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洞寺

作者/何耀武 

石洞寺,顧名思義是石洞中的寺廟,位在原鎮康現永德縣班卡鄉海別大山的半山中懸岩峭壁上,座東向西,寺門卻是朝南向北。有南北兩洞,有約五十公尺的峭壁相隔,最初峭壁上僅有羊腸小徑,膽大的人勉強可以攀扶而通過。滿清末年地方大崇馬玉堂捐資糾工並請劍川木匠在兩洞之間的峭壁建立了一座似懸掛在峭壁上的樓房稱為迎仙樓,將南北兩洞連接起來。

據記載康熙元(一六六二)年即有僧、道居住主持,已具草創規模,後虔誠好善的地方士紳李開盛、楊兆龍等倡導修理寺中神佛塑像重換法身,奠定了石洞寺的初步基礎,至馬大崇興建了迎仙樓將南北兩洞相連通後,迎仙樓上除設佛堂神殿外,亦設客室、臥房以供來寺誦經書、建功德的俗家信士素齋住宿。再經外洞口──正大門、內洞大廳的整修更具宏規了。民國初年,地方人士認為土佛山無僧道居住主持卻有公田耕租息錢提供每年拜祭香火、祭品用費,石洞寺常有僧道居住並無田租收入,全靠化緣生活,有違情理,遂商議決定將土佛公田轉給石洞寺支配以解決居住僧道的基本給養。世事變化無常,石洞寺就因為分配到土佛公田,在中共統治初期被畫分為收租放佃剝削人民的地主惡霸而被清算鬥爭,逼迫道士勞改還俗,有的道士藉雲遊而消失逃亡,有少數自殺棄世。文化大革命時寺中僅剩的一位道士被紅衛兵趕走不知何去何終?寺內設施再度遭到摧毀,石洞寺就這樣澈底消滅了,現在可能回復成蝙蝠洞了。

據說最初的石洞寺是遠離村莊聽不到雞啼狗叫,是僧來僧住,道來道居,是各方雲遊僧道休息靜修的好地方,寺內所供奉的神佛也是僧道並陳,僧道同住相聚,互相參研,和諧相處,不亦樂乎。後來有一位道行高深的道士定居主持,各方道士慕名前來求教,鄰近信士前來誦經聽禪者不絕於途,真乃盛極一時;僧人自然受到排斥,就完全成為道教寺院了,寺內所供奉的神相也清一色的改為元始天尊、太上老君、張道陵等一系列的道教聖賢承嗣香火了。所以石洞寺也是道教在永德縣最先傳播發展的關鍵據點。如今雖然事過境遷,但是他總輝煌過,有過一段不短的歷史,我們把他追述乙番,作為回想或回味吧:

石洞寺的大門向北開,也就是北洞的入口;大門的右前方是一片稀疏的松林叢樹,也是一片緩和的草皮坡地,伸延三四百公尺長,每年正月十五及三月十五日的廟會就在那裡舉行,靠山坡的邊緣地帶排列著十餘處墳墓,埋葬著歷代道長,均有大理石雕刻的墓碑。緊靠大門右側有一大塊平鋪的石板有人腳印跡,左腳五趾、腳掌凹部、腳根深約二公分,右腳僅顯五趾及前腳掌,似乎是用力一蹬要跨耀而越過障礙似的,腳印比常人大一倍,稱為仙人腳跡。石板下是一間岩房,是道人養馬的地方,道長外出多騎馬代步。左前方延伸間隔著一段雜樹密林後散居著十多戶人家,據是早年為使前來信士有暫居處而特別延請人家到此設的村寨,土地由寺方免費提供,有招待所的性質,卻分住各家,使遠來朝寺的信徒有住宿地方。大門的週邊石壁上不規則的佈滿達官,名人遊寺所留下的摩岩勒石字跡,直到現在仍可辨識的如:「層巒峰翠,棟宇天成」「奇岩翠谷,神志怡然」「翠崖」「南天第一蓬萊峰」「素猿夜嘆真玄妙」「蜃樓帝觀」「別有洞天」等,題字人的落款姓名則難以辨認了。尚有一首詩摩勒在洞門口為「神仙事業本平常,只怕凡人-不向善,有跡可尋儘量尋,白雲深處是仙鄉。」把當年石洞寺的景觀內涵表達得淋漓盡緻。

進入大門有三十多公尺的頸道後,石廳向左豁然開朗,有四五十公尺寬,頂高十餘二十公尺,半圓形的週邊靠石壁有自然形成的石桌台廿餘處,供奉著神像,有陶瓷的、有泥塑的、像佛形奇石,有一尊獨處的,有二尊、三尊同處的,似依輩份、尊卑而排列在不同位置,各有標示名稱,前往燒香拜佛的信徒時間充裕的是普遍性逐一叩拜,如時間不夠的可請示道長作選擇性叩拜。入洞右邊有石室如隔間者五間,是道人們臥室,再過去就是懸在峭壁的迎仙樓,越過迎仙樓,爬上二十餘公尺的小坡進入南洞,南洞較狹小,也有石台石洞供奉著佛像,不過大多是奇石形佛像,進入者也都焚香叩拜,進入二三十公尺深成為狹道有坡度拐旋而上,需火把照明,走一個多小時接近山頂處有一出口,沿途無特殊景觀,很少人走動,多是一般年輕人探險遊玩所走的路線;由寺內隧道到山頂出口可由小徑下坡到寺門外,或由寺門外小徑爬坡上山頂洞口進入隧道到達南洞,但得先獲寺中道長准許,因南洞的狹道處設有門鎖管制。

寺中流傳著兩項不成文的禁忌,一是進入北洞大廳處垂掛著一座鐘乳石離地一公尺多,不可敲打,只可用手輕輕觸摸會發出嗡嗡響聲,所以底部都被摸光滑了,如發出大聲神佛會不悅,誰敢得罪神佛呢?事實上如大聲震迴響將會干擾誦經法事是一種不敬的行為,誰也不會違犯──一是寺洞抽籤要前一日祈禱,不可臨時抽,否則只會抽到罰籤,這倒不是寺中規定而民間信徒們所堅信不移的習俗。

石洞寺每年有兩次法會,兩次趕會;法會當地人稱為朝斗會,就是誦經祈福,祈求風調雨順,國泰民安,糧食豐收,六畜昌盛。第一次朝斗會是農曆六月初一至初六,第二次朝斗會是農曆九月初一至初九。朝斗會期間信徒不一定要到寺中拜祭,但是要在家素齋表示虔誠,但管理會的委員們要全程貫澈伴隨道長們誦經祈福。如民眾或信徒平常請道士們誦經祈福消災者另上功德若干即可。朝斗會期間一進入北洞大廳,各處佛台燈苗閃動,香火萬點,誦經聲、木魚聲、組成寺廟交響樂,是另一種特殊的景象。正月十五日及三月十五日的廟會是熱鬧在廟外,鄰近數十里的人,或外鄉人都於上午十時前集中在寺門右前方的草皮場地,沒有人主持也沒人指揮,大家在亂中有序的設攤位佈置成街道,各式小販,賣雜貨的、賣布的、賣糰子的、賣油炸果糖的、賣核桃糖的、賣菀豆粉的、賣米干米線的、賣糖葫蘆的、吹捏糖人的、玩戲法變魔術的,甚至還有賣牛賣馬的應有盡有,四週還承包給人擺賭場的,呼ㄠ喊六,喜笑怒罵,真是人馬喧騰,熱鬧非凡。青年男女均盛裝參加,猶如參加選美盛會,也是一種非正式的相親場所,更增添了廟會姿彩。賭場承包是寺中每年最大收入之一,可資彌補寺中開支不足。寺內有管理委員會之類的組織,地方信徒亦選出人員參加,除管理寺產、寺內重要興革事項、經費外,地方發生特殊災害的救濟事項為主要職掌。

前述的一切都成過去,只讓當地人嘆惜、遺憾、懺悔!使我們返鄉探親者憑空慨嘆、追悼!我偶而會想到當年曾在迎仙樓客房外的護欄台上抬眼遠眺,由海別村、忙東村超越炊煙裊裊的忙簡至忙東村莊,再越過芹萊塘山可模糊的看到德黨,羊槽後山的黑影,好像一幅廣闊無邊的山水畫,令人遐思幻想!據說由忙簡、忙東在月滿之夜月亮藏在海別大山後將昇起時向石洞寺看,寺的後山像一位巨大的道士,紮髮結、布巾包頭、弓背寬袖,手執禪杖的剪影,這個道士影子站在當地人的眼前,在沉思、在等待,也許有一天他會進入寺內,也許沒有也許。

(本文參考「可愛的永德」撰寫)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6期;民國85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