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祝壽誕,永懷親恩──先母李太夫人百歲誕辰紀念

作者/王文 

余少小離家、老大始歸,但雙親已逝,物變人非;人生遭此大故,不禁肝腸寸斷,悲愴莫名!然而余為抗日報國、青年從軍、拜別高堂親友五十年後,始於民國八十二年、即公元一九九三年四月初旬,能重返夢魂縈懷,無日或忘之故鄉──雲南省嵩明縣小倚伴村探親掃墓,重溫可愛家園之童年往事,親睹生長鄉梓之建設變遷,一償半世紀來之返鄉心願;自為余長期離鄉背井、飽經悲歡離合後之人生幸事。尤其適逢 先母李太夫人百歲誕辰將屆,余更有幸能敬述此文,恭祝壽誕,以微表孝思、期贖「子欲養而親不待」之罪愆於萬一;其感懷身世,永懷親恩之心情,自殊難形諸於楮墨。

先母李太夫人,諱誠修,係雲南省嵩明縣下旬心外祖父李公之長女,生於民國前十四年,即清朝光緒二四年、公元一八九八年、陰曆二月十日午時(生肖屬狗);逝世於民國四十六年、即公元一九五七年四月十六日子時,壽終正寢於家鄉小倚伴村,享壽六十歲;而至明年,即民國八十六年、公元一九九七年二月十日,已屆百歲誕辰。當此時際,思親之情,不能自已;而故鄉情景,亦湧現腦中,真是喜憂參半,百感交集。茲謹略述所感,以追懷親恩,溯源家世,以明王氏興盛之道,藉彰余不孝之過。

先母於十八歲與先父正發公結婚,聰敏賢淑,寬厚仁慈,係典型之賢妻良母,在王氏耕讀傳家之大家庭中,相夫教子,奉侍翁姑,復和睦妯娌,均咸得其宜;故備受家庭老幼之尊重,與戚族鄰里所稱羨。而為子女之吾等,更深獲母愛,渥享親恩,余自幼蒙受扶育教誨,以迄十六歲青春之年,為抗日救國,毅然從軍離鄉,均無日不在母愛撫育之中成長茁壯!猶記當余從軍離家之時,先母執吾手而語之曰:應保重身體,行善助人,盼早日返家團聚等語。余深諾牢記,感泣拜別;孰知此別竟成永訣,言之傷心欲絕,莫可奈何,惟嘆世道之不仁。但半世紀以來,慈母之叮嚀,無時不在鼓舞我奮發前進,然而除保重身體,及行善助人二事,已竭余之所能,自然力行無間,足堪告慰慈母外;至於早日返家團聚之望,則因國事戰亂,宛若地覆天翻,余於民國三十九年、即公元一九五○年初,隨軍進駐台灣後,音訊斷絕即長達三十餘年,終因海天遙隔,暫難如願實現。但余仍無日不再盼望:早日返鄉拜見雙親,痛陳離情別緒,重享天倫之歡!尤其在成家之前,每遇中秋及過年,應是全家團圓之夜,余輒獨自漫步郊野,悵望台灣海峽對岸、遙不可及的雲南故鄉,形單影隻,狂呼爹娘,幾欲乘風歸去,不禁淚顯衣襟。迨至民國七十六年、即公元一九八七年七月十五日,台灣地區宣告解嚴後,放鬆此間對大陸「不談判、不妥協、不接觸」政策之限制,余即飛函父親,稟陳近況(時余已任職考試委員),盼獲家園佳音;嗣果獲覆信,見信時內心充滿「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之喜悅,且更過之遠矣!詛拆信後,覆信者竟為胞兄王明,再讀內容,始悉雙親及二姐,均已於二十餘年前逝世矣!真如晴天霹靂,幾至昏厥。嗟夫,余睽別故鄉四十餘年,無日不企盼返家拜望雙親之希望,頓時為之幻滅矣!內心之沉痛悽愴,涕淚之不禁滂沱,殊非泣血呼天所可形容;蓋余從軍之後,因顛沛流離,尚未奉菽水之養,待立業成家後,又天各一方,音訊杳然;不孝之罪,已百身莫贖,而養育親恩,更終身難報矣!人生之痛楚悲愴,尚有甚於此者乎!深感皇天何其不仁?竟如此苛待善良,尚有天理存乎!然而世事如此,徒嘆奈何;余將進而略述家世,追懷王氏祖先,源遠流長,德澤廣被,以微表孝思;用示王氏後代子孫,務必承先啓後,光大祖德,自立自強,永遠生存發展於斯世。

王氏祖先王公先明,原係明朝應天府(南京)之殷實商人,富甲一方;明太祖定鼎金陵後,欲收復雲南,統一中國,乃派大軍前往征討。吾先祖王公先明,響應太祖號召,參與同伸義舉,遂進軍雲南,征討蠻夷,終獲大勝;旋以功臣定居雲南,設籍嵩明,以安家立業,時為明朝洪武年間,約公元一八三○年前後。明公先祖,爾後即與其弟王有貴、王登貴等,在小倚伴村,創建事業,更樂善好施,濟助窮困,德澤廣被鄉里。子孫則歷代遞傳,經由王順、王鉅卿、王公卿等,繁衍綿延,人口眾多,蔚為望族。僅就余之直系血觀尊親屬言:曾祖父王公鉅卿,生育四子,即王利、王鈞、王忠、王鑄;祖父王鈞,又生育六子,即正榮、正發、正華、正存、正邦、正良。父親王公正發,又生育子女五人,即長女王頌、長子王明、次女王珍、次子王文、三女王淑英。至於堂祖伯叔,與堂兄弟妹,更旁支繁衍,眾多難計其數,尚有待於修訂家譜,以確切計之;但王氏子孫,至此已蔚成本鄉之一大家族,計自先祖設籍於此,迄至民國八十五年、即公元一九九六年止,已相傳十四代,都六百餘年;皆奉忠孝仁義為家訓,而以孝親敬長、清白做人、耕讀傳家為家風,用能代出賢良,繁榮昌盛。余少小離家,馳騁四方,經歷軍、政、司法、教育等事業,均能有所獻替、而免於隕越者,實蒙雙親教誨家訓,宏揚家風,潛移默化之所賜;思之衷心感激不已,深覺親恩罔極,誠不知將何以為報也。

先父諱正發府君,世居雲南省嵩明縣小倚伴村,生於民國前十七年,即清朝光緒二十一年、公元一八九五年三月一一十九日戍時(生肖屬羊),為人忠厚誠實,儉樸勤奮,熱心公益,勇於任事,權利不爭,赴義恐後;故其在胞兄弟六人未分家前之同財共居中,最為祖父王鈞公所信任,而被擢任為在祖父督導下由數十人所組成大家庭之「當家」者,負責此大家庭之生活經營,與財務收支調度,益以先母之賢淑輔佐,使王氏家族,成為村中之翹楚。為子女之吾等,亦為鄰居鄉人所尊重,而深感與有榮焉;先父之為人處事,於此可見一斑。而於余投筆從戎之後,先父曾在數月之間,兩度前往曲靖大營房訓練基地、及昆明市郊營區探望,帶給余最喜歡吃之食品與用金,予以親切之慰勉與鼓勵;先父愛子之深切,令余感奮無已,此為余對父愛最珍貴之記憶,將畢生永誌不忘。先父於民國五十五年、即公元一九六六年五月十三日、仙逝於故鄉小倚伴村,享年七十二歲,與先母同葬於村前山崗之祖塋墓地,背山面水,綠樹成蔭,風水極佳;余曾匯款囑侄兒輩修墳立碑,均已辦妥,並於民國八十二年四月,偕妻昭惠返鄉探親,率領侄兒輩等,專誠前往拜祭掃墓,以盡孝思。嗣於翌(八十三)年六月,適逢先父百歲誕辰,余又率子德威,前往誦經追薦,並親撰上方橫幅:「顯考王公正發府君百歲誕辰追薦會」;左右楹聯則為:「府君百歲誕辰,子孫滿堂恭追福;後代千秋萬世,承先啓後振家聲」,敬表孝道,而示「慎終追遠」之義。大姐頌:生於民國五年(生肖屬龍),歿於民國七十五年,享年七十歲;胞兄明:生於民國八年七月九日(生肖屬羊),歿於民國七十七年六月十日,享年六十九歲;噩耗相繼驚傳,令余淚洒台灣,哀痛逾恆。而二姐珍:生於民國十一年(生肖屬狗),秀麗大方,聽慧賢淑,與余情感最佳,同縣王四霸權貴富人楊某,屢次央媒前來向吾雙親為其子正培提親,終因盛情難卻,勉予答允成婚,生獨子楊升。詎二姐嗣竟於民國三十九年間,在時局劇變中死於非命,年僅二十八歲,英年早逝,天最不仁。余於相隔三十七年後獲此噩耗,猶悲痛不已,無限哀傷;迨為此文時,仍不禁潸然淚下,幾不能自已。故於紀念先母誕辰文中,亦同記述至親生死梗概,並略申內心所感,以誌哀思。

嗟呼!「生離死別」,乃人生慘事;而「子欲養而親不待」,更是孝子終身無可彌補之哀傷!不幸余竟兼而有之。此種情事,對於青年懷抱愛國熱忱、為抗日救國、慷慨投筆從軍、乃泣別爹娘,遠離故鄉,勇敢奔向戰場之我,上天未免有失公道,過於慘酷,能不高呼不平?先父先母雖仁慈寬厚,深知純孝文兒,在劇變之大時代中,身不由己,無法返鄉奉侍,諒當不致見責;但終致人天永隔,無緣再見雙親,必抱憾終身,情何以堪。當此紀念先母百歲誕辰之際,余乃傾吐久經積壓之情懷,略抒對至親孺慕情殷,未能承歡奉侍之所感;並發宏願曰:務必光大祖先德澤,永懷博大親恩;更當教誨啓導兒女,實踐祖傳家訓,宏揚誠樸家風,自立自強,熱愛家邦;期使王氏子孫,永遠興盛,世代綿長。以告慰先父先母,在天之靈。茲再草詩一首,以微表心聲:

離鄉思親五十年 夢喊爹娘淚濕衫

家隔臺海歸不得 驚傳親逝泣血天

遊子欲養親不待 養育深恩永難諼

媲賢孫孝堪敬稟 光大家聲慰九泉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6期;民國85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