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佛山楹聯釋義與作法分析

作者/李道顯 

『石梯登袈裟,窮目四望:俯覽滇池西山,仰視點蒼洱海,南極把邊黑水,北盡渡口金沙。榛莽原野,有化佛兄住禪剎。臨羅漢合身崖壁,欣旃檀驗道茶花,樂朝山趕秋天街,聽寶蓮屐履響鼓。愛此彝域,恍似太虛,若問世外桃源,更在何處。

豐磚存遺跡,細心尋思:考索元謀文物,緬懷禹貢梁州,拓植楚裔莊蹻,初闢益郡峨碌。綿邈史乘,載武侯孟獲征塵。建盛唐髳陽耐籠,徒趙宋段氏麼些,置元明千戶定遠,肇當代中興共和。展書風檐,神交萬古,欲踵前修功業,還看今朝!』

一、前言

上為雲南省牟定縣化佛山重建誌慶楹聯。不計標點為上聯九十,下聯九十,共一百八十字。如計標點則為上聯一百零六,下聯一百零六,共二百一十二字,與昆明湖大觀樓孫髯翁所撰之長聯字數相等。本聯由筆者與屠炳春教授合力撰寫,幾經琢磨修正,歷二十餘日始成。化佛山位於牟定城西,距縣城十五公里,面積二十平方公里,高二千八百公尺。山中奇花異木,離離蔚蔚,美不勝收。由明清至民國,先後曾建寺庵十三餘座,為遠近馳名之遊覽勝地。筆者於童稚之年,每逢春節元旦,必與家人親友相攜同遊化佛山。遠近之善男信女,四方八面之商人旅客,紛至沓來,熱鬧非凡,名曰:「趕朝山」。惜於文革時期,寺廟全遭搗毀。改革開放之後,為了發展觀光事業,增闢人民旅遊休閒場所,在楚雄州與牟定縣政府之策畫下,開始進行化佛山風景名勝區之「復建」。筆者忝為牟定縣的一分子,自當略盡棉薄,故特邀本院(國立台北師範學院)史學家兼名詩人屠炳春教授,出馬助一臂之力,以共襄盛舉。謹在此誌謝。

二、上聯分段要義

本聯上下各分三段:上聯詠地理位置及名勝古蹟,乃就空間立論。首段由「石梯登袈裟」至「北盡渡口金沙」六句,謂由山麓沿石梯上山頂之袈裟殿,沈後窮其目力向四面眺望:東望昆明之滇池西山,因其地勢較低,故曰「俯覽」,周圍五百里的滇池,為雲貴高原的第一大湖,綠波盪漾,汪洋浩瀚,一望無際。西山龍門,挺拔峻峭,蒼崖疊翠,氣象萬千。西望大理之點蒼山與洱海,因其地勢較高,故曰:「仰視」。點蒼山白雪皚皚,在陽光普照下耀目生輝。洱海形似人耳,碧波萬頃,煙波浩渺,海中三島四洲,分布其間,宛似海上仙境。向南極目遠望,是把邊關與黑水河。把邊山在雲南順寧縣南,其山兩峰對峙,狀如門柱,中通一徑,形勢極為險要,故有「把邊關」之稱。黑水在普洱思茅間,又稱黑河,與威遠江匯合流入瀾滄江(註1)。北面的盡頭是渡口金沙。渡口市是古今水陸交通的要道,為諸葛武侯南征所經之地。金沙江由迪慶州入境向南而流,至石鼓鎮因受玉龍雪山阻擋,於是轉向北迴。凡此六句,總述「窮目四望」之所見,亦即化佛山之地理位置及遠望景觀。

二段由「榛莽原野」至「聽寶蓮屐履響鼓」六句,謂高僧旡住(註2)在此蓊鬱蒼翠的榛莽原野之中,興建寺廟,並在此修行圓寂,坐地化佛,此即化佛山之由來。其中之重要名勝古蹟,一為羅漢寺旁之捨生崖壁,二為旃檀林之驗道茶花(註3),三為大年初一之趕朝山與七月立秋日趕天街(註4),四為寶蓮寺側屐履響鼓之地(註5)。凡此六句,概述名勝古跡,亦即化佛山之近景。

三段自「愛此彝域」至「更在何處」?四句,總結化佛山之遠近景觀,謂愛此彝人聚居之地,幽靜脫俗,恍似太虛幻境,有若世外桃源。

三、下段分段要義

下聯詠雲南牟定之沿革與建制;乃就時間陳述。首段自「豐碑存遺跡」至「初闢益郡峨碌」六句,謂古人記功德的石碑上所保存的史蹟,可供吾人細心思量:從元謀(註6)出土文物的研究考察中,可知一百七十萬年之前,我們的老祖先已開始在此活動。緬懷夏禹將天下分為九州,此地即為古梁州屬地。戰國時代,楚國大將莊矯,率兵循江而上,至滇池,欲歸報,會秦襲奪黔中,道路阻隔不通,遂在此建國自稱滇王(註7)。這是中原文化向斯土移殖的開始。漢武帝通西南夷(註8),置滇國為益州郡,冊哀牢九龍族白子國王仁果為滇王,賜玉印,建都白崖(註9),以取代莊蹻之裔。並於牟定鄰縣楚雄,建峨碌城池。凡此六句,乃略述雲南與中原之歷史淵源。

二段自「綿邈史乘」至「肇當代中興共和」六句,記載著武侯南征駐節於此事蹟,遂開啓歷代經營之機運。像如唐貞觀十一年(西元六三七)改西濮州(註10)為髳州(註11),並築耐籠縣城。趙宋之大理國段氏,曾移殖麼些(音梭)族人三百戶於新甸一帶(註12)。元朝至元十二年(西元一二七五),改髳州為定遠,並設置千戶侯以治其民。及至民國年間,縣府所在地稱中興鎮,建國後改稱共和鎮。凡此六句,簡述牟定之歷史變遷與名稱更易。

三段自「展書風檐」至「還看今朝」四句,總結雲南牟定之歷史沿革,謂於風檐之下,展書研讀,與萬古之人神交,深覺繼往開來之重任,就在吾輩肩上。

四、作法分析

上聯以「石梯登袈裟」五字句平聲韻起,以「窮目四望」四字句仄聲韻接,展開登化佛山遠望近觀之景。下聯以「豐碑存遺跡」五字句仄聲韻起,以「細心尋思」四字句平聲接,以陳述雲南的沿革。然後上聯以平仄仄平四句六個字的句子,描述向東南西北四面遙望之景:以「俯覽」代替東望,以仰視代替西望,既可避免東西南北之機械化,又可表現出西北高而東南低之地理形勢。下聯則以仄平平仄四句六個字的句子,略述雲南與歷代的歷史淵源:元謀文物在史前時代,禹貢畫分天下為九州在三代,莊蹻拓殖楚裔在戰國,闢建益郡峨碌在漢朝,與上聯之東西南北,正好是以時間對空間。然後上聯以「榛莽原野」四字句仄聲韻,將視線由遠拉近;以「有化佛元住禪剎」七字句仄聲韻,點明主題所在;再以仄平平仄四句七個字的句子,描繪化佛山之古跡名勝。下聯則以「綿邈史乘」四字句平聲韻,把歷史觸角,由中原深入「不毛」之地;以「載武侯盂獲征塵」七字句平聲韻,托出歷史事蹟之重點所在。蓋武侯南征,討伐孟獲,曾經此(古髳州)駐節(註13)。因此之故,遂開啓經營牟定之契機。然後以平仄仄平四句七個字的句子,闡述牟定的建制與名稱之更易。最後上聯以「愛此彝城,恍似太虛」兩個平仄相間的四字句,總結化佛山之清新脫俗;再以平仄相間的六字句和四句自問自答,以肯定化佛山風光之美。下聯以平仄相間的兩個四字句總結歷史事蹟之省思,再以仄平相間的六四設問句,說明吾人今日責任之重大。

五、對聯常規

對聯為中國文字的特有藝術,其作法大體與律詩之對偶聯相似:同一個字不可重複出現,講究平仄,對偶和押韻,上下聯所詠之事物不可犯重等。這些規則,七字句的對聯,理應遵循不悖。一般的長聯,平仄與押韻並無嚴格限制,只要音調和諧朗暢,上聯與下聯各相對句最後一字平仄相對即可。譬如上聯第一句最後一字「裟」是平聲,下聯第一句最後一字「跡」是仄聲,依此類推;但上聯末句最後必須仄聲,下聯末句最後一字必須平聲。此外對偶必須工整,所詠事物不可犯重,同一字不可重複出現,這些常規都必須遵守才對。

六、與大觀樓長聯之異同

牟定化佛山聯,上下聯各九十,共一百八十字,恰與滇池大觀樓孫髯翁之長聯相同,此乃事出巧合,並非蓄意為之。上聯詠景觀,下聯詠史實,又與滇池長聯相似;但化佛山聯所詠之景觀,有遠景近景之分;詠歷史有大小範圍之別。且地理中包涵歷史:如滇池西山,點蒼洱海,渡口金沙,都是歷史悠久之地。歷史中也包涵地理:如元謀文物,禹貢梁州,髳陽耐籠,都具有歷史發展的必然因素。更重要的是:孫髯翁認為「漢習樓船,唐標鐵柱,宋揮玉斧,元跨革囊」的「偉業豐功」,雖然費了移山填海之心力,但轉眼之間,記功的碑文便成了斷石殘碣,廢棄在蒼煙暮靄之中,令人徒生「滾滾英雄誰在?」的浩歎。這明明是以道家出世的消極觀點立論。而化佛山聯於「展書風檐,神交萬古」之餘,則曰:「欲踵前修功業,還看今朝」很顯然是以儒家入世的積極態度來面對歷史。

以上所論,乃兩者之異同,而非孰優孰劣?孰是孰非?髯翁一代宗師,大觀樓長聯名馳遐邇,光照寰宇。筆者與屠教授,對髯翁之長聯,仰慕嚮往唯恐不暇,遑論與之爭輝?至於兩者相同相異之處,純屬巧合,並非刻意為之。正如劉彥和文心雕龍序志篇有云:「有同乎舊談者,非雷同也,勢自不可異也。有異乎前論者,非苟異也,理自不可不同也。同之與異,不屑古今,髳肌分理,唯務折衷。」彥和之言,誠吾人創作之圭臬。


附件壹:註釋

註1:黑水:讀史方輿紀要謂為西洱河之別稱。李元陽「黑水辨」謂為瀾滄江之別稱。考諸雲南新版地圖,黑水應為黑水河之略稱,在普洱思茅地區與威遠江匯合而流入瀾滄江。

註2:高僧先住,俗名鄧洪儒,明代和尚,法名無住或吳住,別號虛谷,今牟定縣軍屯鄉何梁村公所梁官村人,生卒年月不詳。少業鐵匠,後出家,明神宗萬曆初(一五七三)在化佛山為僧,苦研佛學,精通禪理,能詩能文,書法遒勁,自成妙手,當時境內寺觀楹聯多出其手。著有苦海慈航集,蒼山集,空明集等書。(見牟定縣志,一九九三年八月出版)

註3:旅檀,香木名,即梵語旃檀那之略稱。驗道茶花,明萬曆五年(一五七七),高僧先住曾在化佛山白雲窩烏龍潭旁,手植「倒插山茶」一株,並發誓曰:「誓與茶花之枯榮,徵吾道之成否」。結果樹繁榮生長,花碩色艷,茶花品種為九蕊十八瓣,形如獅子頭,人以為奇,稱「驗道花」。(見牟定縣志)

註4:趕朝山一九四九年前,農曆正月初一,附近的善男信女,不分彝族與漢族,從四方八面到化佛山燒香拜佛,祈求平安吉利,稱之為「趕朝山」。屆時有各類商人旅客到此買賣物品,並品嘗各類小食,亦有青年男女唱歌跳舞,熱鬧非凡。一九四九年後,此項活動暫停。近年來,又有人開始趕朝山,附近彝族,常帶酒、肉、米、菜,鞭炮到化佛山「打拼火」。並且還趕著羊群,給領頭羊兒戴上鮮花,採闊葉樹「豬黑姥」給羊兒吃,稱之為「給羊過年」。趕秋天街是在立秋日,化佛山附近青年男女,帶糕點水酒,聚集於歪頭山頂、或者是化佛山的「山頂一條街」跳左腳舞,對山歌、唱小調,飲酒作樂,預祝豐收。安樂鄉附近的青年,亦於立秋日到天黑山有類此活動,俗稱「趕天街」。

註5:屐履響鼓,謂當腳踏木屐者走過之時,地上即發出猶如擊鼓之響聲。

註6:元謀,縣名,雲南牟定東北之鄰縣,一九六五年在元謀縣上那蚌村發現化石人,恐龍等史前文物。

註7:史記西南夷列傳曰:「始楚威王時,使將軍莊蹻,將兵循江上,略巴,黔中以西。莊蹻者,楚莊王苗裔也。踏至滇池,方三百里,旁平地,肥饒數千里,以兵威定屬楚。欲歸報,會秦擊奪楚巴、黔中郡,道塞不通,因還,以其眾王滇,變服,從其俗以長之。」

註8:史記西南夷傳:「漢武帝元封二年,天子發巴蜀兵擊滅勞寢,靡莫,以兵臨滇。滇王離難西南夷,舉國降,請置吏入朝。於是以為益州郡,賜滇王印,復長其民。」

註9:滇王嘗羌本蹻莊之裔,武帝惡其不遜,另冊哀勞九龍族白子國王仁果為滇王,賜玉印,建都白崖(今祥雲)。(見雲南文獻七期馬次伯文)

註10:唐武德四年(六二一),置西濮州(見牟定縣志,大事記)。

註11:唐貞觀十一年(六三七),改稱髳州,築耐籠城。(見牟定縣志)

註12:宋大理上治元年(一○九五),高升泰(是時段氏正明當政,正明王避位為僧,大權落於高升泰之手,後高升泰繼之為王,在位五年死,後歸政段氏)徒麼些(讀梭)族(納西族之支系,住於今之永寧一帶)三百餘戶於黃蓬箐(今牟定新甸一帶)。

註13:牟定曾有濮州、髳州、牟州、定遠等名稱,今何梁村公所呂交城村即為古肊髳州舊址。武侯南征討伐孟獲,傳說曾經此駐節,故今光法寺尚有武侯祠,諸葛營等建築存焉。


附件貳:參考書

⒈司馬遷:史記。台灣樂天出版社印行,一九五九‧七。

⒉宋‧歐陽修、宋祁撰。新唐書,台灣洪氏出版社印行。

⒊宋‧陳彭年重修。廣韻,台灣藝文印書館,一九七○。

⒋郭嗣汾編‧江山萬里,天府西南。台灣錦繡出版社,一九八一。

⒌雲南在台文獻小組編,雲南文獻(年刊)一至二十三期。雲南旅台同鄉會印行,一九七一│一九九四。

⒍雲南省牟定縣志編纂委員會編,牟定縣志。雲南人民出版社印,一九九三。

⒎施友義等編,中國少數民族風情(西南冊)。華藝出版社印行。一九九一、十二月。

⒏楚雄彝族自治州牟定縣化佛山風景名勝區開發建設總體規劃說明書。楚雄市規劃建築設計院編,一九九二、十二月。

⒐牟定縣化佛山風景區風景資源評價報告。楚雄市規劃建築設計院編,一九九二、十二月。

⒑清‧顧祖禹撰。讀史方輿紀要,台灣樂天書局(一九七四)。


附件參:雲南牟定化佛山楹聯語譯

沿石梯迂迴而上,登上化佛山袈裟寶殿,然後窮盡目力之所及,向四面眺望:

俯身向東觀覽,可見昆明滇池西山;

仰首向西翹望,喜睹大理蒼山洱海;

向南極目遠視,一窺把邊關與黑水河;

向北直望盡頭,隱現渡口市與金沙江。

在此蓊鬱蒼翠,一望無垠的原野上,有高僧元住所建之化佛禪寺,遂成觀光遊覽勝地:

臨羅漢寺旁,觀看深不可測的捨身崖壁,

移足旃檀林廟,欣賞旡住倒植的驗道茶花,

擇春暖秋高良辰,飽享朝山趕秋樂趣;

前往寶蓮禪寺,傾聽屐履走過時的響鼓之聲。

深愛此彝人自治之區,恍如置身太虛幻境;

若問世外桃源何處?則應是非此莫中。

記載功德的石碑,還保存古人歷史遺跡,可供吾人細心尋繹思量:

考察元謀出土人物,乃數百萬年前之歷史佐證:

緬懷禹貢畫分九州,雲南歸屬禹貢梁州;

遙想莊蹻拓殖楚裔,率眾變服從其俗以長滇國;

追憶漢武通西南夷,初闢益州為郡並築峨碌城池。

在長遠的史頁中,記載著武侯南征經此駐節事蹟,遂開啓歷代經營契機:

盛唐之時,改置西濮為髳州;並築耐籠縣城

趙宋之際,大理段氏徒置麼些族三百戶於斯土;

元明之世,更名髳州為定遠,置三千戶以牧之;

及至近代,縣府所在之地,民國年間稱中興,建國之後稱共和。

在清風徐來的屋檐下,展書研讀,神交萬古之人,越覺繼往開來之重任,就在今日吾輩雙肩。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6期;民國85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