大,具有自我發展的強大能力,同時,他們之間互補性很強。四亞洲各國都十分重視基礎設施建設,大力改善投資環境。

除了以上這四條明顯的因素外,還有一條不容易察覺,但它卻起著巨大的推動經濟發展的因素,這就是文化的因素。亞洲是儒家文化、佛家文化、伊斯蘭文化、基督文化的發源地,也是幾種文化蒼萃交流的地區。沒有哪一個地區的文化像亞洲文化這樣異彩紛呈、長久不衰。亞洲各國人民就是在互相學習中得到進步的。文化的因素是歷史長河中沉徒下來的比較穩定的因素,在推動經濟發展、社會進步的歷史進程中,起到凝聚和催化的作用。

昆曼鐵路、昆曼公路,充滿希望之路。充滿勃勃生機的中國大西南和中南半島人民的富裕之路。它的開通,將會對中國大西南、中南半島乃至整個亞洲的經濟發展、文化交流、社會進步產生深遠影響,發揮出巨大的推動作用。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6期;民國85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