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尊崇的馬晉三(崇六)將軍

作者/胡以欽 

在我們雲南省文史研究館建立四十週年紀念大會召開前夕,我收到抗日名將馬晉三先生從日本東京寄來支援我們的壹拾萬日元匯款。這是我們自撰寫《滇軍史》的首筆資助。馬先生今年九十二歲,與我分別四十多年,仍有這份愛鄉念舊之情,真令人感動。

先生是在抗日戰爭期間他奉何應欽部長之命,來昆明任軍政部駐滇辦事處主任,到我家拜會我父親時才認識的。他父親程遠公,與我父親胡蘊山是雲南陸軍講武堂的同學。先生以軍政部駐滇辦事處主任的身份,每月都要到昆明行營與駐昆中央及地方的首長們開會,我當時奉派在會場上擔任記錄,常與派駐在雲南的軍中的高級將領接觸,日久均熟悉。自馬將軍調回南京任職,後又赴日本。我們已數十年未通音訊。後來知道他在日本的地址,才恢復了聯繫。

馬老現已九十二高齡,但身體健康、頭腦清楚、書法流暢蒼勁。在他寄錢給我們時,還寄了一本日本女書法家在他指導下出版的《靜安學舍書法作品續集》和他親書的五言律詩直幅給我。詩云:『春城一別久,杖履勞年年,每念家鄉壯,頻繁宿夢牽,多君纂舊史,高義薄雲天,何日重攜手,煙波泛酒船』。字裡行間充滿了思鄉念舊之情。為對這位愛國愛鄉的名人表達一點敬意,謹將所知的一些情況寫成這篇文字供國人指正。

馬崇六先生字晉三,一九○二年出生於雲南下關。先生出身名門,其伯父明遠公是同盟會員。曾奉中山先生之命在滇西策動反清活動。事洩被捕,當清政府擬將其處決時,滇中辛亥革命成功,乃得生還。雲南都督蔡鍔委他為知縣。先生之父程遠公亦為同盟會員,在雲南講武堂畢業後,參加辛亥革命、護國、護法等戰役,以軍功歷任靖國聯軍的旅長、貴州畢節警備司令等職。後隱居蘇州林下。生有子四人女二人,先生居長。

先生早年畢業於省立第一中學。一九二○年入雲南陸軍講武學校第十五期受訓後,又參加留日訓練班,由學生監督楊杰(耿光)將軍率領赴日本,入日本陸軍士官學校中華學生隊工兵科深造。一九二四年畢業時,以優異成績受日本天皇親授的軍刀及銀杯獎。回國後因品學兼優,國內軍政長官爭以優職高薪相聘,先生均辭不就,逕赴廣州進謁中山先生,奉委為大本營參謀。後奉令隨大本營總參議葉荃(香石)將軍赴奉天(瀋陽)為代表,與奉軍首領張作霖會商直奉戰爭及國家統一問題。楊杰與先生亦奉派隨葉荃將軍同赴東北。一九二五年北洋軍閥曹錕、吳佩孚指使江蘇督軍孫傳芳攻打浙江督軍盧水祥。中山先生以『授援浙即以存粵」下令在東北的葉荃與張作霖合作同伐曹、吳。張作霖素慕葉荃大名,聘葉荃為第三軍副總司令,聘與葉同去的楊杰為參謀長、先生為警衛營長,率軍入關與曹錕、吳佩孚決戰。一九二五年九月奉軍攻佔九門口等要地趁勝猛撲榆關。吳佩孚見前線失利,調後援軍前往增援,且親到前線督戰。此時在北京附近的馮玉祥將軍趁吳佩孚在前線無暇回顧之機,回師北京將曹錕軟禁,使吳佩孚進退維谷,乘軍艦南遁,直奉戰爭以直系的覆滅結束,為以後的北伐鋪平了道路。直奉戰爭結束後,葉荃將軍出任國民軍馮玉祥部第一軍副軍長,進駐鄭州。仍以楊杰為.參謀長、晉三先生任警衛營長。不久又隨葉荃赴天津,迎中山先生北上,並參加天津會議。

一九二五年十二月中山先生在北京逝世。吳佩孚的舊部李濟臣等與封建勢力的鎮嵩軍總司令劉鎮華進攻河南,國民軍第三軍軍長孫岳、副軍長葉荃、參謀長楊杰等會同第二軍軍長胡景翼,大破素以驃悍出名的鎮嵩軍於漳河後,趁勝追擊,攻克安陽直取開封,不久孫、葉又與第二軍夾擊劉鎮華部於維陵,鎮嵩軍潰不成軍。滇軍老將葉荃威鎮中原及西北。楊杰與先生亦在此役中大展才華,立功受獎。

河南大捷後,葉荃奉大本營電調回粵。楊杰應聘為河南善後督辦兼軍事訓練處長。先生為軍事訓練處工兵科長,先生到任後調集原豫軍的大批軍官培訓,除講授工兵學科外,還對學員們灌輸愛國主義思想,為以後的北伐及抗日戰爭培養了大批軍事幹部。後奉廣東軍政府電調回廣東參加北伐,北伐時攻克滬、杭,頗立功勳。一九二六年先生回粵後,北伐的軍事佈署頗為緊張,提調先生為第六軍工兵指揮官,並聘為黃浦軍校教官。先生到任後,成立了兩個工兵營,以保山的張元養、騰衝的明紹武二人分任營長。後來先生奉調任第六軍五十一團團長,以奚李元(即周保中)為團副。二人練兵有方、配合緊密、作戰勇猛,首先攻下南京。一九二七年先生調升第六軍少將參謀處長。一九二八年調江右軍總部少將處長。時年方廿五歲。

一九二九年北伐基本完成,蔣介石出任軍事委員會委員長,為使全國部隊正規化,蔣設立各兵種專科學校及《典、範、令》編纂委員會,先生被調任計劃委員及江南五省公路建設委員會委員,負責我國交通方面的建設工作。

一九三一年先生被調到軍事委員會工作時,組成以德國顧問為核心的陸軍教導隊任隊長,召集各部隊的中下級軍官受德式教育。不久先生又受命兼任教育長兼步兵操典編纂組召集人,他即以德氏操典為基礎,參照我國國情及日本和其他國家的操典,編纂成我國的第一部陸軍《步兵操典》、《築城教範》、《陣中勤務令》等陸軍的制式教材。

一九三四年軍事委員會及軍政部為整頓我國陸軍的各兵種,在南京召集各部隊各兵種上校以上軍官舉行了一次選拔考試。在考試的數百名各兵種軍官中,先生名列第一。被任命為全國工兵整頓處處長兼獨立工兵第一團少將團長。

一九三七年杭戰軍興,軍事委員會認為當時的工兵建設仍不健全,各戰區的國防工事難禦日寇的攻擊。為加強國軍的軍事力量,修建各戰區的工事,任先生為全國中將工兵總指揮。先生在任工兵整頓處長時,雖已將所轄的七個工兵團分至各戰區,督促各工兵部隊構築較強的工事。但任全國總指揮後,仍不計辛勞往返於各戰區檢查,對不合格的國防工事飭令改善及加強。為我國的長期抗戰做出了大的貢獻。

一九三九年我軍在日寇的強大攻勢下節節敗退,我國的國土大片淪入敵手。在日軍攻佔當時英、法國的殖民地緬甸、越南後,雲南由大後方變成了前方,大批國軍調入雲南。當時雲南的省主席龍雲也掌握著部份地方部隊。蔣委員長恐引起地方與中央的矛盾,任命龍雲為委員長昆明行營主任,但又怕大權旁落,在昆明組建了個軍事委員會委員長駐滇參謀團,任軍令部次長林蔚為團長,先生兼副團長、蕭毅肅為參謀長,實際指揮調動在滇的中央部隊。為了調和中央與地方的關係,因先生是雲南人,且父子均出身於雲南陸軍講武堂,與中央和雲南的軍政當局都有一定的淵源,乃任先生為昆明行營國防工程處中將處長、交通總指揮、城塞局長及軍政部駐滇辦事處主任。負責接收美國援華的軍用物資。先生從就任直到抗日戰爭勝利結束,確實做到一定的協調作用。

一九四二年日軍攻陷碗盯後,突進軍雲南的怒江西岸。日軍攻陷緬甸,滇西告急時,龍雲的族侄龍奎垣任滇軍第六旅旅長,帶有幾個團的兵力,率兵而逃。怒江東岸守兵單薄,有被日軍長驅直入的危險。在那千鈞一髮之際,適值先生由滇緬邊境視察歸來到達該地,立即下令工兵將惠通橋炸斷,日軍只能用橡皮艇強渡怒江,先生組織守橋官兵加強火力,日軍被宋希濂的後續部隊消滅。保住了保山、昆明等地。

在我遠征軍渡江反攻前,先生為我軍攻擊前渡河點的偵測、渡河時舟筏的準備及渡河時機的選擇均親臨現場指揮。抗戰勝利後,國民政府回遷南京,召開勝利後的第一次軍事會議,先生得到國民政府最高級的青天白日勳章獎。

一九四五年調任總統府中將參軍。一九四六年當選為行憲第一屆立法委員。一九四九年任交通部政務次長、代部長。旋辭職赴日本定居。因對書怯有很高的造詣,被請出任日本的中國書法家協會『靜安學舍』的會長。與我時有書信往來。非常親切。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6期;民國85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